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78 偷天換日

神臺爆碎,煙塵遮蔽天地。
  陳汐立在那里,徹底怔住,在這最關鍵的時刻,他原本打算施展爆氣弒神功,來和九伯硬拼,可萬沒想到,竟會發生這樣的變故!
  剎那之間,九伯這尊洞光靈神所化的神臺便被一劃分為兩半,爆碎當場。
  這也就意味著,九伯的性命也在這一刻終結,再無重生的可能!
  那一抹青色神輝是從哪里來的?
  又是誰在這關鍵時刻救助了自己一次?
  陳汐拔劍四顧,卻根本沒有發現一絲異常,這讓他心中愈發驚疑不定,能做到這一步的存在,修為絕對在洞宇祖神之上!
  那么,對方究竟會是誰?
  陳汐想起九伯臨死時的那一聲嘶吼,青琉?這寥寥兩字又代表著什么?
  是某個人的名字?或者是那一道青濛濛神輝的名稱?亦或者是上古神域中某個區域的稱呼?
  “公子,你沒事了?”這時候,阿涼挪移時空而來,看著陳汐完好無損,小臉上盡是喜悅。
  陳汐搖頭,深吸一口氣,收攏心緒,不再多想。
  “沒想到,公子竟真殺了一位洞光靈神,這若是讓婆婆知道,肯定會驚掉下巴。”阿涼眸光熠熠,略帶敬慕地看著陳汐。
  陳汐啞然,心中卻是嘆息,最終殺死這老東西的可不是自己,可著實沒有什么自豪的。
  “孽障!你等著,我大羿氏絕對不會放過你的!”驀地,極遠處傳來一道怨毒無比的大喝。
  陳汐抬眼望去,頓時眉頭一挑,那人一身白袍,面容俊美,可不正是大羿氏三公子羿天。
  只是很顯然,這家伙也沒有注意到剛才突兀而現的那一抹青濛濛神光,于是把自己當做了殺死九伯的罪魁禍首。
  不過,陳汐可不會解釋給對方聽了,之前他心神受到一絲震動,差點就忽略了這羿天的存在。
  此刻見對方居然還敢出言威脅自己,陳汐心中殺機再次涌動而起。
  唰!
  幾乎沒有任何猶豫,陳汐身影一閃,就挪移時空,朝遠處的羿天殺去。
  嗡~~
  可還沒等他靠近,那羿天猛地一聲冷笑,祭出一塊銹跡斑駁的青銅環,在周身滴溜溜一轉,旋即發出一股晦澀無比的波動,轟隆一聲,爆發出熾盛的神輝,將羿天整個人裹挾,剎那之間便消失不見。
  鏘!
  陳汐抬手一劍就劈了過去,可最終,竟是沒有渠道任何效果,就仿似一剎那間,羿天整個人就從這片天地消失了一樣,根本沒有引起半點時空波動。
  這讓陳汐臉色不禁一沉,清楚這一切都是拜那一塊斑駁的青銅環所賜,那一定是大羿氏中一件了不起的寶物了。
  “這個禍患不除掉,只怕進入雪墨域之后,也會給我惹來不少麻煩了……”陳汐喃喃,卻是只能就此作罷。
  接下來,他開始和阿涼一起清理戰場。
  ……
  “一千四百五十余塊神晶,五十四個神道法則光團,二十三個蘊含諸般法門的光團,后天神寶三十六件……”
  將一切清點完畢,收獲之豐富,大大出乎了陳汐的意料,唯一令他感到遺憾的是,這些收獲的神寶之中,大多質地普通,且或多或少都遭受到了一定的創傷,哪怕是去兌換神晶,也必將大打折扣。
  “阿涼,我們走吧,找個地方好好休息一番,便去闖一闖那通往雪墨域的通道。”
  將一切戰利品收下,陳汐略一思索,便做出決斷。
  這一戰之中,對陳汐的神力也是消耗極大,引爆“逐日落神陣”倒是并未消耗他太多神力,關鍵就在于和九伯那一戰中,令得他也是不得不施展出全力,故而令得他現如今所擁有的神力,已不足兩成左右,幾乎瀕臨枯竭的邊緣。
  “噢。”阿涼點頭,她對陳汐的話一直是言聽計從。
  ……
  唰!唰!
