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45 晉級劍皇

轟!
  赤色神箭破空,驚擾八方風云。
  一剎那間,陳汐渾身毛孔悚然,整個人的氣機被一股可怖強大的意志鎖定。
  這是只有在箭道修為上臻至可怖地步才能達到的效果,任憑你騰挪轉移,只要被鎖定了氣機,也根本無法避開那可怖箭道的狙殺!
  顯然,這突然出手的是一位神箭手!
  能夠將箭道修為鎖定住陳汐這等神境存在,可想而知出手之人的箭道修為已達到何等駭人的地步。
  “哼!”
  就在這緊要關頭,陳汐猛地一聲冷哼,眸中神輝開闔,而在其識海中,籠罩在“靈魂之火”四周的禁道秘紋猛地一震。
  嘭的一聲,仿似有一道無形意志被崩碎斷裂,那鎖定在陳汐周身的氣機,頓時潰散不見。
  唰!
  幾乎是同時,陳汐身影輕輕一閃,就險之又險地避開了那一道赤色神箭的攻擊。
  轟隆隆~~~赤色神箭落空,狠狠轟在陳汐身后的地面,竟硬生生鑿開一道深不見底的裂縫深淵,其中神性氣息紊亂,絞碎萬物。
  一箭之威,竟可怖到這般地步!
  “嗯?”
  遠處傳來一聲驚咦,似沒想到陳汐竟能避開這一擊。
  ……
  也就在此時,陳汐那龐大的意念擴散而出,剎那之間,就在萬里外的一片曠野上,發現了出手狙殺自己的敵人。
  那是一行人,一名手持獸骨大弓,**上身的虬髯老者。
  老者身高九丈,渾身肌肉如銅澆鐵鑄般充滿爆炸性力量,極為威猛,臉頰上有一個“神弓”刺青,整個人宛如一座巍峨不可撼動的山岳似的,籠罩著一股恐怖無比的神性氣息。
  在老者身邊,還有一名白袍少年,以及一群精悍冷峻的護衛。
  顯然,那白袍少年才是他們的核心人物。
  “這些家伙是誰?難道是來自上古神域中?”陳汐心中念頭閃動,從那些人流露的氣息中,令他判斷出,對方明顯并非太上教之輩。
  這也就意味著,對方要么是棲居于這末法之域中的修道者,要么便是來自上古神域!
  “哼,守株待兔于此,把我視作獵物,還真是囂張猖獗啊!”陳汐神色變冷,眸中涌出一抹徹骨的寒意。
  “九伯,這下界獵物實力不錯,我想把他抓做神奴,一輩子為我所驅遣。”萬里之外,白袍少年輕聲開口,輕描淡寫一句話,流露出一股無比的傲氣。
  “少主,既然您喜歡,那老奴便饒他一命,將他活擒了給您。”
  崩!崩!崩!
  一陣又一陣虛空炸裂的聲音響徹,一道道赤色神箭再次飆射而至,若貫空長虹,粉碎時空,鋒利無匹到了極致。
  萬里之外,那九丈高的威猛老者再次出手,挽動獸骨大弓,剎那之間,就連續射出九道神箭,呈現九星連珠之勢,籠罩八荒**,鎖死了陳汐退路!
  “獵物?神奴?”
  陳汐心中涌出一抹殺機,在三界之中時,他被尊稱為第一人,萬眾敬仰,地位崇高無比,可如今,甫一抵達這末法之域,便遭受這等侮辱,這已觸逆了陳汐底線。
  鏘!
  劍箓橫空,陳汐縱身而起,周身神力澎湃運轉,劈殺而去。
  嘭~~~
  一道赤色神箭率先而至,被陳汐一劍精準斬在箭尖,兩者相撞,爆綻出彌天神輝,而后,那赤色神箭轟然炸碎,化作光雨紛飛。
  而陳汐整個人,則被震得身影一晃,渾身氣血一陣翻騰。
  “好恐怖的箭道力量!這老東西的箭道之力雖只臻至‘箭神’地步,可自身實力只怕已在洞微真神之上!”
  陳汐眼眸一瞇。
  洞微真神之上,便是洞光靈神!
  此等境界,已在靈魂神火的基礎之上,再次筑就“洞光神臺”,掌控了“域之力”!
  嘭~~嘭~~嘭~~
  心中念頭一閃即逝,而陳汐手中動作并未停留,運轉劍箓,將那破空而至的其余八道赤色神箭一一斬碎,產生一陣又一陣恐怖的爆綻洪流,擴散八方,山巖崩碎,虛空紊亂,大地淪為廢墟。
  做完這一切,陳汐渾身氣血已是洶涌一片,渾身骨頭都被震得發顫,那力量太可怖,讓他竟在這等硬拼硬中吃了不小的虧。
  “這末法之域果然兇險之極,神境存在在此,也是如履薄冰啊……”陳汐心中暗嘆,愈發認知到了這末法之域的變態之處。
  ……
  “這下界獵物居然正面擋下了九伯的連珠神箭!”
