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72 扭轉陣圖

感謝老虎兄的打賞捧場支持~
  ——
  羿天大發雷霆,嚇得眾人噤若寒蟬。
  事實上,當得知前線傳來的消息時,他們也感到極為不可思議,出動了四十多位神境強者,居然被一個來自下界的年輕人殺得丟盔卸甲,屁滾尿流,最終才只有七八人僥幸逃出生天!
  這若是發生在一位洞光靈神身上,那就很好理解了,可對方明明同樣也是一個洞微真神,甚至剛不久才抵達末法之域,卻能做到這一步,這就太不正常了!
  一旁的九伯心中暗自嘆了口氣,這個結果早在他的預料之中,可是……偏偏沒有人聽他的勸告,徒呼奈何?
  “公子,為今之計,還是要速速將分散出去的力量全部收攏,匯聚于此,如此或許能阻止住那孽障的步伐。”
  哪怕心中極為不贊同此次行動,九伯還是忍不住出言提醒了一句,羿天可是大羿氏直系三公子,若有任何閃失,他也要跟著倒霉。
  “九伯,就按你所說的辦。”
  出人意料的,這次羿天沒有反駁,他深吸一口氣,神色已稍稍恢復冷靜,道,“我承認,之前的確小覷了這小子,可如今的局勢已是騎虎難下,無論是為了咱們大羿氏的榮譽,還是為了爭一口氣,已根本不容許我收手。”
  頓了頓,他神色徹底恢復平靜,眼眸凝視遠處,一字一頓道,“若連此子都無法滅殺,那我還有什么顏面去參加羽澈女帝所舉辦的‘星狩大會’?”
  九伯聞言,沉默片刻,點了點頭道:“公子能夠如此想,老祖宗得知必然極為欣慰,公子且請放心,此次老奴即便豁出命,也會幫公子達成所愿。”
  說吧,他轉身而去,開始籌謀一切。
  “九伯……”羿天怔了怔,心中涌出一股激昂熱流。
  “公子還有何事吩咐?”九伯佇足,回首問道。
  “多謝了。”羿天拱手道。
  九伯灑然一笑,九丈高的巍峨身軀上彌漫出一股睥睨:“公子不必如此,一切等擒殺那年輕人之后再說吧。”
  ……
  在那一片滿是瘡痍的戰場之外,正端立著兩道身影,其中一個圣潔偉岸,渾身彌淡淡白色神輝,令人根本看不清楚其模樣。
  另一側,則立著一個挎著花籃,頭扎雙髻的青衣少女,她若有所思地看著遠處,嘻嘻笑道:“娘娘,那位小哥的本領可比我想想中還要厲害一些呢。”
  這兩人,正是那位神秘的娘娘和慧聰。
  “神道根基的確錘煉的不錯。”
  娘娘沉默片刻,忽然道,“慧聰,此子命格莫測,來歷有些古怪,以后你下山進入各大神域游歷,若遇到他,切記不可和他產生牽絆。”
  慧聰怔了怔,不禁好奇道:“娘娘,這是為何?”
  “未知才是最兇險的,那年輕人的道途充滿動蕩,連我也推演不出分毫,一旦和這樣的人產生牽絆,勢必會影響到自己的道途,是好是壞,那可就說不準了。”
  娘娘的聲音平靜、淡然,卻透著一股直抵人心的威嚴。
  “可是……我們之前在采擷神羅王藤時,不是已經出手救助過他一次么?”
  慧聰皺眉,有些苦惱,她聽不出娘娘話中的奧妙,可直覺卻告訴她,娘娘這么說,完全是為了她好。
  “這……倒也是。”
  這一次,娘娘卻是怔了怔,陷入沉默,許久才輕嘆道,“怪不得,此次前來這鯤鵬遺骸時,我心中便忽生一絲預兆,卻難以明說,一切因果,竟是早已注定。”
  慧聰聽得愈發莫名其妙了,有些惘然,心道那位小哥可真了不起,竟令得娘娘都如此為難……
  “走吧,回山。”娘娘聲音變得有些冷淡,轉身而去。
  “好嘞,娘娘,這次咱們采集到了神羅王藤,終于可以煉制‘神庭寶靈丹’了!”慧聰卻沒聽出娘娘語氣的變化,興高采烈嘻嘻笑道。
  “煉丹?以后再說吧。”娘娘心中升起一絲煩躁,似漣漪般擴散在她那古井不波的心境中。
  心緒不寧!
  這樣的事情對娘娘這等存在而言,已經不知多少年沒發生過了。
  “噢。”慧聰同樣有些失落,原本按照計劃,這一爐“神庭寶靈丹”是專門為她準備的,可如今,神材集齊了,娘娘卻說不煉了,這讓她希望落空,心情自難免郁郁。
  “慧聰。”娘娘忽然再次開口。
  “娘娘,何事?”慧聰抬頭。
  “今日之事,回去之后不得與他人提起,聽清楚了么?”
