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49

末法之域,上古神域……
  這一切對陳汐而言,依舊極為陌生,一無所知。
  原因就在于,他甫一進入末法之域,還沒來得及去仔細感知末法之域的不同,就遭受到了九伯他們一行人的圍殺。
  在這等情況下,對陳汐而言,迫切需要的便是掌握有關末法之域和上古神域的線索,否則別說是尋覓到通往上古神域的通道,就是能否在末法之域中存活還是個問題。
  而九伯來自那“雪墨域”中,明顯對這一切消息頗為了解,只要擒下他,想要獲得一些有價值的消息便唾手可得。
  ……
  殺!
  陳汐持劍而至,動用的是最具震蕩之力的“觀海聽濤”,遠遠一望,宛如一片劍之海洋澎湃而至,駭人無比。
  嘭的一聲巨響,九伯如遭雷擊,丈九高的身軀倒飛出去,臉色一白,猛地咳出一口血來。
  之前,他便被一道“歸去來兮”劃破胸膛,留下一道血痕,不過這僅僅只是皮肉傷,并不算什么。
  而現在,他被劍氣震動,卻是傷及內腑,對其戰斗力的發揮也是有著一定影響。
  這個結果,是九伯之前萬萬沒曾想到的。
  “不對,劍皇之境的威力運用在一個洞微真神境年輕人手中,絕不可能如此恐怖了,他的神道根基、成神之道、乃至于所掌握的寶物,必然非同尋常,唯有如此,才會讓其發揮出這般威勢來……”
  這一刻,九伯面色陰沉如水,連遭挫敗的情況下,讓他終于清醒認識到,陳汐所具備的戰斗力,絕不僅僅只是“劍皇”之境那般簡單。
  這讓他心中又是驚怒又是難以置信,一個剛剛踏足洞微真神境的小東西,怎會擁有如此逆天的修道根基了?
  唰!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陳汐的攻擊再次襲來。
  ……
  “混賬!還真以為老夫奈何不得你一個洞微真神?”
  被逼到這般地步,令九伯徹底陷入暴怒,幾乎瘋狂,不再保留一切,嗡的一聲,在其頭頂浮現出一座“神臺”來。
  這神臺約莫巴掌大小,高九寸,通體宛如透明,蘊生出澎湃無比的五行神性力量,繽紛熾盛,奪盡天地光澤。
  一剎那間,就仿若一輪神日當空,照耀九天十地!
  這是“神臺”,又被叫做“神道祭臺”,乃是洞光靈神境所獨有,其中凝聚著一尊靈神所掌握的神道秩序之力、修道神性之力,以及一縷靈魂之火。
  換而言之,這“神道祭臺”便等若是一尊洞光靈神的本源核心之力!
  而今,被陳汐連番逼迫之下,九伯竟不恤施展出了自身“神臺”,將一身力量全部蘊積于其中,那等威力,簡直是無法估量!
  僅僅一剎那間,陳汐感受到了一種近乎窒息般的恐怖壓迫之力轟涌而至,刺激得毛骨悚然,面色也不禁微微一變。
  不好!
  這老東西難道想要拼個玉石俱焚不成?
  陳汐當下徹底摒棄掉了生擒對方的念頭,毫不遲疑動用全力,狠狠與之硬撼!
  在這等情況下,他已逃無可逃,避無可避,一旦流露出一絲猶疑,就會被對方這一擊給重創了。
  轟隆隆~~~
  天搖地動,這里發生大爆炸,各種神霞沖起,一道又一道虛空大裂縫蔓延出去,通向遠方,可怖無比。
  煙塵中,九伯那威猛的身軀劇烈顫抖,渾身氣息倏然變得萎靡起來,臉色更是蒼白透明到了極致。
  顯然,祭出“神臺”之后,令他也遭受到了極大反噬,受到重傷。
  “小東西,暫且饒你一命,來日老夫一定滅殺了你!”他怨毒地掃了一眼遠處的陳汐,便施展“天靈之翼”轉身而逃了!
  他不得不逃,渾身傷勢已嚴重影響到他的戰斗力,若再不逃,他真擔心今日會隕落于此。
  而反觀陳汐,在這一擊這下,只是臉色微微泛白,看似并無受到實質傷害。這個發現,也讓九伯徹底斷絕了繼續戰斗的念頭,做出了逃跑的舉動。
  對于一尊洞光靈神而已,被一位洞微真神逼迫到這般地步,也的確夠狼狽和恥辱的。
  故而,九伯才會在臨走那一剎那撂下一句狠話。
  ……
  噗通!
  可惜,九伯沒有看見,在他離開后不足盞茶功夫后,陳汐整個人身影一晃,像失去支撐似的,猛地墜落地面,砸在一個深淵似的大坑中。
  他身體抽搐不已,有些變形,遭受到了及其嚴重的創傷。
  “一位洞光靈神,一旦拼命,果然非如今的我能夠抵抗的……”陳汐吃力地睜著眼睛,渾身劇痛不已,稍微一動,渾身神力亂沖,尤其是身軀許多地方更是露出了斷骨,傷勢比他預想的還要嚴重。
  這一切,都是拜那九伯的“神臺”所賜!
