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6 冥火煉魂


  第二更!
  ——
  星羅大殿前,那廣袤平坦的場地上,此刻已立著無數個星羅宮弟子,和數十個身穿星紋華袍,氣息恐怖之極的老者。在其中,尤以一個頭戴星冠,金袍著身的中年最為惹眼,正是星羅宮掌教鐵云子。
  此刻聽到白婉晴那充斥著無盡恨意的聲音,星羅宮上下無不神色一變,憤怒之極,紛紛大罵出聲。
  “欺人太甚!我星羅宮八萬四千名修士,豈會怕你們三人不成?”
  “真是找死,就憑你們三人,就想屠滅我星羅宮?簡直是個天大的笑話!”
  “哼,鬼鬼祟祟潛入我星羅宮,已是活罪難逃,又口吐狂言滅絕我星羅宮,真是無知者無畏,該死之極!”
  “閉嘴!”星羅宮掌教鐵云子猛地一聲暴喝,臉色已是鐵青一片,以他的眼力,怎會看不出白婉晴三人的虛實?也正因如此,當白婉晴說出那番話時,他心中頓時咯噔一聲,暗呼不妙,此刻在聽到門下弟子一個個傻乎乎地叫嚷,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們。
  鐵云子一開口,頓時所有的聲音不見了,鴉雀無聲,掉針可聞,氣氛也變得沉寂壓抑起來。
  這些弟子皆是一個個驚疑不定地望著掌教,似是很不理解鐵云子為何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不過以他們的修為,也看不出白婉晴身旁的老者修士,正應驗了那句話,無知者無畏。
  鐵云子哪里會理會這些弟子的想法,深吸一口氣,看著白婉晴,遙遙抱拳,正待開口,就在這時,一聲大笑打斷了他的話。
  是白婉晴旁邊的赤發青年,他有著一張俊美邪魅的臉蛋,赤發如火,此刻仰天大笑,一股張狂霸道的氣息從身上涌散而出。
  “小姑,跟這些螻蟻有什么話好說,敢強抓我兮兮妹子為徒,統統都得死!”
  赤發青年眼皮一翻,扭頭不屑地掃視著星羅宮眾人,冷冷道:“我告訴你們,今天,天上地下沒有誰能救得了你們,快點交出我妹子,我讓你們死的痛快點,否則我就讓你們嘗嘗冥火煉魂的滋味!”
  囂張!
  驕狂!
  這個赤發青年所流露出的跋扈氣息,以及那言辭間充斥著的濃濃不屑,就跟一個混世魔頭一樣,謝家的小公子謝戰和他一比,簡直就是個純良的乖乖子。
  “大膽!你這家伙欺人太甚,讓我們死?我看是你腦子有病吧!”一名星羅宮弟子再也忍不住,叫罵出聲。
  “我有病……找死!”赤發青年眼睛一瞇,頭頂上轟然涌出一顆光芒萬丈的金丹幻影,足足有人的腦袋大小,上面有魔神、有海浪、有山岳、有黑云、有水火、更有龍虎、飛鶴、颶風……種種異象涌現,宛如活物,氣象萬千。
  轟!
  這顆金丹幻影甫一出現虛空,赤發青年周圍的虛空猛地震蕩起來,恐怖的氣流涌散天地,頓時把方圓千里的云霞絞碎成末,潰散一空,出現了一個真空地帶。
  “好厲害!一顆金丹中竟然足足蘊含了十九種道意!”極遠處,陳汐瞳孔一縮,心中震撼不已。
  修士進階兩儀金丹境界,陰陽交融,龍虎相生,自身所領悟出的種種道意,便會呈現在金丹之中,所領悟出的道意越多,金丹的威力就越強。若是再進一步領悟出道域,其威力更是會翻倍暴漲!
  陳汐曾見過蘇冷的金丹,才只領悟出一種名為幽冥的道意,蘊積在金丹之中,呈現出的就是一種似灰非灰的幽暗氣流。
  并且陳汐自己直至如今,也才領悟出一條完整的風之道意,而那赤發青年的金丹中,卻呈現出十九種道意,其悟性之高,修為之深,簡直達到了駭人的地步!
