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8 血祭


  第一更!拜求收藏!
  ——
  星煞雷霆乃是由蒼穹億萬星辰凝聚的最精純的星煞,混合雷霆之力形成,其內蘊含著充沛之極的星煞之力和凜冽凝練的雷霆電芒,每一道霹靂落下,威力都足以滅殺萬物,齏粉地仙境強者。
  九宮星煞滅仙陣中的“滅仙”便是因此而來。
  并且為了啟動這座大陣,星羅宮幾乎把數千年所收斂的物資耗費掉七七八八,所顯露出的威力可想而知有多恐怖了。如果不是北衡以半仙器玄黃戍土境抵擋著滾滾傾瀉而下的雷霆,陳汐恐怕早已被湮滅在雷霆之下,形神俱滅,尸骨無存。
  也幸好有這層光幕抵消掉星煞雷霆的大半威力,他才能安然汲取那精純磅礴的星煞之力,不斷淬煉、捶打、強壯體魄。
  所謂危機與機遇并存,大概就是陳汐現如今的現狀了,化危為安,化禍為福,哪怕是北衡都沒想到,陳汐竟然敢借助星煞雷霆之力修煉,這種近似玩命一樣的做法,令他也是感到震驚之極。
  隕星山千丈之外的虛空中,星羅宮掌教鐵云子和冥化真人柴紹并肩而立,在兩人的目光中,隕星山方圓萬里皆被星煞雷霆覆蓋,那一道道的雷霆霹靂,宛如九天之上傾瀉而下的銀河,炫亮如晝的電光照得兩人臉頰忽明忽滅。
  “這便是九宮星煞滅仙陣么……多少年了,自我成為掌教,還是頭一次見到,雖說耗費掉數數千年苦苦搜集的星辰之精,上億斤的靈液,可是只要能滅殺了那個地仙,付出的這一切都值得!”鐵云子喃喃自語著,臉色陰戾中透著一股瘋狂。
  “總而言之,經此一役,滅殺掉一位領悟空間法則的地仙六重天大修士之后,我星羅宮足以揚名天下!”柴紹哈哈大笑起來,“我倒要看看,以后誰還敢小覷我星羅宮。”
  “嗯?”
  正說話時,兩人猛地看到,在那隕星山中,驀地升起億萬朵青翠欲滴的蓮花,每一朵蓮花都有三丈范圍,其內或坐或立著一個個高冠古服的老者,他們掐著法訣、舞著長劍、誦著經文、千姿百態,動作各異,身上卻無不爆射出一道道青霞匹練,沖天而起,碾碎虛空!
  砰砰砰砰……
  那從蒼穹上落下的星煞雷霆甫一接觸那蓮花,就像冰融于水一樣,瞬間被震碎、湮滅,消散得無影無蹤。而在那億萬蓮花之中,赫然立著白婉晴、白乾、白藤三人,他們在朵朵青翠蓮花的保護下,宛如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無論星煞雷霆多狂暴、密集,也都無法傷到他們絲毫。
  “仙器!竟然是仙器!”柴紹面色驟然,失聲大呼,仿似看到極可怕的事情一樣。
  “仙器?不好!師叔,咱們的九宮星煞滅仙陣,恐怕圍困不住他們了,怎么辦?”鐵云子也是如遭雷擊,面色難看無比,他明白,自己這次恐怕惹了一位天大的人物,想一想吧,一名地仙能擁有一件仙器做武器,其背后的勢力該有多大?
  柴紹面色陰晴不定,半響咬牙切齒道:“殺!以血祭之法,徹底激發九宮星煞滅仙陣的威力,這次一定要把那名地仙殺死,若讓他們逃了,我星羅宮必將遭到無盡報復,甚至在修行界中除名,這種后果咱們誰都擔當不起。”
  “血祭之法?師叔,那可是需要以數萬人的性命為代價,才能徹底激發九宮星煞滅仙陣的威力啊,這……是不是有點殘忍?”鐵云子心驚肉跳,為難道。
  “哼,都什么時候了,還婦人之仁?咱們教化門中弟子,不就是在危機時刻,用來幫助門派渡過難關的?”柴紹臉色猙獰,殺氣騰騰:“只犧牲一些弟子罷了,卻可以換來一件仙器,真正的仙器,可不是那空殼子一樣的浮屠塔可比。有了這件仙器,待我進階地仙境界,咱們星羅宮必將超越流云劍宗,成為南疆第一宗門,到時候,想招多少弟子就招多少,何愁大業不成?”
