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57 畫皮木族

落寶銅錢。
  此寶外圓內方,表面烙印著晦澀的混沌秘紋,三枚銅錢上分別顯現出“天”“地”“人”散財之像,純凈厚重,神妙無比。
  早在太古混沌時期,太上教主便憑借此寶從一眾大能者手中奪走了不知多少寶物,號稱可以落盡一切后天靈寶,神威滔天。
  而在三界混沌一百零八件先天靈寶中,落寶銅錢的威力更是能夠排在第二十四位,單單從這名次上,便可以看出此寶有何等之不凡了。
  而今,陳汐祭出大羅天網之后,又出其不意地祭出三枚落寶銅錢,一舉鎮壓在虞辰身體四周,登時取得了奇效。
  嘭!嘭!嘭!
  三枚銅錢看似微小,實則每一枚都擁有碾壓乾坤之力,甫一施展威力,登時猶如三座金色神山,從頭頂、兩腳之下朝被困其中的虞辰狠狠擠壓,將虛空都寸寸擠爆,發出若雷鳴似的爆音。
  “落寶銅錢!!這不是太上教秘寶?怎會落入你的手中?”
  被困的虞辰認出這神物,發出驚怒無比的尖叫,似不敢置信。
  說話時,她奮力掙扎,渾身氣血如烈日發光,將自身的煉體修為運轉到了極致,試圖沖破捆縛,脫身而出。
  可惜,這可是三界赫赫有名的先天靈寶,傳承自太古混沌之中,其神威之盛,不止能落盡天下后天至寶,用以殺敵,更能發揮出恐怖無比的鎮壓之力。
  噗!
  虞辰咳血,渾身神輝顫抖,宛如被一輪擠壓快爆掉的驕陽。
  她竭力掙扎,施展諸般無上神通,卻根本奈何不得那落寶銅錢,反而被擠壓得身影不斷收縮,可供掙扎的空間也寸寸縮小。
  “你……難道是太上教門徒?”
  虞辰臉色蒼白,嘶聲尖叫,透著驚懼之色,仿若瀕臨死地的困獸在哀鳴。
  “落寶銅錢,太上教……難道他的身份真的是……不對,若他是太上教門徒,又怎可能在這末法之域中淪落到這般地步。”
  極遠處,當看見陳汐祭出落寶銅錢,將虞辰鎮壓的快要敗北,鐵坤臉色也是微微一變,有震驚,但更多的卻是疑惑。
  他同樣認得落寶銅錢,那是太上教主之物,可卻根本無法想通,這件無上神寶怎會落入陳汐手中。
  對于這一切,陳汐一言不發,專心統馭落寶銅錢,將一切力量都用在了鎮壓虞辰身上。
  這一戰鬧出的動靜太大,他必須抓緊時間將對方鎮殺,否則一旦被那大羿氏三公子羿天一行人及時趕來,后果不堪設想。
  嘭嘭嘭……
  落寶銅錢爆發金色熾盛光,不斷鎮壓而下,表面浮現出一種種晦澀的混沌秘紋,釋放出可怖無比的威壓。
  在這等情況下,虞辰已來不及說話,被鎮壓的嘶聲大叫連連,長發披散,渾然溢出縷縷血漬,渾身每一寸骨頭都在噼里啪啦作響,似快要不堪重負。
  “好恐怖!”
  “這小子來歷只怕不凡,竟能掌控落寶銅錢,簡直無法想象。”
  “不止是那落寶銅錢,他之前所祭出的大網,威勢比之落寶銅錢毫不遜色,甚至猶有過之,明顯也是一件難得無比的先天靈寶。你們想想,下界之中,又有哪個洞微真神能像他這般掌控兩件無上神物?”
  “這么一說,此子的來歷的確顯得很是神秘啊。”
  “我好像聽說過那大網,似乎是來自三界神衍山之主伏羲手中,名為大羅天網,號稱能捕獵天道痕跡、萬物氣運,不過我卻是不敢確認,畢竟此物,可是比落寶銅錢還要稍勝一籌。”
  “大羅天網?乖乖,一個是神衍山的,一個是太上教的,若他是這兩大神宗任何一個的門徒,怎會在末法之域中被大羿氏的人馬追殺呢?”
  “古怪,實在是古怪。”
  那些村人雖早已沒有戰斗力,可當年他們也是在下界中呼風喚雨無所不能的神明,眼光和經驗猶在,自是一眼看出了陳汐身上存在的種種奇特神秘之處。
  這讓他們感到詫異,震驚,又感到撲朔迷離,令陳汐在他們心中的形象顯得愈發神秘起來。
  轟隆隆!
