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556 圍殺行動

一擊之下,劍斬眾神!
  全場震撼。
  蒼穹中神血飄灑,斷肢零落,臨死前的慘叫兀自在回蕩,畫面凄美滲人,震撼心魄。
  鐵坤和那些村人神色呆滯,眼瞳睜大,似猶自不敢相信。
  擱在五天之前,陳汐還重傷虛弱,處境不堪,可就在這短短五天之中,他就像變了另外一個人,神威蓋世,宛如劍中帝皇霸主,先是一劍斬三神,驚動全場,如今又在一擊之下,摧枯拉朽般屠戮六位真神!
  誰敢想象,他竟擁有這般逆天戰力?
  如果這些人知道,陳汐如今才只恢復七成的修為,只怕會把下巴都驚掉了。
  ……
  一擊斬殺六尊真神,令陳汐也是暗松一口氣。
  這一擊看似輕松,實則已動用了他的最強力量,先是以大羅天網捆縛黃衣女子虞辰,而后在一擊之下施展出千百道“歸去來兮”劍,一瞬間便消耗了他大量神力,如此方才取得了這般驚人的戰果。
  “還好,體力僅剩的神力足以支撐將此女殺死了!”下一刻,陳汐便將目光望向了遠處的黃衣女子虞辰。
  嘭~~
  也就在此時,虞辰猛地施展出一種“身化萬象”的無上神通,身影一展,化作了一頭銀色鸞鳥,渾身雷光流動,猛地便沖撞開了那大羅天網,脫困而出。
  唰!
  下一刻,她便身影一閃,重新恢復原本模樣,遠遠望著陳汐,黛眉微挑,美麗的眼眸中飛出兩道絢麗的閃電,整個人氣息一下子強大了不少。
  “我承認,之前小覷了你,你若具備的威能,擱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也不遜色于任何一名頂尖洞微真神存在。”
  虞辰開口,并不急于動手,她長發飛舞,婀娜修長的身影搖曳,美麗的面容一片淡然冷漠,“不過,就憑你這般能耐,可依舊奈何不得我。”
  陳汐冷冷道:“呵,我倒是很想知道,誰給你這么大自信。”
  說話時,他也在努力恢復體內神力,可惜蒼梧幼苗的效用已是遠遠比不上神晶,短時間內很難有顯著成效。
  這也讓陳汐心中愈發認知到了神晶的可貴,在這神靈之氣匱乏的末法之域中,若無神晶簡直就是寸步難行。
  “自信倒是談不上,我只是在闡述一個事實。”虞辰攏了攏耳畔青絲,忽然道,“其實你若不愿成為三公子的神奴,我還可以給你第二個選擇。”
  陳汐神色不動。
  “加入我虞氏之中,如何?”虞辰直言道。
  “我若實力低微,你會如何?”陳汐問道。
  “那你只怕早已死了。”虞辰毫不避諱,坦然說道,“只有具備足夠的實力,才會被人賞識,不是嗎?”
  陳汐笑了,道:“這么說,我還得感謝你看得起我了?”
  虞辰皺眉,有些不悅陳汐的態度,道:“這可是一場莫大機緣,我已經對你表示出足夠的誠心,換做其他人,可根本入不得我的法眼。”
  言辭之中,儼然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陳汐若有所思道:“是不是上古神域中的存在,都如同你這般,將下界之人視作了可以任意予取予奪的對象?”
  虞辰眉頭再次皺了皺,她已意識到了陳汐的態度,道:“看來,你打算負隅頑抗到底了?”
  陳汐淡然道:“我要的東西,會自己動手去爭取。”
  “很好!”
  虞辰眸子中一寒,忽然動了,若一抹流光般沖來,身體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快的不可思議。
  移步乾坤!
  這是一種無上神通,比縮地成寸還要更厲害,號稱移步之間,乾坤易改,咫尺天涯。
  一剎,她便來到陳汐身前,潔白晶瑩的手指若利刃似的,橫切陳汐面門。
  唰~
  神光一閃,陳汐身影橫移,施展出鯤鵬神術,將時空頻頻擠爆,比之那“移步乾坤”也是毫不遜色。
  啪!
  虞辰動作極快,衣袂飄舞,仿若神魅,一記手刀劈下,將天地乾坤都斬碎,凌厲而狠辣。
  一擊不中,她身影一閃,修長右腿若長鞭橫掃,嘩啦一聲將虛空攪亂,狠狠抽向遠處的陳汐。
  這就是神魔煉體流的戰斗方式,肉身無雙,宛如神寶般堅固,渾身每一寸地方都能爆發出恐怖無比的殺傷力。
  陳汐挑了挑眉,他曾修行神魔煉體流,對這等戰斗方式極為熟悉,難纏之極,幾乎是毫無弱點。
  不過這并不代表他會畏懼了。
  陳汐不再閃避,劍箓掠空,一道簡單不含煙火氣的劍芒斬出。
  轟!
