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532 硬撼神境

轟!
  尹懷空含怒持劍,劈斬而去,和那一抹粗大熾盛劍氣對撞,產生一股恐怖波動,擴散八方。
  這一擊所產生的威能,將附近其他真傳弟子都震得身影踉蹌,雖未受傷,卻令他們面色變幻。
  寥寥一擊,就讓他們充分認識到,這個突兀殺出來的對手實力極為可怖!
  尹懷空的感受更為強烈,這一擊之下,他已動用七成力量,誰曾想,竟和對方拼了個平分秋色,這讓他心中也猛地升起一絲警惕。
  究竟是誰?
  為何之前一直未曾察覺他的蹤跡?
  心中如此想著,他眼眸一瞥,就現了來人,目光瞬間收縮,流露出一抹驚詫。
  ……
  唰!
  卿秀衣只覺渾身一輕,就被一只有力的臂膀攔住腰肢,這讓她悚然一驚,剛要反抗,就看見了來人模樣,頓時不再掙扎。
  “怎么是……你?”
  卿秀衣喘息開口,話音剛落,她俏臉一白,就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之前遭受眾多攻擊,連三件先天靈寶也被奪走,此刻她甫一放松下來,頓時傷勢涌遍全身,令她氣息萎靡起來。
  “不要說話,好好養傷,其他的交給我了。”
  來人自然是陳汐,當看見卿秀衣傷勢嚴重到這般地步,禁不住心中一揪,根本不經過對方同意,便將她安置在了自身攜帶的仙寶中。
  ……
  在陳汐將卿秀衣救下的時候,那半空中,如夢似幻般彌漫著清冽星輝的大羅天網,早已將那落寶銅錢、以及三件先天靈寶捆住,但卻并未徹底降服,而是在半空中僵持起來。
  原因就在于,那落寶銅錢威勢極為驚人,在尹懷空的掌控下,浮現出刺眼金光,鋒利如閃電,瘋狂在網中震蕩廝殺,令得大羅天網都搖搖欲墜,快要被掙脫束縛。
  “大羅天網!該死,原來是這件神寶,我就知道,神衍山那些弟子臨走也不安好心,居然把這件寶物交給了你!”
  經過剛才的變故后,尹懷空恢復冷靜,認出了陳汐的身份,更認出了那大羅天網,意識臉色也是陰沉冰冷下來。
  大羅天網!
  神衍山鎮派至寶,在三界眾所周知的一百零八件先天靈寶中,排名……第十六位!
  此寶,最神奇的便是可以捕獵大道天痕、命格氣運、太古時期,神衍山之主伏羲便是依仗此寶,從一眾混沌神魔、無上神明的亂戰中一舉奪走了河圖,從而憑借河圖之威,開辟出了神衍山道統!
  像這等先天靈寶,尹懷空焉可能會不認識?
  原本他還打算,祭煉“落寶銅錢”之后,足可以將陳汐這個眼中釘除掉,從而為掌控仙界勢力掃平障礙。
  誰曾想,陳汐手中居然有這大羅天網!
  這讓尹懷空的計劃頓時落空,心中能高興才怪。
  尤為令他吃驚的是,相較于上次在道皇學院外見到陳汐,現如今的陳汐實力明顯得到了一種質的蛻變,力量之強,令他都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
  “陳汐!”
  “原來是這家伙,他居然敢孤身潛入咱們太上教!?”
  “天助我太上教,趁此機會,恰可以將其滅殺,如此一來,那道皇學院也不足為慮!
  這時候,江靈笑等三十六位太上教真傳弟子也認出了陳汐的身份,經過剛開始的驚詫后,臉上皆都流露出一抹沛然殺機。
  一下子,所有的殺機,皆都鎖定在了陳汐身上。
  “一起動手,殺了此子!”
  尹懷空深吸一口氣,厲聲命令,而他自己,則動用全力,要將那大羅天網也收下,若做到這一點,那也就意味著,他今日足可以獲得四件先天靈寶!
  “殺!”
  “殺!”
  “殺!”
  三十六位擁有巔峰仙王境的存在動手,施展至高手段,從四面八方朝陳汐鎮殺。
  一剎那間,各種仙寶騰空,各種法門呼嘯,熾盛浩瀚,驚擾天地,若是擱在外界,單單是這等攻擊,只怕都要毀掉諸多城池。
  鏘!
  幾乎是同時,陳汐掌心中浮現出血光流溢的道厄之劍,猛地縱身而起,不理會那些圍殺而來的太上真傳弟子,反而徑直朝遠處的尹懷空暴殺而去。
  嘩啦~~
  一朵朵清色劍蓮騰空,漫天飛舞,每一朵劍蓮都有一道道鋒利肅殺的劍氣凝聚,而今擴散而開,幾乎將整個戰場都籠罩。
  這一剎那,天地間都產生鬼神哭泣,仙魔怒吼,圣賢悲呼,血雨滂沱……等等可怖景象。
  這便是道厄之劍的威勢!