  就在陳汐和阿涼剛離開不久,那戰場之中驀地泛起一陣虛空波動,浮現出兩道身影來。
  正是那位神秘的娘娘和慧聰。
  “娘娘,您嘴上說的狠,可如今不還是于心不忍,救了那小哥一命。”慧聰嘻嘻一笑。
  娘娘一陣沉默,許久才揮了揮衣袖,嘩啦一聲,一縷青濛濛的神光宛如一陣風,拂過整片戰場。
  肉眼可以看見,那滿地的神尸、血水、瘡痍……全部都消弭無蹤,連那些塌陷的地面,紊亂的虛空裂縫,也都被修復,恢復平穩。
  做完這一切,娘娘這才轉身,道:“因果既已種下,誰又能奈何?只希望我今日之舉,能換來日一段善緣吧。”
  淡然平靜的聲音中,他們師徒二人身影一陣模糊,宛如青煙似的,渺渺冥冥,消失不見。
  ……
  今日注定將不會平靜,在那位娘娘和慧聰離開后,僅僅片刻,這一片戰場中再次來了一行人。
  “上官師兄,我們來晚了一步,這處戰場的氣息早已被人抹去,再難發現任何痕跡。”其中一名玄衣青年在四周略一查探,便輕嘆開口。
  其他人一陣沉默。
  “呵呵,沒想到,在末法之域中發生的大戰,我們太上教卻對此一無所知,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啊。”半響后,為首一個紫袍著身,背負長劍,身姿卓然的青年自嘲出聲。
  “上官師兄,其實,戰場痕跡雖被抹除,可這件事必然和大羿氏那些人脫不開干系,前些日子,我們的一些師弟便曾接到消息,大羿氏三公子羿天召集了大量人手,要在這狩獵區捕殺一名來自下界的獵物。”
  之前說話的玄衣青年沉吟道,“而依據剛才我們所觀察到的戰力波動,根本不可能是一兩個神境強者能夠造出,或者說,那等戰力波動起碼需要三十人以上的戰斗才能產生,而能做到這一步的,也只有那羿天了。”
  為首被稱作上官師兄的紫袍青年點了點頭,道,“我只是很好奇,那羿天費這么大力氣,究竟是為了什么,如今這一場戰斗,最終又是誰勝誰負。”
  “很簡單,如今通道即將關閉,那羿天和他的那些屬下若還活著,必然會在這兩天現身在通道之外,反之,就證明羿天等人已在這一戰之中全部隕落。”
  玄衣青年思忖道,“只是,我卻是沒辦法推測出,那下界來的年輕人究竟是誰了。”
  “能讓羿天都如此大動干戈的,必非尋常之輩,這樣的人,注定是不會甘心一輩子留在這末法之域的。”
  上官師兄撫摸著下巴,沉思片刻,道,“我們回去,嚴加看守,無論何人進入通道,必須仔細檢驗身份,萬不能讓下界之輩蒙混過關了!”
  “喏!”
  眾人肅然領命。
  “走,這幾天,葉師叔便要巡弋通道,萬萬不可出現任何紕漏,以免讓葉師叔發怒。”上官師兄沉聲道。
  葉師叔!
  眾人聞言,皆都神色一凜,眼眸中不可抑制地流露出一抹深深的忌憚,那可是一個喜怒無常殺人亦無常的狠辣女人!
  連教中大人物都拿她沒辦法,于是將其安插在雪墨域,眼不見心不煩。
  ……
  一片廣袤無垠的湖泊之畔。
  陳汐盤膝而坐,正在修復體內消耗的神力。
  在他旁邊的一株血色草葉上,阿涼盤膝坐在其上,也在靜靜修煉。
  一天后。
  陳汐率先蘇醒過來,目光一瞥旁邊的阿涼,暗松一口氣,這狩獵區太危險,能夠平靜度過一天的時間,已經算得上是一種運氣。
  經過這一天的修復,陳汐修為已經恢復過來,且隱隱再次有了一絲精進,快要晉級洞微真神境中的圓滿地步。
  這種修煉速度這讓他心中頗為滿意,戰斗,永遠是修煉途中最好的老師,可以磨礪實力,更可以刺激和發掘潛力,反哺自身的修煉。
  直至阿涼從修煉中醒來,陳汐這才吩咐道:“阿涼,還請替我護法,我要煉化一些神道法則,爭取能夠踏足小成境界。”
  阿涼聞言,像收到將軍指令的士兵似的,認真點頭道:“公子放心,阿涼一定不會讓您受到打擾的。”
  說話時,她騰身而起,一手持著擂神鼓,一手持著焚焱神杖,開始在方圓四周巡弋,儼然一副恪守盡職的模樣。
  陳汐不禁莞爾,這小姑娘簡直太惹人喜歡了。
  呼~~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不再耽擱,將一顆顆蘊含著神道法則的光球取出,陷入到深層次的錘煉之中。
  神道法則的凝練,分作了初窺門徑,小成,大成,圓滿四個境界,每進一步,都難如登天。
  以陳汐如今的資質,都很難在短時間內讓自身符之圣道取得突破,幸好,他手中有大量蘊含神道法則之力的光球,讓他根本不必再為這個問題而頭痛。
  甚至說起來,他還要感激這末法之域的天道法則,若非它能夠剝離神境強者身上的神道法則和諸般法門,也斷無法讓陳汐能夠在神道參悟上走上一條捷徑。
  而這一切,陳汐便是要借助搜刮到的幾十顆蘊含神道法則的光球,一舉將自身神道境界臻至小成地步。
  這種突破看似普通,可當真正做到時,足可以讓一位神境強者的實力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