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546 神道祭臺

末法之域兇險莫測,被拘囿帶入其中的神境存在,的確是九死一生,只有寥寥一小撮人能夠尋覓到通往上古神域的通道,從而安然無恙。
  這一切早在三界時,陳汐便曾從小師姐離央口中得知。
  但這并不意味著,為了進入上古神域,陳汐會放棄自己的尊嚴,淪為他人身邊的一個奴仆!
  這樣做,又跟放棄自己的大道有什么區別?
  所以當那九伯的話甫一落下,陳汐便毫不猶豫冷冷道:“大造化?我看你是當奴仆當習慣了,活該一輩子去伺候別人。”
  九伯臉色一沉,眸中冷光爆綻,萬沒想到,這年輕人竟敢挑釁他的尊嚴了。
  他深吸一口氣,道:“年輕人,你剛抵達末法之域,不知天高地厚,老夫不怪你,但你若再如此執迷不悟,可別怪老夫出手斃了你!”
  鏘!
  陳汐抬起劍箓,遙遙指著九伯,殺機畢露:“老東西,忘了告訴你,我陳汐的脊梁骨寧可折斷,也不屈從任何人!”
  嘩啦~~
  說話時,他身影一閃,劍箓若一輪煌煌烈日騰空,裹挾浩瀚神輝,暴殺而去。
  這老者掌控無上箭道,且擁有洞光靈神境的修為,對如今的陳汐而言,想要殺死對方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畢竟他們之間可是相差了足足一個大境界!
  境界的不同,所發揮的威力也是完全不同,就好比是圣仙和仙王的差別,根本無法逾越。
  哪怕陳汐自信在洞微真神境中足可以面對任何對手,可不代表如今的他就能夠跨境而戰,斬殺更高境界的靈神了。
  不過,雖不確信自己能斬殺對方,可陳汐還是自信擁有一戰之力,而不至于被其肆意宰割。
  尤其是在對付一位箭道強者時,唯有近戰,才能取得一定優勢。
  所以,他甫一動手,便打定主意要近身而戰!
  ……
  “哼,冥頑不靈!”
  九伯冷哼,身影猛地一展,背后竟浮現出一對漆黑雙翼,雙翼上神輝滔滔,浮現出遠古神魔的身影,釋放出一股恐怖無比的威懾之力。
  天靈之翼!
  一種擁有無上神威的大神通,傳承自太古神魔大羿!
  傳聞太古時期,大羿便是以天靈之翼為輔,以無上箭道獵殺了九只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魔——金烏鳥。
  唰!
  雙翼一振,九伯整個人倏然消失,令陳汐這一擊頓時落空。
  “好快!”
  陳汐臉色微變,剎那之間就感知到,對方的身影竟已出現在十萬里之外!
  “年輕人,老夫已經給你機會了,可惜,你卻不珍惜。”九伯那沉凝冷厲的聲音響徹天地間。
  然后——
  崩!崩!崩!
  一道又一道赤色神箭破空,撕裂時空,熾盛無雙,具備著一股滅殺天地,洞穿乾坤的可怖威能。
  這一切,竟都是從十萬里之外飆射而至!
  由此可見一位神箭手何等可怕,隔著千山萬水,重重時空,都能精準鎖定你的氣機,進行狙殺!
  事實也正是如此,論及戰斗力,劍道是當之無愧的最強之道,可論及狙殺之力,則當以“箭道”為尊。
  甚至,神箭手的存在,往往是讓所有修道者最忌憚的,一旦被他們盯住,絕對會讓人坐臥難安,渾身不自在,說不定什么時候就遭受到暗襲狙殺了。
  剎那之間,陳汐就感覺到,自身的氣機被從四面八方鎖定,避無可避,逃無可逃。
  不過陳汐卻是冷然一哼,識海中禁道秘紋蒸騰,轟然絞碎了這一切氣機鎖定。
  然后,他身影一縱,再次朝遠處飛遁而去,輕松避開了那一道道破空而至的神箭破殺。
  “老東西,既然你沒膽正面一戰,那我就告辭了!”
  陳汐施展挪移之法,猶如一只鯤鵬似的,撞開重重時空,全速挪移,他并非不擅長遠距離作戰,但是此時和一位神箭手遠距離作戰,絕對是最愚蠢的做法。
  既然如此,又無法近身作戰,那么只有主動逃離,才是上上之選。
  ……
  “嗯?這小子居然可以睜開我的氣機鎖定?難道其身上攜帶有某種威能莫測的神寶不成?”
  九伯眼眸收縮,有些驚疑不定。
  身為一名神箭手,他掌握著一門無上神魂秘法,輔助其箭道,可以在百萬里范圍之內,所以任意一名對手,且從未曾失手過。
  因為氣機鎖定,本就是一名箭道高手必備的威能,一旦無法鎖定對手蹤跡,哪怕箭道修為再恐怖,又哪可能射殺得了對手?
