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41 神箭倏至

感謝x壕100000打賞捧場,晉級白金盟主,撒花~~~
  ——
  一步之間,構建出一座神箓大陣!
  其中神輝蒸騰,神性氣息流溢,擴散出恐怖的氣息,將這一片天地籠罩。
  眾人悚然,感到難以置信。
  哪怕早已清楚陳汐乃是神衍山親傳弟子,可在他們的認知中,陳汐也僅僅只是仙王境而已,誰也無法想象,他居然在這剎那之間,單單憑借自身修為,就能構建出一座神禁來!
  尤為令他們感到難以接受的是,這可是他們太上教的地盤!如今反而被陳汐這個外人在此布陣,來抗衡他們,這簡直就是……荒謬!
  可不管如何,這一切都已發生。
  神禁籠罩,令得那三十六名太上教真傳弟子的身影皆都陷入其中,再無法聯手,只能各自為戰。
  轟!
  而趁此時機,陳汐悍然出動,要祭用全力,以大羅天網將那“落寶銅錢”徹底降服收取。
  此物掙扎不斷,留在那里,只會令陳汐處境受制,而無法隨心所欲殺敵。
  這種情況對尹懷空同樣適用,他同樣亟需以“落寶銅錢”破開大羅天網,將那些先天靈寶都收走了,否則無法安心全力滅殺陳汐。
  原本,他還寄希望其他同門一起出動,纏住陳汐,給他空出時間做這一切,可如今陳汐剎那間祭出一座神禁,令那些弟子皆身陷其中,短時間內,再無法提供幫助。
  是故,當陳汐動手那一剎那,尹懷空也出動,目標,赫然是大羅天網。
  “哼!小東西,沒想到,才短短數月不見,實力竟提升到了這般地步,莫非以踏足半神地步?”
  肅殺陰冷的聲音中,尹懷空騰空,黑色長劍劈斬而去,根本不讓陳汐接近大羅天網。
  鐺!
  陳汐無奈,手持道厄之劍與之硬撼。
  他很清楚,尹懷空明顯是要纏住他,拖延時間,好讓其他太上教弟子趁此機會破陣,從而打亂自己的計劃。
  畢竟,那神禁也是需要陳汐的力量去維系的。
  所以,陳汐根本不打算與之拖延,甫一動手,便施展了全力。
  “滾!”
  陳汐大喝,道厄之劍橫空,裹挾著清色劍蓮,彌漫滔滔神性光澤,斬殺而去。
  這一劍,充斥一股毀世的威力,晦澀神秘,仿似根本不該是三界中能夠擁有,太快可怖。
  這一劍,來自河圖碎片那一道殘缺圖案中,那是一柄彌漫血漬的殘劍所蘊含的力量,自從被陳汐偶然看見后,就時常參悟揣摩,令他收獲頗多。
  甚至,他現如今的劍道修為已隱隱快有突破,晉級劍皇之境的征兆!
  如今,他以半神境之修為,全力施展這一劍,那等威力,簡直就是無法形容,令天地都陷入一片死寂,唯有那清越的劍吟在響徹。
  大象無形,大音希聲!
  這一劍,正因太過強盛,反而有了一種繁華落盡,回溯本源的威能。
  ……
  “不好!”
  尹懷空眼瞳驟然擴張,心中發寒,陳汐這一劍令他嗅到了一股致命危險的氣息,太過可怖,刺激得他渾身毛孔都倒豎起來。
  他根本沒想過,陳汐對劍道的掌控,竟已達到這般駭人地步,也正因如此,才會令他顯得如此驚怒和駭然。
  他不敢遲疑,猛地深吸一口氣,整個人的氣息忽然變得狂暴,長發飛舞,衣衫獵獵,宛如有一尊神明正在其體內復蘇般。
  顯然,尹懷空打算祭用某種禁法。
  轟隆隆!
  但他還是慢了一絲,陳汐這一劍太快,根本不給他反應的時間,就碾壓而來,劍意洶涌,將他退路封死,避無可避。
  嘭的一聲,尹懷空被逼無奈,只能被迫與之硬撼,整個人頓時被一劍震飛出去,渾身顫粟,臉色都扭曲猙獰起來,差點噴血。
  這一擊的力量太可怖,令他渾身精氣神都差點紊亂,那感覺就像被十萬大山狠狠碾壓了一記,渾身骨頭都發出一陣不堪重負的喀嚓聲音。
  好強!
  尹懷空駭然色變,陳汐所展現出的力量,不是一般的強大,超出他預估。
  哧啦!
  不等他緩過神,陳汐再次暴殺而至,依舊是那種可怖的劍道,輔助以道厄之劍,威勢之盛大,已達到驚世駭俗的地步。
  嘭嘭嘭……
  一擊失利,尹懷空被陳汐搶占先機,被殺得連連敗退,相形見絀,每一劍所蘊含的力量,都震得他渾身一陣顫粟,臉色蒼白一分,根本無反抗余地,只能被動招架。
  并非是尹懷空不強大,而是陳汐如今所擁有的戰斗力,已超出了他一頭!
