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77 黃金神雕

感謝檸檬少年的打賞捧場~~
  ——
  大河滔滔,血色水浪洶涌翻滾。
  一行神境強者穿梭其中,仔細觀察,他們共計四人,一個個神色警惕,蓄勢以待,像緊繃的大弓,仿似一有風吹草動,他們便會立刻暴殺而起。
  “再慢點,不要冒然前行。”
  為首一名黑衣中年目光一掃四周,雖沒有發現任何一絲異常,可他心中卻隱隱升起一抹悸動來。
  這種感覺讓他神色愈發警惕,抿了抿嘴,道,“這次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大家一定小心一些,我聽聞那小子可是狡猾狠辣之極,非尋常洞微真神可比。”
  “明白。”
  “王牠大哥所言極是。”
  其他三人皆都贊同,這些天他們一直在搜捕那個下界來的年輕人,剛開始還很不以為然,甚至認為三公子羿天有些小題大做。
  可隨著對那年輕人實力了解的越多,令得他們也開始重新正視起此次的獵物,再不敢有任何輕視之心。
  為了對付此子,連羿天三公子都調動了全部的力量,可想而知此子有何等難纏!
  接下來的時間,他們不再多言,形成絕佳的防御陣型,一邊仔細搜尋,小心朝前推進。
  嘩啦~~
  忽然,大河之中掀起一道沖天水浪,水浪之中猛地飆射出一道赤色匹練,猶如一抹鋒利的箭矢,狠狠朝為首的王牠殺來。
  這一幕猝然發生,令王牠等四人心中一緊,早已蓄勢以待的他們,幾乎下意識齊齊動手。
  轟!
  神輝迸濺,神寶縱橫。
  剎那間,那一抹赤色匹練還未靠近,便在半空中被齏粉。
  “原來是一頭赤鱗螟魚。”
  其中一人認出偷襲之物的來歷,頓時暗松一口氣,自嘲不已。
  其他人互望一眼,皆都曬然不已,感覺自己之前的舉動反而有點像驚弓之鳥了。
  唰!
  可就在他們心神稍稍松懈的那一瞬,一抹劍氣悄然浮現在他們身邊的時空中,而后一斬而下。
  “不好!”
  “該死!”
  王牠四人勃然色變,眼瞳擴張,萬沒想到,在這等時候,竟會再次有異變發生,且這一擊極為精準,牢牢抓住了一絲稍縱即逝的時機,端的是老辣無比。
  “動手!”
  王牠猛地一聲暴喝,手中一柄銀色三叉戟猛地撕開虛空,轟隆一聲,狠狠劈在那一抹劍氣之上。
  幾乎是同時,其他三人也齊齊動手,防守著王牠,一起朝遠處暴掠而去,要遠離此地,以免再遭受偷襲。
  可他們顯然低估了這一道劍氣的可怖!
  王牠的確擋住了這一劍,可他整個人卻被劍氣中所蘊含的力量,震得渾身劇烈顫粟,渾身氣機被絞碎,整個人猛地噴出一口血,慘叫一聲,猛地倒飛出去,連手中的銀色三叉戟都脫手而飛。
  “王牠大哥!”
  “該死!”
  “這是什么劍道!?”
  其他三人驚呼,欲要出手去救助王牠。
  “蠢貨!先殺敵!”
  王牠怒吼,說話時,他又忍不住咳血,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軀,像沙包似的噗通一聲墜入到了那一條大河中,竟是氣機衰竭,慘死在河中了!
  其他三人如夢初醒,又是憤怒,又是警惕,祭出神寶,防御四周。
  轟!
  就在此時,一道劍氣再次呼嘯而至,宛如九天落銀河,浩浩蕩蕩,磅礴無量,劍意似無涯無垠,席卷而至。
  那等力道,直似要將天地都覆蓋在淹沒在一片劍之汪洋中。
  嘭嘭嘭~~~
  那三位神境強者怒吼著與之硬撼,可甫一和那劍氣對撞,便被震得神寶顫抖,身影踉蹌,宛如漂浮在驚濤駭浪之中的三葉浮萍般,快要被淹沒。
  這讓他們駭然,臉色變得慘淡驚懼,這力量未免太強,哪可能是洞微真神所能擁有?就是對上一尊洞光靈神,都恐怕不及這一擊的威勢。
  轟隆!
  那劍氣滔滔不絕,一浪強似一浪。
  率先抵御不住的是一個瘦削如竹的血衣男子,他整個人陷入劍氣汪洋之中,一剎那間,身軀就被切割出無數道血痕,深可見骨,而后在一陣凄厲無比的慘叫聲中,身軀連同神魂徹底被絞碎。
  “混賬!”
  “該死!”
  其他二人驚懼,感受到一種難言的大恐怖,幾乎是拼盡了全力,要從這一道劍氣之中脫困。
  他們徹底怕了,不愿再戰斗下去,欲要逃走,有多遠逃多遠,對手太可怖了,還未現身,僅僅只是兩道劍氣,就殺了他們兩人,這換做誰,只怕也無法承受這種致命般的恐懼了。
  嘭!