  “好!我這就去匯合其他長老,聯手焚化門中數萬弟子的魂魄,血祭大陣!”鐵云子猶豫再三,最終決然答應。
  身為一宗之主,鐵云子也是心狠手辣,鐵血無情之輩,分析利弊之后,當即身影一閃,便準備朝遠處的山谷飛去。那里,躲著六萬余名弟子和十七位長老。
  “等等!你看那邊,玄黃戍土鏡,該死,流云劍宗的太上長老北衡也在!”柴紹面色頓時陰沉起來。
  鐵云子戛然止步,抬眼一望,就看到在隕星山內一處峽谷中,正有一面巨大的鏡子懸在半空,釋放出一個金色光幕,抵擋著漫天落下的星煞雷霆。而在那光幕中,隱約可以看到兩個人影。
  “陳汐!”鐵云子驚疑出聲,他對陳汐的印象深刻之極,幾乎在瞬間,就認出了那人影是誰,而在其旁邊那人,不用猜也知道是北衡,也只有他才擁有這件半仙器玄黃戍土鏡。
  “嗯?就是那小子殺了我兒樂天?”柴紹一怔,臉色頓時變得冰冷無比。
  “不錯,據蘇家說,應該就是這小子殺了樂天師弟。”鐵云子緩緩道:“并且這小子收服了浮屠塔,若非北衡阻擋,早已被我搶奪到手了。”
  “好!真是天助我星羅宮。”柴樂天的聲音就像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一樣,一字一頓道:“今日不但能殺死那地仙境的老家伙,還能為我兒報仇雪恨,誅滅北衡,如此一來,我星羅宮就擁有兩件仙寶,鏟除北衡之后,日后滅殺流云劍宗,也是輕松之極!”
  “去,施展血祭之術,快!我星羅宮日后問鼎南疆修行界,就在今日一役了!”柴樂天的神情已是瘋狂之極,頭發飛舞,沉聲大喝。
  嗖!
  鐵云子哪還敢耽擱,身子一閃,破空而去。
  “啊!三長老,為何要滅殺于我?”
  “掌教師尊,您……您……”
  “混蛋,你們竟忍心殘害門中弟子,簡直是畜生不如!我祖柔你們,我詛咒你們星羅宮血流成河,雞犬不留,道統永遠抹除!”
  片刻之后,那處山谷中,頓時響起一陣慘嚎,一聲聲絕望的吼叫,傳遞出來,簡直像鎮壓在地獄中的惡鬼欲要重現人間,令人毛骨悚然。
  旋即,無數道血光沖入隕星山,頓時在那蒼穹之上,震響起驚天動地的雷霆之聲,無盡血色涂染蒼穹,而后化作狂暴如海嘯的一道道雷霆,劈砸而下,這些星煞雷霆此刻已多了一絲血色,兇猛暴虐,威力暴漲了一倍有余!
  鐵云子望著那漫天血光流轉的星煞雷霆,冷冷一笑,一股掌握無數生靈,一念滅殺蒼生,一念衍生世界的意境,油然而生。
  “傾盡數千年所有物資,血祭數萬弟子,我星羅宮付出如此慘重的代價,你們……今日必須死!”
  ——
  ——
  嘩啦啦!
