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80 祖神之威

仔細觀察,會發現太上教布置在這一條通道,分作了三重防線。
  第一重,便是駐守在百里之外的據點,由十六位太上教門徒所把守,否則檢查通行之人的身份和收取神晶。
  第二重,位于那一座神宮之前,是一行行游弋巡邏的弟子,他們主要負責威懾和應對突發狀況。
  第三重,便是那一座神宮,其內常年坐鎮著三尊以上的洞光靈神強者,以及諸多精銳強大的弟子。
  這便是太上教駐守在末法之域中的三重防線,森嚴肅殺,幾乎沒有任何的死角。
  若單論人數,在場中的太上教門徒也足足有上百之眾,或許面對大規模的戰斗時,這個數目顯得頗為稀少,可別忘了,其中可是有洞光靈神坐鎮,寥寥幾個都足以抵得上千軍萬馬。
  再加上太上教的滔天威勢,那些來自上古神域的強者也根本無人有膽量敢在這里搗亂了。
  而如果再加上一尊洞宇祖神常年會巡邏于此的話,這種威懾力就顯得愈發可怖了。
  此刻,在第一道防線前,正有一行身影在排隊,等待檢驗身份和交納神晶之后,便進入時空隧道返回雪墨域。
  顯然,這一行身影必然都是來自雪墨域之中,若換做那些被從下界拘囿進入末法之域的神境存在,是根本不敢靠近此地的。
  原因很簡單,太上教對待這些下界強者只有一個態度——全部擒下,充當奴仆,被發配到遙遠未知的域境之中為太上教效力。
  而如果一旦這樣的事情發生,便意味著死亡也不遠了,因為那未知域境之所以未知,便是因為太過兇險,無人敢拿性命去冒險!
  “呵,聽說了么,大羿氏那位三公子的處境可有些不妙啊,如今通道就將關閉了,也不見他出現,只怕已是兇多吉少。”
  “你說羿天?我也聽聞了,好像召集了不少人手,正在狩獵區中追捕一個獵物,像他這樣的公子哥,再加上一群扈從守護,似乎根本不可能出現什么危險吧?”
  “怎么不可能?你沒看那家伙到現在還沒現身嗎?不止是他,連他那些扈從可也一個也沒出現,我曾打聽過,這幾天甚至整個末法之域都再無羿天的一絲消息,宛如人間蒸發了一樣,我看啊,他們只怕已……哈哈,你們懂的。”
  第一重防御據點前,一行正在排隊等待通過的身影正自交流,他們有男有女,不乏帶著扈從的年輕公子哥。
  顯然,他們都來自雪墨域,認得那大羿氏三公子羿天。
  “若真是這樣,那可就有些匪夷所思了,究竟是誰能做到這一步?據我所知,大羿氏可是派了一位洞光靈神保護那位三公子的。”有人若有所思。
  “我也很好奇。”
  眾人紛紛頷首,他們心中同樣疑惑,能把羿天一行人一網打盡,這等手段可是了不得之極。
  而在這一道據點足足萬里之外,一道身影靜靜蟄伏在一片峽谷陰影中,他一襲黑衣,頭戴斗笠,渾身氣機完全被遮蔽,令人根本察覺不到。
  “奇怪,他們居然還不知道羿天等人已經被殺了……”陳汐的面龐遮掩在斗笠陰影中,眸子里翻涌著思索之色。
  當初,那一場戰斗的動靜何其之大,可如今,卻無人得知這一切,這讓陳汐隱約意識到,只怕當初在自己離開之后,有人又幫自己將那一片戰場中的所有痕跡都清除了。
  而又是誰會暗中幫自己?
  不經意地,陳汐想起了當時殺死九伯的那一道青色神光,又想起了那一位神秘的娘娘。
  這一切,都會不會是來自那位娘娘一個人的手筆?
  也不怪陳汐如此推測,在這末法之域中,陳汐除了和鐵坤、太古菌族那位婆婆相識,就只剩下那位神秘的娘娘了。
  而很顯然,能夠辦到這一切的,也只有那位神秘的來自南海域的娘娘!
  可是,她又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在暗中幫自己呢?
  陳汐想不明白,最終只能搖頭,無論如何,這份恩情他是必須記下的。
  ……
  接下來的時間中,陳汐一直在蟄伏,冷靜觀察著遠處太上教所布置的三道防線,聽著他們交流,不斷汲取自己所需要的信息。
  例如,那些看守據點的太上教門徒的名字,以及他們檢驗身份時所使用的法門,以及收納的神晶費用等等……
  這些信息看似細碎無比,可對打扮成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尹懷空的陳汐而言,這一切恰是他所需要的。
  畢竟,他如今已是尹懷空,是太上教弟子,自不能在任何方面露出什么紕漏了。
  直至夜幕降臨,原本如巖石般寂靜不動的陳汐,忽然眼睛微微一瞇,機會來了!
  ……
  唳!
