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58 獲取樹心

末法之域,陳汐大致已清楚了其中情況,可對上古神域他依舊所知極少,至今辨不清出那究竟是怎樣一片所在。
  “上古神域,已知的域境擁有將近一千個,每一域最少的包含三百個宙宇,最多的則包羅八千宙宇。”
  鐵坤沉吟了一番,開始介紹上古神域的一切。
  按照他所言,那上古神域實則是由一千多個不同的域,以及成千上萬個宙宇所形成,廣袤無垠,堪稱是恒河沙數。
  和三界諸多位面不同的是,唯有神境強者方才能夠在上古神域中立足,任意遨游。
  那里的天地乾坤,充盈著超乎想象的神道秩序之力,彌漫著不同屬性的神靈氣息,和其他任何位面都迥然不同。
  那里,也號稱是永恒國度,延續了不知多少歲月,號稱不朽,除非遇到億萬年難遇一次的“混沌紀元大劫”,否則決不會覆滅消失了。
  眾所周知,三界的出現,誕生于混沌之中,上古神域同樣也誕生于混沌,不過這兩種混沌是完全不同的。
  但無論是哪一種混沌,都擁有自己的紀元更迭。
  每一次紀元更迭,都代表著某一片混沌空間從出生到終結,再由終結走向新生的過程。
  像三界,混沌初開,化作鴻蒙大世界,歷經紀元更迭,開辟出了仙、人、幽冥三界,這就是一個從誕生到終結,再到新生的過程。
  值得一提的是,每一次紀元更迭,都代表著一種“滅世劫難”,非人力能抗衡,非神魔能夠扭轉,那是一種來自混沌虛無中的本源力量,可怖之極。
  不過這上古神域和其他界面都不同,從誕生那一天開始,直至無垠歲月過去,也并未發生過任何紀元更迭。
  它穩固而永恒,無垠而宏大,彌漫神靈氣息,籠罩神道秩序之力,因而被稱作是“永恒國度”,又被叫做“諸神之國”。
  這也讓那里成為了眾神棲居修行之地,換而言之,也只有神明方才能在那等無上位面縱橫逍遙。
  “一千多個域,成千上萬的宙宇……”
  陳汐得知這一切,心中也是震撼不已,也終于明白,原來上古神域并非指的是一片界面,而是包羅了諸多域,每一個域之中還包羅著諸多宙宇!
  “我一直在雪墨域中修行,對其他域界了解的極少,真正的上古神域究竟有多大,存在著怎樣的不同,我也是沒法說清楚。”
  鐵坤嘆息道,“或許等你真正抵達那里時,才會明白其中的一切。”
  陳汐點頭,深以為然。
  接下來,陳汐又問詢了一些和雪墨域有關的事情。
  鐵坤自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原來這雪墨域在整個上古神域之中也算是頗負名氣,原因就在于,唯有通過此域,方才能進入末法之域中。
  同理,從末法之域抵達上古神域的通道的終點,便是雪墨域。
  在上古神域那些大人物眼中,末法之域是一個極為特殊的存在,它溝通著下界諸多位面,又連接著上古神域,起到了承上啟下的關鍵作用。
  并且,末法之域的環境也極為特殊,其中的天道法則,能夠在悄無聲息之間,剝奪掉神境強者身上的神道法則和掌控的各種道法,可謂是天上地下獨一份,連上古神域之中,都難尋覓到和末法之域相似的地方。
  也正因如此,末法之域被上古神域中那些大人物們視作了一片絕佳的藥園,一座可供任意游玩的狩獵場。
  也只有在末法之域之中,才能種植出“融道神藥”,這才是那些大人物們眼中,末法之域的真正價值所在!
  “這么說,如今末法之域中所分布的藥田,都被來自上古神域之中的勢力瓜分了?”陳汐挑眉問道。
  “不錯。”鐵坤點頭,“像之前和你對戰的那些神境強者,便來自雪墨域中的不同勢力。”
  “這么說的話,末法之域和雪墨域之間的通道,并不像傳聞中那么難以尋覓了?”陳汐追問道。
  這才是他最關心的,因為他忽然發現,既然像鐵坤這些來自雪墨域的強者可以來到末法之域,那么自然也應該清楚從末法之域進入雪墨域的通道才對。
  “通道的確存在,但可不是誰都能進入的。”鐵坤說著,便把其中原因和盤托出。
  “太上教?”聽完一切,陳汐臉色頓時一沉。
  按照鐵坤所言,那一條通往上古神域的通道,一直被太上教所把持,太上教在那里駐守了一眾神境強者,實力最低的也有洞微真神境,不乏洞光靈神存在,甚至常年有一位洞宇祖神巡視于此。
  不止如此,想要進入同道,還需向太上教交納一筆不菲的財富,且要經過太上教重重考核,一旦發現有人私自攜帶下界的神境強者,便會當場處死,毫無回旋余地。
  換而言之,由太上教把控的這一條同道,是禁止一切下界神境強者進入的!
