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579 險象環生

呼~~呼~~
  血色蒼穹下,一道身影破空飛馳,宛如一抹飄忽不定的風,令人捉摸不住其痕跡。
  這一道身影,峻拔如孤峰,面龐清俊,一對黑眸猶若星空般浩瀚,舉手投足都帶著一股篤定沉凝,淡然出塵的氣質。
  這年輕人,正是陳汐。
  兩天前,他將搜刮到的那些蘊含神道法則的光球全部煉化,最終一舉將自身符之神道突破至小成地步,自身修為也是隨之再次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之所以能做到這一步,還多虧了那九伯臨死后所留下的一道光球,其中蘊含著一位洞光靈神所具備的神道法則,極為磅礴渾厚,若非如此,單憑其他那些洞微真神境的光球,斷無法令陳汐這么快就將神道之力晉級小成地步。
  “以我如今的戰斗力,若再對上那九伯,足可以將其抹殺,而根本不必再借助其他手段了……”
  一邊飛馳,陳汐一邊感受著自身實力的變化,心中也不禁感慨,自己自打進入末法之域,心中一直將九伯視作了頭等大敵,所做的一切努力,皆都是為了最終擊敗對方。
  可誰又能想到,也正是因為對方的死亡,方才促就了自己的符之圣道晉級小成地步?
  這就叫一飲一啄,皆為因果,冥冥中自有一絲玄機存在。
  “也不知我如今的實力在那雪墨域之中,又能處在何等水平了……”陳汐陷入沉吟。
  上古神域,終究非末法之域可比,其中擁有上千域境,成千上萬的宙宇,乃是神明縱橫馳騁的一方永恒位面,其中的神境強者定然非同小可了。
  更何況,在陳汐看來,如今的自己哪怕能夠做到在洞微真神境中冠蓋群雄,可在這之上,還有洞光靈神,洞宇祖神……
  甚至,陳汐在見識了那一道抹殺九伯的青色神光之后,已隱隱感覺到,在那洞宇祖神之上,只怕還有更為強橫的存在了!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自是對自己如今擁有的不敢有任何的自滿,他很清楚,擱在神明之中,自己終究還處于一種最普通得地位。
  “公子,我聽婆婆說,在那上古神域之中,有著一道封神榜,上邊羅列著整個上古神域最頂尖的各境界神明存在,以你如今的戰斗力,應該足夠位列封神榜之中的洞微真神境頂尖行列之中了。”
  俏生生立在陳汐耳廓內的阿涼忽然開口,眼眸盈盈,帶著一絲崇慕。
  封神榜!
  陳汐眼眸一瞇,這個名字他并不陌生,早在三界封神之域中,他就曾不止一次地看見那一道橫亙在混沌之中的榜單。
  那上邊羅列著一道道輝煌無上的名字,擁有著難以描述的無上威嚴,對任何神明而言,能夠將名字位列其上,更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可陳汐卻一直對這一道榜單心生抵觸,原因就出在河圖碎片上,當時在封神之域,他和石禹、相柳璃一行**要取得道果之靈,可卻遭受到封神之榜的打壓,關鍵時刻,若非是河圖幫忙,他們一行人必將功敗垂成。
  也是從那一刻開始,陳汐心中便對這封神榜這一道神秘的榜單升起一絲警惕和戒備。
  所以此刻當從阿涼口中聞聽封神榜這個名字時,陳汐心中也是微微有些復雜,有警惕,更多的卻是疑惑,對上古神域內的神明而言,這一道榜單又究竟代表著什么?
  它又來自哪里?
  為何河圖碎片會對它產生一股敵意?