  這一次,兩人硬撼在一起,爆發出刺目的光。
  陳汐的劍氣和她的一只腿交鋒在一起,各種神光迸射,而后湮滅,將天地化作一片混亂。
  唰的一聲,虞辰身影一閃,矯健若驚鴻,她右腿被劍氣所傷,鮮血流淌,可旋即便恢復如初,顯現出一股凌厲強悍的氣勢。
  遠遠望去,若非她體態修長婀娜,玲瓏曼妙,真懷疑這是一頭美麗無比的太古兇獸了。
  “你看,你根本奈何不得我。”虞辰抿了抿鮮紅的唇,明眸燦然,仿佛見到了最好的獵物。
  “哼!”
  陳汐冷哼,再次持劍殺來,一剎那間施展出一道道無上劍道手段,撕裂乾坤,滅殺陰陽五行,肅殺凌厲到了極致。
  虞辰眼眸瞇了瞇,不敢怠慢,身影一沖,雙手于剎那間凝結出億萬法印,殘影幢幢,隆隆作響,像是遠古神魔在發怒,充斥可怖的威勢。
  轟!轟!轟!
  僅僅一瞬間而已,兩人就交鋒千百次,一個施展煉氣流中舉世無雙最具殺伐之力的劍道,一個施展號稱同境界之中碾壓一切煉氣流的煉體神通,他們之間的爭鋒,簡直若針尖對麥芒,威勢卻是驚天動地,令日月欲墜,天地色變。
  嘭~~
  又是一記碰撞,兩者同時倒飛。
  虞辰明顯被劍氣所傷,渾身被切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疤,神血流淌,可僅僅一瞬就又恢復如初。
  唰!
  她立即又撲殺過來,戰斗方式顯得愈發凌厲強悍,和她那美麗而淡然的外表完全不相符。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堅持到什么時候!”對于此,陳汐并未動容,再次持劍與之硬撼。
  他很清楚,單憑自己如今的修為,根本無法一舉將對方的所有念頭都滅殺,而這也就意味著,對方起碼現在是根本殺不死的。
  不過,雖說對方可以憑借強大無匹的煉體修為不斷恢復,可在每一次的恢復之中,必然會損耗一定的精氣神,隨著次數的累積,對方最終也必然會吃不消。
  而陳汐,等的就是對方油盡燈枯的時候!
  轟!
  陳汐不再多想,施展劍道,殺伐果決,潑灑出的劍道,將這方天地都化作一片混亂的劍之世界。
  不得不說,論及戰斗經驗和掌握的戰斗技巧,那虞辰也根本不是陳汐對手,若非依仗著她那煉體修為,只怕早已被斬殺不知多少次了。
  噗!
  片刻后,虞辰再次被劍氣掃中,切斷咽喉,雖瞬間便恢復過來,可臉色卻已是變得微微有些凝重。
  她也意識到,自己在戰斗力上根本奈何不得陳汐。
  嘭!
  又是一次硬撼,虞辰整個人被劍氣震碎,化作一片片血肉殘肢,旋即嗡的一聲,又再次站了起來。
  而她的臉色已是凝重無比。
  太強了!
  她從未想過,一個下界之人,才只洞微真神境而已,怎會掌控這等可怖逆天的劍道,尤其是他那戰斗力,令她也感到有些驚懼。
  虞辰不清楚的是,當時擁有洞光靈神境的九伯,心中也曾如此驚懼過,也如同她一般感到不敢置信。
  ……
  “老天,那女人的煉體修為未免太強悍了,已經被殺敗那么多次,竟依舊還能持續戰斗。”
  “這就是神魔煉體流的強大之處,只要有一縷念頭在,剎那間便可恢復如初。”
  “不錯,我當初可曾見過一位誕生于混沌中的先天神魔,身上的一滴血都能締造出一方宏大世界來!”
  “這一場戰斗若如此持續下去,只怕對那小子不妙啊。”
  極遠處,鐵坤和一眾村人目睹這一場驚世戰斗,皆都是臉色凝重,心神激蕩不已,有人甚至為陳汐隱隱擔心起來。
  轟!
  一股巨大的氣浪爆發,將時空扭曲,不斷轟鳴。
  交戰中的陳汐和虞辰再次分開。
  “想等著我油盡燈枯?別妄想了,不用等到那時,大羿氏三公子便會聞風而來,到時候你可再無任何生路。”
  虞辰開口,她臉色煞白,氣息微喘,眸子里卻依舊自信而睥睨。
  陳汐抿了抿嘴,眸子中肅殺之氣愈發迫人,忽然間,他抬手再次將大羅天網祭出,朝對方籠罩而去。
  “又是這一招?黔驢技窮了?”
  虞辰冷笑,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她根本不與大羅天網硬撼,而是選擇了閃避。
  嗡嗡嗡~~
  可就在她閃避的那一剎那,陳汐再次出手,三枚金燦燦的銅錢倏然劃破時空,宛如三道貫日長虹般,朝其鎮殺而去。
  先天靈寶落寶銅錢!
  這三枚銅錢呈現品字形,滴溜溜一轉,頓時鎮壓在那虞辰的頭頂和兩腳之側,赫然凝聚成了一座三才之陣。
  這一剎那,虞辰終于色變,眸中涌現出一抹慌亂和驚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