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83 洞天福地

誰也沒想到,陳汐竟會拼著受傷,硬生生沖殺到血色峽谷前。
  他這是要做什么?
  難道他不知道,一旦深陷大陣中,所遭受的打壓將會更可怖?
  眾人驚疑不定,都懷疑陳汐這是純粹找死來了。
  唯獨九伯眼皮猛地一跳,臉色驟變,他一下子就判斷出,陳汐并非是自尋死路,而是要闖陣!
  “快阻止他!”
  幾乎下意識地,九伯騰空而起,大喝出聲。
  這一刻,他甚至有八成把握確定,這來自下界的年輕人,必然和神衍山有關,否則斷不敢如此不顧一切地要闖入大陣了。
  其他人一怔,阻止?對方明明已要跳入困局,為何要阻止?
  正是因為這個念頭,令得他們的動作明顯出現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滯澀。
  而陳汐則立馬抓住這一絲稍縱即逝的機會,身影一閃,唰的一聲便進入到了那“逐日落神”陣中。
  看見陳汐如此干脆利落的行動,令得那些神境強者也頓時意識到情況似乎有些不妥,哪還敢怠慢,紛紛出手,御用大陣之力狠狠擊殺陳汐。
  轟隆隆~~
  一時之間,大陣內充斥狂雷、驚電、颶風、煞霧、神光……等等可怖無比的攻擊,斑斕奪目,絢麗多彩,可在那極致的美麗之下,卻涌動著極致的危險。
  可令所有人都意外的是,一輪又一輪殺伐之后,大陣中竟不見了陳汐的蹤跡!
  “那小子人呢?”
  “該不會是被徹底抹殺了吧?”
  “應該不會,若是這樣,他手中的擂神鼓總該會遺落下來,可現如今別說是擂神鼓,連他的一絲氣息都沒留下,這可有些不正常。”
  眾人議論紛紛,仔細搜尋大陣中每個角落,卻是一無所獲,這個異常狀況令他們心中皆都隱隱生出一絲不安來。
  “還愣著干什么,繼續攻擊!”
  九伯也意識到情況似有些不妙,頓時大叫提醒眾人。
  噗!
  可還未等他聲音落下,大陣某個角落之中,一名神境強者猛地瞪大眼睛,咽喉出出現了一抹血痕。
  “救……救我……”他捂住咽喉嗬嗬出聲,可話到一半,他眼前一黑,頓時失去知覺,整個頭顱拋飛半空,神血飆射。
  “羅三哥!”
  “老三!”
  “該死!”
  不少人注意到這一幕,皆皆大驚失色,失聲叫出。
  這一切發生太突然,都沒有一絲戰斗的痕跡,那一名神境強者便被斬斷頭顱而亡,令得在場眾人皆都心中發寒,毛骨悚然。
  “那……那小子究竟藏在哪里?”
  “為什么,為什么逐日落神陣無法困住此獠?”
  眾人驚疑,皆都憤怒無比,自始至終他們竟連敵人的蹤跡都沒有鎖定,這讓他們如何能接受得了?
  噗!
  就在這驚悚不安的氛圍之中,再次有一道悶聲響起。
  又有人死了?
  眾人目光望去,旋即神色皆都呆滯,這一次,是一名灰衣臃腫中年被殺,他額頭中央出現一個血窟窿,神情凝固在臉上,血水順著臉膛滑落,畫面森然而詭異。
  噗通一聲,他整個人轟然墜落在地,徹底斃命。
  眾人則心中猛地一陣抽搐,這這這……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該死,那孽障原來不是為了破陣,而是要借助大陣的遮掩進行刺殺!”這一下九伯總算徹底明白了,臉色變得鐵青無比。
  同時,他心中兀自有一些疑惑,這可是他們大羿氏的傳承神陣,那孽障怎會能在大陣中表現的如此輕松?
  難道,他還能比自己更了解這“逐日落神陣”?
  一想到這,九伯心中也不禁一寒,他一生經歷了無數場戰斗,可論及詭異,卻沒有一場戰斗能和眼前相比。
  太詭異了!
  “這家伙若和神衍山沒有關系,打死我都不相信了……”九伯深吸一口氣,腦海中飛快推演著殺敵策略。
  噗!噗!噗!
  可就在此時,大陣中再次傳來一陣悶響,這次竟連續有三人被殺!
  這三人分別位于大陣中的“坎離”、“巽澤”、“兌坤”三個完全不同的位置,可如今,卻在同一時刻,咽喉處出現了一個血窟窿,連掙扎慘叫的機會都沒有,便被一舉抹殺!
  “混賬!”
  “該死,該死!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眾人驚懼,怒吼不已。
  這實在太駭人,無聲無息之間,便將一尊尊神明的性命抹殺,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真真宛如一群待宰羊羔般。
  最關鍵的是,自始至終,他們連敵人的蹤跡都沒有見到!
  這才是最讓這些神境存在恐懼的地方。
  “諸位莫慌,速速匯聚于‘乾’方位,一起對付此獠!”
