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1)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1)     

神箓1565 十面埋伏

水潭足有萬丈深,越往下,壓迫之力就越大。
  不過對陳汐而言,這點壓力自算不上什么,真正令他感到一絲奇怪的是,這水潭未免太深了一些……
  不止如此,這水潭底部生著一株株淡藍色的水草,柔軟如絲帶,在水中靜靜搖曳著,泛著點點如星辰似的淡藍光點,如夢似幻,煞是美麗。
  “這水草內涌動著瑩瑩神輝,明顯也非凡品,大概是一種未知神材,可惜,這時候可顧不得仔細查探這些了。”陳汐只打量了一眼,便收回目光。
  一瞬間,他整個人的氣息皆都消失,宛如一具沒有生機的泥塑。
  陳汐在等,等一個絕佳的時機,去獵殺那些追捕自己的家伙。
  之前斬殺的兩名神境強者,讓他再次獲得四個光團,兩個蘊含神道法則之力,另外兩個蘊含諸般法門。
  這讓陳汐頓時意識到,或許當自己獵殺更多的對手之后,從他們身上所獲得的神道法則之力,足可以讓自己對“符之神道”的掌控臻至小成地步!
  當然,說來輕巧,其實陳汐也清楚,想要達到這一步,要獵殺的對手數目必然也是極為驚人的,起碼要在百個以上了。
  這也就意味著,或許斬殺一百個以上的神境強者,方才能讓陳汐對神道法則的掌控,臻至小成地步!
  這還只是陳汐初步估計的結果,有此便可以知道,對神道法則的掌控,想要邁進一步有多么的艱辛和不易。
  獵殺敵人,剝奪敵人神道法則這種方式,甚至已經算是取巧了,若是靠自身去參悟,還不知道需要耗費多少歲月光陰。
  “婆婆,還是算了,這樣太冒險了,萬一傷到您,阿涼心里會愧疚一輩子的。”
  “噓,小聲點,丫頭,咱們族中就你天賦最好,一輩子若滯留在這里,那可就太可惜了。”
  忽然,一陣細如如蚊蚋似的意念波動,被禁道秘紋捕捉,清晰傳入到了陳汐耳中。
  “嗯?”
  陳汐心中一陣詫異,這里還存在著生靈?
  他分出一縷意念,頓時看到一幕令他驚詫萬分的一幕。
  潭底生著著一縷縷柔順若絲綢般的淡藍色水草,飄逸多姿,彌漫著瑩瑩若星輝似的光澤,而此時,在其中一縷水草上,正有一行小人在上邊前行。
  為首的是一個滿頭銀發,端莊威嚴的老婆婆,在她旁邊,還跟著一個少女,一身淡藍裙裳,青絲柔順,螓首低垂,亦步亦趨跟在老婆婆身邊。
  在她們身后,還跟著一行身披甲胄,神情肅殺的侍衛,可滑稽的是,這些侍衛都留著一個蘑菇頭。
  最讓陳汐驚詫的是,這一行小人的體積,甚至比小指頭還小,跟世俗中的螞蟻似的,小的不可思議。
  陳汐還記得,自己當初見到靈白時,也頗為驚詫靈白那四寸的身高,可和眼前這些小人相比,靈白絕對算得上是“巨人”人了。
  “古怪,這是什么種族?”陳汐頗為好奇,他還是頭一遭遇到這種生靈,敏銳注意到,對方一個個看似小的很,可每一個身上皆流溢著神性氣息,很是不凡。
  尤其是那為首的白發老婆婆,一舉一動,隱隱然有一種無上威嚴,明顯久居高位,自有一股迫人的氣勢。
  甚至,陳汐都不敢用意念去探知對方,以免被對方給察覺到了。
  很快,這一行小人來到了那水草末尾,立在那里遙遙朝陳汐望來。
  “呵,這年輕人模樣生的倒是俊俏,就是不知道他實力究竟如何了。”白發老婆婆開口,聲音低沉悅耳。
  “吾王,這有何難,不如讓我等出手,去試一試他的能耐。”身后一名蘑菇頭侍衛甕聲甕氣道。
  “千萬不要。”那淡藍色裙裳的少女聞言,著急得漲紅了小臉,道,“嚴大人,這樣很危險的,萬一傷到自己,那可就不好了。”
  “阿涼公主,你該不會是怕我傷到這年輕人吧?”那蘑菇頭侍衛嘿嘿笑道。
  “我……不是的……我又不認識他……哪可能,哪可能……”阿涼頓時漲紅了臉,又羞又急,期期艾艾開口,急的她話都說不清楚。
  “好了,阿涼你安心呆在婆婆身邊,讓嚴大人他們去試試這年輕人的能耐,若是可以,婆婆就跟他做一筆買賣,保證可以安然帶你離開這鯤鵬遺骸。”
  白發婆婆慈祥一笑,摸了摸阿涼的腦袋,一臉的寵溺。
  “婆婆,可是我……我就是不想離開您。”阿涼小聲道,聲音柔弱,說著聲音中已帶上一絲哽咽,令人憐惜。
  “傻丫頭,咱們太古菌族的故鄉可是在神域中,如今好不容易看見一絲機會,哪能就這么放棄了。”
  白發婆婆說著,神色一點點變嚴肅,“當年,咱們先祖率領族人和鯤鵬道主一起闖蕩末法道域,最終卻落得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說著,她那蒼老容顏上不禁泛起一抹傷感,“而我族后輩則更是不幸,被一起困在了這鯤鵬遺骸之中,直至如今,也無法掙脫這個枷鎖,若再這樣下去,咱們太古菌族的香火,只怕就要斷絕在這鯤鵬遺骸之中了……”
  聞言,一眾蘑菇頭護衛面露悲傷,咬牙不已。
  “婆婆,不要說了,阿涼一定會離開的。”阿涼眼圈通紅,淚水婆娑,柔弱清美的小臉上卻是帶著一抹堅定。
  她清楚,如今的族人,就只剩下她和婆婆以及那些護衛了,若再無法離開這里,那么用不了多久,他們這些僅剩的族人只怕也要就此消弭。
  “太古菌族?”
