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39 證道封神

太上境第三十二重。<
  寶霄滅世境。
  卿秀衣抵達此地之后,依舊并未遇到任何阻礙。
  這一刻,她抬眼望了望遠處,輕抿櫻唇,身影出現了一絲停滯,但最終,依舊邁步上前,朝三十三重天掠去。
  陳汐見此,眉毛挑了挑,眉宇間閃過一抹決然。
  他無法斷定太上教在暗中準備著怎樣的陰謀,但卻可以肯定,當卿秀衣踏足三十三重天那一刻,必然會遭受阻擋。
  而那時候她將面臨的危險,注定不會尋常了。
  所以,他決定現身,將她阻攔下來,從長計議,無論她此來是為了何種目的,陳汐也會幫她完成,但決不允許她現在就去拼命。
  那樣太危險!
  嘩啦~~~
  然而,就在陳汐甫一打算現身時,遠處天地虛空一陣波動,猶如洶涌的浪濤似的,憑空浮現出一道道偉岸身影來。
  為首的,赫然是太上教大弟子尹懷空!
  在他身邊,還跟隨著三十六位真傳弟子,每一個皆都有巔峰仙王境的威能,那江靈笑也赫然在其中。
  當目睹這一幕,陳汐眼眸驟然一縮,似乎除了那兩位祭祀教宗長老,這太上教最精銳的力量,在這一刻全部都出動了!
  ……
  在這一剎那,卿秀衣也是戛然止步,目光在尹懷空等人身上一掃,恬靜清美的玉容上泛起一抹凝重之色。
  顯然,她也意識到了事態嚴重。
  原本沉寂的氣氛,在這時候變得壓抑而肅殺,令虛空都哀鳴,近乎崩碎。
  “你便是卿秀衣?我聽聞,你歷經百世輪回,在數百年前一舉斬出前世因果,返回到了女媧道宮,可有關你百世之前的來歷,卻似乎極少人清楚,不知能否告之我等?”
  抵達此地后,尹懷空目光如電,瞬息鎖定卿秀衣,唇角泛起一抹玩味的陰冷笑容。
  說話時,他身邊的三十六位真傳弟子齊齊出動,分占八方**,將卿秀衣孤零零一個人圍困在中央。
  對于此,卿秀衣并未理會,只是將一對星眸凝視尹懷空,淡然道:“如果我換做是你,就不會在這時候廢話。”
  尹懷空眼睛瞇了瞇,森然道:“廢話?呵呵,你雖是女人,膽魄倒是不遜色于天下男兒,我很好奇,女媧道宮在關閉五色大世界后,怎會讓你孤零零一人人跑來太上教送死?難道女媧道宮無人了?”
  卿秀衣渾然不見惱怒,平靜道:“只是踏平太上教而已,我一人便足夠了。”
  言辭平淡,卻透著一股強大的睥睨之勢,大有雖萬人吾往矣的氣概。
  “狂妄!”
  “放肆!”
  “哼,死到臨頭,猶自不知,何其可憐。”
  那一眾太上教真傳弟子冷笑出聲,從這句話中感受到了一種莫大挑釁,踏平太上教?這女人還真敢說出口啊!
  尹懷空揮了揮手,令眾人止語,這才開口道:“說吧,你孤身來闖我太上教山門,究竟是為了什么,或許我會看在你配合的份上,給你留一個全尸。”
  遠處的陳汐皺了皺眉,心中涌動出濃烈殺機,但最終還是忍住,他也很想知道,卿秀衣究竟是為何而來。
  卿秀衣抿嘴不言,似陷入沉默。
  “只是看你們太上教不順眼。”
  就在尹懷空等人快要失去耐心的時候,卿秀衣忽然開口,給出了這樣一個答案。
  不順眼?
  這讓尹懷空等人皆都一怔,旋即臉色陰沉下來,這是什么理由?明顯就是挑釁啊!
  “她……”這一刻,陳汐也不禁微微愕然,心中清楚,卿秀衣定然不會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孤身前來的,只是她不愿說罷了。
  甚至,依據陳汐對卿秀衣的了解,她如此回答才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她原本就是這樣一個人,宛如遺世獨立,驕傲從不自說。
  “大師兄,莫要再和這賤人廢話,只有擒下她,就不信她不開口!”江靈笑咬牙道,她對卿秀衣可謂是恨之入骨。
  嘩啦~~
  出人意料的是,卿秀衣竟是提前動手,驀地祭出“縛神索”,化作一抹銀燦燦的光,憑空朝江靈笑沖去。
  轟隆~~~
  與此同時,“周虛空釋燈”和“九天息壤”也被祭出,前者大放神性光明,將卿秀衣籠罩,后者則化作一片磅礴黃云,朝為首的尹懷空暴殺而去。
  一剎那間,三件先天靈寶悉數出動!
  ……
  “大膽!”
  “找死!”
  一眾真傳弟子皆怒,萬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已成困獸般的卿秀衣居然敢主動出擊,頓時激怒了他們。
  下一剎那,他們也是不再猶豫,奮然出手,祭出各種威勢奇大的寶物,施展各種通天法門,齊齊朝卿秀衣鎮殺。
  轟隆隆~~~轟隆隆~~~
  這片天地頓時被熾盛的寶光覆蓋,仙霞流竄,波動轟鳴,時空崩滅,天經地緯,乾坤萬物皆都陷入塌陷輪亂之中。
  ……
  唰!
