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27 步步而上

靈魂戰偶,陳汐并不陌生。<
  早在玄寰域時,他就曾獲得一部《御物萬圣典,乃是鬼方偃師一族的至高傳承,其內都是鑄造靈魂戰偶的道統法門。
  并且,“殤”同樣也是一尊靈魂戰偶,當年在人間界時,就展現出了極為驚人的戰斗力和令人咂舌的潛力。
  此刻,當看見一批又一批靈魂戰偶騰空,朝自己暴殺而至,陳汐唇角不禁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
  “一群蠢貨。”
  唰!
  劍光一閃。
  劍箓掠空,撕裂出一抹不含煙火氣息的軌跡,甫一出手,那封魔峽中的不少強者臉色皆都變了,不管是虛象圣皇、白發圣皇、熾焱圣皇,還是其他幾位圣皇,他們一個個目光都是非常毒辣,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陳汐這一劍的可怕。
  “好可怕的劍意。”虛象圣皇驚道。
  “這劍道……”
  轟隆隆~~~~
  一道劍光就仿佛無盡的流虹,撕裂了時空,裹挾著無可匹敵的威勢,擴散而去。
  那些靈魂戰偶原本信心十足,畢竟自身便稱得上是法寶之身,涌來糾纏對手是最擅長的了,就算是仙王境全力破殺,也很難傷到他們,煉制靈魂戰偶所需的材料可都是罕見材料,堅韌程度不亞于太虛仙寶。
  可當那一道劍光亮起時,這些靈魂戰偶全部都懵了,神魂顫粟,哪怕他們體魄逆天,可也是擁有靈魂的存在。
  “老天!”
  他們竭力欲要抵抗。
  嘭嘭嘭……
  可這一抹劍光鋒利到了極致,只見所過之處,一具具靈魂戰偶被破開,斬殺得七零八落,幾乎瞬間,便全部被齏粉,爆碎一片。
  呆滯!寂靜!
  整個封魔峽都瞬間安靜了一下。
  對于此,陳汐卻渾然不覺,像干了一件在尋常不過的小事,依舊以可怕的速度沖殺而去。
  “不好!”城墻上的虛象圣皇面色驟變,“此子實力太強,即便在仙王境中,都極為拔尖!”
  之前,他已吩咐鬼蘇圣皇,要利用那些靈魂戰偶纏住陳汐,好讓其他圣皇合力出手徹底鎮殺對方。
  可現在看來,卻不得不改變計劃。
  “諸位,速速開啟祖靈煉神陣!”虛象圣皇當即傳令。
  “起!”
  其他圣皇早已準備妥當,聞言,毫不遲疑施展手段,開啟了整座大陣。
  轟~~~
  一股恐怖的禁制波動擴散而開,令周圍天地都陷入一片混沌黑霧之中,其內更洶涌著一縷縷雷霆閃電,朝陳汐滾滾碾壓而去。
  此陣號稱能夠“煉化諸神”,由一眾圣皇一起坐鎮其中,和真正的神明廝殺都絲毫不懼。
  “禁制?”
  陳汐看著那一股股恐怖的禁制力量碾壓而來,其中隱隱有著一尊尊圣皇身影浮現,唇邊不由泛起一抹冷峭弧度。
  唰!
  他再次出劍。
  剎那間,仿佛這片天地中多出一道閃電霹靂!但卻比閃電更快!
  那洶涌而至的恐怖禁制之力,在這一道劍氣下宛如泡沫般,瞬間就被撕裂開,禁制中坐鎮的一些域外異族強者,瞬間就被斬殺,形神俱滅。
  唰!唰!唰!
  趁此機會,陳汐連續劈斬出千百道劍氣,滾滾呼嘯而去,縱橫八方**,將那一座覆蓋整座封魔峽的大陣撕裂得千瘡百孔,到處顯露出破綻。
  在這種攻擊下,隱匿于大陣之下的域外異族大軍更是被殺得一批又一批倒下,鮮血橫飛,尸骸零落,都來不及反應和閃避。
  “怎么可能!”虛象圣皇駭然,“這可是祖靈煉神陣,連神明都可困住,怎會被這么快就破空,這,不可能……”
  “啊——!”
  “救命,救命。”
  “快躲!”
  封魔峽中,足足有十萬之數的大軍在陳汐的攻擊下,竟死傷了數萬之眾,這等觸目驚心的可怖場景,一下子刺激得那些存活的異族大軍完全崩潰,哭爹喊娘,斗志喪失。
  連“祖靈煉神”陣都抵擋不住對方的攻擊,令得他們簡直像螻蟻般被,隨時都有被屠戮斃命的可能。
  尤為令他們恐懼的是,陳汐自始至終動作不停,劍光飛舞,僅僅幾個呼吸之間,就有大片大片的異族伏誅,根本無法抵擋!
  “這劍道……太可怕!”
  “不,不單單如此,此子修為明顯已超出仙王境太多,哪怕還未封神,只怕也不遠了!”
  “錯!你們都看走眼了,此子對禁制的造詣也極為了得,他的每一次進攻,都斬在了祖靈煉神陣的脆弱之處,簡直令人無法想象,若非如此,他定然無法做到這一步。”
  這一刻,一眾圣皇也都震驚,面色驟變。
  “麻煩大了!”
