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67 擂神鼓

石壁之上,浮現出鯤鵬神像。
  這石壁極其巍峨,起碼有千丈之高,可相較而言,規模是有限的,可當那鯤鵬神像浮現,卻給人一種浩大無垠的氣勢。
  仿似這石壁一下子化作了一方世界,唯有如此,方才能承載得住那鯤鵬神像。
  “這是……”
  陳汐猛地收回目光,不敢再朝石壁上看,因為僅僅只注視一下,他就感覺神魂一陣悸動,仿似要脫體而飛,被那石壁給吞噬掉!
  這種感覺太過悚然,令陳汐心中也不免吃驚了一把。
  “鯤鵬印,乃是鯤鵬道主隕落時,所留下的一縷本源精血所化,我族之所以能夠棲居于此而不受此地天道秩序的侵害,便是因為有這鯤鵬印相守。”
  白發婆婆平靜開口,“可也正因如此,我太古菌族每一個后裔,皆都只能被困在此地,想要離開,就必須打破這鯤鵬印。”
  “這是為何?”陳汐驚訝道。
  “因為我族每一位后裔的一縷神魄,皆都被封印在這鯤鵬印之中,你說在這種情況下,誰能脫身?”白發婆婆輕嘆道,聲音有些蕭索。
  “原來如此。”陳汐若有所思。
  “年輕人,待會我會拼盡手段,將阿涼的那一縷神魂從鯤鵬印中救出,屆時,鯤鵬印也會被破開一道縫隙,其內的本源力量會從中傾瀉而出,你在一旁可要抓住時機,能獲得多少,完全看你的造化了。”
  白發婆婆神色忽然一肅,認真說道。
  “鯤鵬印的本源力量?”陳汐挑眉道。
  “不,正確點說,是來自鯤鵬道主所遺留的精血之中的一縷本源力量,你若抓住這次時機,來日晉級洞光靈神也絕非難事。”
  白發婆婆隨口解釋了一句,便身影一閃,倏然來到了那石壁之前。
  嗡~~
  她身上忽然涌出一股恐怖無比的淡灰色神性力量,耀眼熾盛,照亮了整個空間,映襯得她整個人氣勢迥然一變,具備挪移日月,掌控乾坤之無上神威。
  明明身軀微末如塵埃沙礫,可這一刻,白發婆婆所釋放出的威勢,卻讓陳汐憑生一股恢弘巍峨,氣吞八荒的錯覺。
  洞光靈神?
  不對!
  似乎比洞光靈神還有厲害一些,起碼那個九伯絕對沒法和她相提并論!
  難道,她是一位洞宇祖神?
  陳汐心中一顫。
  “年輕人,屏息凝神,做好準備!”
  淡然而威嚴的聲音中,白發婆婆倏然化作一道白光,猛地就沖入到了那石壁之內。
  轟隆隆~~~
  下一刻,一陣恐怖的波動猶如驚濤怒浪似的,在那石壁之中擴散而出,聲勢宏大,似乎有驚世戰斗在其中發生。
  其中,甚至傳來一陣陣曠遠而沉渾的獸吼之音,極為特別,似鯤鵬在其中長嘯,聲震寰宇。
  以陳汐那遠超尋常的龐大意念,在這一刻竟都無法感知到其內究竟在發生著什么。
  “了不得,這鯤鵬道主當年也不知道是怎樣一位驚天人物,臨死所留下的一縷精血,都能產生如此威勢,著實令人不敢相信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摒棄掉腦海雜念,不敢再多想,開始運轉周身修為,凝視著石壁,整個人宛如一張拉滿的大弓,蓄勢以待。
  半響后——
  嘭的一聲劇烈響聲震蕩在這片空間,然后再那石壁之上,驀地裂開一道如蛛網般的裂縫。
  當這裂縫出現的一剎那,一縷縷恐怖的神性力量從中流溢而出,這力量晦澀而神秘,充滿澎湃無比的神性氣息,熾盛若烈日光芒,神圣、無上、浩大!
  顯然,這就是白發婆婆口中所言的“機緣”了!
  轟隆!
  這一刻,陳汐福至心靈,幾乎下意識就運轉起鯤鵬神術,渾身涌出億萬個符文,每一個符文都衍化作一道吞噬紋理,凝聚在一起,頓時化作一個充滿符道氣息的吞噬漩渦,驟然轟鳴旋轉起來。
  嘩啦啦~~~
  驚人的一幕出現了,那石壁中溢出的一縷縷晦澀力量,猶如脫韁野馬似的,齊齊朝陳汐體內奔來,涌入其四肢百骸、體內宙宇,不斷運轉循環。
  一剎那間,陳汐只感覺自身宛如化作洪爐,精氣神、乃至于渾身每一寸肌膚都猶如在燃燒沸騰,而那些被自己所“吞噬”的神秘力量,就像燃燒洪爐的火焰,不斷洶涌在自己體內,轟隆隆運轉不休。
  整個人,甚至有一股膨脹幾欲炸開的感覺!
  “好恐怖的力量!”
  陳汐心中一驚,再顧不得其他,當即盤膝而坐,集中一切意念引導那一股恐怖的力量,不斷錘煉自己的神道根基和修為。
  僅僅片刻,那石壁上的縫隙就重新彌合,可涌入陳汐體內的力量實在太過磅礴,令得他渾然沒有注意到這一幕,心神全部集中在了修煉上……
  一炷香后。
  渾身那一股幾欲炸開的膨脹感覺這才消失,而在陳汐體內宙宇中,神力澎湃呼嘯,循環周天之間,比之以往足足提升了將近一倍!