  傳承自混沌神蓮,劍身之內烙印一股恐怖力量,天然克制太上教的災厄之力傳承。
  而今,這柄劍則被陳汐掌控,于太上教山門之內大開殺戒,這樣一幕若被混沌神蓮看見,若被道蓮和邪蓮看見,只怕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噗噗噗……
  一切攻擊,在清色劍蓮之下,皆都如雪融于水,被輕松瓦解。
  “怎么可能?”
  “道厄之劍!”
  “不對,即便是憑借道厄之劍,也不可能如此輕松擊潰我等圍攻,他……難道已踏足封神之境?”
  那些太上教真傳弟子駭然,萬沒想到,甫一交手,他們非但未能奈何陳汐,反而被他輕易殺出重圍!
  這太過駭人聽聞,出他們預估。
  對于這一切,陳汐神色沉靜肅殺,似若未覺,他勢如破竹,破開重圍后,便縱劍斬尹懷空而去。
  唰!
  劍意滔天,血光染蒼穹。
  ……
  尹懷空正施展全力,要趁其他弟子圍攻陳汐的時候,一舉將所有先天靈寶都降服,據為己有。
  可令他悚然的是,還未曾等他做到這一步,陳汐便持劍斬殺而來,氣勢如蓋世帝尊,劍意似無上劍皇!
  “斬!”
  尹懷空不敢怠慢,手中狹長漆黑的劍鋒一揚,和陳汐硬撼。
  轟隆隆~~
  兩者瞬息交鋒在一起,劍意縱橫交錯,震蕩九天十地。
  唰!
  趁此機會,一名真傳弟子忽然身影一縱,朝蒼穹上的大羅天網狠狠抓去。
  眼見他就要得手……
  “找死!”
  驀地,一聲驚雷似的冷哼響徹,陳汐那峻拔的身影驀地從戰局中竄出,后先至,嘩啦一劍,就朝那名弟子斬去。
  這一劍,血光流溢,衍化清色劍蓮,最終又化作一座座神箓,轟然鎮殺而下,那等可怖威勢,竟是直接將那真傳弟子身軀絞碎,血肉橫飛,暴斃當場!
  “混賬!”
  一聲怒吼,尹懷空暴沖而至,想要營救,可惜卻慢了一絲,只能將怒火傾瀉在陳汐身上。
  剎那間,兩者再次交鋒一起。
  那名仙王巔峰境的真傳弟子的死,令尹懷空驚怒之余,也是終于意識到,陳汐如今所擁有的戰斗力已出仙王境!
  雖未曾臻至封神,可也已經不遠了!
  甚至,連他的攻擊手段中,都已帶上了一縷縷的神性氣息,這讓尹懷空腦海中剎那間浮現出一個詞——“半神”境!
  泱泱三界中,自混沌開辟至今,只有寥寥一小撮人能夠踏足半神境這等曠世罕見的地步。
  而這一小撮人,無一不來自神衍山!
  原因就在于,唯有神衍山擁有“無極神箓”傳承,也唯有神衍山擁有“煉星神淵”這等神妙之地。
  但最重要的是,這一切的傳承,皆都是神衍山之主伏羲從河圖中所悟出!
  換而言之,神衍山之所以能夠令其門下弟子踏足“半神”境界,完全就來自河圖的功勞,而眾所周知,整個三界只有一塊河圖!
  “對了,這混賬身上可攜帶著不少河圖碎片……”
  驀地,交戰中的尹懷空心中驀地一動,想起一件事來,眼睛一下子變得明亮,“只要斬殺了此子,我非但可以獲得大羅天網、縛神索、九天息壤、周虛空釋燈這所有的先天靈寶,還可以獲得諸多的河圖碎片!”
  一想到這,尹懷空望向陳汐的眼眸中,除了冰冷的殺機之外,更帶上了一抹灼熱貪婪,哪怕他早已踏足封神境,可面對這等無比的誘惑,也根本無法不動心了。
  “殺,一起動手,今日無論如何,也要將此子殺死!”尹懷空厲聲長嘯,有些迫不及待要聯合眾多力量,戰決了。
  哧啦!
  然而就在他開口那一剎那,陳汐劍光一閃,驀地噴涌出一縷晦澀神秘之極的劍氣,輕輕一劃,竟是斬落尹懷空一縷長。
  若非他閃避及時,這一劍差點要了他的命!
  轟!
  而在劈出那一劍的同時,陳汐腳步猛地在虛空中一踏,轟隆一聲,時空爆碎,這片天地陡然變幻,一座座宏大神箓拔地而起,憑空浮現,澎湃出無盡符文,遙相呼應,將這一片天地都籠罩。
  這些神箓符文,繁密浩瀚若星空,神秘而宏大,噴涌一縷縷神性氣息,洶涌起滔天的神光,禁錮時空,籠罩乾坤萬物。
  “神之禁!”
  “這混賬居然在剎那間布下了一座神禁?”
  一陣驚呼響徹,那些太上教真傳弟子皆震驚,臉色精彩無比,他們原本要沖殺上前的身影也禁不住出現一絲滯澀,認出這片天地,已經被一片晦澀而神秘的神之禁制覆蓋,危險之極。
  ——
  ps:這一章已經壓縮了很多,簡練到了極致,和卿的對話、言辭鋪墊、沖突什么的都一筆帶過了,大家看看是否喜歡這種風格。
  最后,繼續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