  尹懷空身影一閃,就避開“九天息壤”的攻擊。
  “果然,這女人擁有三件先天靈寶……真不知道她百世之前究竟是什么身份,女媧道宮怎會賞賜給她這么多寶物了。”
  尹懷空眸光灼灼,并未著急動手,反而盯著卿秀衣那三件先天靈寶端詳起來,神色間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貪婪。
  三件先天靈寶,無一不排名在前五十之列,尤其是那周虛空釋燈,更是排名第二十七位的神器,僅僅比落寶銅錢差了三名而已。
  若是能被自己獲得,尹懷空絕對自信,自己哪怕進入上古神域中,都無人敢小覷自己了!
  “這一次,一定要把這三件神寶搶下!”
  做出決斷之后,尹懷空眼眸中閃過一抹狠戾之色,不再遲疑,猛地加入到了戰場中。
  ……
  大戰甫一爆發,卿秀衣便處于劣勢中!
  畢竟,那是三十六位巔峰境仙王存在,以及一位早已封神,如今實力被壓制在仙王境的尹懷空。
  在這等圍拱下,哪怕卿秀衣擁有三件威勢強大無匹的先天靈寶,也根本不可能會抗衡對方了。
  更何況,現如今卿秀衣的狀態,由于之前受傷的緣故,遠遠還沒有恢復到巔峰水準。
  在這種情況下,她的處境只能用“岌岌可危”四字來形容,隨時都有可能被擒殺。
  不過,哪怕就是在這種處境中,卿秀衣神色依舊淡然,從容,唯獨眉宇間多出了一絲之前未有的決然。
  似乎……
  她早已料到會出現這種情況,故而從一開始就做出了拼命的打算?
  轟!
  一柄青銅錘從背后偷襲而來。
  卿秀衣頭也不回,操控縛神索,化作一抹銀燦燦的光,朝青銅錘捆去。
  然而就在此時——
  嗡!嗡!嗡!
  驀地,三縷刺目無比,鋒利如電的金光呈現“品”字形破空而至,搶在那一柄青銅錘之前,嘭的一聲,撞在了縛神索上。
  只見神性金光流溢,三枚金燦燦的銅錢浮現出“天”“地”“人”三個古老無比的神秘混沌字跡,鎮壓縛神索之上。
  僅僅剎那間,縛神索猶如被打中七寸的蛇般,靈光顫抖,噗通一聲墜地。
  噗的一聲,縛神索失去控制,令卿秀衣遭受波及,咳出一口血來。
  然后還不等她反應,那三枚金燦燦的銅錢倏爾憑空消失,宛如長著一對對時空翅膀般,竟是趁機一舉將那“九天息壤”和“周虛空釋燈”連續擊落!
  這一切,都在不足千分之一剎那完成,快的不可思議,令人震撼。
  由此也可以知道,那尹懷空動手的時機是何等之精準,而他手中的“落寶銅錢”威勢又是何等恐怖。
  當這一切落幕,卿秀衣已是失去了對三件先天靈寶的控制,一張俏臉一下子變得蒼白透明之極。
  “哈哈,諸位師弟,此女交給你們了!”
  尹懷空一擊得手,忍不住仰天大笑,躊躇滿志,三件先天靈寶唾手可得,換做誰只怕也無法不高興了。
  吩咐了這一句之后,他探手一抓,就要將“落寶銅錢”連同那三件神寶一起收回。
  嘩啦~~~
  可就在這時,一張清冽如星輝勾勒而成的大網憑空浮現,于剎那間,就將“落寶銅錢”連同那三件神寶一網打盡!
  這一幕突如其來,打了尹懷空一個措手不及。
  他面色驟變,眼瞳擴張,額頭青筋猛地爆綻,唾手可得的至寶,一下子被人阻止,那種感覺,刺激得他一下子陷入震怒中。
  “哪個混賬!給本座滾出來!!”
  說話時,他大手猛地一抓,再次發力,要將那一張大網收納。
  轟隆隆~~便在此時,一抹粗大熾盛的劍氣橫空掃來,猶如銀河倒卷,碾碎重重時空,裹挾滔天之力,直似要將乾坤都斬滅。
  這一劍太可怖,籠罩的不止是尹懷空,連同附近其他真傳弟子,也無一不被鎖定。
  剎那間,場中局勢驟變。
  所有人都流露驚容,感受到這一劍的可怖,連手中動作也出現了一絲滯澀。
  好恐怖的一劍!
  究竟是誰?
  “找死!”
  尹懷空衣衫獵獵,渾身爆綻億萬仙王光,手中嗡的一聲浮現出一柄黑色狹長劍器,狠狠一斬而去。
  ——
  ps:普通2群三大勢力正在pk……還有200多個空位,熱血愛玩的少年少女有興趣可以加入,感覺吵鬧的就不必加群了,因為2群氣氛的確有些熱鬧過頭了……群號,08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