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536 攜美而歸

戰場中,那一道綽約身影超然出塵,白衣勝雪,烏黑秀發如瀑,星眸虛幻,清美而恬靜的玉容朦朧于煙雨之中,如夢似幻,不染煙火氣息。
  她身影搖曳,穿梭在幢幢敵影中,渾身彌漫縷縷圣潔光明氣息,舉手抬足,帶著一股從容、沉靜、冷冽的氣勢,顯得極為出眾。
  那上千之眾的太上教徒中,不乏仙王境存在,戰場中更有一重重禁制籠罩,可竟是奈何不得她一絲一毫。
  遠遠一望,她就像行走在刀山火海中的一抹光明,耀眼無比。
  她,赫然就是卿秀衣!
  這也是為何陳汐在這一剎那,渾身僵硬,如遭雷擊的原因所在,因為那是他的道侶,是他的妻子!
  早在當年在玄寰域九華劍派,卿秀衣便以大羅金仙的修為,一腳踏破天之束縛,霞舉飛升,進入仙界。
  當時,她曾和陳汐約定,當陳汐抵達仙界后,便會前來尋覓陳汐。
  可這么多年過去了,兩者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遲遲無法相見一面,令人不得不感慨造化弄人。
  直至后來,三界浩劫降臨,陳汐也才終于從女媧道宮衛道大弟子石禹口中得知卿秀衣的消息。
  可還不等他前往女媧道宮將卿秀衣接回,就聞聽一個消息,女媧道宮所在的五色大世界關閉,消弭于世間,而女媧道宮中的修道者,也大都隨之前往末法之域。
  這讓陳汐心中一直遺憾不已。
  可他卻萬沒想到,竟會在這太上教山門中見到對方了!
  她為何要來這里?
  既然明明在三界中,為何不來見自己?
  陳汐心潮起伏,思緒如飛,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卿秀衣為何要這樣做。
  梵云嵐不來見自己,是因為不知該如何和自己相處,她呢?哪怕不愿見自己,難道連安兒也不愿見嗎?
  一想到,陳汐竟有些莫名的心酸。
  ……
  遠處戰斗依舊在持續。
  最終,陳汐并未現身,一是他已看出,以卿秀衣如今的實力,足以應對眼前的一切。二是他要看一看,卿秀衣究竟是為何而來。
  他很清楚,若自己此時和卿秀衣相見,依照她那恬靜寡言的性情,定然不會告訴自己真正的原因了。
  因為她太驕傲,驕傲到根本懶得解釋一切,包括在對待陳汐時,她也是這樣的性情,改變不了的。
  如果改變了,也就不是卿秀衣了。
  唰!
  陳汐身影一閃,施展秘法,悄然藏匿起來,除非實力明顯超出他一籌的存在,否則其他人根本難以察覺到他的存在。
  做完這一切,他仔細朝卿秀衣打量而去。
  可惜,卿秀衣玉容古井不波,波瀾不驚,根本看不出她此刻的情緒。
  令陳汐也只能判斷出,她如今的修為,已臻至仙王境頂尖巔峰層次,所掌控的道法,更已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尋常五六位仙王一起出手,根本不是她對手了。
  顯然,卿秀衣在女媧道宮修行的這些年,實力得到了突飛猛進的提升,甚至堪稱是匪夷所思。
  不過想一想,陳汐便釋然了。
  據他所知,卿秀衣歷經了百世輪回,其身份比之自己父親陳靈鈞都要神秘,以她的根骨和天賦,再加上前世所積累的重重經驗,實力想不提升都困難。
  轟隆隆~~
  忽然,遠處傳來一陣陣驚天轟鳴聲。
  卿秀衣衣袂飄舞,孤身行走戰場之中,竟是已將所有禁制破除,連同那足有上千之數的太上教門徒,也被她殺了個七七八八。
  戰場中,血水飛濺,慘嚎不斷,那僅剩下的一些太上教門徒見勢不妙,嚇得轟然逃竄,再不敢和卿秀衣周旋。
  對于此,卿秀衣并未追攆。
  她一襲勝雪白衣,孑然佇足滿是血泊的戰場中,宛如一片不染塵埃的白云,圣潔靜謐,出塵超然。
  她抬起眼眸,靜靜凝視遠方片刻,便身影一閃,飄然而去。
  “還要繼續殺下去么……”
  極遠處,陳汐蹙眉,辨認出卿秀衣是要離開這第十八重天,前往第十九重“罹厄大摩天”。
  他略一沉吟,便悄然跟隨了上去。
  ……
  “布陣!”
  “速速出動!”
  “殺了這女媧道宮的女人!”
