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531 血殺群王

道皇神宮。
  “你是,近些太上教分布在仙界的勢力,皆都撤離了?”陳汐有些意外。
  “不錯,那些原本被太上教控制的勢力,如今都被太上教所棄。”邱玄書點頭道。
  “可打探出原因?”陳汐沉吟道。
  如今浩劫懸立諸之上,正是太上教席卷三界的大好時機,甚至他們如今都已侵占了大半仙界。
  可就是在這等情況下,太上教滲透在仙界的勢力,竟然紛紛撤離,這未免就有些太奇怪了。
  邱玄書道:“如今仙界都在盛傳,太上教內部發生了變故,已無暇再理會外界事宜,而據我所了解,太上教所在的三十三重,這些似乎的確發生了些變故,不過卻不敢確定是否和他們內部的紛爭有關。”
  陳汐想了想,道:“如果這是真的,似乎也算一樁喜事了。”
  邱玄書笑道:“正是如此,現如今投靠咱們的各大勢力,都已摩拳擦掌,紛紛要趁此時機,對太上教展開反攻。”
  陳汐挑眉道:“你怎么看?”
  “我覺得,與其死守在此,倒不如去試一試。”邱玄書沉吟片刻,方才道。
  陳汐搖頭:“太上教詭計多端,以權謀之術冠絕下,現如今局勢忽然發生轉變,誰又敢確定,這不是太上教的欲擒故縱之術?”
  邱玄書一怔:“那師叔以為該如何做?”
  “自然是先打探出具體情況再。”
  到這,陳汐忽然把目光望向邱玄書,道,“玄書,無論太上教是否在故布疑陣,有些事情,已經到了該做出了斷的時候了。”
  邱玄書心中一凜,道:“師叔可有什么打算?”
  “留給我的時間不多了。”陳汐輕輕一嘆,眼眸遙遙望向神宮外,穿過無垠虛空,望向了諸之上。
  那里,有著一道蒼穹門戶矗立,乃是通往末法之域的入口。
  這些,他心中已經不可抑制地升起一抹征兆,若再不抓緊時間前往末法之域,恐怕這輩子都再無法抵達上古神域。
  并且他的修為,也已達到了突破神境的邊緣,這時候哪怕不借助道果之靈的力量,也用不了多久,便能晉一舉級封神!
  到那時,自己即便不想走,也會被道秩序神鏈察覺,強自拘囿帶走。
  所以,他必須抓緊時間,在自己前往末法之域前,將三界中的事情全部安排妥當,而太上教這個毒瘤,自然得徹底挖除了。
  陳汐一句話,就令邱玄書明白了其中意味,心中不禁又是一震,道:“師叔,既然如此,我陪您一起前往三十三重走一遭?”
  陳汐搖頭:“不用,只是打探消息而已,我一人足夠了,更何況,學院還需要有人坐鎮,離開了你,其他人我都不放心。”
  他的是實話,現如今的學院中,邱玄書的實力是僅次于他的存在,且還是他的師侄,相較于其他人,他更信任邱玄書來坐鎮大局。
  這倒并非是陳汐對王道廬、周知禮他們有所猜忌,而是他們的境界和實力,相對而言有些遜色,短時間內或許可以掌控學院,時間久了,就容易出現亂子。
  而陳汐這么,更有一個深層含義,那就是若有朝一日他離開前往末法之域,這學院院長的位置,也將交由邱玄書!
  “師叔,這……恐怕有些不妥吧?”邱玄書自然明白陳汐話中意味,禁不住吃了一驚,要知道,細算起來,他可不是道皇學院中人。
  “這道皇學院是季禺師叔所締造,而季禺師叔則是你的師叔祖,這院長之位傳承給你并無任何不妥。”
  陳汐輕聲解釋了一句,便做出了決斷,不容邱玄書再推辭。
  ……
  “我要前往三十三重一趟,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做出決斷后,陳汐又找到梵云嵐,跟她明了一切。
  “那可是太上教宗門所在地,兇險無比,你一個人……”梵云嵐擔憂地看著陳汐,著實不愿他一人去冒險。
  陳汐抓住梵云嵐的手掌,認真道:“有些事情,終究要了斷一下的,更何況,你還不相信我的實力么?”
  梵云嵐仰頭望著陳汐的眼眸,道:“那你早些回來。”
  并無什么叮嚀囑咐,她很清楚,陳汐既然已經做出決斷,那就根本無法再更改,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靜靜等待他歸來。
  “嗯,不要把此事告訴諾諾。”
  陳汐笑了笑,忽然低頭,吻了梵云嵐一口,在對方驚詫略帶嬌羞的神情中,灑然轉身而去。
  “這家伙……總算主動了一次……”
  梵云嵐咬了咬紅唇,清眸盈盈,絕美瑩白的臉頰上升起兩朵紅暈,如霞燃燒,嬌艷不可方物,那剎那間流露出的美麗,令地都黯然失色。
  “娘,他呢?”