  這可是僅僅一炷香時間,就達到的成果,這等進步速度甚至可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
  而這一切,皆都來自那一股神秘而浩瀚的力量所饋贈!
  當然,若換做其他神明在此,絕對無法做到這一步了,原因就在于,陳汐的神道根基極為渾厚,扎實無比,但最關鍵的還在于鯤鵬神術。
  此法傳承自鯤鵬,蘊含吞噬之妙諦,恰好和那“鯤鵬道主”所留下的力量契合,宛如同宗同源,彼此毫無沖突,因而才讓陳汐在這極短時間內,汲取到了他人無法想象的力量!
  “僅僅這么短時間,不但讓我的力量恢復到巔峰狀態,連修為也再次顯著提升不少,只怕用不了多久,便可以達到洞微真神境中的圓滿地步了……”
  陳汐睜開眼睛,感受著渾身充盈的磅礴神力,心中也是驚嘆連連,愈發感覺到那鯤鵬印的不凡。
  僅僅只是鯤鵬道主所遺留的一縷精血所蘊含的本源力量,卻讓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讓修為達到這般地步,若是說出去,只怕無人敢相信了。
  “沒想到,你竟身懷鯤鵬神術……呵,難道這就是因果之報么?”忽然,這片空間中傳出白發婆婆的聲音。
  只不過她此刻的聲音,顯得極為沙啞和疲憊,更帶著一抹難言的恍惚。
  數百萬年前,太古菌族先祖率領族人一起隨鯤鵬道主闖入末法道域,結果卻落得個身隕道消的下場。
  鯤鵬道主在隕落之際,以自身一縷精血衍化作鯤鵬印,守護了一眾太古菌族后裔,令他們免受滅頂之災,結果卻因為鯤鵬印之累,他們這些后裔再無法脫困,重返神域祖地之中。
  而如今,白發婆婆終于尋覓一線希望,獲得陳汐之助,打算將阿涼公主送出此地,擺脫這種被困的命運,可誰曾想,被她視作救星的年輕人,卻身懷鯤鵬神術,和那鯤鵬道主還有著一絲淵源……
  這一切,何嘗不是一種因果?
  白發婆婆目睹這一切,忽然就釋然了,像打破了心底最深處的一塊枷鎖,不再執泥于過往。
  因為她已勘破,這就是命!
  陳汐起身,望著遠處的白發婆婆,看著她蒼老容顏上那一抹釋然的神情,心中卻是頗不是滋味。
  命嗎?
  他陳汐自從修行至今,可從不信命!
  “年輕人,這是阿涼的一縷神魄,你離開這里后,帶著阿涼一起離開吧。”白發婆婆拿出一個羊脂玉瓶,隔空遞給了陳汐。
  做完這一切,她盤膝坐在虛空之中,神色平靜,唇中兀自念誦著一段晦澀難言的經文,竟是不再理會一切,陷入到打坐之中。
  “宿命如海,萬舸爭流,未抵彼岸,因果有報……”
  以陳汐的見識,也僅僅只能從那晦澀的經文之中,辨認出寥寥幾句話來,他小心握著羊脂玉瓶,心中也是恍惚不已。
  宿命如海,眾生渡其中……難道擺脫命運的枷鎖,就必須要超脫這片海,抵達那不可名狀的彼岸?
  可那彼岸,究竟在哪里?
  ……
  嘩啦~~
  水潭底部,一陣波動從其中一株淡藍水草底部擴散而開。
  旋即,陳汐那峻拔的身影憑空浮現。
  “咦,出來了!”
  那立在水草葉子上的一眾蘑菇頭護衛齊齊被驚動。
  “公子,我……我婆婆呢?”阿涼也起身,小臉焦急問道,“她怎么沒和你一起出來?”
  “前輩她閉關了。”陳汐想了想,這才答了一句,說著,他將那羊脂玉瓶遞給阿涼,“這是前輩她給你的。”
  這羊脂玉瓶很小,只有發絲那么細,阿涼將它拿起仔細看了看,忽然抱在懷中哭泣起來,清淚橫流,很是傷心。
  “阿涼公主,王已經將你的神魄從鯤鵬印取回,還請速速離開吧,莫要辜負她的一片苦心。”侍衛嚴大人在一旁輕聲道,臉上也有些黯然。
  “嗯。”阿涼抽噎了一陣,拿手擦干眼淚,躬身道,“嚴大人,阿涼離開后,還請你們照顧好婆婆,有朝一日,阿涼一定會回來把你們一起接回祖地的。”
  “哈哈哈,說得好,阿涼你也要照顧好自己,你自小在此長大,對世事懵懂無知,等出去以后,一切可都要聽這位公子的安排。”
  嚴大人大笑了一陣,又仔細叮囑了阿涼一句。
  “嗯,阿涼一定會的。”阿涼狠狠點頭。
  陳汐見此,也是笑了笑,正待開口,忽然眉毛一挑,道:“大家小心,有人正在朝這邊靠近!”
  ——
  PS:忽然想起來,今天就是月末最后一天啊,大家沒投月票的趕緊投了吧,過了凌晨就自動清零了,另外,第三更稍晚,大概在凌晨以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