  這就是“準頭”的問題了。
  對箭道強者而言,氣機鎖定,就是一擊必殺的前提條件,離開這個條件,一切都是枉然。
  九伯身為一個將“箭道”臻至“箭神”地步的存在,身為一名洞光靈神,如今卻連續失利,這讓他心中也是波瀾起伏,無法平靜。
  若陳汐的修為境界遠遠超過他,那還好說,可偏偏地,他的修為只有洞微真神境,這讓九伯如何能接受得了?
  “這小子果然古怪之極,也怪不得少主一眼就看中了他,要收他為神奴,帶去參加羽澈女帝舉辦的‘星狩大會’,能夠在洞微真神境中擁有這般能耐,就是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也不多見了……”
  心中念頭閃動,九伯動作卻是不停,背后“天靈之翼”一閃,發出一陣神魔轟鳴音,剎那就追了上去。
  半響后。
  九伯重新鎖定住了陳汐周身氣機,搭箭彎弓,臂力開張,渾身神輝彌漫,宛如一尊太古大神要獵殺蒼穹烈日,釋放出一股恐怖的氣勢。
  這一次,他動用了全力,幾乎將自己壓箱底的箭道修為于此刻展現。
  可還不等他射出這一箭,在他的意念中,陳汐的身影再次消失!
  “該死!這怎么可能?”
  九伯眼瞳一縮,箭在弦上,卻強忍著沒有射出。
  一個下界進入末法之域的洞微真神,卻接二連三逃過了他的氣機鎖定,這可就太過不正常了!
  尤為重要的是,若這樣的狀況持續下去,他那一身的“箭道”修為根本無法施展了。
  “他究竟是如何辦到的?”
  九伯臉色陰沉如水,心中卻是驚疑重重,他存活不知多少歲月,歷經了不知多少場大戰,可還是頭一次在一個洞微真神身上遇到這種詭秘情況。
  唰!
  他一咬牙,再次追攆了上去。
  這一次,他改變策略,舍棄箭道,要憑借自身遠高一籌的修為碾壓對方!
  ……
  “這禁道秘紋果然奇特,宛如靈魂之寶甲,偏偏又非神寶,可以跟隨心念而動,更可以斬斷一切氣機鎖定,如此一來,完全可以令自己避開諸多殺劫了……”
  陳汐一邊暗暗感慨,一邊頻頻閃爍在虛空中,極速飛馳。
  這時候的他,早已不知道飛馳到了哪里,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背后被一位洞光靈神追殺著,在這種刺激下,他也根本顧不了那么多。
  “嗯?這老東西居然追了上來!”
  唰的一下,陳汐驟然止步。
  他很清楚,對方的挪移速度,比自己快了不止一倍,若是放棄遠距離狙殺而選擇近身劫殺自己,那自己再拼命去逃遁也無用。
  “年輕人,了不得啊!”
  九伯踏空而至,背后“天靈之翼”拍打,立在百里之外,陰沉著臉盯著陳汐,“告訴我你是如何逃避氣機鎖定的,老夫可以再給你一個機會,免你一死。”
  “老東西,廢話怎么這么多?”
  陳汐冷哼,手持劍箓,直接就是一劍劈殺了過去,彼此只是相隔百里而已,這點距離對如今的陳汐而言,跟近戰也沒什么區別。
  嘩啦~~劍意滔滔,衍化出一重重神箓圖案,映照九天十地,裹挾著恐怖的劍道之力,狠狠朝那九伯鎮殺而去。
  “找死!”
  九伯徹底震怒,掌中一抓,浮現出一柄青銅長矛,迎沖而至。
  轟隆~~
  劍意和長矛對撞,將這方圓十萬里之地瞬間化作廢墟,滿地瘡痍,再尋覓不到一個完好之物。
  蹬蹬蹬……
  陳汐身影被一股恐怖巨力震得在虛空中倒退出三步,但他卻是不驚反喜,這老東西最擅長的便是箭道,如今摒棄不用,而選擇了近身而戰,這跟自斷臂膀也無區別。
  而對他而言,這恰好是施展自身力量的最佳局勢,以長攻短,足可以彌補一定的境界差距了!
  嘩啦啦~~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再次縱身而上。
  在抵達末法之域前,他一直在靜心參悟“染血殘劍”圖案上的奧妙,大有斬獲,已隱隱有了一絲突破的征兆。
  而如今,面對一位修為上遠超自己一個境界的強大對手,在這等絕對壓力之下,陳汐甚至自信只要能夠堅持一段時間,自己的劍道修為說不定就能一舉突破!
  “殺!”
  這一刻,陳汐摒棄所有雜念,心神沉浸于戰斗中,施展出自己所領悟出的種種劍道之力,暴殺而去。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東西,老夫今日便讓你明白,什么叫修為境界上的差距!”
  被陳汐連連挑釁,令九伯徹底真怒,動了殺機,猛地一聲大喝,若一尊遠古神魔發怒,要毀滅世間!
  ——
  PS:明天就是小年了,更新壓力好大~~求月票刺激刺激動力好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