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555 神域之秘

戰斗爆發。
  那黃衣女子虞辰一行攏共七人,此時全力出動,祭出各種神寶,聯袂向陳汐沖殺。
  遠遠望去,七尊神祗破空,威勢之盛,直似要將天地乾坤都打破,這幸好是在末法之域,若擱在三界之中,天道法則根本就承受不住這等毀滅力量了。
  “不好,快躲開!”
  鐵坤目睹此幕,面色驟然一變,幾乎是下意識地,祭出神道手段,將那一眾村人全部裹挾,施展空間挪移在剎那間消失在原地。
  幾乎是同時,轟隆隆一陣驚天徹地的爆炸響徹。
  陳汐的一招“觀海聽濤”和對方硬撼,劍氣熾盛若太陽,將各種攻擊一一斬碎,狂暴光霞飛濺,神道秩序流竄,撕裂時空,聲勢駭人之極。
  他們彼此皆都是洞微真神,掌控著神道法則,祭用著各種神寶,統馭著各種無上法門,一旦開戰,就好比一片宙宇和另一片宙宇對碰似的,所產生的威力足可以絞碎日月,滅殺萬物乾坤。
  事實也正是如此,洞微真神,體內自成宙宇,這也就意味著他們自身便已是一方宙宇,所發揮出的力量,自是駭人之極。
  “好強!”
  黃衣女子虞辰等人所有攻擊被瓦解,雖未受傷,但他們可是七位真神一起出動,竟被陳汐一人一招硬撼,且不落下風,這一切都讓他們臉色又是一變,臉色陰晴不定。
  這小子太強了!
  以他這般修為,便擁有這等逆天的戰斗力,簡直讓人懷疑他是不是來自下界。
  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之中,下界之中的神明,除了寥寥幾位誕生于太古時期的大人物,其他神明皆都弱的可憐,宛如螻蟻般可以任憑蹂躪。
  而陳汐顯然不是誕生于太古時期的大人物,他才洞微真神境的修為,他對神道秩序的掌握也才只有“初窺門徑”的地步,可偏偏卻能施展出這等恐怖的戰力,這就有些反常了!
  所謂事出反常必有妖,此刻在他們眼中,陳汐所展現出的戰斗力不止是妖,簡直就是絕世妖孽!
  ……
  在他們心思轉動間,戰斗依舊在爆發,他們不敢再保留,施展全力和陳汐周旋,廝殺在九天十地之間,將方圓百萬里之地化作戰場,到處都是巖石崩碎、大地龜裂、虛空爆炸等等可怖場景。
  隱約還能夠看見電閃雷鳴、五行逆轉、神魔怒吼、神血滂沱等等驚世異象,足可以令億萬眾生心顫。
  這就是神之戰!
  神明的力量,已超出某種范疇,達到無上高度!
  這還僅僅只是一群洞微真神之間的交鋒,若是洞光靈神、洞宇祖神這等更高存在交鋒,所發揮出的力量只怕還要更懾人了。
  唰!
  陳汐持劍,沖鋒陷陣。
  他神色沉靜,眸光肅殺,舉手抬足之間蒸騰起億萬符文,而手中劍箓更是映照出一座座神秘神箓圖案,鎮壓八荒**,斬亂天地陰陽。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仿若一尊劍中帝皇,統馭諸天劍道,有一股天上地下舍我其誰的蓋世風范。
  戰斗很激烈。
  對手足足有七人,但陳汐卻并未感受到多少壓力,甚至比和那位來自大羿氏的九伯戰斗還要輕松一些。
  唯一令他感到棘手的便是那黃衣女子虞辰,此女神法驚人,一身修為更只差一線便將突破洞光靈神境界,尤為重要的是,她赫然是一位走神魔煉體流的神明!
  神魔煉體流,自古至今便被譽為同境界之中碾壓一切煉氣流的存在,哪怕受到再嚴重的傷勢,只要有一縷念頭存在,便可在剎那間重生,尋常手段根本就殺不死他們。
  而如今,有了黃衣女子虞辰這個洞微真神境煉體者坐鎮,令得陳汐一時也難以短時間將對方全部斬殺了。
  原因就在于,這虞辰就像個堅固無比的堡壘,總在間不容發之際擋下陳汐的必殺一擊,雖遭受重創,可一瞬便即恢復過來。
  這也令得陳汐也是大皺眉頭,很清楚若再不改變策略,非被對方給耗死在這里不可。
  最重要的是,對方擁有神晶補充力量,而他沒有,甚至如今他才只恢復七成的修為,這也注定若短時間內無法殺死對方,那么形勢只會對陳汐越來越不利!
  ……
  唰!
  半響后,陳汐劍箓一轉,一抹劍氣騰空,一舉震開重重阻礙,朝對方一名黑衣男子斬殺而去。
  可就在這緊要關頭,虞辰再次出現,晶瑩如玉的拳頭似錘子般,狠狠砸在這一抹劍氣上。
  嘭的一聲,劍氣崩碎,而她整條右臂則被劍氣撕碎,但很快,就重新恢復,完好無缺。
  “還真是陰魂不散啊!”