  “鯤鵬道主?”
  “末法道域?”
  陳汐將這一切都聽在耳中,心中也不免驚嘆連連,終于明白,原來對方就是傳聞中的太古菌族!
  傳聞此族,乃是天地間最為微小的族群,誕生于混沌開辟之初,他們身體雖微弱無比,可卻是天生的神靈,一個個智慧如海,道心純凈,出現過不少經天緯地的驚世大能者。
  可早在太古時期,此族便消失不見,成為了三界中一個悠久而富有傳奇的傳說。
  陳汐卻是沒想到,竟會在這末法之域中,見到這個傳聞之中的族群,一時之間也頗有些意外。
  不過,他卻是沒法搞清楚,那鯤鵬道主又是誰,以及他們所言的鯤鵬遺骸又是怎么回事。
  “嚴大人,去吧,試一試這年輕人的能耐,記住,不要動用殺招。”忽然,那白發婆婆開口吩咐道。
  “喏!”
  嚴大人肅然領命,帶著一眾蘑菇頭侍衛猛地一躍而起,就要進攻陳汐。
  “且慢!”
  陳汐這時候也顧不得其他,睜開眼睛,開口說道。
  “嗯?”
  眾人頓時大吃一驚,面露警惕。
  “啊,婆婆,他……他看見咱們了。”阿涼睜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置信,可當迎上陳汐那明亮的目光,她小臉不禁一紅,連忙低下了螓首,儼然就是個極為害羞的小姑娘。
  “阿涼,不必擔心,這位道友并無惡意。”白發婆婆安慰了阿涼一聲,說話時,她卻是望向陳汐,神色坦蕩,威嚴中帶著一股從容之色。
  “不錯,陳某并無惡意。”陳汐道,“只是不知道,諸位為何要試探陳某的實力?這和你們離開鯤鵬遺骸又有什么干系?”
  白發婆婆似是一驚,怔了怔:“你都聽到了?”
  陳汐笑了笑,并不多解釋。
  “啊,婆婆,我們可是用意念交流,怎會被他聽到呢?”阿涼好奇抬起頭,有些詫異,可當對上陳汐的目光時,頓時又連忙低下了頭,害羞靦腆的不得了。
  “傻丫頭,這世上能人輩出,妙法無數,可從無絕對之事。”
  白發婆婆也笑了笑,目光望向陳汐,道“年輕人,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來歷,那我也不再隱瞞,之所以試探你的實力,只是想讓你幫一個忙,帶阿涼這個丫頭一起離開這鯤鵬遺骸。”
  不等陳汐開口,她繼續道:“年輕人,你能否告訴我,你的修為境界?”
  “洞微真神。”陳汐并無隱瞞。
  洞微真神?
  白發婆婆明顯有些失望,搖頭道:“唉,可惜了,若是洞光靈神,或許便可以在我的幫助下打破鯤鵬印……”
  阿涼卻是顯得有些高興:“婆婆,這么說,我不用離開了?”
  白發婆婆想了想,最終還是深吸一口氣,似做出某個決定,目光望向陳汐,道:“年輕人,我觀你如今也被困在這鯤鵬遺骸之中,無法脫身,若你答應帶阿涼一起進入神域,我可以送你一份大禮,起碼有八成把握能夠脫身。”
  陳汐怔了怔,旋即無奈道:“前輩,您是否誤會了,我連鯤鵬遺骸是什么都不清楚,談何被困?”
  “你不知道?”
  不止是白發婆婆,其他太古菌族也都是一呆。
  “年輕人,難道你不知道,如今身處何地?”白發婆婆禁不住再次問了一聲。
  “知道,末法之域。”陳汐隨口答道。
  “末法之域……嘿,我明白了,也怪我老糊涂,如今已經過去了足足數百萬年歲月,這世上早已物是人非,滄海桑田,只怕極少有人知道鯤鵬遺骸了。”
  白發婆婆凝眉思忖片刻,忽然似明白過來,感慨出聲。
  “前輩,該不會這末法之域就是……您所言的鯤鵬遺骸?”陳汐也隱約明白了些什么,頓時吃驚開口道。
  ……
  PS:今天再次欠一更吧,金魚不知道大家過年怎么樣,但是金魚是痛不欲生,從年前到年后一直在喝酒,都懷疑自己沒有清醒過幾天。今晚也不例外,金魚的幾個鐵哥們今晚要坐火車回工作單位了,金魚必須去陪酒送行。
  明天會補的,也就是3更,抱歉,大家,千萬不要不開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