  城墻上,虛象圣皇心中猛地一沉,陳汐的戰斗力太逆天,哪怕他從未低估對方,可真正廝殺時才發現,對方所掌控的力量,已經超出了他預估太多。
  不過還不等他做出反應,驀地,一道冰冷的聲音響徹天地——“小東西,還記得本座嗎?當初你一個人間界小修士,沒想到竟能擁有今天這般成就,死在這里,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卻是那白發圣皇忽然出動了!
  轟!
  他身影掠空,一頭如銀如瀑的長發倏然繃直,不斷暴漲飛舞,化作漫天銀色絲線,朝陳汐暴殺而至。
  那些銀燦燦的長發,如劍、如槍,每一縷都充斥無匹肅殺凌厲氣,絞碎時空,氣勢駭人無比。
  陳汐自然一眼就認出了對方,以前他在蒼梧神淵時,根本就沒有任何力量去撼動對方,甚至對方一個念頭,都足以輕易抹殺他。
  可現在則不同,陳汐早已不在是當年的小修士!甚至放眼整個三界,陳汐都都不再畏懼任何人!
  唰!
  幾乎在那白發圣皇出手的同時,陳汐也動手了,劍箓破空,一道詭異莫測的劍氣瞬間一閃。
  哧啦!哧啦!
  萬千銀色如雪長發被斬,寸寸崩斷。
  噗!
  旋即,那白發圣皇的頭顱便拋飛了起來。
  無頭軀體頓時潰散崩解,神魂湮滅,露出了組成這“祖靈煉神陣”的大量域外異族們,這些異族完全崩潰了,沒有絲毫拼命之心,一個個瘋狂朝四面八方逃竄。
  嘩啦啦~~~劍光猶如波浪,擴散而去,將一切異族淹沒。
  陳汐甫一動手,就動用了最強力量,只求一個速戰速決,才沒時間和這些異族苦耗。之前斬殺圖光,他并未施展劍道,就將對方摧枯拉朽般滅殺,如今動用全力,可想而知其爆發出的威勢有多恐怖。
  無論是那白發圣皇,還是大陣中的域外異族強者,人數雖眾,可和陳汐相比,實力相差實在太大了,從開戰那一刻就早已注定了他們的結局。
  “不——!”
  “怎么會這樣!?”
  “這該死的家伙怎會這么強。”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當其他圣皇反應過來時,那白發圣皇和其附近的域外異族早已被劍氣絞殺,覆滅一空!
  ……
  這一幕看的城墻上的虛象圣皇臉色鐵青無比,看的其他圣皇心中震動,驚悚無比,須知這可是他們大本營,坐鎮十萬大軍,八位圣皇,更布下了一座足以困住神境的大陣,可居然依舊奈何不得對方!
  甚至,這一切力量在對方面前,竟像紙糊一般,被輕易破開,連白發圣皇都被輕易斬殺,這如何不令人驚悚?
  “就算是我,也沒絲毫把握擋住這一劍……”
  虛象圣皇心顫,之前陳汐斬殺白發圣皇那一劍太過詭異,簡簡單單,令人根本未曾想到,竟會爆發出那等可怖的威勢,令他都看走了眼。
  這陳汐竟然讓他這個域外大軍的最高統領都感到隱隱的驚懼?
  虛象圣皇不愿相信,“他怎么會這么強,沒道理的,又不是神境存在,根本不可能做到這一步的……”
  對天發誓,他絕對敢保證,陳汐還未封神,可令他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他怎會如此強了。
  不止是他,其他圣皇也都心悸,看不透陳汐的底細,也正因如此,令得陳汐在他們眼中愈發神秘起來。
  ……
  唰!唰!唰!
  斬殺白發圣皇之后,陳汐毫無停手,繼續持劍斬殺,劍氣滔滔,縱橫呼嘯天地之間,將整個封魔峽都覆蓋。
  這一刻,此地仿若化作煉獄,到處都是凄厲的慘叫聲,一群又一群的異族大軍倒在了血泊之中。
  場景駭人無比。
  明明陳汐只是孤身一人,但卻像一尊主宰生死的魔神,劍鋒所指,無堅不摧,收割一條條亡魂,毫無留手。
  這一幕若被三界眾生看到,非熱血澎湃為陳汐喝彩不可,這般戰績,換做以往,足可以在三界歷史長河中留下不可磨滅的一筆,為后世億萬萬眾生所贊頌了。
  “住手!”
  驀地,虛象圣皇怒吼,聲震九霄,他已再無法保持鎮定,一個人,就要把他們進攻三界的大軍誅殺一空,這種慘重損失是他無法承受的。
  對于此,陳汐卻像渾然不覺,劍意沖霄,覆蓋八荒**,肅殺、冷酷,無情,儼然一副要將此間敵人全部誅殺的決絕模樣。
  “混賬!!”
  虛象圣皇急怒攻心,再無法按捺,猛地縱身而起,“諸位,一起聯手鎮殺此獠!萬不能讓他繼續逞兇!”
  ——
  ps:拜托了,大家,月末砸點月票吧,木有月票,碼字積極性很受打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