  那等力量代表著一位洞光靈神所具備的本源之力,可怖無比,根本不是陳汐這等洞微真神能夠完全抵御。
  “不行,不能在此逗留,之前一戰動靜太大,說不定會引起了某些目光的主意了。”陳汐咬牙,強行運轉修為,修復傷體,將所有斷骨對接一起,然后艱難地站起身來。
  剛才實在太危險了,令他現在還心有余悸,在心中更是不敢再小覷任何洞光靈神,之前之所以遭受重創,關鍵還是在于他對洞光靈神所具備的威能,了解的太過膚淺。
  呼~~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默默感應,竟是發現這片天地中的神性氣息極為稀薄,近乎沒有,死氣沉沉的,根本無法給予他多少幫助。
  “難道這末法之域中,并無神靈之氣的存在?”
  陳汐蹙眉,神靈之氣便是和仙靈之氣一樣的存在,可惜,這末法之域并非真正的神域,天地間所擁有的神靈之氣也是少的可憐。
  并且隱約間,陳汐還感受到了一種壓制,承受到了某種莫名的秩序壓力,那是末法之域的氣息,和三界完全不同,似乎對任何神境存在都有著極大的壓制作用。
  “罷了,先離開這里再說。”
  陳汐強忍著渾身劇痛和傷勢,辨認了一個方向,便咬牙施展挪移之法,轉瞬而去,在這個過程中,他渾身傷勢再次裂開,鮮血流淌。
  可見在剛才那一擊之中,他遭受到了何等嚴重的傷害。
  甚至若那九伯返身回來再看一眼,說不定就可以輕松滅殺掉陳汐。
  ……
  一炷香后。
  陳汐只覺渾身傷勢越來越重,腦海中涌上一陣又一陣的暈眩感,再忍不住停下步伐,不敢再強自挪移。
  “嗯?這是?”
  陳汐目光不經意一瞥,發現自己已來到一片峽谷中,這里生長著各種奇怪的草木,葳蕤繁密,瑩瑩發光。
  而吸引陳汐注意力的,則是一株株猶如蔓藤似的漆黑植物,它們蔓延遍布在峽谷中,就好像一道道覆蓋在地面上的鎖鏈似的,漆黑、粗大,泛著詭秘般的光。
  旋即,陳汐就勃然色變,因為他發現,這些蔓藤所釋放出的光,竟能夠在不知覺間腐蝕神力。
  “好怪異的東西!”陳汐連忙運轉修為,打起精神,避免發生意外。
  他傷勢很重,又連續挪移了一炷香時間,此刻強行運轉修為,渾身頓時一陣顫粟,搖搖欲墜。
  而下方那些詭異的蔓藤光芒更盛了,氤氳起縷縷灰白色的光霧,隱隱有一種要飛起來對陳汐攻擊的架勢。
  “運氣還真背!”陳汐暗罵了一聲,正打算動用力量轉身而去。
  “娘娘快看,‘神羅王藤’!那不正是您煉制‘神庭寶靈丹’所需的一種神珍么?”
  便在此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響起,“咦?居然還有人比我們先來了,可惜,又要白跑一趟了……”
  “慧聰,莫要喧嘩,那年輕人受傷嚴重,正在遭受神羅王藤的攻擊,你去救他一救,也算一樁功德。”
  旋即,一道莊肅恬淡的聲音悠悠響起,看似平淡無奇,卻帶著一股直抵人心的靜謐力量,似能振聾發聵,令人油然而生敬畏之意。
  聞言,陳汐心中一震,艱難抬頭欲要望去,只覺眼前一花,身邊就多出一個頭扎雙髻的青衣少女來。
  少女面容清秀,身段嬌小玲瓏,左手還挎著一個花籃,看起來像一位侍道童女般,眼眸漆黑明亮,靈氣逼人。
  “原來你的確受傷了。”
  那少女上下打量了陳汐一眼,便嘻嘻一笑,露出一口雪白貝齒。
  陳汐心中卻是悚然一驚,好快的速度!他竟都沒來得及去反應,這少女竟已浮現在身邊了。
  “小公子,你安生呆著,這些神羅王藤交給我了。”
  少女燦然一笑,便搖動手中花籃,嗡的一聲奇異波動,竟浮現出風雷兩種神光,輕輕一掃,直接將峽谷中那些神羅王藤席卷,嘩啦一聲全都裝入到了那花籃之中。
  “這小小的花籃竟是一件先天靈寶!”
  陳汐心中一動,愈發認識到這少女的不凡。
  但旋即,他腦袋嗡的一聲,一陣強烈的暈眩涌上全身,竟是傷勢發作,令他差點失去意識,頓時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朝地面墜落而去。
  “哎~~娘娘,這小公子似乎受傷很嚴重,救還是不救?”
  “罷了,帶他一起走吧。”
  “噢。”
  聽到這些對話后,陳汐頓時松開了心中所有警惕,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之中。
  ——
  PS:半個小時后,也就是8點半,金魚會送出5000縱橫幣,注冊縱橫賬號和訂閱的書友,都可以搶一下~另外,這幾天更新都是一更,過年呢,大家體諒一下,實在抽不出精力多寫~過年努力不斷更已是金魚的極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