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585 買買買

陳汐渾然不知道,就在他剛離開不久,便有一行來自紫冥神宗的強者來到了他之前所在的大湖之前,對他的蹤跡展開了嚴密無比的搜尋。
  此刻,他正帶著木頭和崽子兩個山野少年,施展遁法不疾不徐飛馳在蒼穹之下,萬水千山之上。
  這就是雪墨域!是傳說中的上古神域!
  飛馳其中,陳汐能夠清楚感受到,這天地間充盈著極為渾厚的神靈之氣,與之對比,那末法之域簡直如同一個荒蕪死絕之地一般。
  在這里,他每一次呼吸,都能清楚感受到,源源不斷的神力涌入體內,滋養著自己的四肢百骸,充盈著自己的體內宙宇,那種舒爽的感覺,簡直令人飄飄欲仙,宛如吃了人參果一般,渾身每一寸毛孔無不通透泰然。
  “這就是上古神域啊,怪不得號稱是神明棲居的永恒國度,單單是這天地間彌漫的神靈之氣,都絕非其他任何位面能夠擁有……”
  陳汐心中暗自感慨,同時他也是注意到,這蒼穹之上籠罩的天道法則,幾乎是完美無缺,圓滿無暇,渺渺冥冥,無垠故無量,非三界能比,更非末法之域能比。
  身處其中,陳汐心中甚至隱隱升起一股感覺,只有在這上古神域中,才能尋覓到真正的神道之路!
  上古神域的不同,并不僅僅只是天道法則、神靈之氣的不同,一路上,陳汐也是注意到,那大地上羅列的山水湖泊、萬事萬物,皆都一派井然有序、神韻盎然的氣息。
  就連這里的時空、天經、地緯……也都顯得無比的堅固、神異、宏大,散發著一股永恒不敗、亙古不朽、浩然而長存的味道。
  甚至,就連棲居于這片天地之中的生靈,無論是壽元,還是智慧靈性,皆都達到了一眾匪夷所思的高度。
  就好比跟隨在他身邊的木頭、崽子兩個少年,年齡雖小,并未修道,然則渾身精氣神卻沛然通達,龍精虎壯,根骨卓然,若是擱在三界之中,絕對是一等一的修道奇才。
  可擱在這上古神域之中,像他們這樣的少年人,卻是一抓一大把,反而成了最普通的一類人。
  這讓陳汐不禁感慨,世界的不同,造就了不同的生靈,而越是崇高的位面之中,往往意味著生靈的生命體征,也越是卓越和優異。
  這是一種天生的差距,先天便已注定,根本非人力能夠去改變。
  通俗而言,有人剛一出生,只是活在貧瘠的窮鄉僻壤,而有的人剛一出生,則早已來到了世界金字塔的巔峰!
  這該如何改變?
  這就是命運!
  也正因木頭、崽子的出現,令陳汐認知到一個事實,這上古神域之中,并非全部都是神明,這其中同樣有各種各樣的生靈。
  他們唯一的區別就在于,是否修道!
  ……
  “你說,這里是碧巖宙宇?”
  路上,當陳汐從木頭口中得知,如今自己所處的這片天地,便位于碧巖宙宇時,不禁微微有些詫異。
  碧巖宙宇,便是雪墨域中已知的三千宙宇中的一個,掌控這片宙宇的第一大勢力便是赫赫有名的紫冥神宗。
  “還真是巧啊。”
  陳汐心中感慨,當初在末法之域時,鐵坤曾囑托他一件事,讓他將一個儲物袋交給鐵坤的孫女鐵韻娉,目的地便正是這碧巖宙宇中的紫冥神宗。
  只是讓他沒想到的是,自己在進入雪墨域之后,竟會誤打誤撞第一個就來到了這碧巖宙宇之中。
  “如此倒也不錯,恰可以趁此機會,將鐵坤的囑托給辦了,了卻心中一樁因果。”
  接下來,陳汐開始詢問起有關碧巖宙宇的事情。
  可惜,令陳汐有些遺憾的是,木頭和崽子只是山野少年,這也是第一次離開村子,走出深山,對碧巖宙宇的了解并不多。
  不過從他們口中,還是讓陳汐了解到,他如今所在的地方,是一顆名為“東木星”的星球上。
  像這樣能夠供生靈棲居的星球,整個碧巖宙宇中擁有不下十萬個!