  一聲嘹亮的鷹啼響徹云霄,旋即,一只渾身猶如黃金澆筑而成的神雕展開十余丈范圍的雙翼,破空而起,撕開云層,在蒼穹下盤桓不休。
  這是一名太上教弟子飼養的神禽,每隔三個時辰,便會撒開讓它自由翱翔一段時間。
  忽然,這頭黃金神雕似發現什么,驀地發出一聲清亮的啼叫,俯沖而下,探出猶如利刃似的爪子,狠狠朝一處峽谷中撲去。
  可從這一刻開始,一切又陷入沉寂,那黃金神雕的身影在進入峽谷之后,便再沒有了任何的聲響,宛如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嗯?魏師兄,你那小金怎么沒了動靜?”第一道據點前,一名弟子疑惑開口。
  “哈哈,那頭扁毛畜生整天喜歡瞎飛,如今只怕被誰給獵殺烤了吃了。”有人笑著開玩笑。
  “閉嘴!”
  另一名灰衣青發弟子不悅瞪了那人一眼,便即眉頭一皺,朝遠方望了一樣,最終還是放心不下,道:“諸位,我去看看。”
  “去吧,去吧。”
  其他人也清楚,這位“魏師兄”對這頭黃金神雕最是在乎。
  魏師兄見此,便點了點頭,匆匆而去。
  半響后。
  他來到一片峽谷前,目光一掃,頓時又是好笑又是好氣,只見他那頭黃金神雕此刻正趴在地上,呼呼大睡,唇角兀自掛著一道亮晶晶的口水。
  “小金!快過來!”
  魏師兄大聲呵斥,卻發現小金渾然不理會自己,這讓他臉色一沉,咬牙沖下峽谷,“你這憊懶東西,看來我往日里對你太過寵溺,讓你竟養成這副鳥模樣!”
  說著,他一巴掌就朝小金的頭顱拍去。
  唰!
  可就在此時,驀地一道身影憑空浮現,一手便捂住其嘴巴,與此同時,一抹冰冷的劍鋒也是抵在了他的咽喉處,那鋒利無匹的劍意刺激得他皮膚上冒出一層雞皮疙瘩。
  魏師兄眼瞳頓時擴張,渾身僵硬,心中驚怒到了極致,清楚自己遭受到了一場早已精心準備的埋伏。
  旋即,他心中便冷笑不已,居然有人敢在他們太上教的地盤上埋伏自己,簡直是不知死活。
  在這位魏師兄想來,埋伏自己的,必然是那些來自下界的獵物,為的無非是逼迫自己帶著他們進入時空隧道。
  這種事情,也不是沒發生過,所以魏師兄很快就冷靜下來,心中已醞釀好措辭,無論對方提出什么要求,他統統都答應,等進入自家地盤之后,他就會讓對方知道,偷襲自己究竟會付出怎樣慘重的代價!
  可接下來發生的一切,卻大大出乎了魏師兄的意料,只聽噗的一聲,他只感覺咽喉一涼,還來不及感受到劇痛,就眼前一黑,徹底失去了知覺。
  臨死都沒能反應過來,對方怎會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公子,你為何要殺了他?”阿涼忍不住開口。
  “他告訴我的,并不一定是真的,而我恰好掌握了一門搜魂之法,足可以從其魂魄中搜尋到我需要的答案。”
  平靜的聲音中,陳汐將這位“魏師兄”的尸骸放在地上,深吸一口氣,便開始行動起來。
  ……
  一炷香后。
  “嗯?魏師兄他去了這么久,怎么還不回來?”第一重據點前,有人意識到不妙,皺眉開口。
  “你們四個一起去看看,千萬要小心,如今末法之域的所有人都清楚,通道就要關閉了,在這等情況下,免不了有些亡命之徒會不顧一切干一些蠢事。”
  為首一個灰衣矮胖老者當機立斷,沉聲命令。
  當下,便有四位太上教弟子魚貫而出,聯袂朝遠處搜尋而去。
  漆黑夜色下,四人都緊繃了神經,神色肅殺,眼眸中盡是警惕之色,不斷推移搜尋的范圍。
  很快,他們便來到了那一處峽谷中,可現場之中,早已沒了那頭黃金神雕和魏師兄的身影,連氣息都未留下一絲,他們自是什么也尋覓不到。
  “古怪,魏師兄他究竟去了哪里?”
  “我看肯定是那頭扁毛畜生又貪吃,跑去狩獵區尋覓獵物了,而魏師兄只怕也跟著一起去了。”
  “也是,上次好像就發生過這樣的事情,那我們要不要前往狩獵區去搜尋一番?”
  “罷了,我們回去吧,等明天若魏師兄還不現身,咱們再去搜尋也不遲。”
  “嗯,不錯不錯。”
  當下,四人略一商議,便即轉身返回。
  唰!
  可就在此時,在他們身后極遠處的夜空中,驀地傳來一陣時空波動。
  四人頓時警覺,齊刷刷扭身掃視過去,嚴正以待。
  可當他們看清來人身份時,皆都禁不住微微一呆,大師兄?怎么會是他來了?
  ——
  ps:第三更在凌晨12點前,繼續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