  “太上教在上古神域中的勢力很厲害嗎?”陳汐禁不住問道。
  在這末法之域中,居然能夠把持住一條通道,向那些上古神域的勢力收取“過路費”,有此可想而知太上教在上古神域中的影響力,只怕也不會小了。
  通過陳汐這句話,就讓鐵坤一下子判斷出,陳汐手中哪怕擁有落寶銅錢,也必然不是太上教的門徒了。
  畢竟,哪有自家弟子不知道自家宗門勢力的?
  “很強,不是一般的強。”
  鐵坤神色凝重道,“據我所知,太上教在上古神域之中的山門,根本不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中,可這些年來卻一直把控著此地通道,連雪墨域中最強的幾個頂尖大勢力,也對此不敢有所怨言,可想而知這太上教有何等恐怖了。”
  “山門并不在雪墨域,卻把控了雪墨域之中一條來往末法之域的通道……”
  陳汐眼眸瞇了瞇,萬沒想到,這太上教的勢力竟會滲透的如此之深遠,擱在上古神域之中,威勢也能如此滔天,這著實出乎了陳汐的意料。
  “你……該不會和太上教有仇吧?”鐵坤見陳汐神色陰晴不定,禁不住問道。
  “不錯。”陳汐隨口道。
  鐵坤心中一震,倒吸一口涼氣,同樣也沒想到,陳汐竟會得罪了太上教,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些什么好了。
  “哪怕我和太上教沒仇,他們可也不會讓我這個下界來的家伙順利通過了。”陳汐瞥了鐵坤一眼,笑道。
  鐵坤點頭:“這倒也是。”
  “不過,他們不讓過,可不代表我便會就此止步了……”陳汐喃喃,眼眸中閃過一抹堅決鋒利之色。
  無論如何,他也是要進入上古神域的,對方若阻攔,大不了血戰一場,拼死也要進入其中了。
  當然,如果有更好的選擇,陳汐自不會選擇與對方硬拼到底,畢竟按照鐵坤所言,太上教可是派遣了眾多力量駐守在通道之前。
  “你若想去闖一闖,最好抓緊時間了,我聽說,再過不久,那一條通道就會被關閉,下一次開啟時,最少也需要萬年之久。”
  鐵坤忽然開口提醒道。
  陳汐點頭:“這個我清楚。”
  早在前來末法之域時,他心中就隱隱生出一絲預兆,清楚鐵坤所言并不是妄言。
  “對了,道友你之前所托何事?”陳汐問道。
  鐵坤猶豫了一下,道:“若道友你能抵達雪墨域,還請代我前往碧巖宇宙中的紫冥神宗一趟,我膝下唯一的孫女在神宗內修行,她父母早亡,天資又愚鈍,只能在外門修行最粗淺的功法,至今還未踏足神境。”
  頓了頓,他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陳汐,“道友,還請你把此物交給她,告訴她,努力修行,勤能補拙,不要擔心我的安危,只要她能夠無憂無慮地修行,我……便很滿足了。”
  陳汐怔了怔,萬沒想到,鐵坤竟會讓自己幫這樣一個忙,更沒想到對方竟會如此相信自己這樣一個陌生人了。
  誠然,此事很微不足道,可牽扯到對方骨肉親人,就不再是小事了。
  “好,我答應,若能進入雪墨域,我一定會前往紫冥神宗走一遭。”陳汐將儲物袋接過,認真說道。
  鐵坤如釋重負,慣常冷漠的臉頰上罕見地浮現一抹輕松,感激道:“那可就先多謝道友了,實不相瞞,自打我六千年前來到這末法之域,便再沒有回去過一趟,并非不愿,實則若無宗門出面,我也無法通過那一條通道。”
  說到最后,他神色間不禁涌上一抹傷感。
  “可你……為何會如此相信我?”陳汐禁不住問道。
  “因為你是娘娘帶來的人,定然不會是尋常人了。”鐵坤毫不猶豫答道,言辭之中對那位“娘娘”甚至有一種盲目的崇拜。
  這讓陳汐心中一動,趁機問道:“道友,那位娘娘的身份……”
  不等說完,鐵坤便苦笑歉然道:“抱歉,這個我真不敢泄露,娘娘她已經很久不曾親自前來末法之域了,這次卻突兀前來,連我都很意外。”
  頓了頓,他最終還是禁不住提醒道,“道友,你若真想知道娘娘的身份,或許可以前往南海域走一趟。你和娘娘之間有一段善緣,或許能從中獲得一場莫大機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