  若是這家伙領悟出道域的話,恐怕比羅修的“血蝕道域”要厲害十倍不止……這一刻,陳汐愈發認清了自己實力的不足。
  他曾聽季禺說過,永遠不要認為自己就是獨一無二的天才,因為這個世界上的天才之多,超乎你的想象,資質比你好的,也如同恒河沙數,過江之鯽,數不勝數。
  那赤發青年所展現出的實力,無疑從側面驗證了這句話。
  嗖!
  說時遲那時快,在金丹虛影甫一出現之際,那赤發青年腳步一踏虛空,腳下頓時升起一個熊熊燃燒的血色紅蓮,托著他瞬間出現在那名星羅宮弟子身前,手掌抓下,啪地一聲,已拍爛了其腦袋,而后一股黑煙涌出,朝虛空一抓,牢牢抓住一個掙扎不定的透明人影,赫然是那名弟子的魂魄。
  “真是找死,我就讓你嘗嘗冥火煉魂的滋味,讓你求生不成,求死不得,痛到靈魂深處!”說話時,那赤發青年已經鬼魅一樣回到白婉晴身前,頭頂金丹中猛地噴出一股漆黑瀲滟的火焰,包裹住這名星羅宮弟子的魂魄,來回沖刷烤炙。
  這赤發青年的動作極快,從他出手,到施展冥火煉魂之數,只一眨眼時間,別說那些星羅宮弟子,就是鐵云子和一眾星羅宮長老也都來不及出手相助,措手不及。
  “啊——”一聲凄厲之極的尖叫陡然響起,那透明魂魄在黑色冥火的吞吐中,劇烈掙扎著、蜷縮著、躲避著,神色扭曲猙獰到了極致,令人遠遠一望,就感到頭皮發麻,心驚膽戰。
  “唔,多么美妙的聲音啊。”赤發青年發出一聲近似夢囈般的呻吟,邪魅的臉上盡是享受之色。
  “該死,周漁師兄被抓走了,殺了他!”
  “對,他才只是金丹境界,咱們一起上,殺了他,搶回周漁師兄的魂魄!”
  “殺!”
  目睹那慘絕人寰的畫面,星羅宮弟子的眼睛頓時紅了,一個個憤怒出聲,正待群起而攻之,卻再次被掌教鐵云子死死攔住。
  這一刻,鐵云子的臉色已是鐵青之極,臉上青筋一根根爆綻,他已快要忍耐不住心中的怒火,恨不得現在不顧一切,集星羅宮所有弟子、長老之力,與這三個家伙拼了。
  怎么辦?
  柴紹師叔怎么還沒有布置好殺陣?
  若再這樣下去,恐怕我星羅宮危在旦夕啊!
  鐵云子早已知道哪怕全體出動,也不可能是白婉晴的身旁老者的對手,所以早早地就決定,讓冥化真人柴紹,耗費星羅宮內所有物資,全力啟動九宮星煞滅仙陣!
  九宮星煞滅仙陣乃是星羅宮自古傳承下來的護宗陣法,非生死存亡之際,絕對不會輕易開啟,因為想要開啟這座大陣,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起碼需要上千年的時間,才能恢復過來。
  不過,正因為付出的代價慘重,九宮星煞滅仙陣的威力也是極為可怖,全力運轉,能夠溝通諸天星煞之力,凝聚為滾滾星煞神雷,屠魔滅神,威力無窮,就是地仙境的強大修士陷入其中,也得尸骨無存,魂飛魄散!
  “我數到三,若再不交人,那可就別怪我等心狠手辣了!”赤發青年伸手一碾,頓時把那名叫周漁的魂魄捏碎,消散一空,而后抬眼望著鐵云子,慢條斯理說道。
  “一!”
  “二!”
  “且慢,姜青長老,還不交人?”鐵云子扭頭望向身旁的一名面頰狹長,神色陰郁中年女子,冷冷命令道,同時傳音解釋:“快,先交出人,拖延一段時間,待柴紹師叔布置好九宮星煞滅仙陣,何愁滅殺不了這三人?”