  “公子?”阿涼見陳汐不言,不禁有些疑惑。
  “哦,我正在想有關封神榜的事情,對了阿涼,這封神榜究竟有什么名堂?”陳汐深吸一口氣,不再胡思亂想。
  “我了解的也不多,只是聽婆婆說,若想知道一位神明有多厲害,看一看他在封神榜上的排名就一目了然了。”
  阿涼輕聲解釋了一番,按照她的說法,那封神榜極為神異,其上的排名最是公正公平,能夠完美詮釋一位神明所具備的實力究竟有多強大。
  并且,按照神境強者修為境界的不同,封神榜也是分作了“洞微榜”“洞光榜”“洞宇榜”……等一些榜單。
  而能夠位列其上的,莫不是某一個境界之中最頂尖的人物。
  聽完這一切,不禁讓陳汐想起了在仙界中所見過的“青云榜”“大羅金榜”等等榜單。
  只不過不同的是,這封神榜要更為神秘,讓陳汐每次提及這個名字時,心中總會遏制不住地浮現出一抹深深的戒備和警惕。
  那種感覺,就好像自己的名字一旦出現上邊,連命運都會隱隱被其操縱左右一樣。
  “我可不希望自己的名字出現在上邊。”陳汐嘆了口氣。
  “為什么?”阿涼一怔,不禁好奇道,他們太古菌族的先輩之中,不少名字都曾經出現在封神榜之中,且皆都以此為榮耀,令得他們這些后輩們,也都將封神榜視作了一個追求目標,擁有著一種近乎朝圣的渴望。
  可陳汐此刻竟會說不愿讓名字出現在榜單上,這自是令阿涼頗為詫異。
  “人怕出名豬怕壯,我可不想受這些虛名的牽累。”陳汐笑了笑,并沒有告訴阿涼真正的心思。
  畢竟,這種事情太過隱晦和神秘,越少人知道越好。
  一炷香后。
  那仿似無垠的血色蒼穹忽然產生了一些變化,或者說,出現了一些其他顏色,青山綠水、白云碧空,如蔭曠野……
  陳汐頓時佇足,他清楚自己已經將要離開血色彌漫的狩獵區了,而前方的某個地方,便存在著一條通往雪墨域的通道。
  “阿涼,那通道已經不遠了,這是最后一道關卡,只要闖過,咱們便可以順利進入上古神域,在此之前,無論我遇到任何危險,你切記不可再現身出來。”陳汐神色變得嚴肅,眸中盡是冷靜。
  “公子,你是要孤身一人和那些太上教徒硬拼嗎?”阿涼卻是忍不住擔憂問道。
  陳汐微微笑了笑,道:“那是最壞的情況,在此之前,我尚有一個妙法,或許能讓咱們安然過關。”
  說著,他掌中以是浮現出一顆青翠欲滴氤氳著縹緲神輝的樹心,呈現三十六瓣,層層疊疊,頗為奪目。
  “無相皮?”阿涼一呆,旋即吃驚道,“這可是畫皮木族得王才能凝聚出的寶物,早已失傳不知多少歲月,沒想到,你竟能搜尋到這等至寶。”
  陳汐便將自己遇見那些畫皮木族的事情一一告之阿涼。
  “哈,他們可真夠膽小愚蠢的。”得知這一切,阿涼掩嘴輕笑。
  陳汐也笑了,他也是第一次遇到那樣膽小的對手,至今想來,都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公子要用這無相皮喬裝成何人?”阿涼好奇道。
  “當然是太上教的門徒。”陳汐隨口說著,手中驀地氤氳出神力,籠罩那一顆樹心,一剎那間,清瑩瑩的神光流轉,將他整個人籠罩。
  當那些神光消弭時,陳汐已變作了另外一個人,一襲黑衣,頭戴斗笠,氣質陰柔而冷峻,渾身彌漫著一股懾人的災厄氣息,赫然就是那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
  “公子你……”阿涼明顯被這一幕驚住了,渾然沒想到,陳汐的模樣不止變了,連氣質也變得完全不同,讓她差點都不敢相信。
  “怎么樣?”陳汐審視了自己一番,也是感慨之極,連他自己都感覺自己就像被尹懷空附體了一樣。
  尤其是聲音,沙啞而低沉,那種獨特的味道,不經意流露出的陰冷,根本非尋常易容法訣能夠模擬。
  “太像了,不對,是一模一樣!”阿涼驚嘆,不知為何,竟變得有些拘謹和小心,顯然,她有些無法接受陳汐這種變化。
  不過有此也可以知道,這一顆來自畫皮木族的無相皮有多么的神妙和不可思議。
  “這樣才能蒙騙了那些人,走吧。”陳汐深吸一口氣,目光遙遙望向了遠處。
  ……
  嘩啦啦~~
  一片青色曠野上,蒼穹中橫亙著一條色彩繽紛的時空隧道,它并非固定,反而如水流一半,在空中潺潺流動,搖曳不休。
  遠遠望去,更像一條彩練當空飄舞,蔚為壯觀。
  在那時空隧道之前,矗立著一座雄偉巍峨的神殿,將進入時空隧道的入口完全封鎖。
  而在神殿之前,兀自有一行行神境強者在巡弋,顯得森嚴肅殺。
  這就是太上教所把守的通道,一條由末法之域通往雪墨域的唯一路徑!
  “都精神點!葉師叔即將前來巡視,若發現什么紕漏,后果你們可知道會有多嚴重!”
  一名黑衣老者出現在神殿之前,目光一掃四周,便朝那些巡弋的弟子厲聲喝斥了一句。
  那些巡弋的弟子不敢怠慢,紛紛打起精神,殺氣騰騰地巡邏四周,這時候恐怕就是有一只蒼蠅來犯,都會被他們揪出來當場抹殺了。
  同時,在距離此地百里之外,還有一處據點,由十六位太上教門徒把守。
  在據點之前,此刻正有著一行身影在排隊,等待著驗明身份,交納神晶,便可以安然度過這里的重重防線,進入那時空隧道之中。
  ——
  PS:第二更10點左右,大家,有月票就投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