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44 神道境界

末法之域,乃是三界浩劫力量的來源之所在。
  踏進這條路,即便是神明,也再難回頭,也就意味著,除了從中尋覓到進入上古神域的通路,便再無退路可選。
  這條路很漫長,貫穿無垠空間,混沌一片,飛馳其中,像是在橫跨時間的洪流。
  這里死寂一片,陳汐盤膝坐在神箓上,不斷穿梭,仿似沒有盡頭似的。
  “一切都將是一個新的開始,萬不可掉以輕心了……”陳汐深吸一口氣,不再多想,心意一動,周圍就浮現出兩件神寶。
  一張br>三枚彌漫著金燦燦神輝的銅錢神衍山鎮派至寶,在三界眾所周知的一百零八件先天靈寶中,排名第十六位!
  此寶神妙莫測,可以捕獵大道天痕,命格氣運,當初神衍山之主伏羲便是憑借此物,從諸神征戰中一舉奪走了河圖!
  落寶銅錢,排名第二十四位,此寶神威滔天,超乎想象,只要祭煉得當,足可以落盡一切后天靈寶,即便是在先天靈寶的行列中,也屬于罕見之物。
  如今,陳汐身上的神寶,除了自己祭煉的劍箓、以及烙印著終結道意傳承的幽冥錄和誅邪筆,便只剩下這兩件先天靈寶了。
  而此刻,陳汐以免出和三枚落寶銅錢同時祭出,防御在身體四周,做了這一切之后,他這才心中稍稍踏實起來。
  嗡~~
  陳汐閉上眼睛,識海中的河圖碎片輕輕嗡鳴起來,飄灑出純凈迷離的光。
  然后,一副殘破的圖案從河圖碎片上浮現而出。
  圖案上,只有一柄殘破鐵劍,一半染血,鮮紅欲滴,一半焦黑,仿似遭受到了重創。
  哪怕如今已踏足神境,成為了一名真正的洞微真神,可當意念鎖定在這殘缺圖案上時,陳汐心中依舊不免泛起一絲心顫。
  那是一種類似敬畏、恐懼的情緒,感覺自己宛如螻蟻般,引以自傲的“劍神”圓滿境劍道修為,在這染血殘劍面前也顯得蒼白無力。
  因為這染血殘劍的氣息,太過可怖,哪怕早已破碎,哪怕只是一個殘破圖案,也足可以攪亂星河,斬殺諸天萬道!
  這氣息,也絕非三界能夠擁有。
  甚至陳汐曾懷疑,這染血殘劍的真身出現時,只怕連排名第的威能都不足與之相提并論!
  “我如今的劍道修為,已滯留劍神圓滿境界太久,有了這一幅殘缺劍圖,倒是可以讓我盡快踏足劍皇之地步了。”
  陳汐屏息凝神,將心神沉浸在殘缺劍圖上,靜心參悟起來。
  這幾年中,他也時常參悟此殘缺劍圖,令得他劍道修為突飛猛進,從而在一場場戰斗中爆發出了驚世駭俗的戰斗力。
  但這并不代表他已將殘缺劍圖中的一切真諦都掌握,由此便可以知道這殘缺劍圖的來歷何等之不凡,僅僅只讓陳汐參悟到一些奧妙,就讓他劍道修為得以提升,這一幕若被其他人知道,只怕根本不敢相信世上有這等恐怖傳承了。
  事實也正是如此,這殘缺劍圖絕對是天上地下第一家,因為它……來自河圖之中!
  而對于劍皇之境,陳汐一直有一個感覺,只要突破此境,似乎就會發生些特殊變化。
  如果說以前的劍道感悟是一種種量的積累,那么一旦踏足劍皇之境,那就是一個質的蛻變了。
  陳汐很期待。
  ……
  時間無聲流逝,不知不覺已是過去了一個月余。
  這一天,陳汐忽然睜開眼睛。
  轟!
  就在這一剎那,突然,這片混沌中猛烈顫抖起來,時空扭曲,紊亂一片,仿似一切都將塌陷崩滅。
  看見此幕,陳汐不驚反喜,唇角泛起一抹會心的笑意,終于要到了!
  在他的視野中,那混亂不堪的時空深處,赫然浮現出一個巨大無比的漩渦。
  漩渦似宙宇最深處的黑洞,撕扯著混沌,一圈圈的漩渦湍流讓陳汐都感受到了一股沉甸甸的壓抑和窒息般的感覺。
  “只要成功闖過那漩渦,便可以抵達末法之域了。”
  哧啦!
  一道晦澀的混沌力量涌來,猶如一縷鋒芒,擦著陳汐的鬢角劃過,只差一點就擊中他的頭顱。
  這是那漩渦中迸射的恐怖力量所導致,駭人無比。
  “果然了得……”
  陳汐深吸一口氣,猛地沖身而起,渾身彌漫神性光輝,猶如一頭鯤鵬似的,破開重重空間,朝那漩渦暴掠而去。
  咻!
  一道灰濛濛的流光飛來,裹挾混沌氣,閃爍著神性光澤,燦然奪目。
  陳汐連連閃避,但這些灰色流光太過密集,皆都是從那無比巨大的漩渦中迸射而出,任憑他閃避,最終肩頭還是被擦中。
  噗的一聲,血花飛濺,以他如今的神境力量,竟是在這一擊下受傷了!