  罹厄大摩天中,一行行太上教徒聚合,在五位仙王境帶領下,布置下一重重禁制,嚴正以待。
  細說起來,這太上教的防御不可謂不厲害,每一重天中都布置有諸多禁制,一旦啟動,可謂是步步殺機,兇險莫測。
  換做尋常仙王前來,只怕早在第一重天時,就被圍困滅殺了。
  而卿秀衣之所以能孤身一人,勢如破竹般殺到這第十九重天,原因只有一個,那就是她的實力遠超尋常,那些禁制,也根本奈何不得她。
  以陳汐的目光看去,都不得不承認,卿秀衣如今所具備的威能,已和他當初晉級仙王境時的實力相差不少。
  甚至,卿秀衣的戰斗力之強,比邱玄還要稍勝一籌。
  這讓陳汐愈發好奇,她……究竟是為何而來?
  “殺!”
  “殺!”
  “殺!”
  戰斗毫無懸念地再次爆發。
  “三千六百名敵人,五位仙王,一百六十八重禁制……這樣的力量,又怎可能奈何得了她?”
  剎那之間,陳汐就判斷出戰場中的局勢,雖如此,心中依舊不免有些替卿秀衣擔心。
  他蓄勢以待,一旦發生哪怕一絲的意外,就會毫不猶豫出手相助,相較于獲得卿秀衣來此的真正原因,他更在意卿秀衣的安危。
  “已經殺上了十九重天,太上教其他人難道就判斷不出局勢?那真傳大弟子尹懷空呢?難道就眼睜睜看著這些太上教門徒被殺?”
  忽然,陳汐注意到一絲不妥,直至此時,太上教似并不多么重視卿秀衣,至今還未派出一位真正的仙王境高手。
  這可有些不正常。
  “不管如何,這一次既然我來了,就決不允許她出現一絲危險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眼眸中閃過一抹決然。
  ……
  幾乎是同時,三十三重天之上。
  一座古老的道壇上,盤膝坐著一道道身影,一個個神威滔天,氣息悠長,彰顯出至高強大的氣勢。
  而在其中,赫然有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真傳五弟子江靈笑……等等一眾真傳弟子。
  除此之外,還有兩位身披血袍的老者極為惹眼,一個面頰枯瘦,神色陰鷙,眼窩塌陷,渾身都流溢著一縷縷晦澀的大道霧靄,將其整個人籠罩。
  另一個則面容端正,神色一絲不茍,鋒利的眉宇間充斥著迫人的殺伐之氣,一對眸子中冷電流溢,攝魂奪魄。
  這兩位,便是太上教兩位祭祀教宗長老——孔昭和陀空道人!
  “大師兄,那女媧道宮的卿秀衣,如今已殺到第十九重天了。”
  一名真傳弟子擔憂道,在他手中握著一塊青銅鏡,銅鏡中映現得赫然是那第十九重天中的戰斗場景。
  頭戴斗笠的尹懷空皺了皺眉,目光望向一側的江靈笑,道:“江師妹,你帶幾位師弟去走一遭,速戰速決。”
  江靈笑點了點頭,便長身而起,帶著其他三名真傳弟子飄然而去。
  吩咐完這一切,尹懷空這才一掃其他眾人,道:“這次緊急召集大家前來,乃是末法之域中傳來了一個重要消息。”
  末法之域!
  眾人心中一凜,就連那兩位祭祀教宗長老,也都微微瞇了瞇眼睛,流露出一抹認真之色。
  “據師門從末法之域傳回的消息,情況有些不妙,具體雖無法探知,但可以確定的是,已經有人進入到了上古神域。”
  尹懷空臉色在這一刻也是凝重起來。
  “什么?”
  “這怎么可能?我們太上教安插在末法之域諸多力量,早已將那一條前往上古神域的通道堵死,怎會還發生這樣的事情?”
  其他人心中咯噔一聲,皆都忍不住議論起來。
  “不管如何,這件事已經被證明是事實了。”
  尹懷空聲音沙啞而陰柔,緩緩說道,“依照我推測,既然發生這樣的事情,用不了多久,通往上古神域的大門便會徹底封閉,連教主都無法去改變。”
  眾人臉色皆都陰沉。
  他們雖然一直在替“天道”行事,可若想進入那上古神域,依舊是需要資格的,如今若神域大門關閉,那么他們也注定再無法踏足那一片神土了!
  “大師兄,那你說我們該怎么辦?”有人忍不住問道。
  其他人也將目光望向了尹懷空。
  “不必心急,上古神域的通道想要關閉,還要一段時間,在這一段時間內,我們的當務之急就是……”
  尹懷空深吸一口氣,聲音中流露出一抹殺機,“鏟除陳汐,踏平道皇學,將三界中所有仙王存在一網打盡!”
  頓了頓,他繼續道,“唯有如此,我們才能早早動身,前往末法之域,和師門諸位前輩匯合,一起前往上古神域。”
  眾人聞言,皆都略一沉吟,便齊齊應承下來。
  “接下來,諸位還請借我一臂之力,煉制一件先天靈寶,有了此物,滅殺陳汐此子也是易如反掌!”
  忽然,尹懷空掌心一翻,浮現出三枚金燦燦的銅錢,滴溜溜在空中旋轉不休,擴散出一股股恐怖而晦澀的混沌氣息。
  ——
  ps:月末最后幾個小時了,手中還攢住月票的童鞋再不投,就自動清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