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53 驚世交鋒

村落房間中。
  陳汐盤膝而坐,周身云蒸霧繞,神輝彌漫,飄灑出縷縷瑞光。
  在他手中,兩顆神晶氤氳出汩汩純凈神性力量,通過大周天循環進入到陳汐體內宙宇,不斷補充他的神力。
  這神晶的確很不可思議,和尋常仙石完全不同,其內不止孕育著驚人無比的純凈神力,還有著一道道若有若無的秩序之力,對神道根基的錘煉有著不小的裨益。
  嘩啦啦~~
  在神晶的幫助下,磅礴的神力猶如潮水般流淌在陳汐體內,他那損耗嚴重的修為則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修復著。
  兩天后。
  砰砰兩聲,陳汐掌中握著的兩塊神晶碎裂,化作粉末消散。
  “兩塊神晶,足當得上我借助蒼梧幼苗修煉一個月之功了,不過這還遠遠不夠,想要全部恢復實力,起碼需要十塊以上的神晶才行。”
  陳汐一邊修煉,一邊審視體內狀況。
  此次鐵坤只給了他六塊神晶,遠遠不足讓他在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狀態,不過陳汐已經很滿足了。
  按照他推演,當自己五天后離開這片村落時,已快要恢復到七成左右的修為,這樣的力量對付尋常的洞微真神已經綽綽有余了。
  當然,如果再碰上那來自大羿氏的“九伯”,陳汐也只能選擇逃避,除非他恢復至巔峰狀態,或許可以憑借一些秘法將對方抹殺掉。
  但不到萬不得已,陳汐同樣不會這么做。
  所為秘法,對自身的傷害也極大,例如動用爆氣弒神功,起碼三個月內根本就無法再去戰斗。
  “如今我剛晉級洞微真神,修為在短時間內根本沒辦法再提升,而想要提升戰斗力的話,只能選擇去錘煉神道秩序……”
  一邊思忖著,陳汐一邊再次拿出兩塊神晶,默默修煉。
  在和九伯的那一場戰斗中,讓他一舉突破晉級“劍皇”之境,擁有了統馭諸天萬劍的無上力量,宛如劍神之中的帝皇,足可以令劍道諸神俯首稱臣。
  雖說陳汐所掌握的神道法則,還只算是“初窺門徑”的地步,可在劍道修為上的突破,卻極大地彌補了他這個短板。
  綜合來看,他目前的修為境界、劍道修為都已無法在短時間內再有突破,唯一能提升戰斗力的,便是神道法則了。
  神道法則,分作了初窺門徑、小成、大成、巔峰、圓滿五個大境界。
  每一個階段,都是一種完全不同的蛻變,是一種天和地的差別!
  因為這是神之道,是神明所求索的無上道途,每一步的跨越,都是艱澀困難無比,哪怕熬上漫長無比的歲月,可沒有那種天賦和悟性,也根本無法跨出一步。
  一般而言,能夠在“洞光靈神”境時,就把自身的神道法則臻至“小成”地步,已經算是一種令人矚目的成就了。
  像那“九伯”便是如此,在洞光靈神境中也是數得上的一等一的高手,原因就在于,他的五行神道已臻至了“小成”境界。
  其他尋常“洞光靈神”大多還滯留于初窺門徑的階段。
  而陳汐能夠和“九伯”廝殺,跨境而不敗,甚至逼迫得對方動用“神臺”欲要和他玉石俱焚,可見剛剛踏足神境的陳汐,戰斗力是何等的變態,若這一戰傳出去,只怕沒人會相信這會是真的了。
  現在,陳汐便把修煉的目光,放在了錘煉“神道法則”上,他有一種感覺,如果能把自己掌握的“符之神道”臻至小成地步,再碰上那個九伯,哪怕對方拼命,也都無濟于事!
  ……
  三天后。
  僅剩下的四顆神晶也被陳汐煉化汲取一空,而此時,他的修為已恢復到了近七成左右!
  “按照約定,還有兩天時間便要離開這個村落了,趁此機會,倒是可以去找鐵坤,詳細了解一些有關末法之域和上古神域的事情。”
  陳汐霍然睜開眼睛,從修煉中醒來。
  如今,他也僅僅只了解到,這末法之域擁有無垠疆域,天道之力極為特殊,能夠在無聲無息之間損耗掉神境強者所掌握的神道秩序和各種道法。
  同時,這片疆域大致分作了“藥田區”和“狩獵區”,可這兩大區域究竟是怎么劃分的,又是如何辨認的,他卻是一無所知。
  尤為重要的是,他急需知道,通往上古神域的那一條同道究竟在哪里!
  一想到這,他不再多遲疑,長身而起,推門走了出去。
  轟隆隆~~~
  也就在陳汐甫一踏出房門,一陣劇烈的轟鳴聲響起,激烈無比,如驚雷在震蕩,聲音傳達天地間,整個村落都被驚動了。
  而在極遠處,正有一群村人手持武器沖出去,朝遠方趕去。
  “可惡!”
  “肯定是那青蓮神宗的狗東西又來侵犯了!”
