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538 萬事俱備

感謝昨天“lyn123456”和“江先生”兩位童鞋的打賞~~
  ——
  周虛空釋燈懸空,大放光明。
  此燈高有九寸,通體潔白,宛如冰雪雕琢而成,其形若寶蓮盛開狀,蓮心便是燈芯。
  嘩啦啦~~
  一縷縷神性混沌氣化作圣潔光明,如潮水般,將天地照亮,刺目無比,其中彌散出的氣息,大有凈化天下萬邪,破滅世間魔障的可怖威勢。
  此先天靈寶,乃是女媧從混沌中取出,而后以無上光明力祭煉了不知多少歲月,神威莫測,在一百零八件先天靈寶中排名第二十七位!
  在這危急時刻,卿秀衣忽然將它祭出,一舉斬殺一名太上教真傳弟子,震撼全場,令江靈笑等三人皆都失聲怒叫,紛紛閃避不已。
  而陳汐,則戛然止步,同樣心生震撼。
  之前,卿秀衣一路沖鋒,闖過十八重天,自始至終并未施展任何仙寶,可當他甫一和江靈笑等人開戰,就陸續祭出“九天息壤”“縛神索”“周虛空釋燈”三件至寶,一件比一件威勢強大,且無一不是先天靈寶!
  這樣的身家底蘊,令她在重圍之下,竟一連殺死兩位太上教巔峰層次的仙王境真傳弟子,由此便可以知道,她孤身一人闖入太上教山門,明顯是有備而來。
  ……
  轟隆!
  光明之力如怒濤席卷,衍化無窮威能。
  在此打壓下,江靈笑和僅剩下的兩位真傳弟子只能竭力與之對抗,處境逆轉,變得岌岌可危。
  哪怕此時卿秀衣已受傷,可她可是擁有三件先天靈寶,以江靈笑等三人的手段,都根本奈何不得對方。
  最關鍵的是,他們三者中,只有江靈笑一人擁有一件后天靈寶,更別說是先天靈寶了……
  在寶物對抗上,他們已經被徹底壓制。
  這倒并非是說太上教的底蘊比女媧道宮差勁,而是因為太上教弟子、長老眾多,哪怕擁有許多先天靈寶,也根本不夠分的。
  在修為和戰斗力,卿秀衣雖已受傷,可卻足可以硬撼他們任何一人。
  在這種種情況綜合下,江靈笑等人已徹底喪失掉戰斗優勢。
  嘭!
  片刻后,卿秀衣施展縛神索,抓住機會,再次捆縛住一名太上教真傳弟子,以周虛空釋燈直接將其整個人焚化,神魂湮滅。
  臨死前的慘叫之凄厲,令人毛骨悚然。
  這一幕,直接令僅剩下的江靈笑二人斗志崩潰,轉身逃走,不再戀戰,因為局勢已再無法扭轉。
  唰!
  見此,卿秀衣心中一動,銀燦燦的縛神索騰空,消失不見,當再次出現時,竟后發先至,再次捆縛住一名真傳弟子,令其驚怒大叫,無法掙脫。
  轟隆~~
  九天息壤化作一片黃云,碾壓而至,直接將這真傳弟子鎮殺,身軀爆碎,化作齏粉。
  這一切都發生太快,從江靈笑二人逃走,再到卿秀衣祭出縛神索,捆縛住那名真傳弟子,都在一剎那完成。
  可見這一場廝殺是何等激烈,驚心動魄。
  “賤人!用不了片刻,我便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江靈笑的聲音中充斥著無比憤怒之色,身影一閃,已是消失在這第十九重天中。
  遠處的陳汐見此,想了想,最終還是強自按捺住心中殺機,沒有去劫殺江靈笑,如今那太上教大弟子尹懷空等人還沒有現身,他也不想因為一個江靈笑,而提前暴露了行蹤。
  在江靈笑離開之后,卿秀衣同樣并未追攆,素手一招,收起三件先天靈寶,而后她忽然悶哼一聲,臉色原發蒼白起來。
  噗!
  旋即,她竟是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身影搖搖欲墜。
  之前的時候,她便遭受到傷害,而后又連續祭出三件先天靈寶殺敵,雖擊潰了敵人,可對她自身也是消耗極大,畢竟那可是先天靈寶,原本乃是封神境方才能發揮出全部威能的至寶,對力量的消耗也是驚人之極。
  卿秀衣能夠支撐到現在,已足可見她的修為何等深厚,換做尋常仙王,只怕早已無力為繼了。
  “才只第十九重而已……”
  卿秀衣深吸一口氣,拿出一瓶丹藥,一口吞盡,而后原本萎靡的氣息,頓時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恢復起來。
  幾乎是短短幾個呼吸時間,她原本消耗掉的力量竟是恢復了七七八八,那蒼白透明的清美容顏上,也是煥發出一抹亮澤。
  抿了抿櫻唇,她白衣飄舞,再次動身,閃身而去,自始至終,竟沒有任何退避離開的打算。
  “原來她為了今日之戰,早已準備了諸多手段……”
  陳汐喃喃,從暗中現身,望著卿秀衣離開的地方,心中縈繞著一絲疑惑,她……為何要如此拼命?
