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560 煉化神道

想進入雪墨域,便必須經過那一條由太上教勢力把持的通道。
  通道前,駐守著一眾太上教門徒,其中修為最低的都有洞微真神境,更不乏洞光靈神境高手坐鎮。
  尤為令陳汐警惕的是,據說還有一尊洞宇祖神常年巡弋于那一條通道之前。
  面對這等龐大森嚴的勢力,現如今才只擁有洞微真神境修為的陳汐,同樣也是感到棘手無比。
  最關鍵的是,據鐵坤所言,那一條通道即將在短時間內關閉,一旦此事生,想要等它下次開啟,起碼需要上萬年之久。
  這也就意味著,陳汐想要通過,就必須在這一段時間內采取行動!
  “哪怕我恢復全盛實力,恐怕也只能夠和洞光靈神開戰,若是碰上洞宇祖神,絕對是以卵擊石……”
  夜空下,陳汐陷入沉思。
  洞宇祖神,那可是掌控著“宙之力”的恐怖存在,實力已達到神境中的返祖階段,一祖定萬道,堪稱是神威驚天。
  陳汐四師兄老窮酸何等強橫,也僅僅只不過是一尊“洞光靈神”而已,而洞宇祖神,可是在洞光靈神之上!
  “罷了,尋覓到機會先去查探一番虛實,再另作決定也好,當務之急,還是全力恢復修為,若能將符之神道錘煉至‘小成’地步,再好不過了……”
  思來想去,陳汐并未想出一個絕佳主意來,最終搖了搖頭,不再多想。
  ……
  如墨深沉的夜色下,陳汐一路挪移飛馳。
  沿途之上,看見了一片又一片的藥田,一座又一座的村落,其中情況和他之前所在的村落幾乎一模一樣。
  其中都有著眾多藥奴耕作,都有著一位來自上古神域的強者在其中守衛,藥田中所種植的也都是“融道神藥”。
  若是擱在尋常,陳汐說不定會趁機搜刮一些融道神藥,可惜的是,他正在被追殺,又要費盡心思進入雪墨域,也根本沒心思去節外生枝了,以免再橫生波瀾,影響了行動。
  除了沿途所見的藥田和村落,末法之域中大多都是荒蕪的山地、曠野、以及環境惡劣的沙漠、沼澤區域。
  這些區域,大多生機死絕,可也不乏蟄伏一些極為晦澀而強橫的氣息,似妖似魔,充斥著一股滲人的戾氣。
  對于此,陳汐直接繞開,根本不去探尋那究竟是何等存在,有時候好奇心是會坑死人的。
  “再過不久,就要經過狩獵區了,那里有著不少被放逐其中的下界強者,更有著一些在其中狩獵的神域中人……”
  陳汐拿出一份地圖,仔細審視起來。
  這是鐵坤交給他的,上邊繪制著一些有關末法之域的粗糙輪廓,極為簡陋,但卻足可以讓陳汐判斷出自己身在何地了。
  “只要能進入狩獵區,自己雖說會遇到不少風險,可卻足可以尋覓到更多機會,來蒙蔽那三公子羿天派來追殺自己的神境強者了。”
  收起地圖,陳汐略一沉吟,便決定不再繞道,直接進入那狩獵區之中。
  可就在此時,在陳汐靈魂之火四周繚繞的禁道秘紋忽然泛起一圈漣漪,旋即,一陣窸窸窣窣的意念波動傳出,被他瞬間捕捉住。
  “果然奇妙,這禁道秘紋竟還能捕捉意念交流的聲音。”
  陳汐心中一動,將周身氣機遮掩,悄無聲息地降落地面,朝遠處一片黑魆魆的森林靠近而去。
  “白癡,小心一些!”
  “哼,深夜之下,誰能察覺到咱們?”
  “不錯不錯,論及偽裝,整個末法之域中,誰也比不上咱們畫皮木族了。”
  “一群蠢貨,難道你們沒聽說,棲居在十里谷中的‘神羅王藤’夫婦,就因為太過大意,被來自上古神域中的一位大人物收走了?他們的下場注定是被煉制為神藥,供那些該死的神明享用,難道你們也想被煉制為神藥?”
  這一片黑魆魆的森林只有萬里范圍,其內樹木參差,高差如云,寂靜無聲,宛如夜色投射在地面的一片陰影。
  可在陳汐的眼中,那森林深處,卻有十余顆樹木和周圍其他樹木完全不一樣,或者說,它們表面和其他樹木一模一樣,可卻別其他樹木多出一縷極為晦澀的氣息。
  那種氣息就宛如尋常樹木的生機般,但卻有著一絲難言的生命韻律,若是匆匆查探,根本就難以現它們的不同。
  即便以陳汐如今的威能,在不借助“禁道秘紋”的情況下,也根本就無法辨認出它們的不同。
  之前傳入陳汐耳中的意念交流聲,正是來自那十幾棵古木。
  “畫皮木族?有趣,它們竟稱呼那神羅王藤為夫婦……”
  陳汐想起來,自己上次被那位“娘娘”和少女慧聰救助時,對方正是為了采擷那“神羅王藤”。
  而聽這些“畫皮木族”交談所言,顯然是把“神羅王藤”當做了同類。
  “小心一些吧,我之前聽說,那來自雪墨域的三公子羿天,正在全力抓捕一個來自下界的年輕人,據說動用了不少力量,這些天我們最好還是收斂一些。”
  “誰是羿天?誰又是那下界年輕人?”