  最終,拼盡他們二人全部手段,竟是沖破了那一抹劍氣束縛,逃了出去。
  可還不等他們把握住這一絲希望,就愕然看見,一抹劍氣再次憑空而至,在他們的視野中不斷擴大……
  噗!噗!
  這一擊,恰好出現在他們沖出重圍的一剎那,宛如早已等候在那里一般,令他們猝不及防,都來不及反應,就被劍氣切斷了咽喉。
  斷顱飛空,血水飆射。
  一場大戰,在短短幾個眨眼間便落幕,快得不可思議,可其中的兇險,只有已死在當場的王牠四人能體會了。
  嗖!
  一道身影出現場中,正是陳汐。
  他沒有感慨,沒有猶豫,當即縱身搜刮起戰利品,以大羅天網捕獲了八個光團,分別是被天道之力剝離的四個神道法則光球,以及四個蘊含諸般法門的光球。
  除此之外,還讓他搜刮到七十九顆神晶,殘破的后天靈寶三件,完整無損的后天靈寶一件,以及一堆價值泛泛的各種神材。
  做完這一切,陳汐身影一閃,便離開場中,自始至終,根本就沒有浪費哪怕一絲一毫的時間。
  ……
  但僅僅只是片刻,陳汐就不得不停下腳步,將手中的劍箓一點點攥緊,眉宇間殺機迸射。
  因為他注意到,在自己的四面八方,正有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快速趕來。
  就好像一張大網,以一種滴水不漏的架勢朝中心收縮,而陳汐則成為了網中央的一條魚兒,無論從哪方方向沖鋒,都不可避免會爆發沖突。
  “公子,沒想到你實力這么厲害。”阿涼睜大亮晶晶的眼睛,驚嘆道,她還沒注意到氣氛的變化,依舊沉浸在剛才陳汐大發神威斬殺群敵的場景中。
  “這只是開胃菜,接下來才是真正的饕餮盛宴。”陳汐笑了笑,唇角的弧度卻是冰冷似刀鋒。
  阿涼怔了怔,旋即她張大嘴巴,顯然也察覺到了不妙,道:“又有敵人前來了?”
  “不必驚訝,鹿死誰手,還未可知。”
  鏘!
  陳汐手指撫摸過劍箓那古樸漆黑的劍身,下一刻,他整個人若離弦之箭,倏然朝前方沖鋒而去。
  ……
  “殺!”
  “殺!”
  “殺!”
  激烈的戰斗爆發,但僅僅只是片刻,再次有五名神境強者被齊齊滅殺,血染天地,慘死當場。
  而陳汐,則從容打掃戰場,清點戰利品,而后揚長而去。
  這一刻的他,神色沉靜漠然,心境古井不波,行動張弛有度,并無任何焦躁,也不見任何悲觀。
  有的只是一種肅殺到極致的冷靜!
  從修行至今,他一路不知經歷了多少場惡戰,早已磨礪出了極為堅韌的戰斗意志,自不會被眼前這殺機四伏的局勢亂了自己的陣腳。
  換而言之,當戰斗避無可避時,陳汐從不會畏懼一戰!
  ……
  “死傷幾人?”
  “距離獵物此次現身,我們已損失九位幫手。”
  “追!無論如何,也要截殺此獠!”
  “喏!”
  “通知其他人,獵物已現身,開始收網行動,誰若能滅殺此獠,獎勵神晶千顆,后天靈寶一件!”
  “喏!”
  在那一片血色峽谷中,羿天殺伐果決,快速吩咐出幾道命令。
  做完這一切,他深吸一口氣,眸光灼灼道,“多強大的一頭獵物啊,若能成為我的神奴,來日前往參加羽澈女帝舉辦的‘星狩大會’時,定可以為我博得一個矚目成績,可惜,為了那兩件先天靈寶,我也只能殺了你了……”
  “少爺,此子實力不俗,又掌握著兩件先天靈寶,萬萬不可大意了。”九伯在一旁凝眉道。
  “哈哈,有九伯你在,此子又能奈我何?”
  羿天大笑,“更何況,此次我們可是調集了上百名神境強者一起出動,若再擒殺不了他,那才叫怪事!”
  “少爺,還是小心一些為好,此次前來末法之域時,老祖宗不是賞賜您一件保命之物么……”
  不等九伯說完,就被羿天不悅打斷,冷哼道:“保命?九伯我看你是越活越糊涂了,你一個洞光靈神,說出這樣的話,未免太過窩囊!”
  九伯怔了怔,最終苦澀一笑,心中卻是暗嘆,那小子當初能把我逼到祭出“神臺”拼命的地步,又怎可能是易與之輩?
  可很顯然,羿天如今正躊躇滿志,聽不進勸告,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盡所有去守護這位心高氣傲的三公子。
  而此時,在一片血色荒漠之中,陳汐前進的身影最終被困住,四面為敵!
  對手,足足有四十多個,且這個數目還在不斷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