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5 意外相遇


  第一更!下潛力榜了,不過這周依舊萬字更新,請大家收藏一下,給我一些激情和動力!
  ——
  恪心峰。
  陳汐把弟弟和蒙空安排妥當,當即朝流云劍宗后山禁地飛去。
  白姨的女兒兮兮落入星羅宮長老姜青之手,生死未卜,也不知處境如何,他要找到太上長老北衡一道前往星羅宮,逼迫星羅宮交人!
  星羅宮畢竟是龍淵城八大宗門之一,底蘊古老深厚,雖比不上流云劍宗,但依然龐大的嚇人,門中涅槃修士眾多,更有柴紹這等冥化真人坐鎮,不容小覷。
  以陳汐如今的力量,想要孤身滅掉星羅宮,無異于蚍蜉撼大樹,去了也是找死,他之所以拉上北衡,便是要借助其威勢,逼迫星羅宮交人,至于讓北衡出手與星羅宮開戰,那根本就不可能。
  因為他與北衡的交情,完全建立在那位稱呼自己為小師弟的那位女扮男裝的美少年身上,北衡怎可能會因為自己,與整個星羅宮為敵?
  不過,借助北衡的威勢,請北衡向星羅宮索要一個人,陳汐自信還是可以辦到的。
  嗖!
  遁光破空,幾個呼吸之后,陳汐再次來到了那處幽谷碧湖之中。
  “北衡大哥。”陳汐遠遠看見,灰衣灰發的北衡正坐在碧湖中的一朵蓮花上修煉,當即遙遙拱手道。
  “老弟,你行色匆匆,心緒不穩,可是遇到了什么難題?”北衡睜開眼,眸光深邃如電,在陳汐身上一掃,訝然開口道。
  “實不相瞞,我此次是向大哥求助來了……”陳汐當即把一切和盤托出,說罷,抬眼望向北衡。
  “欺人太甚!”北衡眸中冷光一閃,略一沉吟便即答道:“老弟想要我如何做?”
  陳汐緩聲道:“我希望北衡大哥出面,向星羅宮要人,只要救出兮兮就足夠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交由我處置就行。”
  北衡不滿道:“老弟,就這么放過星羅宮?那也太便宜他們了!”
  陳汐搖頭道:“我知道星羅宮入不了北衡大哥的法眼,但若因此令咱們流云劍宗與星羅宮為敵,那我的罪過可就太大了。”
  北衡點點頭:“那倒也是,唉,若非為了我流云劍宗上上下下的弟子著想,此次我非滅了星羅宮不可!”
  這老家伙還真是虛偽啊……陳汐心中暗自一嘆,卻也不點破,畢竟北衡此次能出面,已經幫了他的大忙了,還有什么不知足的?
  所謂利益之交,大概就是如此了。有利可圖的時候是一番模樣,可以與你稱兄道弟,把酒言歡,親熱無比;無利可圖,甚至有可能損傷自己利益時,則又是另外一番模樣了,推推搡搡,虛情假意,一拍兩散……都有可能發生。
  其中滋味,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不過北衡的態度也已經極為難得了,既解決了陳汐的燃眉之急,又令陳汐欠下一個人情,算起來,這筆‘買賣’還是很劃算的。
  ——
  ——
  星羅宮位于龍淵城西北之地,一處占地上萬畝的山脈之中,那山巒傳說是域外星隕石墜落之后,歷經萬年的歲月形成的,礦物豐富,靈氣充沛,還有著絲絲縷縷的星辰之力充斥其中,因而被命名為“隕星山”。
  當陳汐來到此地時,站在高空中,只見一座座山峰拔地而起,有高峻的直聳入云,有修理的鐘靈俊秀,有的怪石嶙峋,有的瀑布環繞,在半空中俯視下去,就能感受到,這條龐大的山脈中散發出濃郁之極的靈氣,宛如仙家福地。
  “這里就是隕星山,星羅宮的盤踞之地。”北衡慨然道:“三千年前,星羅宮可是南疆的霸主,擁有著數十位地仙級的強大修士,可惜,在那次剿殺血月魔宗的行動中,全部身死道消,否則如今的南疆,我流云劍宗也不可能一家獨秀,獨占鰲頭。”
  陳汐點點頭,神色平靜,讓人看不出其在想些什么。
  “走吧,隕星山中雖有一座溝通天地的星羅萬斗大陣,不過卻擋不住我,我帶你進去。”北衡袖袍一揮,包裹住陳汐,朝那群山中飛掠而去,一路暢通無阻,很快,在那極遠處的天邊,隱隱約約顯現出一座巍峨雄渾無比的山峰。
  那山峰之上,建立著鱗次櫛比的建筑群,通體瑩白,數不勝數,遠遠望去,仿似在山峰上盤繞著一條條白色長龍,景色壯闊之極。
  這便是星羅宮主峰,萬星峰,其宗門數萬弟子和長老,便在此山峰上開辟洞府,修仙問道,而在其山頂,有一座金碧輝煌的巨大宮殿,上書星羅大殿四個金光大字,仙霞飄渺,錦繡燦爛,仿似天宮一樣,令人一望,頓時升起一股如螻蟻般的渺茫感覺。
  “嗯?”