  陳汐臉色陰沉,眸中殺意迸射。
  “有我在,你根本不可能取勝,放棄抵抗吧。”
  黃衣女子虞辰淡然開口,她秀發如瀑,面容極美,舉手投足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的淡然氣質。
  其他人皆都冷笑。
  戰斗到這種時刻,陳汐屢屢無法得手,已讓他們心中的一抹驚懼消失,取而代之的則是亢奮和殺機。
  這一次若能擒下陳汐,交給大羿氏三公子羿天,那么他們也可以從中獲得莫大好處,所以在他們眼中,陳汐儼然就是一頭肥美無比的獵物,誰都想咬上一口。
  陳汐冷哼一聲,再次持劍殺去。
  “孽障,掙扎也是無用,還不束手就擒?”
  一名銀袍男子大喝,趁機以手中的一桿流金長槍狠狠刺殺向陳汐,槍尖纏繞可怖神道法則,將時空都捅破。
  幾乎是同時,虞辰一閃身,如影隨形般跟隨在那男子左右,儼然一副見機不妙就替對方抵擋攻擊的架勢。
  嘩啦~~~
  可就在此時,陳汐唇角忽然泛起一抹譏誚弧度,探手一抓,一張清冽夢幻若星輝交織而成的大網倏然憑空浮現,當頭朝虞辰籠罩而去。
  “嗯?”
  虞辰眼眸一凝,猛地施展一種無上神通,雙拳如剪刀開闔,嘭的一聲狠狠掃在那大網之上。
  可令她駭然的是,那大網竟是紋絲不動,非但沒有被震退,反而將她整個人籠罩捆縛住!
  幾乎是在祭出“大羅天網”的同時,陳汐一劍劈出,迎向那破空殺來的銀袍男子。
  這一抹劍氣極為詭異,驟然乍現,剎那就消失不見,令那銀袍男子心中一顫,竟是再無法鎖定那一抹劍氣。
  “不好!”
  銀袍男子心中一震,渾身毛骨悚然,亡魂大冒,感受到一種致命的危險氣息彌漫上心頭。
  “救……我……”
  他驚懼怒吼出聲,可旋即噗的一聲,一抹劍氣從其咽喉劃過,斬落其頭顱,他那怒吼聲也是戛然而止。
  嘩啦啦~~~神血迸射,斷頭騰空,一具無頭尸體轟然墜落蒼穹。
  一尊洞微真神,就此暴斃!
  “該死!”
  “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劍法?”
  其他人驚怒,駭然不已,這一切都發生太快,令得他們都來不及去相助。
  咻!
  而在斬殺那名銀袍男子之后,陳汐毫不停留,趁此機會再次朝其他人殺去。
  如今虞辰依舊被大羅天網束縛,正自劇烈掙扎,這也讓得陳汐不但要一邊掌控大羅天網,還要一邊殺敵,對力量的消耗及其之大。
  若非他的神道根基渾厚無比,遠遠不是其他同境界強者能夠相比,單憑他如今那僅僅七成的修為,根本就無法辦到這一步。
  唰!唰!唰!唰!
  趁此時機,一剎那之間,陳汐劈斬出千百道劍氣,每一道劍氣都詭異狠辣無比,倏忽其來,轉瞬而去,飄忽不定,令人無法鎖定。
  歸去來兮!
  陳汐踏足劍皇之境后,所掌控的第三式無上劍招!
  當初和九伯那一戰時,陳汐便是憑借此招,一舉擊潰了對方心理防線,逼得后者只能祭出“神臺”與他拼命。
  而如今,陳汐為了在短時間內斬殺對方其他人,也是顧不得那么多,拼著對神力的消耗,一舉施展出了千百道“歸去來兮”劍。
  一剎那間,這片天地中劍嘯如潮,尖銳刺耳,鎮魂攝魄,可在場之中卻無人能夠鎖定那些劍氣。
  在他們的視野之中,明明看見了那些劍氣的軌跡,可一剎那間就消失不見,連自身的氣機都無法感知到那些劍氣的存在!
  這就好像活見鬼了一般,詭異到了極致!
  “該死,這究竟是什么劍法?!”
  有人承受不住這種危險致命的壓力,尖叫出聲,可旋即他整個人就被七八道劍氣同時斬在身上,噗噗噗一陣悶響,整個神軀都被斬碎成十多塊,血雨滂沱,死相凄慘無比。
  “快逃!”
  那被困在大羅天網中的虞辰見此,一咬銀牙厲聲提醒。
  其他人這才如夢初醒,倉惶欲逃。
  可惜,終究還是晚了一步,陳汐出手太快,顯得他們的反應速度稍慢了一分,這樣的結果就是——
  一道道劍氣憑空而至,出現在他們身體四周,倏然斬殺而下!
  噗!
  有人被斬開頭顱,神魂湮滅。
  噗!
  有人被洞穿咽喉,一擊斃命。
  噗!
  有人被攔腰斬為兩半,凄慘大叫許久,方才死去。
  ……這一切幾乎是在同一時間發生,而那些洞微真神也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被劍氣斬殺。
  那等場景,詭異、血腥、霸道、狠戾……給人一種無與倫比的視覺沖擊力。
  僅僅一眨眼,除了虞辰之外,其他洞微真神竟在這一擊之下全部隕落!
  ——
  PS:大年初一,父母去燒香了,親朋打電話吃酒也換做其他時間了,金魚正打算多碼字多存一些稿,可沒想到,幾個堂兄跑家里來了,得,只能喝酒……唉,這一章可是金魚躲陽臺上怒碼出來的!這么拼也就是為了不斷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