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528 螳螂捕蟬

唰!
  劍氣掠空。
  整個封魔峽此時完全被大陣覆蓋,涌動著一層層禁制光芒,當這一抹劍氣劈斬而來時,僅僅最外圍一層破碎,且破碎的同時,又恢復完好了。
  原本虛象圣皇他們心都揪住,緊張萬分,可見此卻禁不住大喜。
  “哈哈哈,你破不了!此陣覆蓋封魔峽,覆蓋百萬里范圍,以上古煞氣為本源,分作九重禁制,你僅僅才破了一層,還差的遠呢!”
  “孽障!還妄想破陣,簡直不知死活,我等不信你的威能一直如此消耗下去,到那時,便是你的死期!”
  一眾圣皇冷笑。
  九天之上的陳汐俯瞰著一切,神色卻并無波動。
  轟!
  就在此時,令那些域外異族意外的是,陳汐劈出的那一抹劍氣,看似潰散為一片光雨,可這些光雨并未消失,反而彼此組合,化作了一座座神秘而晦澀的神箓。
  這些神箓圖案彼此相連,猛地狠狠鎮殺而下!
  剎那間——
  嘭嘭嘭~~~一層層禁制光芒破碎,覆蓋封魔峽的九重禁制,接連破碎了七重,所產生的余波,轟然朝四面八方擴散而去,周圍一些隕石、星辰都開始崩碎,無數古山岳化為齏粉。
  遭受這種可怖震蕩之力的波及,那僅剩下的數萬異族大軍在一瞬間,像被十萬大山橫推,身軀紛紛被擠爆,化作血霧彌漫。
  甚至,連那七位圣皇都遭受波及,臉色猛地一變,差點咳血。
  “這……”虛象圣皇嚇得臉色煞白,隨后咽了咽吐沫,“還好,大陣沒破,他的威能依舊不足。”
  “我就知道他撐不住,要發揮這樣逆天的威能,自身力量消耗何等之大。”其他圣皇心中雖震撼,可當看見大陣重新恢復時,也不禁暗松一口氣。
  “對,他畢竟只是一人,注定無法持久戰斗。”
  “我們借助大陣之力,他定然拼不過我們的!”
  這些圣皇繼續操縱大陣攻擊,并未任何怠慢。
  看到這樣一幕,陳汐挑了挑眉毛,暗忖:“這大陣和整個封魔峽完全相融,防御之力倒也不容小覷。”
  此陣已稱得上是神陣,其陣法核心乃是整個封魔峽,故而想要破陣,等若是要將整個封魔峽都破空了。
  而這封魔峽可是一片漂浮在界河中的一塊大陸,足有百萬里范圍,彌留著上古煞氣,破殺起來很不容易。
  “看來,還要加一把火了。”陳汐唇角泛起一抹決然,而后,他探出了左手。
  鏘!
  一柄血色長劍憑空浮現,落入陳汐左手。
  “又多了一柄劍!”
  “這時候方才祭出,看來,這柄劍很強。”
  “小心,這小子只怕要拼命了。”
  整個封魔峽中的域外異族,皆都注意到了這一幕,臉色一下子變得出奇凝重,不敢任何遲疑,全力運轉操縱大陣。
  唰!
  陳汐拔出道厄之劍的那一剎那,右手中的劍箓也于同一時間揚起。
  “斬!”
  陳汐出劍了,只見道厄之劍映現億萬清色劍蓮,綻放在封魔峽每一寸區域中,而劍箓則潑灑出一道道劍氣,構建神箓,與清色劍蓮相互配合,共同出擊。
  這是他目前為止,所掌握的兩種最強手段。
  一者,乃是道厄之劍的清色劍蓮攻擊,來自劍身內部的道厄之力,神秘而強大,令太上教都忌憚萬分。
  另一者,則是他的本命符兵道寶,其內篆刻重重神箓,既能施展劍道,又和符道相輔相成,奧義無雙。
  而此刻,為了破掉此陣,他已是將兩種至強手段全部施展出來!
  “去!”
  兩種不同的劍道攻擊,仿若星辰墜落,同時怒劈在封禁大陣上。
  轟隆隆~~~整個大陣猶如洶涌大海,劇烈波動起來,嗡鳴顫抖,一重重禁制光澤被連連破開!
  那一剎那,天地都仿若哀鳴,乾坤逆亂,無匹恐怖的劍氣席卷九天十地,直似要毀滅世間,可怖到了極致。
  轟隆!
  最終,熾焱圣皇所在的一片區域大陣首先被破開,轟然碎裂,一時之間這片區域都仿似安靜了,所有域外異族都看著這一幕,渾身都在哆嗦,驚恐到了極致。
  呼~
  幾乎是同時,陳汐俯沖而下,僅僅一個呼吸間,就來到了這片區域。
  “斬!”兩道劍氣橫掃席卷而去,所過之處,幾乎是無堅不摧,一群又一群域外異族伏誅,暴斃當場。
  “找死!”
  熾焱圣皇破空殺來,威勢狂暴之極,宛如一片火海洶涌而至。
  “哼!”
