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576 封神秘聞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大陣中氣氛沉寂,位居“乾”之位的一眾神境強者皆都有些面面相覷,怎么沒有動靜了?
  九伯同樣皺眉不已,這可有些反常,那小子難道要一直躲藏在大陣中,和他們苦苦耗下去?
  “哈,你們說那孽障該不會在拆解大陣吧?”有人開口,試圖用玩笑緩和一下那凝重沉悶的氣氛。
  可此話落入九伯耳中,卻不亞于響起一道驚雷,拆解大陣……拆解大陣……我怎么忘了,這小子可是精通符道,更有可能和神衍山有著一絲關聯!
  之前,他進入大陣之中而沒有被困,反而如魚得水般,趁機刺殺了一個又一個神境強者,這一切都足以證明,他早已識破了“逐日落神”陣的所有奧秘!
  在這等情況下,他又怎可能會選擇無動于衷這種極為保守的方式,跟他們耗下去呢?
  意識到這一點,九伯心中越發感覺到不安,他的臉色變得陰沉難看,陰晴不定,似在猶豫什么。
  最終,他霍然抬頭,猛地一咬牙,厲聲道:“撤!”
  撤?
  寥寥一個字,卻是令得那些神境強者一頭霧水,不明所以。
  見這些家伙居然不開竅,直氣得九伯七竅生煙,咬牙厲聲道:“沒聽明白嗎,我說撤出大陣,馬上!立刻!快!”
  眾人這才恍然,可他們兀自疑惑,在這等局勢下,為什么要撤,如果失去了這座大陣的防御,豈非等于失去了一道天然的防御壁障?
  “這些白癡!”
  看見他們猶豫不決,九伯氣得胸腹間又是一陣翻滾,他很清楚,若是擱在自己大羿氏子弟身上,自己只要一聲令下,根本不會出現這種情況。
  關鍵就在于,在場那些神境強者之中,有大半都不是來自大羿氏,雖敬畏他們大羿氏的威勢,可終究不會毫無保留地相信他們大羿氏了。
  這就叫人心不齊,大事難成。
  “快,九伯既然如此說,必然有他的道理,一起撤!”眾人中同樣有不少來自大羿氏,見此,當即旗幟鮮明地站出來。
  “好吧。”
  “跟你們大羿氏合作,連連失利,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說好了。”
  “撤就撤,待會若失去殺死此子的機會,可怨不得誰了。”
  其他人心中有些不滿,今日所遇到的一切,令他們連連挫敗,心中早積攢的一肚子怒火,如今見九伯又亂下命令,臉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這些蠢貨!難道就沒有一個察覺到危險嗎?”
  九伯目睹眾人神色中的不滿,登時氣得肺都快炸掉,自己出于安全為他們考慮,可他們居然一點不領情,反倒怪在自己頭上了!
  但幸好,最終這些家伙都開始主動撤離了,這讓九伯心中稍稍有些慰藉。
  嗡~~!
  可就在這一剎,一股難言的波動猶如潮水般驟然在大陣中轟鳴擴散,一剎那間,便彌漫整座大陣,爆發出刺目無比的神光。
  那種感覺,就好像有一只無形的大手,在瞬間點亮了大陣中每一座陣圖,點燃了陣圖之中所蘊含的全部力量。
  熾盛。
  耀眼。
  宏大。
  煌煌不可逼視!
  “這是?”
  正準備撤離的眾人一愕。
  “快撤!”
  九伯卻是心中狠狠一震,面色驟變,目眥欲裂。
  可惜,當眾人反應過來時,他們的退路都已被封死。
  原因很簡單,他們立在“逐日落神陣”的陣眼之上“乾”之位,恰好是大陣的中央,而此刻,隨著大陣驟然發生異變,就好像化作了一片洶涌的大海,而他們所立足的“乾”位則小子成為了一座被包圍在海水中央的孤島!
  八方皆海,何以為渡?
  身陷大陣中央,又如何能尋覓出一條生路脫困?
  一剎那間,眾人色變,猝然的變化,令他們皆都措手不及,嗅到了一股致命的氣息。
  他們不清楚接下來要發生什么。
  他們不知道為何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大陣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他們更不清楚,自己該如何應對。
  所以,他們只能憑借一種多年戰斗磨礪出的本能,下意識運轉全部修為,祭出最強寶物,施展壓箱底的法門,欲要突破重圍。
  “可惜,晚了……”遠處的九伯喃喃,神色呆滯。
  轟隆隆~~
  一陣滔天轟震聲響徹。
  從遠處望去,整座覆蓋血色峽谷的“逐日落神陣”在此刻轟然爆炸,蒸騰起億萬神輝,宛如一朵碩大無比的蘑菇云似的,沖霄而起,照亮山河。
  旋即,一陣又一陣凄厲的慘叫從那爆炸中傳出,透著不甘、絕望、憤怒、怨毒……最終被那轟震聲淹沒。
  血色峽谷極遠處,陳汐望著這一幕,頓時長松了一口氣,暗忖道,若不出意外,這一擊足可以將他們一鍋端了吧?
