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534 屠神

轟隆隆~~
  各種攻擊傾瀉,碾壓時空而至,令天地陷入混亂,宛如曠世大劫降臨。
  仙王,號稱三界至高,一念之間,可毀掉一方大世界!
  而如今,一眾仙王聯袂出動,施展全部手段,祭出最強仙寶,齊齊轟殺而至,那等威勢,可想而至何等恐怖。
  若換做以往,面對這等攻擊,陳汐也只能望風而逃。
  但現在,他的戰斗力早已非往常可比,佇足半神境之上,足可以傲視三界,睥睨世間,比在場一眾仙王都要高出一籌。
  再配合他那渾厚無比的仙道根基,以及手中專門克制太上教的道厄之劍,根本不再畏懼一切。
  唰!
  陳汐出動了,成功將“落寶銅錢”降服,令他再無后顧之憂,此刻面對八方群雄,他自不會再束手束腳。
  嘩啦啦~~~
  億萬道清色如琥珀般的劍氣蓮花怒放在天地,彌漫神輝,潑灑劍氣虹光,縱橫交錯,肆虐八方**。
  剎那之間,戰斗全面爆發。
  ……
  殺!
  陳汐濃密烏黑長發飛舞,身影彌漫神輝,纏繞億萬神箓符文,宛如一尊蓋世帝尊,睥睨全場,威勢無量。
  轟的一聲,他一劍破開一道赤色道兵,劍氣擴散,徑直將一位太上教真傳弟子斬殺,身軀一分為二,暴斃當場。
  “混賬!”
  有人暴怒,沖殺而至。
  陳汐看也不看,鏘的一聲,劍箓在左手中浮現,一劈而去,將對方硬生生震得渾身骨頭爆碎,七竅流血,整個人如遭雷劈,身軀轟然爆碎,血雨飛灑。
  “快!一起動手攔住他!!”
  連續兩位真傳弟子在一擊之下被陳汐殺死,令不少人震駭、驚怒,不敢孤身與陳汐對抗,而是選擇了聯袂出擊。
  可即便如此,卻依舊無法困住陳汐,更別說鎮殺于他了。
  原因就在于這一刻的陳汐,太過強勢!
  他整個人宛如神祗,沖殺這片天地,肅殺冷酷,劍意無情,舉手投足所產生的威力,都令那些仙王感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壓迫。
  這一切,皆都來自他那恐怖的戰斗力,曠世罕見,在這神境不存的三界中,已達到了最為巔峰的高度,區區仙王境,早已不放在他眼中。
  要知道,當年他還是半步仙王境時,就可以跨境而戰,以一對三,滅殺仙王。
  在剛剛晉級仙王境時,就能在道皇學院外,孤身滅殺一眾來自不同大勢力的仙王,冠絕群倫。
  而如今,他已臻至半神境界!
  按照五師兄李扶搖的說法,抵達此境,足可以跨境而戰,和真正的神境存在分庭抗禮了,現在只是對付一些仙王境太上弟子,自是游刃有余。
  最為重要的是,如今的陳汐,在半神境中都已達到了極限之境,獨步古今,僅僅只差一個心念,就能隨時隨刻踏足封神地步。
  在這等情況下,放眼整個三界的仙王境中,又有誰能與之爭鋒?
  ……
  僅僅盞茶時間不到,已再次有七位太上教真傳弟子被殺!
  這一刻,血染青冥。
  天地都陷入混亂。
  雖身陷重圍,可陳汐卻展現出一股天上地下唯吾獨尊的氣魄,大有天下之大舍我其誰的睥睨之姿。
  任何寶物,皆都無法靠近其身軀。
  任何禁制,皆都無法阻擋其步伐。
  任何法門,皆都在道厄之劍下被克制!
  如果這一幕被三界眾生看見,只怕絕無法相信了,陳汐孤身一人闖入太上教,力戰群王,竟還如此霸道強勢,縱觀古今,又有誰能與之比肩?
  殺!
  戰斗依舊在持續。
  那些太上教真傳弟子早已被陳汐的冷酷手段刺激得神色猙獰,施展出了拼命手段。
  渾然沒有人注意到,他們的大師兄尹懷空,早已悄無聲息地離開了戰場,消失不見。
  他們沒注意到,但不代表陳汐沒注意到。
  不過他卻并沒有去阻攔,因為他很清楚,這時候即便是去阻攔,也根本不可能留住尹懷空,反而會逼迫他提前解除自身封禁,施展出真正的神明力量。
  這是陳汐暫時不愿看見的。
  或者說,唯有再解決了這些太上教真傳弟子之后,他或許會選擇真正與尹懷空開戰,那時候的他,沒有了這些弟子的糾纏,必然可以全心全意地投入戰斗,而不會再受到其他影響。
  ……
  “此子已踏足半神地步,如今又手持道厄之劍,仙王之輩數目再多,也是再無法奈何于他。”
  太上教三十三重天之上,尹懷空神色陰沉如水,聲音中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般。
  在他對面,太上教教宗祭祀長老孔昭和陀空道人聞言,心中皆都一震,面露凝重之色。
  半神境!
  道厄之劍!