  “哼,他們惦念咱們的藥田已經很久了,若非鐵坤大人守護咱們,只怕早被他們得逞了。”
  “快!一起去。”
  “發生了何事?”陳汐追了上去,向一名村人問道。
  “鐵坤大人在戰斗,我們去支援!”那人憤怒道。
  支援?
  陳汐目光掃了他們一眼,心中犯嘀咕,就憑你們,連一點戰斗力都沒有,去了跟送死又有什么區別?
  “小東西,小覷我們?當年我們前來末法之域前,那個不是縱橫天下的存在?”那人似看出陳汐心思,陰沉著臉道。
  陳汐笑了笑,不置可否。
  他當然清楚,這些村人擱在外界,皆都是驚世般的無上存在,可如今……都已喪失掉了神道秩序和戰斗法門,就像拔了牙的老虎一般,毫無威懾力可言。
  不過陳汐心中倒也極為佩服對方,明知道前往跟送死也沒什么區別,卻依舊奮不顧身地去支援鐵坤,這份心性倒也很是難得。
  有此也可見,鐵坤在這些村人心中的威望有何等之高。
  很快,陳汐便跟隨一行人,來到了極遠處一片空闊荒涼的平原上。
  而這時,陳汐也終于看清楚,鐵坤正在遭受圍攻,以一敵三,被壓制得幾乎快要落敗,渾身更是布滿傷痕,鮮血染衣,處境極為危險。
  不止如此,在戰局遠處,還佇立著一行身影,約莫七八人,皆都傲立虛空,對戰局中的鐵坤指指點點,神態輕松,卻顯得極為強勢和囂張。
  僅僅一剎那,陳汐就判斷出,這些出現的陌生人,實力皆都有洞微真神水準,且和那些藥奴完全不同,自身的神道秩序和法門并未喪失。
  這也就意味著,這些人必然也是來自上古神域之中!
  也只有上古神域中的強者,方才不懼被這末法之域中的天道之力壓制了。
  “攏共十人,每個都有洞微真神境,實力最強的當屬最中央那名黃衣女子,渾身氣勢明顯要比其他人要強上一些,只怕已快要踏足洞光靈神境了……”
  陳汐在心中快速推演,剎那之間,就將對方每一個人所具備的實力映現在心中,“不過他似乎并不是一伙的,彼此關系明顯有著隔閡,應該是臨時合作的關系才對……古怪,鐵坤怎會招惹上他們了?”
  旋即,陳汐眼眸就是一縮,赫然看見,在那黃衣女子手中有著一副畫卷,上邊繪制著一名年輕男子的畫像。
  而那個畫像赫然就是自己!
  “難道這些家伙是為搜尋抓捕自己而來?”陳汐臉色一下子變冷,大致明白,鐵坤之所以被圍攻,只怕是為了維護自己。
  ……
  “呵,一群藥奴也敢跑來救人?給本座乖乖呆在原地,否則殺無赦!”
  此時,那占據外的一行人,也注意到了那些前來支援的村人,其中一名頭發花白,面容俊美如少年的金袍男子忽然冷笑,森然出聲。
  伴隨聲音,一股恐怖的神威猶如潮水般從他身上擴散而開,朝這邊狠狠鎮壓而來,將虛空都震得哀鳴不休。
  一陣痛苦慘叫響起,那些村人只是毫無戰斗力的藥奴,哪經得起這等威壓,還未靠近戰局,就被那一股神威震懾,心神遭受重創,差點跪倒在地。
  “哼!”
  也就在此時,陳汐猛地踏出一步,眼眸開闔間,暴涌出一縷縷駭人神輝。
  咚!
  僅僅踏出一步,卻像天神擂動大鼓,轟震天地間,幾乎是同時,一股恐怖冰冷的殺機猶如怒卷的劍之海洋,擴散而開。
  嘭嘭嘭~~~
  在陳汐那恐怖的氣勢席卷下,那金袍男子所釋放的威嚴,猶如氣泡般被輕易震碎、瓦解,潰散消弭,毫無任何招架之力。
  并且,陳汐這一股神威余勢不減,擴散八荒,令天地都色變,驚得遠處一眾人皆都心中一凜,目光齊刷刷朝這邊望過來。
  “咦?”
  “那小子好像不是藥奴?”
  “等等,他不就是我們要找的那個小子嗎!?”
  “哈哈哈,果然藏在這里,這該死的鐵坤,居然敢隱瞞,簡直是罪該萬死,若被大羿氏那位三公子知道,非誅他九族不可!”
  當看清楚陳汐的模樣,包括那黃衣女子在內的一行人,皆都略一驚詫,臉頰上就浮現出一抹喜色,猶如發現了尋覓已久的獵物一般。
  而此時,陳汐終于判斷出,對方果然就是為了自己而來,而指使他們的人赫然就是那大羿氏的白袍少年一行人!
  ——
  ps:鄭重說一件事,今天有人冒充金魚的qq號在群里騙錢,咱們的一個鐵桿盟主被騙了一千塊錢,在這里金魚再說一遍:金魚絕對不會用任何名義問大家直接索要錢財,如果發現這樣的消息,請保持警惕,不要相信!
  金魚的qq在每個群里都有,大家可以向群管理員確認真偽,千萬要小心!一定要小心!!這事已經快把我氣壞了,大過年的惡心我,詛咒這些混賬東西全家死光!--5549+236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