  “稍等,我和老七給你們變幻一個看看。”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
  忽然之間,在陳汐的視野之中,兩棵古木周身彌漫上一股黑光,旋即,它們陡然化作了兩個人。
  一個白袍著身,面容俊美,唇角掛著一抹淡淡的輕笑,正是那大羿氏三公子羿天,而另一個人一襲青衫,面龐清俊,眼眸似星空般浩瀚,竟赫然是陳汐的模樣!
  這讓陳汐心中一震,暗自吃驚不已。
  若僅僅只是幻化之道,自難以入得了他的法眼,真正讓陳汐吃驚的是,對方幻化出的“羿天”和“陳汐”不止是模樣,連周身氣質、氣息、乃至于所展現出的氣度竟完全和他們一模一樣,渾然找不出一絲破綻來!
  當陳汐注視著對方所幻化的“陳汐”時,都差點懷疑那究竟是不是自己……
  “難道,這就是那些畫皮木族所掌握的天生道法?”
  陳汐心中驚嘆,這種幻化之道太過逆天,比他在幽冥界所見到的“千眼鬼猴”都要更恐怖,這若是擱在三界之中,一旦被它們幻化成自己的模樣招搖撞騙,只怕惹出無數禍患來,都沒人會去懷疑那不是自己了!
  “慘了,慘了,這次施展妙法,又讓我損失了一張皮,這可是整整三千年道行所凝聚啊。”
  那“羿天”忽然大叫一聲,渾身冒出一縷縷黑光,竟“褪掉”了一層皮囊,倏然再次化作了一棵古木的模樣。
  “嘿嘿,又不是本源之力所化的‘無相皮’,老六你心疼什么啊。”
  那“陳汐”笑了笑,有些幸災樂禍。
  “哼,老七說的倒是輕巧,咱們十三個兄弟之中,只有老大才能憑借本源之力凝聚出‘無相皮’來,這可是能遮蔽諸神耳目的無上法門!”
  老六冷哼道。
  “無相皮?能夠遮蔽諸神耳目?”陳汐心中一動,若有所思。
  “住嘴!說多少次了,有關我的秘密決不允許再提起,一旦被那些該死的神明知道,非挖了我的本源心,制作出一張‘無相皮’不可!”
  一棵一直沉默的古木開口,慍怒無比,顯然它就是那些“畫皮木族”口中的“老大”了。
  老大一開口,其他畫皮木族頓時噤若寒蟬。
  “老大,咱們儲藏起來的神尸已經不夠吃了,要不要再展開行動,獵殺一些神明?”那扮作“陳汐”模樣的家伙低聲問道。
  “還有多少?”
  “十六具,都是下界來的獵物,肉質很糟糕,遠遠沒有上古神域中的家伙好吃。”
  “這么少?”
  老大怔了怔,道,“也好,這幾天那三公子羿天不是派出許多神明在追殺那個下界年輕人嗎?老七你委屈一下,暫時就化作這年輕人的模樣,充當誘餌,引一些神明上鉤。”
  扮作陳汐模樣的老七慘叫道:“為什么又是我?”
  “哼,若非咱們畫皮木族不擅長戰斗,哪用你來受委屈?就這樣決定了,大家記住,咱們的戰斗力,充其量只能殺死洞微真神,一旦碰到洞光靈神就趕緊逃,聽明白沒有?”老大吩咐道。
  “明白!”
  其他畫皮木族紛紛答應。
  “諸位,你們明白的有些晚了。”就在此時,忽然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誰!”
  一眾畫皮木族驟然大叫,像受到驚嚇的猴子似的,搖動身軀,竟紛紛欲要逃走。
  嘩啦~~
  一張清冽如星輝似的大網籠罩而下,封鎖四方八極,將它們的退路硬生生全部堵死,逃無可逃。
  與此同時,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出現在場中,目光一掃那些驚慌失措的一棵棵古木,道:“想扮作我的模樣去殺人,經過我同意了嗎?”
  “他……他是下界那年輕人!”
  “該死!他怎么可能現咱們的蹤跡?”
  “老天,多少年了,竟然真的有人能尋覓到咱們的蹤跡!”
  “白癡!這時候是關心這個問題的時候嗎?”
  一群畫皮木族七嘴八舌開口,倉惶無比,像炸開鍋似的。
  “一群蠢貨!還嚷嚷什么,和他拼了!”那位老大驀地大怒出聲道。
  ——
  ps:明天開始恢復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