  “哼!”姜青冷哼一聲,但也知道事態緊迫,袖袍一揮,一個八九歲,頭扎沖天辮,粉雕玉琢似的小姑娘出現在身前。
  陳汐一眼就認出,小姑娘正是兮兮,慶幸的是,她似乎并沒有遭到折磨,只是神情有些萎靡不振,病懨懨的,沒了從前的活潑調皮。
  “師尊,您叫徒兒什么事兒?”兮兮抬起頭,神色畏懼,似是極為害怕眼前這個中年女子。
  “兮兮!”遠處,白婉晴看到兮兮,兩行淚水頓時流了出來,凄聲呼喊道。
  兮兮身子一僵,緩緩扭過頭,當看到白婉晴時,眼中驀地涌現出一股驚喜,隨即臉露驚恐之色,叫道:“娘,你趕快逃!要不你就沒命了!我師尊會殺了你的!快逃啊!”
  “這傻孩子,到這時候了還惦記著我……”看到這一幕,白婉晴又是心酸又是憤怒,她實在想象不到,自己的女兒這兩年來受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折磨,才會流露出如此的驚恐眼神。
  “嘩!”
  便在這時,在白婉晴身旁一直不曾說話的老者,探手一抓,虛空中驀地劇烈鼓蕩,寸寸破裂,一只無形大手憑空出現在千丈外,頓時把兮兮抓了過來。
  去速度之快,簡直就跟瞬移一樣,令鐵云子和姜青都根本來不及做出反應,由此可知,若這老者早早出手,恐怕早已滅殺了星羅宮的所有人!
  或許,就是因為顧忌兮兮還在星羅宮手中,他才遲遲沒有動手。
  “哇!”兮兮被抱進白婉晴的懷中,似是不敢相信,哇地一聲嚎啕大哭起來。
  “不哭,不哭,娘帶你回家。”白婉晴也是淚水簌簌而下,抬手打出一個法訣,令兮兮酣睡過去,抬頭望向星羅宮眾人時,臉色已是變得冰冷之極。
  不好!
  鐵云子心中咯噔一聲,原本他還寄希望以兮兮的性命作威脅,來拖延一段時間,誰料那老者的出手竟是出奇的快,快得令他根本就來不及反應,簡直超出了他所有的想象。
  同時,他心中升起一股無法遏制的徹骨寒意,如墜冰窟,若是在剛才這家伙就出手,自己現在是不是早已經死了?
  不止是鐵云子,在場所有人,包括躲在極遠處旁觀的陳汐和北衡,當看到那老者出手時,皆是心中巨震,膽寒不已。
  那種出手速度,已經超出了他們所能理解的范疇!
  只有北衡隱隱約約看出,那老者似已領悟到一絲空間大道,隨意一出手,便可撕開虛空,為所欲為,比之瞬間挪移的速度快了一倍不止。
  “白乾,藤叔,殺!殺光這些人!”白婉晴一字一頓道,字眼中殺意橫溢,決然之極。
  “小姑,放心吧,今日他們一個也逃不掉!”名叫白乾的赤發青年冷冷一笑,一張英俊邪魅的臉上流露出無盡殺機。
  “小姐,此次事了,您可一定要隨我回家,否則……”老者話還沒說完,便被白婉晴打斷:“放心,我這次說過的話一定算數!”
  “好!”老者點點頭,一直瞇縫著的眼眸霍然睜開,爆射出兩團雷霆電弧似的冷芒,而他整個人身上,轟然涌現出一股令天地都色變的恐怖氣息,在他周圍百丈內的虛無,突然像海面一樣,起伏翻滾起來,碎裂出一道道浪花似的空間裂縫。
  這一刻,這位沉默許久的老者就像變了一個人,氣勢滔天,令在場所有人心中都不可抑制地升起一股無助絕望的渺茫感覺。就像面對一尊頂天而立的巍峨大山,無法撼動,無法逾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