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571 硬拼神禁

“落寶銅錢!”
  “居然是這件先天至寶!難道他是太上教傳人?”
  “這……這怎么可能?”
  場中驚呼聲四起,一個個臉色驟變。
  寥寥一擊之中,就擊落十余件神寶,令多位神境強者遭受傷害,這等變故,令他們皆都有些措不及防。
  唰!
  趁此機會,陳汐身影一閃,一舉才沖入敵人群中,手中劍箓漆黑古樸的劍身嗡的一聲出一聲清吟。
  一剎那間,陳汐的氣質陡然一變,肅殺淡漠,渾身涌出鋪天蓋地的殺氣,充斥天地每一寸空間。
  沒有廢話,從踏足這狩獵區的那一刻,早已注定將會有血戰爆!
  手掌感受著劍箓所獨有的冰涼質感,陳汐整個人猶如一抹出鞘的鋒芒,橫掃而去。
  噗噗噗~~
  一串血花飛濺,猶如點燃的炮竹,一節節炸開,飆射出凄美而令人心驚的神血,染透天地。
  那些措不及防的敵人之中,在這一劍之下,共計有九人咽喉處出現同樣一抹血痕,他們的神情僵固在臉上,似還沒有明白生了什么事情。
  但旋即——
  噗噗噗!
  噗噗噗!
  一顆顆頭顱騰空拋起,一具具身軀轟然墜落。
  由于聲音過于密集,聽起來好像只有一道聲音,然后便見敵人群中,那九個神境強者當場伏誅!
  沒有臨死前凄厲的慘叫,只有血水在滂沱飄灑。
  那種詭異而恐怖的畫面,令在場所有人渾身都是一哆嗦。
  但是——
  這一切僅僅只是剛開始。
  正如陳汐之前所言,接下來的才是一場殺戮中的饕餮盛宴!
  ……
  “殺!快一起上!”
  “此子太恐怖,萬萬不能再有所保留。”
  “快快快!若再遲疑,只會被這該死的東西各個擊破,那時候咱們誰也別想活了!”
  眾人終于意識到了陳汐的可怖,心神劇烈震蕩,臉色變得鐵青而猙獰。
  這才剛開始戰斗,原本被他們看來已是待宰困獸的陳汐,卻在一擊之中,用落寶銅錢擊落十余件神兵,在一劍之下,抹殺九位神境存在,面對這等可怖逆天的家伙,誰還敢再有一絲輕視?
  非但沒有輕視,在此刻他們心中,已是將陳汐上升到了最危險對手的高度,根本不敢再有任何的遲疑和僥幸,皆都施展出了最強勁的殺手锏。
  “殺!”
  “殺!”
  “殺!”
  這些來自上古神域中的強者,宛如瘋狂,匯聚在一起,吶喊咆哮著對陳汐展開沖鋒鎮殺。
  各種神光騰空,各種強大神法潑灑,將天地都淹沒。
  這一幕,極其壯觀,宛如重現了太古時期諸神征戰的浩大場面,處處道音轟震,天穹傾塌,萬物崩裂。
  “殺!”
  同樣,陳汐也在持續殺戮。
  這些年的戰斗生涯讓陳汐更清楚,在面對眾多敵人圍攻時,都不能有任何的猶豫、遲疑、保留。
  他沒有猶豫,沒有遲疑,更沒有保留,瞳孔漠然得沒有一絲感情,從無數戰斗殺戮洗禮中存活下來的陳汐,不僅擁有著逆天無比的戰斗力,還擁有著乎尋常的戰斗意志。
  唰!唰!唰!
  陳汐身影閃動,根本不見他動作,一道道熾盛粗大的通體劍氣便斬殺而出。
  早在進入末法之域時,他的戰斗力便足可以硬撼九伯這等洞光靈神,逼迫得后者不得不祭出“神臺”拼命。
  而如今,在汲取了鯤鵬印中的一股本源力量后,令陳汐的實力較之那時,更有著顯著的提升。
  再輔助落寶銅錢、大羅天網這等強大無匹的先天靈寶,令得陳汐在面對這一眾修為才只有洞微真神境的敵人時,根本就不可能產生任何畏懼了。
  而這一切的實力和戰斗力,最終則呈現在了陳汐手中的劍箓上,呈現在了這一場血腥而慘烈的戰斗之中。
  “滅殺五行。”
  “觀海聽濤。”
  “歸去來兮。”
  晉級劍皇之境的劍道修為,于此刻將陳汐所具備的一切戰斗威能淋漓盡致地揮出來,所造成的殺傷力,可想而知有何等可怖。
  這些劍氣,或凌厲殺伐,或浩蕩無匹,或詭異多變,在那敵人群中帶起一道道殘影,所過之處,一團團凄艷的血花在空中怒放,或死或傷。
  僅僅片刻時間,敵人被打懵了。
  一照面,他們損失了九人,劍氣切斷咽喉,宛如來自地獄的鐮刀在收割亡魂,即使自負如他們,也受到不小的沖擊力。
  而接下來的戰斗,落寶銅錢那落盡一切后天靈寶的屬性,雖未造成多少傷害,可卻令不少敵人失去賴以依仗的戰斗手段,令人如墜冰窟。還有那大羅天網,清冽夢幻如星輝,卻能封死他們退路,捆縛他們的身影,在它面前,一切攻擊都如同顯得那么無力。
  但最具殺伐力的,則是陳汐的劍道,每一次出手,必然掀起一片血腥,斬掉幾縷亡魂!