  這個念頭僅僅只是一閃,陳汐就摒棄腦海雜念,閃身追了上去。
  依照他的推測,現如今的卿秀衣,哪怕擁有三件先天靈寶,也絕對不可能將太上教山門徹底踏平了。
  因為這太上教中還有尹懷空、孔昭、陀空道人,這三位可是早已封神,哪怕如今壓制境界在仙王層次,一旦廝殺起來,卿秀衣絕對不可能是他們對手了。
  ……
  第二十重天“摩勒九散天”。
  第二十一重天“無寂黑炁天”。
  第二十二重天“恒量八劫天”。
  ……令陳汐意外的是,從這太上教第十九重天開始,一路往上,竟是再未曾遇到什么阻礙,連敵人的蹤影都沒尋覓到。
  “古怪,太上教明顯早已察覺到了一切,可卻遲遲不曾再動手,莫非正在暗中蓄積力量,布設陷阱?”
  陳汐眉頭逐漸蹙起,他一路在暗中追隨在卿秀衣身后,直至如今,已經抵達第二十九重天,竟是未曾遇到任何阻礙,這種異常,令他心中猛地警惕起來。
  而卿秀衣卻像對這一切恍然不覺,沒有阻礙,她便一直前行,神色沉靜,仿似根本不畏懼一切般。
  察覺到這一幕,陳汐也不禁感慨,仿似自從自己認識卿秀衣,就從未見過她害怕過,畏懼過,無論身處何地,一直是如此淡然出塵的模樣。
  兩人一前一后,一明一暗,一路前行。
  ……
  嗡~~~嗡~~~
  三十三重天之上,一縷縷大道清吟響徹天地,振聾發聵。
  伴隨清吟,一道道刺目無比,鋒利如電的金光,激射擴散,驚擾八方風云,將時空都撕裂穿透,懾人無比。
  而在那一道道金光所產生的地方,滴溜溜懸浮著三枚金燦燦的銅錢,銅錢表面流溢出濃烈欲滴的神性氣息,宛如三個耀眼的太陽似的。
  尹懷空等人盤膝坐在道壇上,神色肅穆,掐動各種玄妙法訣,不斷祭煉此物,氣氛莊肅而凝重。
  江靈笑遠遠地看著這一切,眉宇緊皺,心急如焚,怎么還沒結束?若再這樣下去,那賤人非殺到這三十三重天之上不可。
  在逃離第十九重天之后,江靈笑在返回的路上,已是命令那些原本駐守在其他境天的太上教門徒撤退。
  因為她清楚,擁有三件先天靈寶的卿秀衣,根本不是那些尋常太上教門徒能夠抗衡的,也只有大師兄尹懷空,或者兩位祭祀教宗長老出手,方才能徹底鎮殺這賤人了。
  可令江靈笑沒想到的是,大師兄他們如今竟在合力祭煉“落寶銅錢”,直至如今還未有任何停手的痕跡。
  這讓她心中自不免擔憂,只希望能夠在卿秀衣抵達三十三重天前,大師兄他們能夠將落寶銅錢祭煉成功。
  “這該死的賤人,若非大師兄他們抽不出身,哪會讓你如此輕松走到這般地步!”江靈笑一想到在自家山門中,竟被卿秀衣一個人勢如破竹般闖過一重重境天,心中就不禁憋屈憤怒。
  自古至今,又有哪個家伙膽敢擅闖太上教山門?
  沒有!
  連神明都不敢越雷池一步!
  可如今,隨著太上教主等一眾神境大人物離開,前往末法之域,三十三重天中只剩下了他們這些門徒、真傳弟子、以及兩位祭祀教宗長老。
  按常理而言,這般力量足可以橫掃整個三界,踏平八方,令億萬眾生顫粟了。
  可令江靈笑萬沒想到的是,這女媧道宮的卿秀衣實力會如此強,還擁有著三件排名在前五十之列的先天靈寶,竟被她硬生生殺進了山門之中!
  這對他們太上教而言,簡直就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賤人,這一次你既然敢來太上教撒野,等待你的下場只會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江靈笑直恨得牙癢癢。
  就在她胡思亂想之際,嗡的一聲恐怖波動擴散而開,金光熾盛,令得她眼睛都感到一陣刺痛。
  祭煉成功了?
  江靈笑心中一振。
  “哈哈哈,擁有此寶,即便不恢復神明之力,這三界之中,又有誰能與我抗衡?”尹懷空仰天大笑,陰柔沙啞的聲音中盡是自傲。
  在其掌心,三枚落寶銅錢滴溜溜懸浮,縈繞著縷縷神性金光,攝魂奪魄。
  趁此機會,江靈笑連忙上前,將剛才發生的一切一一告之。
  “三件先天靈寶?”
  尹懷空眼眸一凝,旋即唇角泛起一抹難掩的亢奮,“沒想到,我這落寶銅錢倒是可以提前派上用場了!”
  ——
  ps:馬上過年了,很多小伙伴問過年會不會斷更……金魚也有些忐忑啊,籌備年貨、走親串友、同學聚會、陪家人過節……貌似過年事情好多好多啊,但金魚還是得保證一句,這個月只要月票足夠多,一定拼盡全力不斷更!
  最后,月初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