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559 剝離法則

南海域?
  陳汐想了想,最終還是搖頭,他連雪墨域都還未抵達,哪還有心思去關心南海域。
  接下來,鐵坤將一卷地圖交給了陳汐,那上邊繪制著雪墨域三千宙宇的圖案,其中還清晰標注著前往紫冥神宗所在的碧巖宙宇的路徑。
  做完這一切,鐵坤便告辭離開,留給陳汐時間全心恢復力量。
  “無論如何,今日是必須離開此地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腦海雜念,開始靜心修煉。
  之前的一場大戰雖落幕,可后患并未就此根除,他很清楚,一旦自己此時被那來自大羿氏的三公子羿天一行人追上,那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所以,今日他必須離開。
  無論去哪里,都比留在此地要強。
  ……
  哧啦!
  一片高插入云的古林中,一道黑色神箭若閃電般撕裂時空,狠狠射向極遠處。
  僅僅片刻,一聲凄厲的慘叫從遠處傳出。
  “好箭法,相信用不了多久,公子定可以晉級‘箭神’之境,成為族中真正的神箭手!老祖宗知曉,也定會高興不已。”林子中,九伯撫掌贊嘆。
  在他身旁,一眾護衛也都紛紛附和不已。
  一襲白袍,面容俊美的羿天收起弓箭,隨手丟給身旁一個侍從,這才輕笑道:“你們不必夸贊,我自己清楚距離箭神之境還有多少差距。”
  話雖如此說,他唇角卻是泛起一抹傲然之色。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傳來,一名侍衛拎著一個重傷昏迷的身軀趕來,躬身道:“公子,這是您的獵物。”
  “實力這么差勁,留之無用,殺了吧。”羿天看也不看,便揮手道。
  “喏。”
  噗的一聲,那侍衛一掌拍下,直接震碎了那具身軀的神魂。
  “無聊,原本以為末法之域開啟,浩劫之力席卷下界,能夠多抓一些厲害的獵物進來,誰曾想,這些獵物的實力越來越差勁了。”
  羿天有些意興闌珊的搖了搖頭,旋即,他似突然想到什么,道:“對了,可有那個小子的消息?”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神色皆都變得有些陰沉,他們清楚,三公子羿天說的是陳汐,那個狡猾而強橫的下界年輕人。
  尤其是九伯,臉色陰沉的差點擠出水來,上次追殺陳汐時,他差點被殺死,這事讓他心中一直憋屈之極。
  原因就在于,當時他都根本發揮不出他最強大的“箭道”之力,只能和對方近身廝殺,反而落了下風。
  “有趣,這小子居然能躲避到現在,我愈發想馴服他為神奴了。”羿天輕笑,眼眸中露出一抹玩味之色。
  “可是,公子我們已經只剩下七天時間了,若再不回去,可就無法報名參加羽澈女帝所舉辦的‘星狩大會’了。”九伯略一猶豫,提醒道。
  羿天怔了怔,旋即揮手道:“不是還有七天時間嗎,來得及。”
  嗖!
  這時候,遠處忽然傳來一陣尖銳的破空聲,伴隨聲音,一抹血色閃電剎那而至,在半空中略一停頓,已是倏然化作了一名女子的模樣。
  她一襲黃衣,秀發如瀑,神色恬靜,赫然就是那從陳汐手中死里逃生的虞辰。
  只不過她此刻的臉色卻是煞白透明一片,氣息萎靡,顯然她還未從重傷中徹底恢復過來。
  “虞辰,發生了何事?”羿天詫異道。
  其他人也紛紛側目,面露一抹驚色,他們可都清楚,虞辰乃是一名神魔煉體者,一身修為更只差一絲便能踏足洞光靈神境,就連九伯都不敢小覷對方了。
  可此時,她卻元氣大傷,一副狼狽逃命的模樣,這讓他們如何不驚心了。
  “三公子抱歉,那獵物實力太強,行動失敗了……”虞辰神色暗淡,苦澀答道。
  眾人面面相覷,哪怕早已猜到這個結果,可當從虞辰口中親自說出時,依舊令他們感到有些難以置信。
  “究竟是怎么回事?”羿天皺眉道。
  虞辰深吸一口氣,不敢隱瞞,將戰斗中的一切一一告之。
  “什么?就憑他一人便能一舉斬殺了九名真神,更差點殺了你?”眾人驚呼,臉色變幻不已。
  羿天和九伯互望一眼,也都看出彼此眼中的驚色,不過相對而言,兩人還算是鎮定。
  甚至在九伯看來,連自己都差點被陳汐擊敗,更何況是這些真神了,真正讓他意外的反而是虞辰的落敗。
  這可是一位煉體真神啊,怎會也敗的如此凄慘?
  “此子之所以如此棘手,一是戰斗力遠超尋常,另一方面也是因為在他手中,還掌握著兩件極為可怖的先天靈寶。”
  很快,虞辰就告訴了他們答案,“其中一件還是來自太上教的落寶銅錢!”