  摧枯拉朽般的攻擊,勢如破竹的殺戮,仿似無堅不摧,無人能阻,令人窒息!
  這一切都讓人無法想象,如此可怖的殺戮,只不過是寥寥一人起的!
  這一刻,僅剩下的一眾敵人幾欲肝膽俱裂,心中懊悔之極,這一次怎會鬼迷心竅,答應了和三公子一起前來對付這來自下界的殺神。
  關鍵就在于,他們誰都沒有見過,這世上怎會有洞微真神存在能夠擁有這般恐怖的戰斗力,更沒有想到,被他們鄙夷無比的下界獵物,竟會如此棘手和強大。
  這就是一種慣性思維,他們來自上古神域,一個個眼高于頂,潛意識里就把來自下界的神境強者當做了可以任意宰殺的獵物。
  如今這樣一頭“獵物”忽然伸出了獠牙,爆出足以致命的威脅,這自令他們感到不適和難以置信。
  不過情勢危急,此時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大家堅持住!此獠雖可怖,可用不了多久,三公子他們便會趕來,那時候,此獠必將伏誅!”
  那秦桐厲聲大吼。
  噗!
  可還不等他聲音落下,咽喉就被一抹劍氣洞穿,出現一個血窟窿,整個人眼珠猛地凸出,似不敢相信,最終轟然墜地而亡。
  陳汐看也沒看秦桐倒下的尸體,神色漠然地向下個目標殺去。
  “快跑啊!”
  秦桐一死,剩下的敵人們徹底崩潰了,轉身便拼命向外逃去。
  陳汐也不追,但手中的劍箓卻仿似嗅到血腥的鯊魚,劈出一道道劍氣,朝那些倉惶逃命的敵人隔空斬殺。
  噗噗噗……
  斗志崩潰之后,就如同老虎被拔掉牙齒,遠處四面八方的虛空中,不時有一連串的血花濺起,就像凌亂的焰火在綻放,不絕于耳。
  他們的逃遁度雖快,可哪能與陳汐的劍氣相比?
  不過,幸好陳汐為了保留神力,并無全殲對手的打算,最終還是讓七八個神境強者給僥幸逃走。
  眨眼間,場中就只剩下了陳汐一人。
  地面一片狼藉,尸骸、血水、殘破的神兵、崩塌的大地、紊亂的時空……交織成一幅宛如煉獄般的的畫卷。
  一直立在陳汐耳朵中的阿涼早就看呆了,她第一次外出,第一次看見這等規模的殺戮,看著那滿地尸骸,嗅著空氣中那嗆鼻的血腥氣息,她那清秀的小臉忽然變得煞白,有一種強烈的嘔吐感覺。
  但最終,阿涼還是咬緊牙關忍住了,她雙手攥住,努力睜大眼睛,心中兀自喃喃:“以后阿涼只能照顧一個人照顧自己,若連血腥都無法忍受,可也太丟人了,婆婆若知道,非對阿涼失望不可……”
  對于阿涼的反應,陳汐渾然不覺,他神色依舊冷靜,像個沒有感情波動的戰偶,身影在戰場中飛快閃爍著,在清理戰利品。
  這一次,他滅殺了對方三十七人,花費時間半刻鐘,可收獲卻是頗為豐富。
  攏共收獲有神道法則所花的光團三十二個,諸般法門所化的光團十七個,這一切都是那些敵人死后,被天道之力從他們身上所剝離出來。
  不過,由于戰斗節奏太過激烈,爭分奪秒,憑借陳汐之能耐,最終也僅僅捕獲到這些光團,還有一小部分被天道之力給汲取帶走。
  除此之外,此次收獲還有神晶六百余顆,后天靈寶六件,殘破的神寶十三件,以及一堆各種各樣的神材。
  具體的數目,陳汐也沒法統計,因為那些神材種類頗為龐雜,有神藥、神丹一類的,也礦石神珍一類的,甚至不乏功法、卷軸、地圖、玉簡一類的寶物,其中有一部分陳汐還不認得,必須經過仔細的辨認和摸索,才能確定其用途。
  “接下來,必須得找個地方修復一下體力了……”
  陳汐將一切戰利品收起,深吸一口氣,感覺到自己體內的神力已只剩下一小半,頓時清楚,這時候已不適合再戰斗。
  唰!
  身影一閃,陳汐整個人便消失在原地。
  與此同時,在那一天血色峽谷之中,一襲白袍,面容俊美的羿天此刻卻是猶如一頭陷入暴怒的兇獸,臉色陰沉鐵青,厲聲咆哮:“廢物!一群廢物!居然讓一個下界螻蟻殺的屁滾尿流,他們怎么不抹脖子自殺算了?”
  ___
  ps:第二更1o點半之前,繼續求保底月票,過年之后新的一個月的月票榜好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