  陳汐反手一劍,唰的一聲,天空都仿佛一暗,下一剎那,熾焱圣皇還未來得及碰觸陳汐,整個人就被攔腰斬為兩半,鮮血如瀑般飆射,最終被劍氣中的氣息徹底齏粉,神魂俱滅。
  喀嚓!
  這祖靈煉神陣分作了不同區域,皆都有禁制籠罩,隨著熾焱圣皇這一片區域被破開,滅殺一空,就像連鎖反應一般,附近一片區域的禁制也是支撐不住,轟然破碎。
  見此,陳汐根本毫不停留,縱身閃爍而去。
  ……
  “該死!居然被他破壞了!”
  “熾焱圣皇被殺,這下該怎么辦?”
  “擋不住……擋不住他的……”
  “完了。”
  “我們徹底完了。”
  這一刻,整個封魔峽陷入混亂動蕩中,到處都是哭爹喊娘的聲音,斗志崩潰,連那些圣皇都無法阻攔。
  而陳汐趁此機會,摧枯拉朽般破開一個個禁制區域,將那其中的域外異族和坐鎮的圣皇全部斬殺,一個不留。
  一時之間,鮮血飆射,慘嚎震天,場景宛如煉獄。
  “他們都完了……”中央禁制中,虛象圣皇臉色發白,看著外邊,“已經無法抵擋了,此子……怎會如此可怖?”
  這一刻,他徹底驚懼,惶恐不安。
  “只能這樣了!”
  驀地,虛象圣皇右手一番,掌心多出一黑色玉牒,一咬牙,啪,玉牒捏的粉碎。
  “這一次,注定無法幸免了,只能把消息傳回去,告訴他們,陳汐此子不除,根本無法染指三界一分!”
  轟!
  就在他做完這一切,其所在的中央禁制也是轟然爆碎,幾乎在同時,一道又一道恐怖的劍氣橫掃而來。
  噗噗噗~~~禁制中躲藏的一眾域外異族首先遭殃,被無情屠戮。
  虛象圣皇臉色慘白,并無營救或阻攔,他只是看著遠處,那里,有著一道身影穿梭時空,踱步而至。
  一襲青衫,濃密長發飛揚,孑然孤身一人,此刻卻如一尊戰無不勝的太古魔神,以一人之力破“祖靈煉神陣”,斬諸位圣皇,滅十萬異族大軍!
  這等無上威勢,曠古未有!
  噗通一聲,最后一名域外異族強者被斬,尸骸爆碎,偌大的封魔峽中,只剩下了虛象圣皇一人。
  鏘!
  陳汐隨手一拋,將道厄之劍收起,而后右手一抬,劍箓遙遙指向了虛象圣皇,殺意迸射。
  “告訴我,五天前你們抓走的那個女人在哪里,我可以讓你死得痛快些。”陳汐冷冷開口,“你最好別耍小聰明,這么短距離內,我可以保證在你自爆之前便將你擒下,到那時,你只怕想死都不可能了。”
  虛象圣皇神色慘然,失魂落魄,似已放棄了任何掙扎。
  “居然只是為了一個女人……呵呵,這算是沖冠一怒為紅顏么?”他喃喃,神色間流露出一抹恍惚之色。
  他萬萬沒想到,陳汐孤身前來,怒斬十萬大軍,滅殺諸位圣皇,竟……僅僅只是為了一個女人!
  哧啦!
  陳汐劍箓一閃,直接斬掉對方一條右臂,血水如泉噴涌。
  “我沒時間聽你感慨。”陳汐冷冷道,漠然而無情。
  虛象圣皇疼得臉頰扭曲,悶哼道:“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能否先告訴我,你究竟是仙王,還是神明?”
  說到最后,他神色間竟流露出一抹哀求般的渴望,或許在他心中,這個問題已成為了一個難以釋懷的心結。
  “半神境。”陳汐隨口道。
  “半神?”
  虛象圣皇一呆,旋即眼眸中猛地爆綻出一縷滲人的光澤,慘然大笑出聲,“怪不得,你……居然是神衍山伏羲的弟子!”
  聲音中,有釋然,更有一種無法言喻的痛恨。
  噗!
  話到最后,虛象圣皇并未自爆,可卻選擇了自殺,震碎自己神魂,于剎那間暴斃當場!
  一個堪比仙王境的異族強者想要自殺,只怕連神明都無法阻攔,陳汐自然也不可能辦到這一點。
  “倒也算有些自知之明。”
  陳汐很清楚,這家伙自殺前,只怕已早已確定,自爆也奈何不得自己,與其受辱,不如早早自殺為妥,起碼可以有尊嚴地死亡。
  “也不知梵云嵐她現在被關押在哪里……”
  陳汐深吸一口氣,龐大的意志擴散而開,將整個封魔峽籠罩,開始一寸寸搜索,這一刻,他心中也不免有些忐忑。
  擔心對方遭遇不測。
  更擔心見到對方時,自己會愧疚得無法面對……
  “在那里!”
  片刻后,陳汐心中一震,腦海中,浮現出一個地下石窟,一片黑暗中,盤膝坐著一道倩影……
  剎那間,陳汐心一下子激動到了極致,竟有些踟躕和猶豫,不知所措,這么多年不見,她是否已經對自己徹底失望?
  ——
  ps:明兒會把還欠下的一章補了,大家,給點月票鼓勵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