  他雖早已踏足封神境,可畢竟如今壓制境界,保持在仙王境水準,而陳汐的實力則早已超出仙王境范疇,立足在半神境巔峰地步。
  僅僅對比修為,尹懷空已遜色一籌。
  而在仙寶上,陳汐那道厄之劍,更是天生克制太上教的災厄傳承,在戰斗手段上,陳汐所掌控的法門和力量,也根本不遜色尹懷空一絲,甚至猶有過之!
  在這等情況下,尹懷空拿什么來與陳汐抗衡?
  ……
  轟!
  又是一劍劈斬而來,這一次,尹懷空雖擋下,卻被震得再忍不住咳出一口血來,整個人猶如沙包似的,砸碎虛空,狠狠墜落地面,狼狽之極。
  而趁此機會,陳汐猛地收手,身影一閃,再次朝空中的大羅天網抓去。
  因為他清楚,這時候哪怕自己搶占先機,也根本殺不死尹懷空了,原因就在于對方畢竟是封神存在,一旦解除自身封印,力量將得到一種恐怖的提升。
  那時候,自己或許已經足可以與之廝殺,可想要再收回大羅天網,只怕就有些晚了。
  嘩啦啦~~~
  一股股恐怖的神性力量從陳汐掌中涌出,祭用在大羅天網上,狠狠朝那“落寶銅錢”鎮壓而去。
  三枚落寶銅錢哀鳴,劇烈顫抖,快要不支。
  “混賬!本座要你死!”
  驀地,遠處傳來尹懷空的嘶吼,聲音中充斥無盡怒火,他的臉色猙獰而陰沉,額頭青筋爆綻,扭曲一片。
  他可是太上教真傳大弟子,是一位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的神明!
  可如今,卻被陳汐逼迫到這般地步,連“落寶銅錢”都快要被人收走!這種落差和打擊,令得他整個人猶如受到一種莫大羞辱,陷入暴怒。
  唰!
  他渾身氣息滔滔,狂暴如獄,撕破時空暴殺而至。
  此時,陳汐已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收回大羅天網,若被尹懷空從中打斷,注定將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形勢刻不容緩!
  這一剎那,陳汐黑眸中猛地閃過一抹決然,張口朝大羅天網噴出一口金燦燦的本源精血。
  同一時間,他反手一劍,怒斬向沖殺而至的尹懷空。
  嘭!
  兩者交鋒,恰似兩顆宙宇星辰對撞,產生出一股恐怖的波動,擴散八方,將十方天地都齏粉。
  還不等這一切落幕,幾乎是同時,轟隆隆一陣驚天波動緊接著響徹。
  受到陳汐本源精血的加持,大羅天網威勢猛地暴漲,綻放出刺目的清冽星輝,竟是一剎那間,將那“落寶銅錢”狠狠鎮壓降服。
  而后嗡的一聲,落入到了陳汐手中。
  “不——!!”
  熾盛光輝中,傳出尹懷空那驚怒不甘之極的嘶吼,響徹九霄,再看他整個人,臉色已扭曲作一團,眼眸中涌動出暴虐無匹的神焰,直似要焚化蒼穹。
  落寶銅錢被收走了!
  他辛辛苦苦聯合眾人之力一起煉制,依仗為最強殺手锏的至寶,還沒來得及發揮出威力,就被陳汐趁機降服!
  這等慘重的打擊,讓尹懷空如何能受得了?
  甚至,在他的眼中,那已不僅僅只是意味著失去了“落寶銅錢”,還失去了“縛神索”“九天息壤”“周虛空釋燈”“大羅天網”等神寶!
  這才是最令尹懷空憤怒的原因。
  轟隆~~
  這時候,陳汐所布下的那一座神禁也被破開,三十六位被困的太上教真傳弟子拼盡全力,終于得以脫身。
  能夠脫困,原本還讓他們皆振奮不已,可當聽到尹懷空那充滿憤怒不甘的嘶吼時,皆都禁不住色變。
  “大師兄發生了何事?”
  “大師兄,怎么了?”
  眾人呼嘯而來。
  “一群廢物!破除一個神禁都花費這么長時間,要你們何用!?”
  尹懷空一腔憤怒無處發泄,看見這些同門此時才脫困,宛如找到了宣泄口,大聲咆哮起來。
  眾人被喝罵的臉色陰晴不定,憋屈不已。
  “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動手殺了這混賬!”
  尹懷空氣得暴跳如雷。
  嘩啦~~
  就在此時,陳汐早已一劍斬來,劍意浩瀚,無堅不摧。
  “混賬!”
  尹懷空見此,目眥欲裂,手中黑色長劍騰空,狠狠殺去。
  嘭的一聲,他整個人卻是再次被震退,渾身筋骨噼里啪啦作響,快要崩斷,嘴中更是溢出一絲血漬來。
  這簡直快把他氣瘋,胸腔都快被氣得炸開,堂堂一位神明存在,居然被逼到這般地步,也真夠憋屈的了。
  “殺!”
  其他弟子這時候哪還敢怠慢,一起從四面八方朝陳汐圍殺而至,一個個含怒出手,無人再敢保留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