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547 神晶

轟隆隆~~
  戰斗爆發,陳汐手持劍箓和九伯硬撼。
  剎那之間,這片天地被恐怖的神性力量充斥,萬物為之崩滅,恐怖的亂流猶如肆虐的颶風擴散十方。
  殺!
  陳汐濃密長發飛揚,縱橫時空之間,宛如劍中神祗,一柄劍箓被他運轉到了極致,蒸騰出億萬劍芒,無數神箓圖紋,呼嘯著鎮殺而去。
  嚴格來說,這乃是陳汐踏足洞微真神境之后的第一戰,且對手還是一位比他修為還要高出一籌的洞光靈神!
  若換做其他人,在這等境況下只怕早已逃走了,修為被完全壓制,還如何戰斗?
  但陳汐沒有。
  一方面是他對自己戰斗力極為自信,另一方面則是這九伯舍棄了最擅長的“箭道”,選擇了近身戰斗,這無疑是以短擊長,對陳汐的威懾力大減。
  哪怕對方給陳汐造成的壓力依舊極為強大,可正是這種沉甸甸的壓力,反而激發了陳汐的傲骨,要借助這一場戰斗的磨礪,一舉突破劍皇之境!
  不過,當真正開始戰斗,陳汐才終于明白,一尊洞光靈神的威能何等可怕。
  ……
  嘭!
  虛空被戳碎,一桿彌漫神輝的青銅長矛破殺而至,鋒利無雙,似要將萬物都擊殺。
  陳汐竭力閃避,依舊被長矛帶起的鋒利之氣斬落了一縷長發,差之毫厘,就差點洞穿頭顱!
  這讓他眼眸一凝,愈發不敢怠慢。
  唰!唰!唰!
  一道又一道劍氣破空,這些劍氣皆來自“染血殘劍”圖上的奧妙,神秘莫測中充斥一股純粹到極致的劍道殺意,已隱隱然超出了劍神之境所能達到的極限!
  “嗯?”
  九伯眸中神芒一閃,似察覺到什么,揮動青銅長矛,劃出一道道殘破矛影,在一振振聾發聵的爆音中,將那漫天劍氣一一擋下。
  可他整個人卻被震得渾身氣息一振翻騰,九丈高猶如山岳般的威猛身軀更是不易察覺地顫抖了幾下。
  “好強!”
  “這是什么劍道?”
  “此子境界雖低弱,可對劍道的掌控,竟已達到了劍神圓滿境地步,甚至還要更強上一絲……”
  “還真是個了不得的奇才,下界之中什么時候誕生出這樣一個小怪物來?”
  剎那之間,九伯心中念頭閃爍,意識到陳汐的非同尋常之處。
  唰!
  這時候,陳汐再次擊殺而來,渾身每一寸毛孔中都仿似彌漫著鋒利無比的劍氣,呼嘯蒸騰,凌殺天下,威勢越來越熾盛。
  “此子若不能為少主所用,必須斬殺之,否則日后只會是個不小的禍患了……”九伯不敢再胡思亂想,心中殺機迸射,大喝一聲,青銅長矛破空,迎了上去。
  “年輕人,你境界太低,劍道雖強,可對神之道意的掌握上,卻僅僅剛踏入門徑而已,在這等情況下,你根本不可能是老夫對手!”
  一邊戰斗,九伯一邊開口,“只要你現在束手就擒,老夫之前答應的條件還算數,不但帶你前往上古神域,且若你表現不錯,還可以賞賜你一些神道秘典,足可以讓你快速成長起來。”
  “老家伙,不必浪費口舌,我自己的道途,我清楚該怎么走,而不必你來指手畫腳。”陳汐的攻勢愈發凌厲,儼然一副血戰到底的決然模樣。
  “好一個冥頑不靈的小家伙,簡直是愚昧之極!”
  九伯怒擊而笑,徹底斷了心中的一絲拉攏之意,他不再留手,全力出擊,已決定要當場鎮殺陳汐,抹除后患。
  轟!
  青銅長矛破空,剎那間,映照出五行神輝,五種不同的神道秩序之力竟相互衍化,凝聚成了一片“世界”,要將陳汐拘囿鎮殺其中。
  這就是神道秩序的力量!
  運用在一尊洞光靈神手中,一念之間,就可以塑造一方世界,可以毀滅一方世界,堪稱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
  神道秩序,便是神明所掌握的大道奧義。
  又被叫做神之道,乃是一種更高等的道意力量。
  此等力量,又分作了“初窺門徑”“小成”“大成”“巔峰”“圓滿”五個階段。
  每一個階段,都是一種蛻變,是一種天和地的差別!