  陳汐心中驚疑不定,那萬里之外的白袍少年一行人比他還要驚訝,似沒想到,在這等情況下,竟仍未能擒下陳汐了。
  “九伯,這神奴我要定了!三個月后,我要去參加羽澈女帝舉辦的‘星狩大會’,身邊恰缺少一個厲害些的洞微真神奴才,我看就他了!”
  白袍少年郎笑,眸光咄咄,帶著一股頤指氣使,不容違逆的味道。
  “少主,這下界獵物可不能帶回雪墨域,只能販·賣給‘太上教’的爪牙,由他們遣送去未知域界開荒挖礦,為我們神域開辟新疆域。”
  那威猛老者有些猶豫。
  “太上教的一些爪牙而已,又不是他們的教主和神尊親臨,我相信九伯肯定有辦法幫我辦到的,對不對?”
  白袍少年目光瞥向了那威猛老者,神色淡然。
  被叫做九伯的威猛老者卻是心中一顫,連忙點頭應諾。
  他可是清楚,自家這位少主看似外表人畜無害,實則內心狠辣鐵血無比,手段更是殘忍之極,他可不敢拂逆了。
  “不好,那獵物要逃!”
  這時,一群護衛大叫出聲,察覺遠處的陳汐正逃竄而去。
  “哼!你們保護好少主,我去將其擒下!”
  九伯眼眸中神光一閃,唰的一聲,他那足有九丈高的威猛身軀就消失在原地。
  “多機警的獵物啊,居然能夠以洞微真神的修為,擋下九伯的連珠神箭,這等實力可著實罕見,將他抓捕為神奴,帶去參加星狩大會,定然可以為我贏得不少彩頭了。”白袍少年悠悠一笑,躊躇滿志,仿似一切盡在掌握中。
  ……
  陳汐的確逃了。
  他初來末法之域,對這里的一切兩眼一抹黑,什么也不清楚,也根本沒心思與那些家伙廝殺。
  更何況,對方陣營中可有一位洞光靈神層次的神箭手坐鎮,令他也是忌憚不已,不愿在這等時刻去冒風險。
  當然,這筆仇陳汐自不會忘卻,等他摸清楚了狀況,自有各種方法把今日所遭受的一切討要回來!
  唰!
  時空翻滾,陳汐的身影在其中全速飛馳,整個人宛如一抹流光,在那無垠的曠野中閃爍不休。
  “那一行人之中,除了那老者之外,還有六位洞微真神境存在充當那白袍少年的護衛,可偏偏地,那白袍少年卻只有仙王境修為,看來,他的身份一定非同尋常了……”
  一邊極速飛馳,陳汐一邊在心中思忖。
  當初,三師兄鐵云海、四師兄老窮酸、小師姐離央他們一行人前往末法之域時,將未央仙王點點、軒轅紹、軒轅拓北等仙王存在,也都一起帶走了。所以當他辨認出那白袍少年以仙王修為出現在末法之域時,也并不感覺奇怪。
  真正令他奇怪的是,那白袍少年居然能擁有一位洞光靈神境的神箭手為奴仆,六位洞微真神為扈從,這可不是誰都能辦到的!
  擱在三界之中,這白袍少年所擁有的力量,簡直就是無法想象!
  “這末法之域,究竟是怎樣一個所在?”
  有了以上認知,令陳汐對這片充滿神秘兇險色彩的區域愈發好奇了。
  “嗯?”
  忽然,陳汐心中一凜,生出一絲警兆。
  哧啦~
  一道赤色神箭破空而至,凌厲無匹之極,將虛空都撕裂出一條狹長無比的裂縫,萬物不能阻。
  鐺!
  這一擊太過迅捷,強勢若奔雷,貫穿時空,令陳汐避無可避,只能折身,掌控劍箓狠狠劈斬而下。
  劍與箭相撞,轟然爆綻億萬洪流,擴散而開。
  而趁此時機,那九伯威猛無匹的身影已是浮現在千里之外,**的肌膚凸顯出一塊塊宛如堅石般的肌肉,彌漫神輝。
  他掌握獸骨大弓,宛如睥睨天神,鎖定陳汐,并未著急動手,沉聲道:“下界來的小東西,不管你在下界身份如何尊崇,可只要來到這末法之域,也不過是螻蟻般角色而已。念在你修行不易,老夫可以給你一個活命的機會。”
  “哦?”陳汐眼眸瞇了瞇。
  “只要你現在投誠我加少主,立誓以神奴之軀追隨我加少主左右,老夫非但放你一馬,且還可以帶你離開這末法之域,前往雪墨域之中。”
  九伯淡然說道,舉手投足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雪墨域?
  陳汐心中一動,難得那是上古神域中的一片區域?
  “怎么樣,你可以考慮一下,這可是曠世罕見的大造化,自古以來,從各個位面進入末法之域中的神明,要么隕落于此,要么被拘囿淪為奴仆,被一起遣送至未知域中開荒擴土,幾乎是九死一生,幸存者寥寥無幾。極少有人能夠擁這等莫大機緣。”
  九伯慢條斯理說完,便閉嘴不言,他乃是一尊靈神,又丟出這樣一個誘人無比的條件,他不信眼前那年輕人能拒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