  對于此,陳汐面不改色,抿了抿嘴唇,黑眸中神火洶洶,自始至終,身影根本不曾停留過。
  隨著時間推移,他越來越靠近那漩渦,可所遭受的攻擊也是越來越密集,宛如狂風驟雨,將這片區域都覆蓋。
  那些灰濛濛的流光,也不知是何等力量,懾人無比,令陳汐這等神境強者,都感受到了一種莫大壓力和危機。
  咻咻咻……
  又是一片灰濛濛的流光飛來,帶著濛濛混沌期,那種力量令神明都驚悚。
  陳汐避無可避,最終一咬牙,拼著受傷的危險,一個俯沖,以手中劍箓破殺而去。
  轟隆~~
  最終,他成功闖過,可胸前還是被劃開一道口子,鮮血汩汩而流,差一點就洞穿了他的心臟,驚險萬分!
  在這通往末法之域的通道上,一般只有兩種可能。
  要么被那無比巨大的漩渦吞噬抹殺,要么拼盡手段,從漩渦中橫跨而過,除此之外,再無其他可能。
  呼呼呼~~~
  漩渦旋轉,迸射億萬灰濛濛流光。
  無比強勁的漩渦撕扯力量,將這片通道都扭曲、崩壞、化作亂流、似要絞殺一切。
  陳汐身影閃爍,并未與之硬碰硬,而是順著這股漩渦之力前行,同時借助“吞噬道意”的運轉之法,來化解那些漩渦中的吞噬力量。
  作為一名掌握諸般無上大道的超凡神境存在,陳汐在力量的掌控上,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境界。
  那漩渦扭曲撕扯之力,并不能困住他,唯一令他感到棘手的,反而是那些不斷迸射的灰濛濛流光。
  轟隆隆~~~
  這片混沌空間劇烈晃動,時空爆碎,更多的力量從漩渦中噴涌,流光無數,混沌氣息奔騰,愈發的危險了。
  “古怪,這漩渦似乎在針對自己,難道它已擁有了意識不成?”
  情況越來越不妙,令陳汐也不免有些驚疑不定,隱隱感覺這種情況似乎有些不對勁,就好像自己陷入一場蓄勢以待的狙殺之中一樣。
  轟隆!
  片刻后,一片灰濛濛的流光匯聚,化作一道曲折的混沌閃電,裹挾著可怕的神輝,劈殺而至。
  這種力量異常可怖,超出之前所見,一旦劈中,哪怕是神境強者也得立刻飲恨當場,神軀被劈碎。
  “開!”
  這一剎那,陳汐猛地大喝,轟的一聲祭出落寶銅錢,三枚金燦燦的銅錢發光,呈“品”字形環繞身體四周。
  幾乎同時,陳汐身影猛地一縱,破空重重阻礙攻擊,穿過這片兇險區域,一頭鉆進了那漩渦之中。
  劇烈的爆炸聲從身后傳來,混沌裂開,神輝漫天,這片區域徹底崩亂,塌陷,形成一股十分可怕的能量亂流。
  轟!
  陳汐只覺背脊上像被十萬大山狠狠轟住,渾身骨頭差點崩碎,咽喉中猛地一甜,唇角溢出一縷鮮血來。
  而后,他整個人猶如斷了線的風箏,轟隆隆墜入到了那漩渦深處。
  ……
  片刻后。
  一片巨大的混沌漩渦中,嘭的一聲,一道身影從中踉蹌跌出。
  “終于出來了。”臉色微微蒼白的陳汐露出一抹喜色,大有一種劫后余生的感覺,渾身一陣輕松。
  之前那一切,宛如噩夢般,兇險可怖,比和神境強者廝殺都要危險。
  因為那一切力量,皆都神秘而強大,扭轉時空,崩塌混沌,運氣稍差的話,絕對是有死無生,連神明也無法幸免。
  “末法之域,我來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渾身傷勢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著,而他的目光則望向了四周天地。
  這是一片曠野,極為廣袤,蒼穹青濛濛一片,大地上山巒起伏,古木參天,空氣中彌漫著一縷縷晦澀的混沌氣。
  “咦,居然被這下界獵物逃開了一劫?”
  “我看也只是僥幸。”
  “少主不必心急,老奴便去將此獵物擒下。”
  就在陳汐打量四周的時候,一陣聲音忽然在這片天地中響徹。
  下界獵物?
  逃開一劫?
  少主?
  陳汐心中一凜,眼瞳驟然一縮,這一剎那,讓他頓時明白,自己剛才所經歷的一切,早已被人窺伺在眼中!
  換而言之,早在自己進入那漩渦之時,便有人在此“守株待兔”了!
  咻~~!
  便在此時,遠處虛空一陣波動,一道耀眼無比的赤色神光撕裂天地,碾碎時空,爆射而至!
  那赫然是一道神箭!
  箭身纏繞一縷縷神之光輝,熾盛刺目,釋放出無堅不摧的可怕威勢。
  嗚嗚嗚嗚~~~
  這一剎那,天地色變,產生出宛如神魔哭泣般的神音,這一切皆都是那赤色神箭所引起!
  ——
  ps:寫了一整天細綱,自己也不滿意,陳汐剛剛走出三界,金魚需要花費些時間捋一捋情節,明天恢復2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