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7)     

神箓1563 鯤鵬石壁

感謝老虎兄送的大禮包~~
  ——
  在狩獵區的天道法則之下,擊殺敵人之后,敵人自身的神道法則和掌握的法門便會被立即剝奪掉,被獲勝者所得。
  這和直接吞噬對方的神道法則和法門為己用也幾乎沒什么區別!
  而這一切,才是最吸引上古神域強者的地方所在。
  他們前來末法之域狩獵區狩獵,除了娛樂,更多的便是為了從獵物身上奪取神道秩序和法門。
  而現在,那黑衣老者顯然把陳汐當做了獵物,要將他擊殺,剝奪其身上上掌控的神道法則和法門。
  “僅僅為了進入那一條通往雪墨域的通道時,能夠多出一分把握,你便要將和我對敵?”陳汐臉色一下子變冷,聲音中也多出一抹肅殺的味道。
  “年輕人,看來你還不明白末法之域的可怖,我們這些下界來人,不止要遭受那些神域強者的任意獵殺,還要時時刻刻和這里的天道法則抗衡,一旦在此滯留十年歲月,身上的神道法則和法門就會被無情剝奪,徹底淪為一個廢物!”
  黑衣老者越說越激動,一張老臉上盡是怨毒暴戾之色,“淪為廢物啊!你愿意嗎?所以,只有離開這里,進入上古神域,我們才能獲得新生,成為真正至高無上的神祗,擁有永恒無量的壽元!”
  陳汐眼眸中流露出一抹不屑和憐憫,這老家伙,還指望進入上古神域中就能永恒長存,顯然他根本就不清楚,那上古神域究竟是怎樣一方存在了。
  仿似被陳汐臉上的不屑之色激怒,那黑衣老者不再多言,轟的一聲,祭出一柄烏黑劍器,斬殺而來。
  轟隆隆~~~
  此劍烏黑,彌漫出滾滾煞氣,纏繞狂暴的神道法則,甫一掠空,宛如一片遮天黑云鎮殺而下,顯得頗為驚心怵目。
  “既然找死,那陳某便成全你。”陳汐見此,眸中僅存的一絲溫度也是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徹骨的冷漠和殺機。
  唰!
  劍箓騰空,蒸騰起一座座神箓圖紋,熾盛耀眼,將時空都震碎,轟隆隆碾壓而去。
  嘭的一聲驚天巨響,那烏黑煞氣被一劍破除而開,而那老者則被震得身影一晃,渾身氣血一陣沸騰。
  “好強的劍道!”
  黑衣老者吃驚,有些不敢置信,原本以為對方一個洞微真神境年輕人,足可以輕易得手,誰曾想,這一擊之中竟讓他吃了不小的虧。
  “看來,本座倒是小覷你了。”
  黑衣老者臉色一沉,渾身氣息愈發狂暴,宛如一尊魔神復蘇,周身神光激射,直沖九霄,聲勢頗為盛大。
  “只能怪你太愚蠢。”陳汐面無表情道,這老東西充其量也只是一個洞微真神,連那個虞辰都不如,自不可能給陳汐造成任何壓力。
  轟!
  那黑衣老者掌握烏黑神劍,剎那間劈出萬千重劍影,狠狠朝陳汐碾壓。
  這一次,陳汐不再留手,一招“滅殺無形”施展而出,凌厲無匹的劍氣化作天地間最鋒利的一抹刃,呼嘯而去。
  嘭!嘭!嘭!……
  對方施展的萬千重劍影,在陳汐這一擊之下支離破碎,轟然化作爆碎的劍雨碎片,消散無蹤。
  此招,堪稱是無堅不摧!
  “不好——!”
  黑衣老者臉色驟變,還不等他反應,噗的一聲悶響,他整條右臂脫體而飛,神血飚灑而出,染透虛空。
  “啊~~”
  黑衣老者痛苦嘶吼出聲,臉色猙獰扭曲一片,他終于明白,這次踢到鐵板了,哪還敢遲疑,閃身就朝遠處飛遁而去。
  “既然動手了,那就徹底留下吧!”
  可惜,還是晚了一步,被陳汐輕松追上,一劍誅殺當場,近乎透明般的神血嘩啦啦傾瀉滿空。
  嗡~~
  幾乎是同時,陳汐敏銳注意到,就在那黑衣老者死后,其所在的蒼穹之上,驀地浮現出一個幽邃詭異的血色漩渦,猛地一旋轉,硬生生從那黑衣老者尸骸中剝離出兩個熾盛無比的光團。
  一個光團彌漫純粹的神道法則之力,一個光團則浮現出各種各樣的道法力量,極其駁雜。
  嗖!嗖!
