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73 一鍋端

擂神鼓!
  同樣是誕生于三界混沌中的一件先天靈寶,其威勢之強,可震碎乾坤日月,可摧垮天經地緯,排名第十二位,足足比排名第十六位的大羅天網靠前了四個名次!
  最重要的是,擂神鼓乃是無形之音波攻擊,用以大范圍殺敵之中,往往能起到不可思議的妙用。
  傳聞早在太古時期,太古菌族的先祖便憑借此鼓,一舉摧垮了十萬域外邪魔,威震三界。
  而陳汐也正是意識到擂神鼓這個特性,才會主動開口向阿涼借用此物。
  此次他的對手人數眾多,皆都是神境強者,甚至有一尊臻至“箭神”之境的洞光靈神坐鎮,在這等情況下,想要以一敵多快速滅殺對手,無論是祭用劍箓、還是大羅天網、落寶銅錢,都無法企及擂神鼓的大范圍殺傷力。
  嗡~~
  陳汐接過擂神鼓,此寶瞬間變大,原本如米粒,而現在則化作了蒲扇大小,極為通靈玄妙。
  仔細看去,此鼓表面烙印著一縷縷混沌秘紋,宛如交織成了一方神秘莫測的世界,竟給人一眾深邃無垠的雄渾感覺。
  接下來,阿涼又將一段御用擂神鼓的法訣也毫不隱瞞地傳授給了陳汐。
  這讓陳汐頓時有一種被信任的喜悅感,沉甸甸的。
  “阿涼,以后進入上古神域,誰若敢欺負你,我一定饒不了他!”陳汐有感而發,認真開口。
  “啊。”阿涼有些微微的吃驚,旋即就羞澀的眨了眨睫毛,低聲道,“公子,你這樣說,阿涼心里很歡喜。”
  陳汐啞然,這小女孩居然連心思都毫不避諱地告訴了自己,果真是心底純凈的一塌糊涂。
  “走吧,也是時候出發了!”
  陳汐陳汐一口氣,目光遙遙望向了遠處。
  ……
  血色峽谷中。
  和以往的空曠死寂相比,如今的血色峽谷內,到處分布著一道道強橫之極的氣息,森嚴肅殺,顯得可怖之極。
  “公子,一切都已準備妥當,此次我們調集的人手,除去那些逝去的,尚有六十四人,如今都已坐鎮‘逐日落神陣’中。”
  九伯匆匆而來,飛快稟告道。
  逐日落神陣,一座傳承自大羿氏的上古殺陣,完整的神陣,神陣可以容納上千神明坐鎮其中,發揮出足以屠戮諸天的恐怖威勢。
  九伯親自所布下的這座神陣,雖只有六十四位神明坐鎮,可威力依舊不容小覷,按照他的推測,任何洞光靈神陷入其中,必死無疑!
  如今,僅僅只是對付一個洞微真神境年輕人,此陣的威能已是綽綽有余。
  “很好,眼下久等魚兒上鉤了。”
  羿天聞言,唇角不由泛起一抹自信睥睨之色。
  “不過,公子可千萬莫要大意,此子極有可能和神衍山有所關系,而眾所周知,神衍山門對符道的造詣,乃是上古神域公認的頂尖存在,老奴如今唯一擔心的,便是此陣無法徹底捆縛此子了。”
  九伯沉吟了片刻,道,“如此一來,咱們神陣雖強,也只不過是形同虛設。”
  “這的確不得不防。”
  羿天皺眉想了想,道,“九伯可有萬全之法?”
  九伯沉默許久,這才輕聲道:“若真到了那時,老奴自會拼盡所有,將此子誅殺。”
  聲音平靜,卻透著一股決絕狠戾之色。
  羿天怔了怔,肅然道:“九伯,我只有一個請求,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拿命去拼。”
  九伯欣慰道:“公子放心便是,老奴省得,更何況,那只是最壞的打算,在老奴看來,若不出意外,單單是那逐日落神陣,都足可以困殺此子了。”
  羿天笑道:“如此才是最好的。”
  九伯忽然皺了皺眉,猶豫道:“公子,距離老祖宗訂下的返回日期已只剩下一天了,老奴建議,不如您先返回雪墨域之中,這里一切交由老奴處理如何?”
  羿天目光閃爍了一下,便即搖頭笑道:“不必了,若老祖宗知道我所辦之事,哪怕不能準時返回,也必然不會責怪于我了。更何況,這時候我怎能眼睜睜看著你們拼命,而我獨自離開呢?”
  九伯心中一嘆,不再多勸,他看著羿天從小到大,哪會不明白羿天心中所思,之所以不愿離開,根本并非是要和他們這些人同進同退,而是擔自己滅殺了那小子之后,將那兩件先天靈寶據為己有了。
  這才是羿天最放心不下的!
  而這,也就意味著羿天對他這個仆從也是心存一絲懷疑,而不可能全部信任了。
  這讓九伯心中不禁微微有些失落,旋即便在內心自嘲一笑,對大羿氏而言,自己就是一個奴才,想這么多又有何用?
