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74 青琉

感謝兄弟yaunbaotu和老虎的打賞捧場支持~
  ——
  看著陳汐那驚詫的模樣,白發婆婆心中又是一陣嘆息,似是在感慨那逝去的歲月,令一切都變了。
  “不錯,你口中所言的末法之域,便是鯤鵬道主的遺骸所化。”白發婆婆輕聲道,“換句話說,我們現在所處的這片天地,便是在鯤鵬道主的遺骸之中。”
  得到對方確認,陳汐心中依舊不免一陣驚嘆。
  早在三界之中時,他就在猜測末法之域究竟是怎樣一番存在,為何能拘囿那么多的神境強者,為什么那席卷三界的浩劫之力會從末法之域中爆發。
  直至自己親自進入末法之域,陳汐這才發現,原來末法之域中,分作了藥田區和狩獵區,這里的天道法則,能夠不斷剝奪神境強者身上的神道法則和諸般法門。
  這里,更是上古神域強者縱橫馳騁的游樂場!
  可陳汐還是萬萬沒想到,這神秘、浩大、光怪陸離的一方域境,這橫亙在下界和上古神域之間的一片天地,其原本面目竟會僅僅只是一具尸骸所化!
  鯤鵬道主!
  他是誰?
  僅僅留下的一具遺骸,便能衍化一方浩瀚天地,產生一種匪夷所思的天道法則,若他還活著,實力又該有多強大?
  陳汐越想心中越是感到震驚。
  鯤鵬,入海為鯤,其軀不知多廣,扶搖而上,化為鵬,雙翼垂云,載青冥而遨游宙宇,大不知幾萬里。
  在混沌初開后的鴻蒙時期,鯤鵬乃是公認的“太古第一兇獸”,天生掌控吞噬之法,震撼三界,曾吞噬過不知多少的無上神明,立下赫赫兇名。
  這便是陳汐對鯤鵬的認知,最重要的是,他自身也掌握著鯤鵬神術,參悟出了至高道意吞噬之法,對于鯤鵬所具備的威能,更有著極為深刻的認知。
  可很顯然,白發婆婆所言的鯤鵬道主,比陳汐所認知的還要更恐怖,身隕之后,遺骸兀自能衍化成“末法之域”,試問諸天神明,又有幾人能夠辦到?
  這才是最讓陳汐震撼的地方。
  “該不會這里的天道法則,便是鯤鵬道主隕落時,其掌握的吞噬神道所衍化吧?”忽然,陳汐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吃驚問出聲來。
  眾所周知,末法之域中的天道法則,能夠在無聲無息之間,將來自下界的神明所掌握的神道法則和諸般法門剝奪。
  而這種獨一無二的特性,恰好和鯤鵬所掌握的吞噬之道有著極為驚人的相似之處!
  “可以這么說。”
  白發婆婆點了點頭,“但是和真正的吞噬神道不同,當年鯤鵬道主闖蕩末法道域時,不幸罹難,隕落于此,其遺骸之中兀自殘留著一種名為‘末法之光’的神秘力量,如今,也已融入到了此地的天道之力之中。”
  頓了頓,她繼續道:“簡單點說,這天地之中的法則,是融合了吞噬神道和末法之光的力量之后,所形成的一種奇特力量。吞噬神道吞噬的是神道法則,末法之光則掠奪的是神明身上所掌握的法門。”
  “原來如此。”
  陳汐徹底明白了過來,旋即又意識到一個問題,“那末法道域又是怎樣一處存在?”
  末法之域,末法道域,這兩個名字只有一字之差,可陳汐卻是聽出,這絕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地方了。
  “那里是能夠讓鯤鵬道主隕落的大兇之地。”
  白發婆婆臉上流露出一抹痛恨,更有著一絲深深的忌憚,“我太古菌族先祖當年若非跟隨鯤鵬道主一起闖入那末法道域,焉可能會讓我族后輩一直被困于此?”
  “婆婆,可我聽說,若非當年鯤鵬道主隕落之前,舍命相救,將我族眾生安置在此,只怕當時就會遭受滅族之災了。”阿涼在一旁低聲說道。
  “丫頭你說的不錯,正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我族雖延存下來,可卻被困于此數百萬年,由于天道法則的限制,直至如今,只剩下了我們這些人,你說,我們是該恨鯤鵬道主,還是該感激他?”
  白發婆婆瞥了阿涼一眼,淡淡開口。
  “我……我不知道。”阿涼思考了許久,卻根本得不出一個確定答案,一時有些慚愧,低下螓首。
  “那些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必為此糾結,人生,既然還活著,自當立足腳下,放眼前路,而不能一直活在過去,若是這樣的話,活著還有什么意義?”