  九伯見此,只能忍痛改變策略,這逐日落神陣的運轉,原本由六十四個方位構建,每一名神境強者分別把守一處,彼此遙相呼應,能夠將大陣的威力全部發揮出來。
  可如今,這樣的布陣方法,卻出現一個極大的弊端,那就是極容易被陳汐利用,然后在無聲無息之間對他們進行狙殺。
  所以,九伯也只能召集陣中眾人,一起匯聚于大陣中央的“乾”之位,以避免再被陳汐有機可乘。
  不過這樣做卻有一個弊端,那就是大陣的威力將會一下子削減大半!
  若非是逼不得已,九伯也根本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了。
  ……
  九伯的聲音,宛如給陷入恐懼中的眾人帶來一縷光明,令得他們毫不猶豫就丟棄掉自己原先坐鎮的方位,紛紛朝“乾”之位靠攏。
  令他們慶幸的是,在這個過程中,并無人再被刺殺而亡。
  很快,剩下的五十九位神境強者皆都匯聚在了大陣中央,這讓他們徹底松了一口氣,不止是因為人多力量大,最重要的是匯聚在一起,將不會再給對方留出任何有機可乘的機會!
  “這該死的混賬,若被我抓住,非將其抽筋扒皮,熬煉為神脂不可!”
  “做好準備,一旦發現此獠,務必全力出手,一舉將其擒殺!”
  “對,就這樣辦。”
  眾人同仇敵愾,皆都是將陳汐恨到了骨子里,一個個殺氣騰騰。
  九伯見此,也是暗松一口氣,雖說如今以守待攻,可他們這邊終究還是占據著絕對優勢,那孽障若敢現身,注定將遭受無窮怒火的鎮殺!
  嗡嗡嗡~~~
  忽然,一陣晦澀而奇異的波動在大陣中涌動而開。
  “這是?”
  “好像是大陣在變化……”
  “嗯?不對!我們可還沒開始運轉大陣!”
  眾人見此,皆都禁不住有些心驚肉跳,沒辦法,他們實在被陳汐剛才那神出鬼沒般的殺人手法嚇怕了。
  此刻甫一察覺到這一股異動,雖猜不到究竟發生了什么,可心中依舊禁不住發毛。
  “大家小心,千萬不可擅自行動,只要守在這乾之位,任憑那孽障施展出各種花樣,也難撼動我們一絲!”
  九伯見此,沉聲開口,令眾人心中皆都稍稍安穩。
  可惜,他們渾然沒有注意到,自身所處的這座“逐日落神陣”正在悄悄發生著一種驚人的變化……
  大陣中原本分布著六十四個方位上,除去這位于中央的“乾”之位,其他六十三個方位早已人去樓空。
  可現在,那些方位上烙印的陣圖,卻悄然泛起一抹光澤,符文圖案無聲無息運轉了起來。
  而此時,陳汐的身影不斷閃爍在這每一個空缺的方位上,每經過一處,就探手打出一連串符文圖案,若潮水般涌入那方位上烙印的陣圖之中,悄然改變著其中的符文軌跡。
  他就像一個幽靈,無聲無息,縱橫在大陣每個角落,飄忽不定,再加上禁道秘紋的遮掩,令得他全身氣息完全收斂,根本不虞會被人察覺了。
  “這些白癡,若是稍稍對符道有所造詣,也不會還傻乎乎立在那里等死了……”同時,陳汐也是注意到,那些敵人都已聚攏在“乾”之位龜縮不出,唇角不禁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嘲諷。
  像他現在,正在以符道之法扭轉這座大陣運轉的符文軌跡,雖說那陣眼“乾”之位依舊被對方所把持,無法讓這座大陣為他所用。
  可陳汐卻可以借助自身手段,將這座的力量全部聚攏,最終形成一種“自爆”的方式,徹底引爆大陣!
  屆時大陣毀滅所產生的威力究竟該有多恐怖?
  陳汐心中也在暗暗期待著。
  ……
  其實,倒并非九伯他們對符道一無所知,而是他們根本就沒想過,這世上有人能夠憑借自身之力,徹底改變一座傳承自大羿氏的上古神陣的運轉圖紋!
  這就是認知的差距了,對從未深層次參悟過符道的存在而言,是根本沒法明白一位臻至“符皇”地步的符陣師掌握著何等不可思議的手段。
  這樣的符陣師或許正面作戰的能力顯得不那么出眾,可當他們出現在陣法中,就等若是來到了自己地盤,成為了掌控一切的王!
  不懂,便意味著無知。
  無知,有時候便意味著死亡。
  例如現在。
  當陳汐準備一切手段時,那些人卻嚴陣以待,龜縮在“乾”之位,自以為掌握陣眼便等于掌握了大陣一切。
  看在陳汐眼中,也就顯得極為愚蠢和白癡。
  ——
  Ps:有些卡文,第二更會有些晚,等不及的親明天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