  “什么?”
  這一剎那,九伯和羿天齊齊動容,驚呼出聲,有此可見落寶銅錢這件秘寶給他們帶來了何等沖擊力。
  “你沒看錯吧?”羿天忍不住問道。
  “決不會看錯,若非他忽然祭出落寶銅錢,我斷不可能會敗的如此慘。”虞辰咬牙,聲音中透著一股濃濃的不甘。
  “這么說,他難道是太上教門徒?”九伯凝眉,神色沉重無比。
  “肯定不是。”羿天毫不猶豫否定道,“若他是太上教門徒,哪會不清楚末法之域的規矩?”
  “我也懷疑他不是,一是因為他根本未曾掌握災厄神力,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手中的另一件先天靈寶。”虞辰道。
  “哦?”其他人目光皆都齊刷刷望向了虞辰。
  “因為那件先天靈寶似乎……似乎……是大羅天網……”虞辰猶豫許久,這才不確定道。
  大羅天網!
  眾人心中又是一驚。
  “你這么一說,他似乎還真有可能和神衍山有所瓜葛,我曾和他戰斗,其劍道之中蘊含著無上符道,和神衍山傳承極為相似,當時我便有所懷疑,只是不敢確信罷了。”九伯在一旁沉吟道。
  “古怪,這小子若是和這兩個宗門中的任何一個有關系,那來頭可就有些不凡了,可偏偏地,他卻孤身一人來到了末法之域,似乎還根本不懂此地的規矩,著實有些古怪。”
  眾人聞言,也都疑惑不已。
  “哼,越是如此,我越是期待擒下此子了。”驀地,羿天罕見地流露出一抹亢奮之色,“這樣的獵物,才叫獵物啊!其他的全都是一群待宰豬羊罷了,毫無挑戰性!”
  其他人心中一驚,紛紛道:“公子不可!”
  “公子,此子身份蹊蹺,我看還是收手吧?”九伯也在一旁勸解。
  他們大羿氏在雪墨域三千宙宇之中,也算權柄滔天的頂尖勢力,掌控著諸多宙宇,可是和太上教比起來,就有些弱了。
  至于神衍山,這一方道統可就神秘了,甚至沒人見過神衍山傳人入世,可這并不代表神衍山不夠強了。
  起碼九伯清楚,在整個上古神域之中,有關神衍山之主伏羲的傳聞,也是數不勝數,幾乎是無人不知。
  “收手?哼,他又沒有表明身份,我為何要收手?九伯,從這一刻開始,調動咱們大羿氏在末法之域中的全部關系,全力圍捕此子!”這一刻的羿天顯得有些狂傲,眸光灼灼道。
  間其他人還要再勸,羿天頓時趁著臉,道:“就按我說的辦,出了事全部由我來負責!”
  其他人頓時閉嘴不言。
  “公子,我覺得此事還是通知一下太上教為妥,萬一那小子要是太上教門徒,那后果可就嚴重了。”九伯沉吟許久,最終還是沒忍住說道。
  “絕對不行!”羿天斬釘截鐵道,“非但不行,有關此子的一切消息還絕對不允許泄露出一絲一毫!”
  九伯見此,心中頓時明白,自家三公子是看上了那小子身上的落寶銅錢和大羅天網,打算來一個殺人滅口!
  “開始行動。”羿天揮了揮手,“此次行動若失敗,那你們這輩子便一直留在末法之域吧!”
  ……
  唰!
  夜空下,一道身影穿梭時空之間,不斷朝遠處飛馳而去,若不仔細觀察,根本難尋覓到他的蹤跡。
  和其他地方不同,末法之域中的夜色顯得格外的陰森和深沉,沒有星星,沒有月亮,如濃墨般漆黑。
  “果然,這禁道秘紋不止可以斬斷他人掃視而來的氣機,同時也等于是將我自身的氣機也一同遮蔽了。”
  這一道飛遁的身影,正是陳汐,他一邊飛行,一邊借助神晶恢復修為,如今已恢復了近五成力量。
  但這還遠遠無法讓他發揮出巔峰力量,甚至一旦遇到九伯那等級數的高手,絕對是死路一條。
  幸好,讓陳汐欣慰的是,籠罩在自己靈魂神火四周的禁道秘紋,能夠遮蔽他全身氣機,除非碰到某些神通廣大的恐怖存在,否則尋常之輩,哪怕發現他的蹤跡,也根本難以感知到他的氣息。
  “大概明天天亮,便可以恢復全部修為……”陳汐感知著自身力量,心頭稍安,清楚自己熬過這一夜,便不懼被那羿天三公子一行人的追殺了。
  唯一令陳汐感到皺眉的是,憑自己如今的戰斗力,究竟該如何闖過太上教重重把守,順利進入雪墨域之中?
  ——
  PS:今天是“大聰”少女的生日,祝幸福安康,學業百尺竿頭更進一步,最重要的是快開學了,別忘記寫寒假作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