  陳汐對此頗有感觸,禁不住慨然出聲。
  白發婆婆怔了怔,搖頭道:“年輕人,說的倒是輕巧。”
  陳汐笑了笑,并不辯駁,每個人都有對各自人生和道途的認知,他理解,但卻不會改變自己的態度。
  阿涼抬起頭,看了看陳汐,一對眼睛亮晶晶的,似是很贊同陳汐的話,但旋即,她就又害羞低下了頭。
  這少女,簡直太害羞了。
  像只隨時會受驚的小鹿似的,讓人忍不住心生憐意。
  ……
  “年輕人,如今你已知道了鯤鵬遺骸為何物,不知是否答應我剛才的條件?”白發婆婆收斂心思,將話題轉回剛才。
  “我原本也正打算要離開末法之域,帶上這位阿涼姑娘倒也無妨,只是我自身萬一出現什么意外,恐怕就照顧不到阿涼姑娘了。”
  陳汐略一沉吟,便即開口道。
  “這位公子,你不必擔心這些,有了我們的幫助,你起碼用八成希望能夠離開鯤鵬遺骸,剩下的就看你自己的運道了。”
  那位蘑菇頭侍衛嚴大人道,“但不管如何,還請道友你務必答應,莫要傷害阿涼公主,否則……”
  陳汐眼睛頓時微微一瞇,要威脅自己嗎?
  “好了,我相信這年輕人的品行。”
  白發婆婆瞥了陳汐一眼,當即打斷了那位嚴大人的話,“我活了這么多年,一雙老眼閱人無數,起碼不會看錯人了。”
  陳汐不禁有些無奈,自己可是在幫人啊,若不相信自己,為何又找上自己?
  “婆婆……”阿涼低聲開口,似有些不舍。
  “阿涼,咱們太古菌族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你可莫要讓婆婆和大家失望了。”白發婆婆神色嚴肅道。
  阿涼渾身一顫,眼眶涌出水霧,泫然欲滴,半響才深吸一口氣,抿嘴道:“婆婆,阿涼明白的,一定不會辜負大家的希望。”
  說到最后,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堅定。
  白發婆婆笑了笑,疼惜地撫摸了著阿涼的小腦袋,喃喃道:“咱們太古菌族的故鄉在神域,若你有朝一日返回祖地之中,一定要將我族香火傳承下去。”
  “嗯。”阿涼狠狠點頭,“阿涼記住了。”
  陳汐見此,不禁疑惑道:“你們不跟著一起離開么?”
  “年輕人,你跟我來,既然你答應了我的條件,我自當回饋你一份大禮。”白發婆婆并未回答,而是一轉身,沿著那淡藍色的水草枝葉朝底部走去。
  “婆婆,我也跟你一起去。”阿涼連忙追上。
  但她卻被那位嚴大人攔住,道:“阿涼公主,還請留步,待會等這位公子出來,你們便可以離開了。”
  阿涼登時有些失魂落魄,望著白發婆婆離開的背影,小臉上盡是不舍和難過,忍不住蹲下身軀,雙手環抱著膝蓋嚶嚶啜泣起來,傷心欲絕。
  陳汐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心中卻禁不住奇怪,又非生死離別,為何這小丫頭這般傷心?
  “年輕人,把你的手指放過來。”
  那位白發婆婆已來到了那一株水草的底部,她手指輕輕一劃,地面忽然涌現出一抹神秘的金光。
  陳汐看了看阿涼,又看了看那白發婆婆,略一沉吟,便探出食指,輕輕朝那水草底部的那一抹金光按去。
  這副畫面很奇特,相較于這些太古菌族渺小無比的身軀,陳汐探出的那一根食指簡直像擎天山岳般巍峨,兩相對比,給人一種極為強烈的視覺沖擊力。
  甚至,讓人都懷疑,陳汐一手指就能碾死這些菌人了。
  不過陳汐可不敢這么做,那位白發婆婆渾身的氣息極為強大,看似身軀渺小無比,可修為境界,必然在洞光靈神之上!
  嗡~~
  當陳汐手指甫一接觸到那一抹水草底部的金光,一股無形的晦澀波動倏然擴散而開。
  令陳汐吃驚的是,這一股波動竟一下子籠罩住自己全身,根本就不等自己去反抗,他整個人就被裹挾住,剎那間消失在了這水潭底部!
  片刻后,陳汐眼前一花,就來到了一片黑魆魆的空間中,這讓他心中一凜,警惕到極致。
  “年輕人,不必緊張。”
  白發婆婆的聲音傳出,她憑空而立,由于身軀太過微小,在這幽暗的環境中若不仔細觀察,甚至很難發現她的存在。
  陳汐點了點頭,這才注意到,這一片空間頗為廣袤,但卻空蕩蕩一片,只有在遠處百丈之地,矗立著一座巍峨無比的石壁。
  石壁上,密布著繁密無比的晦澀圖案,宛如星空銀河般,給人一種無垠浩瀚的宏大氣勢。
  當陳汐的目光掃過去的那一剎那,頓時就看見,那石壁表面篆刻的繁密圖案就像從沉寂中蘇醒一般,開始呼嘯游走,于剎那之間,竟化作了一頭巨大無朋的鯤鵬神像!
  ——
  Ps:第二章大概在10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