  “對了,太上教對我們的行動沒有察覺吧?”羿天忽然問道。
  九伯點頭道:“他們只是認為,我們大羿氏正在圍剿一個下界獵物,并無有什么疑心。”
  羿天暗松一口氣,笑道:“這就好,此子身懷重寶,且有可能和神衍山、太上教都有聯系,知道的人自然是越少越好。”
  話題進行到這,九伯突然傳音道:“公子,此次若是成功滅殺此子,其他人勢必也會知道此子身上所攜帶的寶物,那么他們……”
  “一個不留!”
  羿天不等說完,就殺氣騰騰打斷道。
  九伯點了點頭,說實話,他內心其實頗為欣賞這位三公子,心狠手辣,善于用謀,雖有些疑心,可瑕不掩瑜,依舊算得上一個合格的繼承人。
  當然,大羿氏繼承人的問題,九伯說了也不算。
  咚~~
  就在此時,忽然一道蒼涼沉厚的鼓聲從遠處傳來。
  “咦?這是……”
  羿天微微一怔。
  這一刻,不止是他,整個血色峽谷中埋伏的一眾神境強者,也都怔了怔,這一道鼓聲也太突兀了。
  “不好!”
  “這是擂神鼓!”
  “又是這鼓聲,是那該死的孽障來了!”
  一陣怒吼聲響起,震蕩云霄。
  在場眾人頓時反應過來,當即臉色都是微微一變,兩天前,陳汐以擂神鼓破除時空禁錮的事情,他們都已聽聞。
  如今再聽到這鼓聲,哪會不明白是陳汐來了?
  “準備!”
  “祭出大陣!”
  “千萬不要被亂了陣腳!”
  驀地,九伯騰空而起,厲聲長嘯。
  可還沒等他聲音落下,那一道鼓聲轟的一聲驟然提升,激昂若驚雷,轟震似海嘯,隆隆而響,從四面八方橫掃而來。
  這一刻,時空被一股無形音波震碎,化作滾滾時空浪潮,從四面八方朝這一片血色峽谷碾壓而來。
  這一幕太過駭人,鼓聲所過之處,山岳齏粉,天穹崩塌,所產生的可怖力量,令在場每一位神明皆都色變。
  誰也沒想到,陳汐竟會說來便來,更沒有想到,他竟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轟隆隆~~轟隆隆~~
  那一道鼓聲越來越大,直似混沌神魔之咆哮,所產生的波動,驚擾八荒**,令乾坤色變。
  場中一些修為稍弱的神明,在此刻已是遭受沖擊,道心震動,渾身氣血翻滾,差點吐血。
  這一切,都讓場中開始出現躁動,局勢隱隱要出現慌亂的跡象,若再這樣下去,后果絕對不堪設想了。
  “結陣!”
  “結陣!”
  九伯長嘯,他乃是洞光靈神,所遭受的沖擊力要微弱許多,當目睹這一幕時,頓時氣得臉色鐵青,暴跳如雷。
  正自慌亂的眾人聞言,頓時皆都清醒過來,強忍著各種不適,紛紛坐鎮各自位置,施展出之前早已排列好的陣型。
  嗡嗡嗡~~~
  很快,一道道耀眼無匹的光柱,從血色峽谷四面八方猛地沖霄而起,這些光柱粗大無匹,遠遠望去,宛如一個個驕陽烈日騰空而起,熾盛耀眼,大放光明。
  與此同時,一股宏大、肅殺、狂暴的神禁波動猛地擴散而開,將這一片血色峽谷徹底籠罩。
  由六十四位神境強者形成的逐日落神陣,于此刻成型!
  嘭嘭嘭~~
  幾乎是同時,那一道鼓聲從四面八方碾壓而來,狠狠撞在了這一道神禁上,爆發出可怖的爆炸音。
  可最終,那神禁只是顫抖了一下,便恢復如初。
  九伯見此,頓時暗松了一口氣,旋即眉宇間泛起一抹濃烈的殺機,這該死的小東西,甫一出現,便差點打亂了自己陣腳,若非早早布下這大陣,只怕光是這一擊,都足以造成一場不小的災難了。
  “諸位,嚴陣以待,那孽障若敢現身,定殺無赦!”九伯厲聲下達命令。
  ……
  血色峽谷極遠處,陳汐收起擂神鼓,禁不住皺了皺眉,神陣?
  這的確讓他微微有些意外,但僅僅剎那間,他唇角就泛起一抹冷冽弧度,他所經歷的戰斗之中,不乏遇到過像眼前這等情況的,可還從沒一個能阻擋他的步伐。
  因為,他是神衍山傳人!
  他對符道的掌控,早已融入自己的神道之中,成為了他最強大的修道根基,自不會畏懼任何禁制了。
  沓!沓!沓!
  沒有遲疑,陳汐開始邁步向前,他步伐不疾不徐,衣衫獵獵,宛如閑庭信步,每一步落下,虛空為之震蕩,化作漣漪擴散而去。
  遠遠望去,他神色雖平靜,可卻自有一股雖萬人吾往矣的睥睨之姿。
  ——
  ps:月票榜掉到21位了,心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