  “弟子明白。”
  “走吧,以后的上古神域可不會太平了……”
  ……
  嘩啦啦~~
  一座深山中,陳汐盤膝在一處幽邃洞穴中,手握數塊神晶,不斷修煉補充體內損耗的神力,汩汩神力猶如滔滔江水,不斷充盈著他那廣袤無垠的體內宙宇。
  看見阿涼緊張兮兮地抱著擂神鼓守在自己身邊,陳汐不禁莞爾:“阿涼,你不必緊張,這時候即便有人前來,也奈何不得咱們。”
  聞言,阿涼小臉一紅,害羞低下螓首,囁喏道:“我只是擔心別人會打擾了公子清修。”
  陳汐暗自感慨,多善良的一個小丫頭,就是……有些太過害羞了。
  說實話,陳汐心中也頗為警惕,并未徹底放松,這畢竟是狩獵區,如今自己又殺了那羿天這么多屬下,對方必然暴怒之極,決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了。
  不過,令陳汐意外的是,直至數個時辰后,當他將自身修為重新恢復至巔峰狀態時,竟是沒有察覺到任何一絲的風吹草動,氣氛顯得太過平靜了。
  難道對方已經放棄了追殺自己?
  陳汐挑眉,旋即便搖了搖頭,這肯定不可能,以那位三公子羿天的性情,在這等時候定然不會就此放棄了。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種可能,那就是他們正在蓄積更強大的力量,而這么做的唯一目的就是畢其功于一役,一舉擒殺自己!
  “若真如此的話,他們定會埋伏在那一條通往雪墨域的通道之前,唯有如此,方才能圍堵住自己……”
  陳汐心中飛快推演著,他很清楚,如果一切都如自己所猜測那般,那么屆時等待自己的,必將是一場惡戰!
  “不管如何,即便沒有這羿天阻擋,想要進入那一條同道,必然也會碰上太上教一眾門徒了,當務之急,還是提前做好準備為妥。”
  陳汐深吸一口氣,眼眸中閃過一抹堅決。
  沒有再遲疑,陳汐袖袍一揮,一個個宛如熾烈太陽似的光團浮現而出,其中蘊含著純凈無比的神道法則之力。
  總計三十二個,皆都是從被他所殺的那些神境強者身上所剝奪。
  “開始吧。”
  陳汐盤膝坐地,眼眸閉上,雙手掐動各種玄妙法訣,開始煉化這些光團。
  ……
  兩天后。
  正在陳汐耳廓中潛修的阿涼忽然被一陣宏大的道音波動驚醒,她心中一凜,連忙起身,趴在陳汐耳邊望去。
  只見一縷縷神秘的神道法則衍化作一行行晦澀的符文圖案,環繞在陳汐周身不斷飛舞,那些符文晦澀、繁密、嘩啦啦飛舞不休,恰似一道道銀河在流淌。
  以阿涼那微小無比的視角望去,簡直像目睹了一場浩瀚壯闊的星空畫面在上演,令她也是睜大眼睛,流露出吃驚之色。
  “公子他對神道的掌握可真渾厚,比阿涼都要厲害太多了,婆婆說我天賦冠蓋整個族群,可卻是根本沒法和公子比了。”
  阿涼喃喃,美麗的眼睛里盡是驚嘆。
  但旋即,她眼前一花,眼前所看見的神道力量便全都消失無蹤。
  與此同時,陳汐的聲音在耳畔響起:“阿涼,坐好,我們要出發了。”
  “噢!”
  阿涼如夢初醒,連忙從陳汐耳邊退回耳廓內,有些羞赧的垂下了睫毛。
  “這次汲取了三十二個光團中的神道法則力量后,雖未將符之神道錘煉到小成地步,可也相差不遠了,在戰斗時,足可以讓我戰斗力再次變強許多……”
  感受著周身力量的變化,陳汐心中也是涌出一股滿足,這才剛進入末法之域不久,自己的修為和神道法則便雙雙有了顯著提升,這若擱在三界中,根本就不可能發生這樣的事情。
  接下來,陳汐身影一閃,便直接出現在了半空中。
  他打開鐵坤所贈的地圖,仔細審視片刻,便即辨認出一個方向,深呼吸一口氣,神色已是變得沉靜如水,不起波瀾。
  “阿涼,能否將擂神鼓借我一用?”忽然,陳汐開口問道。
  “啊。”阿涼呆了呆,旋即就連忙狠狠點頭,拿出那一面青銅鼓,道,“公子盡管拿去用吧。”
  見阿涼如此爽快,幾乎是沒有任何的遲疑就將擂神鼓這等無上先天靈寶借給自己,陳汐反而怔了怔,旋即認真道:“阿涼,多謝了。”
  言辭平淡,并無任何修飾,可卻透著一股真摯無比的味道。
  阿涼淺淺一笑,似乎很高興自己的寶物能幫上陳汐的忙,脆聲道:“公子不必客氣,婆婆說過,讓阿涼一切聽公子吩咐。”
  陳汐也不禁笑了,道:“有了阿涼的寶物相助,又讓我多了幾分把握。”
  他說的是實話。
  因為,這可是擂神鼓!一件排名更在大羅天網之上的先天靈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