  在距離那巍峨山峰足足有百里之地時,北冥驚咦一聲,似是發現情況有些不對,在陳汐還沒來得及反應之際,他袖袍突然一揮,頓時帶著陳汐落在在一處隱蔽的山澗中,銷聲匿跡。
  而此刻,陳汐也注意到,在那星羅大殿之上的空中,還立著一個容顏秀美嫻靜的白衣女人,一個赤發如火、容顏邪魅的青年,和一個鶴發童顏,高大瘦削的老者。
  白姨!
  陳汐瞳孔驟然一縮,瞬間就認出那白衣女子,正是白婉晴,那個對自己照顧有加宛如親人般的女人!
  她怎么會在這里?聽蒙空大叔說,在兮兮被抓的時候,她便消失了,說是有朝一日要屠滅星羅宮宗門,難道她今日就是報仇來了?
  她旁邊的赤發青年和老者又是誰?是她找來的幫手嗎?
  這一刻,陳汐差點驚呼出聲,心頭更是閃過無數個年頭,他實在沒想到,竟然會在這里碰上白婉晴。
  “厲害!我如今已有地仙二重天的修為,渡過了兩次天劫雷罰,卻看不透那老者的實力,其實力比我恐怕要高出許多!”北衡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飛快傳音道:“陳汐,你可要小心,那三人來星羅宮,明顯來者不善,咱們先躲起來旁觀就是。”
  地仙境,又稱作破劫地仙,每渡過一次雷劫,其實力都會有著脫胎換骨的變化,成功渡過九次雷劫,便可羽化天仙,破虛而去。
  不過對修士而言,天劫九重,一重比一重恐怖,能渡過九重者,古往今來簡直是萬中無一,鳳毛麟角。大多數修士的下場,要么是在天劫中身死道消,要么是僥幸存活下來,卻已成了一名不人不仙的存在,也就是散仙。
  散仙的實力與地仙相當,但散仙想要活下去,就要渡過一重又一重的天劫,根本就沒有盡頭,除非轉世投胎,否則終有一日會被天劫活活劈死。
  當然,散仙在渡過每一次天劫時,其實力也會暴漲,在荒古時期,有些強橫的散仙甚至生生捱過了數百重雷劫,其實力足以藐視群雄,力壓天仙,可怖之極。但是一般情況下,散修大都會選擇轉世投胎,而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去抗衡永無止盡的天劫。
  畢竟,天劫來自無上天道,最是恐怖不過,一著不慎,身魂俱滅,永生永世消散在天地間,想轉世投胎都不可能。
  不過無論是破劫地仙,還是散仙,對如今的陳汐而言,都是他仰不可及的存在,高高在上,縱橫天地,在他們面前,別說是紫府修士,就是一名冥化真人也是螻蟻一樣的渺小存在。
  所以,當陳汐聽到北衡以凝重的語氣點出那老者的修為之后,陳汐心頭之震撼就可想而知了。
  “想不到白姨竟招來如此一位厲害的幫手,她……她的來歷好像比我想象的還要神秘,還要強大啊!”
  陳汐很早就察覺白婉晴的身份頗為不凡,但也是直至此時才明白,白婉晴的身份何止是不凡,簡直超乎了他所有的想象。
  “嗯?”在陳汐和北衡到來之際,白婉晴身旁的老者似有察覺,眼眸霍然掃視而來,這一刻,陳汐猛地感覺整個人就像被汪洋大海湮滅,恐怖的壓力令他感到一股瀕臨死亡的強烈窒息感。
  幸好,那老者的眸光只是在他身上略一停留,便即落在了北衡身上,略一打量,臉頰上閃過一絲訝然,便即收回目光。
  “北衡大哥,他發現咱們了!”陳汐傳音道,想起剛才那一瞬間壓在自己身上的恐怖氣息,他就一陣心寒。
  “我知道,我剛才與他神識交鋒,已明確表示不會摻合其中。”北衡頓了頓,苦澀道:“并且,我也摻合不起啊,也不知這老家伙是從哪里冒出來的,我敢保證,他肯定不是咱們南疆之人,甚至不是大楚王朝的修士,因為在這大楚王朝領土上,無論是南疆、還是東海、中原、北蠻之地,實力達到地仙級別的,我都差不多耳熟能詳,卻絕沒見過此人。”
  “南疆、北蠻、東海、中原……”陳汐在心中暗自咀嚼一遍,大楚王朝的領土分作這四大區域,每一片領土都足足有百萬、千萬里之遙,地大物博,修士門派不勝枚數,其中尤以中原修行界為最。
  因為中原之地,乃是大楚王朝都城錦繡城所在之地,物華天寶,地杰人靈,盤踞著諸多傳承數十萬年、甚至是數百萬年的古老宗門,無論是南疆,還是北蠻,東海的修行界,都遠遠比不得中原之地。
  總而言之,中原之地乃是大楚王朝的樞紐所在,宗門林立,道統萬千,乃是所有修士心中的修行圣地!
  然而此刻,北衡竟然說那老者竟然不是大楚王朝內的修士,陳汐心中頓時一跳,難道白姨也并非我大楚王朝之人?
  “兩年前我曾說過,有朝一日,定當屠滅你星羅宮滿門。今日,你們交出我女兒,我可以讓你們痛快的死掉,若不交,我讓你全宗上下,日日夜夜遭受神魂拷打之痛,永生永世不得輪回!”便在這時,極遠處的空中,白婉晴冷冷開口,聲音中透著無盡的恨意、殺意,令人聞之心驚膽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