  就在眾人驚異之際,遠處戰場中驀地發出一聲驚天轟鳴,金光刺目,遮天蔽日,將十萬里山河都染成金燦燦的顏色。
  而在這轟鳴聲中,則傳出了虞辰那不甘之極的凄厲尖叫。
  旋即,嘭的一聲,她整個人身軀轟然擠爆,化作無數血肉碎片,不過令人震驚的是,這些血肉碎片猶若活物,化作一道道血箭猛地朝四面八方飆射而去。
  哪怕陳汐早已做出防備,可最終還是僅僅只磨滅了大部分血肉碎片,被其中幾道給遁空逃走。
  這也是沒奈何的事情,神魔煉體者太過強橫,念頭不滅,便可重新復活,除非修為要遠遠超出對方一籌,或者祭用某種厲害秘寶,想要徹底殺死他們幾乎是很難辦到的事情。
  “可惜,我體內神力消耗太大,否則這次定然不會讓她逃了……”陳汐望著對方逃遁的方向,深吸一口氣,便不再多想。
  經此一戰,令他也是消耗甚大,原本恢復的七成修為,如今也是再次快要瀕臨枯竭,若是擱在以前在三界中,憑借蒼梧幼苗的威能,他根本不需為此事發愁。
  可如今是在這末法之域中,神靈氣息稀薄近乎于無,令得陳汐也是不得不面臨神力消耗和補充的問題。
  沒有任何遲疑,陳汐開始清理戰場。
  這一戰中,他連續滅殺了九位洞微真神,重傷了虞辰,眼下正是搜刮戰利品的時候了。
  陳汐搜刮的很仔細,那些在戰斗中被他斬碎的神寶、乃至于那些洞微真神身上的一切寶物,都被他搜刮得干干凈凈。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他此次進入末法之域中,身上只攜帶了大羅天網、落寶銅錢兩件先天靈寶,以及一柄劍箓、一柄道厄之劍、一支誅邪筆、一部幽冥錄。
  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換而言之,他如今的身家看似豐厚,實則干癟之極,迫切需要一些寶物來補充,例如神晶。
  “這么少?”
  半響后,陳汐打掃完戰場,看著搜集到的神晶,不禁微微一怔。
  九位洞微真神身上的神晶,加起來才攏共八十七顆,還不足一百之數,如此稀少的數目,令陳汐也不禁有些詫異。
  由此也讓陳汐愈發知道,神晶的存在是多么珍惜和寶貴了,起碼在末法之域中是如此。
  除此之外,戰利品還有零零碎碎一些神珍、破碎的后天靈寶,完好無損的神寶才不過區區三件,還都是很普通的后天靈寶,三件加起來也不足劍箓的十分之一價值。
  “這些玩意可以儲備起來,改日若能兌換為神晶使用那就再好不過了。”陳汐略一沉吟,便將所有戰利品收起來。
  他很清楚,哪怕離開這末法之域,前往上古神域之中,這神晶也是必要之物,宛如貨幣一般,沒有它,絕對是寸步難行。
  ……
  戰斗落幕,沒多久,一種村人皆都在鐵坤的命令下返回了村中。
  “沒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再擅自離開村落!”鐵坤神色嚴峻下達一道旨意,剛才爆發的一場大戰,讓他嗅到了一種嚴重的危機。
  那些村人也清楚,一旦再有其他強者前來,對他們而言絕對是一場無法想象的災禍。
  做完這一切,鐵坤方才匆匆離開,前往去找陳汐。
  “抱歉,這次給你惹麻煩了。”
  看著前來的鐵坤,陳汐一邊拿著數顆神晶補充消耗的神力,一邊歉然說道。
  “這本就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不怪你。”
  鐵坤揮了揮手,“你也不必擔心我等,我來自上古神域中的紫冥神宗,這片藥田便是紫冥神宗所掌控的產業,如今遭遇劇變,我已經向宗門發出救援消息,用不了一天,便會有宗門強者趕來。”
  紫冥神宗?
  陳汐怔了怔,若有所思,道:“鐵坤道友放心,待會我便會離開,以免再給大家惹來麻煩。”
  鐵坤道:“多謝了。”
  他的確無法再讓陳汐呆在這里,哪怕對方剛才憑借一己之力化解了一場滔天殺戮,可一想到那些死去神境強者背后所代表的勢力,他心中便一陣沉重,感到棘手無比。
  這些勢力中有大羿氏三公子、有上古神族虞氏子弟、以及其他一些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宗門強者……聯合在一起,根本不是鐵坤能夠抗衡的。
  陳汐也隱約能猜到這一點,心中不禁有些歉然,他很清楚,鐵坤之所以收留自己,也是看在那位“娘娘”的面子上。
  可終究對方幫了自己不少忙,如今卻因自己帶來了一連串的禍亂,這讓陳汐不禁有些過意不去。
  想了想,他欲要將那三件從戰場中搜刮到的后天靈寶戰利品贈予鐵坤,但卻被對方一言拒絕了。
  “我用不上,也根本不敢用。”
  鐵坤說到這,臉上忽然涌出一抹猶豫之色,躊躇許久,這才道:“陳汐,若你能夠進入末法之域,能否幫我一個小忙?”
  陳汐聞言,頓時一怔:“道友但講無妨,若能辦到,我定不會有所推辭。”
  見此,鐵坤頓時一喜,道:“只是一件小事而已,對你而言順手便可以做到。”
  陳汐點了點頭,旋即苦笑道:“關鍵是,我至今還不敢把握一定能夠進入上古神域,且對那里也是一無所知,還請道友不要期望過高。”
  “這很簡單,我會把自己所知道的有關上古神域的一切都告訴你。”鐵坤笑道。
  陳汐心中一動,他可是久等鐵坤這句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