  單單聽到這兩個字眼,就讓孔昭和陀空道長判斷出了陳汐的可怕,不過當看見尹懷空鎩羽而歸時,他們二人依舊不免一陣心驚。
  尹懷空的戰斗力之強,他們可是一清二楚,而陳汐能夠在重重圍困之下,依舊能從尹懷空手中搶走“落寶銅錢”,殺得尹懷空毫無招架之力,可想而知其戰斗力有何等之強了。
  “看來,哪怕我們三人一起出動,在這等情況下也奈何不得此子了……”孔昭喃喃,枯瘦陰鷙的面容上彌漫著一縷縷森然氣息。
  “山門不容破壞,若被外界知道,我們太上教三十三重天被陳汐孤身一個人殺了個通透,那簡直就是莫大恥辱,日后教主知曉此事,也定然饒不過我等。”
  陀空道人眉頭緊蹙,“為今之計,似乎只能動用神道力量了!”
  “可教主曾言,唯有當咱們太上教掃平天下,徹底掌控三界時,方才讓咱們解除封印,前往末法之域,如今提前暴露實力,似乎有些不妥吧?”
  孔昭猶疑開口。
  說話時,他目光望向一側的尹懷空,問道,“難道,憑借教主在三十三重天內親自布置的各種神禁,也奈何不得此子?”
  “他來自神衍山。”尹懷空嘆息道。
  寥寥一句話,一個“神衍山”,就足以說明一切。
  因為放眼整個三界,若論符道之力,神衍山是無可爭議的第一道統,連女媧道宮、太上教都無法與之媲美。
  而陳汐,便來自神衍山,且符道修為必然毋庸置疑的強大。
  哪怕神禁再強大,又怎可能困住他?
  所以,當聽到尹懷空此話,孔昭和陀空道人都沉默了。
  “如今末法之域中出現變故,通往上古神域的通道將被關閉,在這等情況下,暴露神道力量也并無什么不妥。”
  半響后,孔昭沉思許久,方才決然開口,“由我來動手吧!”
  說著,他長身而起,血袍獵獵,轉身踏步而去。
  “罷了,我和你一起去,據我所知,神衍山的弟子中,只要能踏足半神地步的,便足可以和神境存在分庭抗禮,單憑你一人,只怕短時間內也奈何不得他,反而會被天道秩序神鏈注意到,強行帶入末法之域中。”
  陀空道人長嘆一聲,也是站起身來。
  這并不是危言聳聽,暴露神境力量,也就意味著會被那諸天之上的“蒼穹門戶”察覺,從而降臨下天道秩序神鏈,將其強行拘囿。
  哪怕他們是太上教大人物,在這天道秩序之下,也是無法置身事外。
  所以,這也就意味著,他們一旦解除自身封印,恢復神境力量,就必須在短時間內一舉將陳汐斬殺。
  否則時間一長,還不等殺死陳汐,他們只怕就會被強行帶入末法之域了。
  像當初神衍山五先生李扶搖,一步踏足封神境,可卻只能眼睜睜看著尹懷空逃遁而去,原因就在于那天道秩序神鏈將要降臨了,迫使他不得不止步。
  “既然如此,我們一起行動吧,如此一來,方才能保證萬無一失!我就不信,三位神明一起出動,還奈何不得一個半神地步的小東西?”
  尹懷空咬牙道,他對陳汐可謂是恨之入骨,不止被處處打壓,連落寶銅錢也被搶走,令他心都快淌出血來。
  尤為重要的是,他心中兀自還惦念著陳汐手中的那一眾先天靈寶,不止要搶回落縛神索、九天息壤、周虛空釋燈等神寶,他也不打算放過了。
  當然,還有河圖碎片!
  在這等情況下,尹懷空自不會袖手旁觀了。
  ……
  太上境三十二重天中,大地染血,蒼穹崩裂,地上伏誅著一具具殘破仙王尸骸,泛著金燦燦的顏色。
  那是仙王血,仙王尸骸,對一些強者而言,這些尸骸也是可遇不可求的罕見材料,可以祭煉寶物,也可以煉制丹藥,甚至可以從中抽取出各種大道之力,可以說是妙用無窮。
  可對陳汐而言,這些尸骸骯臟無比,他都懶得拿來利用。
  噗!
  道厄之劍再次飛揚而起,在虛空中劃出一抹玄妙莫測的弧度,當落下時,再次掀起一抹血花,斬落了一顆頭顱。
  江靈笑!
  此女在太上教真傳弟子中排名第五,如今,則也已被陳汐斬殺,身隕道消。
  至此,三十六位太上教仙王境真傳弟子全部被滅!
  這一切從頭到尾,才僅僅不過在一刻鐘內就已落幕,也就是說,陳汐在不足半刻鐘內,滅殺了三十六位仙王境存在!
  而陳汐,除了消耗了一些仙力外,可以說是毫發無損。
  這等彪炳戰績,若是傳入三界中必然會再次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但對陳汐而言,這一切早已令他習之以常,不復當初那般振奮,殺的仙王多了,自然而然也就習慣了,他此時大概就是這種心理了。
  “接下來,尹懷空和那兩位教宗祭祀長老只怕要出場了……”
  端立在那滿目瘡痍,尸骸遍地的戰場中,陳汐深吸一口氣,眼眸中的殺機不減反增,如熔漿般越來越熾盛。
  嗡~~
  果然,就在那這個念頭剛閃現,虛空中一陣波動,而后,一股股恐怖無比的神之力量如洶涌的潮水般擴散而至,淹沒這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