  “孽障!!”
  驀地,一聲憤怒之極的咆哮聲從峽谷另一側傳出,九伯那巍峨似山岳般的身影浮現,渾身似巖石般的肌肉一塊塊賁張,繚繞著一股股狂暴無匹的神力。
  他神色鐵青扭曲,目眥欲裂,猶如發狂的兇獸,欲要擇人而噬。
  九伯的確已憤怒到快失去理智,因為他萬沒想到,陳汐并不是拆解了大陣,而是用了某種方法,徹底引爆了整座大陣的力量!
  單單是這一擊,就將他安插在大陣中的一眾神明全部抹殺,這也就意味著,整整六十四位洞微真神,徹底葬送在了陳汐一人手中。
  這個數目看似不龐大,但那可是神明!
  尤其其中還有一部分來自大羿氏的后裔,如今竟也全部跟著陪葬,這若傳回宗族中,老祖宗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所以,九伯徹底怒了,徹底癲狂了,已下定決心,哪怕拼了老命,也要將陳汐鎮殺了,否則他再無顏跟宗族所有人交差。
  ……
  嘩啦~~
  陳汐仿似對九伯的憤怒渾然不覺,當那峽谷中的爆炸甫一消弭,他便祭出大羅天網,化作一道清冽如星輝的光,將那一片區域籠罩。
  這是在捕獲那些被天道秩序剝離的神道法則光球,以及蘊含著諸般法門的光球。
  看見這一幕,氣得那九伯額頭青筋突突爆綻,這混賬東西,不止要趕盡殺絕,還要當著自己的面,去搜刮戰利品!
  簡直是欺人太甚!
  轟隆!
  他再也按捺不住,騰空而起,猛地祭出一張獸骨大弓,爆射出一道又一道的赤色神箭,宛如狂風驟雨,朝遠處的陳汐傾瀉而去。
  這種攻擊,已不需要鎖定什么氣機,完全就是一種火力全開的大范圍壓制。
  鏘!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出動了,祭出劍箓,身影一閃,便主動迎了上去。
  擱在剛進入末法之域時,他都能逼迫得對方不得不祭出“神臺”來拼命,而如今,他的修為和神道之力雙雙得到顯著提升,根本已不懼對方的拼命之舉。
  嘭嘭嘭~~~
  一道又一道赤色神箭被陳汐劈手斬斷,爆碎為光雨,根本不可能阻擋其步伐。
  “老東西,上次讓你僥幸活命,這次可沒有那等好運了!”陳汐施展鯤鵬神術,化作鯤鵬騰空遨游,以一種至剛至厲的威勢沖殺而去。
  “孽障!休得猖獗!”
  九伯怒吼,舍棄箭道,魁梧如山的身影一展,手持一桿青銅長矛沖殺而來。他同樣也清楚,若無法鎖定對方氣機,根本沒辦法祭用箭道。
  鐺!鐺!鐺!
  劍箓與青銅長矛碰撞,神輝四濺,一剎那間就交手上千次,完全就是硬碰硬的打法。
  若有人看見這一幕,非驚得瞠目結舌不可,要知道,那九伯可是一位洞光靈神!如今卻被一個洞微真神殺得旗鼓相當,這未免太過震撼人心。
  可九伯已不會因此震驚,他曾和陳汐交手,清楚對方的戰斗力,完全不能用其表現出的修為來衡量。
  所以甫一動手,他就動用了全部手段,毫無保留,將一尊洞光靈神所掌握的威勢發揮得淋漓盡致。
  同樣,陳汐也動用全力,若不如此,他也無法與對方抗衡了,畢竟,修為上他已差了對方一個大境界,唯獨只能用其他手段來彌補這種差距。
  而對陳汐而言,滅殺一尊洞光靈神的手段,便是“劍皇”之境的劍道修為,是手中的數件先天靈寶!
  轟隆隆~~
  九天十地之中,陳汐和九伯不斷沖殺,劍氣激射,矛影幢幢,直殺得飛沙走石,天地崩塌,鬼哭神嚎。
  “怎么會這樣,這家伙怎會這般強橫……”血色峽谷后方極遠處,大羿氏三公子羿天望著遠處,臉色陰晴不定,氣息都因憤怒而變得暴戾起來。
  逐日落神陣被毀了,那些屬下也都跟隨著全部陪葬,唯獨只剩下九伯這尊洞光靈神,可如今也只能和那孽障殺個平分秋色。
  這一切慘重的損失,突如其來的變故,沉重無比的打擊,都讓羿天無法相信,更無法接受。
  “難道那幾件先天靈寶,真不該自己擁有?”羿天臉色陰沉而猙獰,“不!一定不能就此罷休,否則,我還有何臉面去見老祖宗!?”
  嘭!
  驀地一聲驚天震蕩在耳畔炸響,驚得羿天渾身一哆嗦,抬眼望去時,便駭然發現,九伯此刻竟受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