  對尋常神明而言,想要在自己的神道上把這五重境界修煉至圓滿,幾乎是遙不可及的事情。
  因為每一步的跨越,都是艱澀困難無比,哪怕熬上漫長無比的歲月,可沒有那種天賦和悟性,也根本不可能辦到這一步。
  換而言之,因為神明的壽命宛如永恒般不朽,所以在神道的求索上,時間已經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存在,而想要在道途上精進,完全就要靠各自的悟性、天賦、機緣、意志……等等方面。
  像陳汐,如今所掌握的“符之神道”,才只能算作是初窺門徑。
  而這“九伯”,則早已把五行神道掌握至了小成地步,先天上就對陳汐所具備的神道之力有著不可撼動的壓制作用。
  所以,哪怕他舍棄了最擅長的箭道,可憑借他那高出一籌的的修為,小成地步的神道之力,去依舊自信足可以鎮殺掉陳汐。
  值得一提的是,想要判斷各自掌控的神道之力誰厲害,除了各自神道境界的差異,還要看各種神道中所蘊含的屬性。
  就好比五行、陰陽、風雷……等等是尋常的大道,威力各有不同,但只屬于一般的神道秩序。
  而像光明、黑暗、不朽、造化、吞噬……這些神道則屬于罕見頂尖級別的神道,先天上就壓制一般神道一頭。
  至于它們之間具體誰更厲害,依舊還要看各自的掌控者的綜合實力。
  ……
  轟隆!
  九伯一出手,就以自身神道凝聚出一方“五行世界”,要將陳汐拘囿鎮殺,威勢煌煌,令天地都色變。
  剎那間,陳汐就感受到,這一擊自己根本避無可避,只能與之硬撼。而若是一旦失手,自己便將陷入完全被打壓的局勢之中!
  情況很危險!
  可正是在這種危險的刺激下,陳汐那一對黑眸變得越來越明亮,渾身每一寸肌膚都似乎在燃燒,發燙灼熱,似在蠢蠢欲動。
  而在他心中,則翻涌起無數種劍道感悟。
  有他一路上修行的體悟。
  有他參悟典籍所悟出的萬千劍道法門。
  有他歷經無數場戰斗所磨礪出的劍道經驗。
  最終,這一切的體悟、法門、經驗都映現在了一副殘缺染血劍圖之中,不斷在心中擴大,不斷在其中衍化……
  唰!
  在這種難言而奇妙的體悟之下,他幾乎是下意識便劈出了一劍。
  轟隆隆~~~
  天地驟變,風云激蕩,時空無聲分裂而開,一道充斥晦澀氣息的劍氣,裹挾著無堅不摧之力,斬殺而去。
  “不好!這小子的劍道怎會一下子變強這么多!”
  九伯心中一震,臉色微變,猛地施展“天靈之翼”唰的一聲閃避到了極遠處。
  嘭!
  幾乎是同時,那一道劍氣在剎那之間,就將那一方“五行世界”一斬為二,轟然崩碎湮滅!
  當看見這一幕,九伯臉色又是一陣驚疑不定,難道是劍皇之境?
  一想到這個字眼,他心中就禁不住一顫,劍皇!這等境界可堪稱是曠世無雙,擱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也只有在那些早已臻至“祖神”之地步的大能者中才能誕生出,且數目少的可憐!
  可是……這般劍道怎可能是一個洞微真神境小家伙能施展而出的?
  ……
  “一劍斬五行,這一劍就叫‘滅殺五行’吧……”感受著這一擊的威力,陳汐在心中喃喃了一句。
  但旋即,他就顧不得再多想,因為他對劍道的感悟,依舊在不斷地提升,不斷地演變和蛻變!
  “該死,這小子的氣勢越來越凌厲了,似乎在發生著驚人的蛻變……”當注意到陳汐身上氣息的變化,九伯的臉色一下子陰沉無比,慍怒之極。
  他終于意識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覺間,充當起了陳汐的磨劍石!
  “小東西,老夫可不會讓你如愿!”
  九伯怒吼,身如遠古大神魔橫空,渾身肌肉澎湃著恐怖的神性力量,手持青銅長矛再次暴殺而至。
  轟隆~~~
  長矛破空,纏繞一道道五行神輝,浮現出一尊尊神明虛影,其中更夾雜著一聲聲宏大無匹的神音,威勢之盛,堪稱無量!
  在這一擊之下,陳汐那濃密的長發都被刮得倒飛,刺的他渾身肌膚都生疼,猶如被萬千柄錐子扎在了身上。
  而這,僅僅只是這一擊的威勢所造成!
  顯然,這一擊已動用了九伯的全力,是他盛怒之下的雷霆一擊!
  可就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的神色依舊出奇的沉靜,波瀾不驚,唯有一對如淵黑眸越來越亮,越來越熾盛,宛如燃燒著一對烈日似的。
  唰!
  他再次劈出一劍,簡簡單單、平平無窮。
  可就在這一瞬間,這片天地的一切聲音都陷入沉寂,萬物皆都被震懾,唯獨有著一道劍吟在響徹,猶如龍吟,更像無上的神道之天籟。
  嘭!
  一道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這片蒼穹被震成無數碎片,紛紛墜落,大道經緯徹底崩亂,流竄八方。
  而在這一擊之下,九伯那威猛若山岳的身軀不受控制地踉蹌倒退,被震得雙臂發麻,手中青銅長矛劇烈顫抖,差點就脫手橫飛出去!
  ——
  ps:小年夜,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今晚木有了,不必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