  半響后,陳諾無精打采地走來,打著哈欠,不過當看見只有梵云嵐一人時,她不禁微微一怔。
  每這時候,陳汐就會來悉心指點修行,風雨無阻,她想要偷懶,都會被梵云嵐惡狠狠逼來,漸漸地,反而養成了習慣。
  “誰?”
  梵云嵐怔怔,依舊未從剛才那一幕中回過神來。
  “他啊。”
  陳諾疑惑地看了梵云嵐一眼。
  “走了。”
  梵云嵐猛地清醒過來,掃了女兒一眼,“現在你可以高興了,這些不會再有人逼你修行了。”
  著,她轉身而去。
  “走了?”
  陳諾一呆,咧嘴想笑,可卻發現自己竟笑不出來,反而心中有一種不出的失落,他……怎么走了?不是要一直陪我修行么?
  “娘,你等等,他究竟去了哪里?為什么要失約?這個大騙子,我以后都不會再相信他了!”
  陳諾有些憤怒,一路跑追上梵云嵐飛快道。
  “諾諾,他不止是你父親,更是道皇學院的院長,最重要的是,這些年他并不虧欠我們母女。”
  梵云嵐止步,抬手撫摸著女兒的頭發,輕聲道,“你也已經長大了,不是嗎?”
  陳諾怔了怔,抿嘴低頭,許久才低聲道:“我只是……想讓他更關注我一些,并不是無理取鬧的孩子。”
  梵云嵐探手把女兒抱在懷中,喃喃道:“娘理解,只是你要明白,像你父親并不是無所不能的,他也需要別人去理解和支持……”
  到這,梵云嵐聲音中已帶著一抹傷感,“他一路從凡間走來,別人只看到了他的榮耀,他背后所受的苦和孤獨,除了咱們,又何誰會去真正的關心?”
  ……
  唰!
  虛空波動,陳汐身影連連閃爍。
  一炷香后。
  冰穹仙洲,紫冰仙城。
  陳汐的身影憑空浮現。
  太上教山門所在的三十三重,自成一界,名為“太上境”,神秘無比,自古至今,極少有人能探知其具體在哪里了。
  陳汐也不能。
  但卻可以去找人問。
  在他臨出發前,已經從邱玄書那里得知,這紫冰仙城中的“南宮氏”宗族,在浩劫席卷之初,便被太上教勢力滲透掌控。
  如今太上教勢力紛紛撤離仙界各大區域,這南宮氏也并不例外,不過據邱玄書所掌握的情報,南宮氏中的太上教門徒,還未徹底撤離。
  ……
  紫冰仙城,便是南宮氏的大本營。
  此刻,在其宗族大殿中,一眾長老大人物匯聚,目光齊刷刷望向了主座上的一位枯瘦灰發老者。
  他乃是南宮氏唯一一位存活了百萬年之久的老古董南宮烈,一位隱藏極深的仙王境存在。
  “此次召集爾等前來,乃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南宮烈開口,聲音沙啞低沉,充斥一股至高威嚴。
  眾人心中一凜,洗耳恭聽。
  “我近日要離開宗族一趟,有可能很久不會再回來,以后家族之事,便需你們在座的諸位去承擔,切記,如今仙界局勢撲朔迷離,萬不可做出任何過激舉動,更不要泄露我們南宮氏和太上教的關系!”
  南宮烈神色嚴肅,帶著一股命令般的冷厲味道。
  “老祖放心!”
  “老祖不必擔憂,我等自不會拿宗族性命開玩笑。”
  眾人紛紛應答。
  當晚上,南宮烈孤身一人離開宗族,施展挪移之法,悄然離開了紫冰仙城。
  “南宮烈?”
  不過,就在他剛挪移到紫冰仙城外,就感覺渾身一陣滯澀,竟再無法挪移,身影頓時被從虛空中逼迫出來。
  也就在這一刻,一道聲音在他耳畔響徹,令得他當即臉色一變,“誰?”
  “帶我去三十三重,可免一死,否則整個南宮氏都將和你一起陪葬。”
  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渺渺冥冥,令南宮烈根本無法鎖定具體位置,這讓他心中又是一沉,多年的經驗,令他剎那間就分辨出,敵人的實力,起碼要在自己之上!
  “朋友,只怕你搞錯了,老夫可不是太上教門徒,怎可能知道三十三重的位置?”南宮烈深吸一口氣,緩緩開口。
  “我耐心有限,三個呼吸之內,若不答應,我會讓你親眼看著整個南宮氏覆滅。”聲音響起,平靜淡然,旋即便又陷入沉寂。
  三個呼吸!
  屠滅南宮氏一族!?
  南宮烈眼瞳驟然一縮,須發怒張,渾身汗毛都倒豎起來,驚怒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