  這兩個光團甫一出現,就像離弦之箭似的,要被那血色漩渦吞噬。
  早已蓄勢以待的陳汐見此,毫不遲疑祭出大羅天網,搶在之前將那兩個光團籠罩,剎那間便捕捉到自己手中。
  嗡~~
  那天道秩序所化的血色漩渦猛地一顫抖,便即轟然碎裂,重新化作天道秩序,消失在場中。
  而陳汐則身影一閃,離開了戰斗之地。
  盞茶功夫后。
  一座低矮的山巒腹地中。
  “沒想到,這神道秩序光團竟是純凈無比,毫無雜質,如此一來,即便將其煉化,也不必擔心法則沖突的問題……”
  陳汐盤膝而坐,仔細打量著手中的兩個光團。
  “至于這個法門光團,所蘊含的法門太多,駁雜無比,其中大多數明顯不是那老東西所修煉,看來,他在狩獵區這些年,也殺死了不少神境強者,從他們身上奪走了神道秩序和諸般法門。”
  略一思索,陳汐便想明白了其中緣由,禁不住在心中一嘆,這就是狩獵區,殺戮成狂,處處血腥,危機四伏,一些殺戮是根本不可避免的。
  嘩啦~~
  沒有再遲疑,陳汐開始祭煉那一個蘊含神道法則的光團,一股股神道力量像汩汩溪流似的涌入其體內宙宇中,開始循環沸騰起來……
  ……
  就在陳汐殺死那黑衣老者,離開一炷香之后,一行神境強者破空而至,約莫七八人,其中一個紫衫青年深吸一口氣,便閉上眼睛仔細感知起來。
  “一炷香前,此地有戰斗發生。”
  “交戰的是兩人,死者是從下界抓來的一個獵物,出手之人的氣息,和三公子所描述的極為相像。”
  “有此判斷,咱們此次的對手,必然剛離開不久。”
  說著,紫衫青年猛地睜開眼睛,有些驚疑不定道,“不對,我竟無法判斷出他逃跑的路線。”
  “哦?”為首一個膚色雪白,身材頎長,生著一對金色瞳孔的男子皺眉道,“莫非他的氣息消失了?”
  其他人的目光也紛紛望向那紫衫青年。
  “不錯,他應該掌握著某種能遮蔽氣機的無上法門,連我的‘尋靈神訣’也難以搜尋出他的氣息。”紫衫青年神色凝重道。
  其他人心中也是一凜。
  這紫衫青年名叫盧亭,掌握著一部罕見的感知之法“尋靈神訣”,這天地間任何氣息都難不住他的感知。
  可在今天,盧亭卻說,竟無法用“尋靈神訣”鎖定目標的氣息,登時令他們一行人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
  “通知三公子,此子曾出現在這片區域,讓三公子調動人手,全力搜索這片區域!”金瞳男子皺眉沉吟片刻,便做出決斷。
  “是!”
  其中一人躬身應諾,旋即便拿出一塊暗灰色的玉符,在其中烙印出一道意志,便被他用力捏碎。
  啪!
  暗灰色玉符爆碎,化作一抹金色光澤在時空中一閃即逝。
  “秦桐大哥,我們接下來該怎么做?”紫衫青年盧亭問道。
  “展開行動,全力搜索這片區域,除了咱們的人之外,無論遇到誰,格殺勿論!”金瞳青年殺氣騰騰道。
  ……
  嘩啦~~嘩啦~~
  在陳汐周身,彌漫著一縷縷神道秩序之力,衍化作符文的形態不斷循環,映襯得陳汐宛如端坐大道本源之中,寶相莊嚴,眉宇間一片澄澈。
  片刻后。
  轟隆一聲,從陳汐體內傳出一股宏大的道音,剎那之間,在他身體四周繚繞的神道秩序之力瞬間涌體內,消失不見。
  幾乎同時,陳汐睜開了眼眸。
  “僅僅不足盞茶功夫,便讓我對符之神道的掌控精進一分,這樣的悟道速度未免太過匪夷所思了一些……”
  感受著周身神道之力的變化,陳汐心中不禁驚嘆,那一團來自黑衣老者的神道秩序力量,簡直和丹藥一般,讓他不必參悟和揣摩,直接就將自身的符之神道提升了一絲!
  這等神效何止是驚人,簡直就是駭人聽聞!
  要知道,這可是神之大道,無上曠遠,若單憑自身去參悟,哪怕消耗漫長時間,也不見得能提升一絲!
  “怪不得那些上古神域的強者皆都紛紛來這狩獵區進行殺戮,光是這等誘惑力,只怕都不是誰都能夠拒絕的。”
  陳汐深吸一口氣,心中也不禁生出一絲期待,若是按照這種悟道速度持續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自己便可以將“符之神道”從初窺門徑的地步臻至小成地步了!
  到得那時,如果再遇上九伯這等一流洞光靈神境存在,陳汐絕對有信心將其徹底擒殺了。
  “可惜,這一個光團中蘊含的諸般法門太過駁雜,且威力有限,根本不適合我……”陳汐拿出另一個光團,略一沉吟,最終還是決定,將其封印起來。
  若有機會進入雪墨域之中,他或許會拿出此物,去兌換一些神晶使用,他自己則是不會去修煉的。
  原因很簡單,他所掌控的法門,足可以讓他發揮出更強的威力,再去修習這光球中的法門,無疑跟吃雞肋沒什么區別,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嗯?”
  陳汐長身而起,正打算離開這座低矮的山中腹地,驀地,他似感知到什么,猛地運轉“禁道秘紋”,將自身所有氣機完全給遮蔽了起來。
  幾乎是同時,一陣交談聲從極遠處傳達而來。
  ——
  PS:第三更稍晚,等不及的兄弟姐妹們明天再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