  澎湃的巫力像長江大河一樣,沖刷、呼嘯、滾蕩在血肉皮膜之間,陳汐全身的氣機處于一種巔峰狀態,渾身每一個毛孔中都充塞著濃郁的巫力,戍土之氣、乙木之氣、庚金之氣、丙火之氣、壬水之氣,以及星煞之氣和雷霆之氣糅合在一起,所釋放出的氣息,愈發地古老、蒼涼、浩瀚,宛如其體內正在演化荒古太初時的混沌天地一樣,神秘之極。
  此時此刻,他摒棄了所有雜念,忘記了一切。
  忘記了這天,這地,這人。
  忘記了身邊的北衡,甚至忘記了自己的過往和記憶。
  頭頂落下的星煞雷霆,自己修煉的功法,也忘記了,但是體內的氣機,卻自然的運轉了起來,純粹是一種天然,沒有自己的任何意念在其中。
  他感覺自己就像與那周天星煞雷霆融合、變化、進入了一個神秘莫測的境界中,他感覺自己像長了一對翅膀,飛上了天,飛向了那蒼穹之上,無邊無際的幽邃深處。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來到一片無盡虛空中,右邊是一顆熾熱如燃、白光奪目的巨大星辰,左邊也是一顆星辰,冰寒陰冷,通體漆黑,那種黑,黑得令人心悸,令人絕望。
  這兩顆仿似從亙古便運轉至今的古老星辰,正是太陽星和太陰星。一陰一陽,恰如混沌初開,清氣上升,濁氣下沉,陰陽分化,衍化兩儀。
  “太陰、太陽……”冥冥中似乎有著一股神秘的力量在驅使陳汐,他無知無覺地盤坐在虛空中,左手握陰,右手掌陽,黑白分明,法相恬靜,無喜無悲,仿似掌控無上陰陽大道的主宰一般。
  而在其腦海中,融合為一的兩塊河圖碎片,驀地噴涌出一股氣流,頓時涌現出一幅奇特的畫面,五行衍化、陰陽交替、雷霆明滅、颶風呼嘯、星辰沿著億萬軌跡飛速運轉……
  “嗯?”
  北衡正在竭力運轉玄黃戍土鏡,抵擋星煞雷霆,似是察覺到什么,扭頭望向陳汐,頓時目瞪口呆。
  在跏趺坐地的陳汐頭頂之上,不知何時出現了兩團雷云,一團純黑幽邃,一團熾白刺目,兩團雷云旋轉不休,形成一個渾圓的陰陽圖案,其上雷霆翻滾,星煞呼嘯,宛如一個巨大的黑白漩渦一樣,更像宙宇深處那吞噬萬物的神秘黑洞。
  “星辰、風、雷霆、陰陽、五行……”北衡失聲喃喃:“這可是天地三千大道中的十種無上大道,其中的一種都足以令任何修士參悟一生啊!”
  道意,也分做小道、大道。
  像鯤鵬王所悟出的潮汐道意,就是水行大道的一種,像流云劍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翡冷翠領悟的寒冰道意,同樣也是水行大道的一種。但無論是潮汐道意,還是寒冰道意皆是小道,完全無法與水行大道相媲美。因為水行大道,乃是天地萬水的終極,是至高無上的皇者,是水之本源!
  在北衡眼中,陳汐此刻所展現出的悟道境界,其內已蘊含著星辰、風、雷霆、陰、陽、金、木、水、火、土十種道意。每一種都屬于無上大道!
  這些道意,就像在心里種下的種子,只要勤修苦練,日夜參悟,歷經九重天劫之后,便能蛻化為真正的大道法則。
  而掌控大道法則,便是天仙的標志之一!
  北衡如今已是地仙二重天的修為,體內也已蓄積出一絲仙力,一生的目標便是沖擊天仙之境,對大道的理解要更深刻,更全面。
  據他所知,能渡過九重天劫,羽化天仙的,無不是領悟出一種以上的大道,換句話說,只有領悟出某種大道,羽化天仙的幾率才會更大,更多!
  而小道,哪怕感悟的再多,若無法融合為一,提升至大道地步,想要渡過那九重天劫,也是困難重重,九死一生,遠遠比不得感悟出一條大道。
  轟!
  就在北衡思緒如飛之際,一股恐怖的血色星煞雷霆劈下,頓時震得那玄黃戍土鏡一陣劇烈顫抖,哀鳴不已。
  北衡也是被震得氣血翻滾,差點吐出血來,連忙朝玄黃戍土鏡噴出一口仙氣,頓時穩住了鏡面。
  不過,只一瞬間,把鏡面頓時再次劇烈哀鳴起來,北衡更是臉色蒼白,渾身壓力驟增,一股危險的感覺倏然涌上心頭。
  “若是我拋下這小子不管,應該能捱過這些雷霆,但是,我已為這小子付出這么多代價,半途而廢,豈不是太可惜了……”
  北衡望著閉目運功的陳汐,心中劇烈掙扎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