  這就對是一個令陳汐詫異的龐大數字。
  按照他之前的了解,上古神域之中,已知的域境擁有一千個左右,每一個域之中,少則擁有數百個宙宇,多則擁有數千個宙宇。
  像雪墨域,便擁有三千宙宇,這碧巖宙宇只是其中的一個。
  而如今,這碧巖宙宇之中又擁有不下十萬個能夠供生靈棲居的星球,這樣一個又一個數字堆積起來,令陳汐憑生一股難言的感慨,這上古神域之大、之浩渺……簡直就是超乎想象!
  那種感覺,就好比把上古神域比作一片汪洋,那成千上萬的宙宇就是汪洋之中的浪濤,而那些分布在宙宇之中的星球,便是浪濤之中的水花……
  “上古神域如此之大,也不是父親和娘親他們如今究竟在哪里,神衍山的師兄師姐們呢?在來到上古神域之后,又去了哪里?”
  獨自沉思許久,陳汐不禁深吸一口氣,按捺下心中的各種雜念,不再多想。
  如今的他,周身傷勢只恢復了不足三成,修為僅僅能勉強能夠讓他擁有一戰之力,且對手若是超過洞微真神,絕對是毫無勝算。
  在這等情況下,對陳汐而言,唯一的選擇便是蟄伏起來,修復傷勢,直至實力恢復到巔峰狀態,或許才會選擇前往紫冥神宗走一趟,將鐵坤所給的物品,交給他的孫女鐵韻娉。
  ……
  一炷香后。
  遠處的地平線上,逐漸浮現出一座雄偉城池的輪廓,遠遠望去,仿似盤踞在天地間的一頭太古兇獸般,釋放出古老而莊肅的氣息。
  “浮羅神城!”
  “那肯定就是浮羅神城!”
  木頭和崽子激動叫出聲,兩個少年神色中流露出無盡的憧憬。
  陳汐倒也清楚,這倆少年第一次出門,目的便是進入那浮羅城中,兌換一些神晶,然后去拜師學藝,修行神道。
  忽然,陳汐眉毛挑了挑,驟然止步,將一個儲物袋遞給木頭,道:“這其中有五塊神晶和那頭湖中兇獸的獨角,咱們就在這里告別吧。”
  兩個少年明顯呆了呆,還沒進城呢,就要分開,似乎有些早吧?
  “趕快拿好,遲則不及。”
  陳汐目光一直遙遙望向遠處,此刻卻像遇到棘手之事,匆匆將儲物袋塞給木頭,然后袖袍一揮,便將兩個少年放在了大地上。
  “你們多加小心。”
  說吧,陳汐身影一閃,破空而去。
  “木頭哥,這是怎么回事?那位前輩為何走的如此匆忙?”崽子惘然道。
  “肯定是發現了什么。”
  木頭深吸一口氣,恢復冷靜,小心將儲物袋塞進懷中,然后目光警惕地一掃四周,道,“我們也趕快離開。”
  說著,他抓住崽子的手,便一貓腰沖入到了山林之中。
  盞茶功夫后。
  兩個少年有驚無險地來到了浮羅神城外,可卻愕然發現,那城池四周的氣氛卻是肅殺一片,城墻上的大禁全部開啟,到處巡弋著一道道披堅執銳的身影,一個個眉宇含煞,懾人之極。
  而在城門正中央位置,則憑空懸浮著一道光幕,上邊顯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
  “你們這些進城的家伙給老子看好了,若有認出此人,并提供線索者,獎勵神晶百顆!”一名粗壯兇厲的大漢在城門前大喝。
  “這人是誰?怎會惹上了紫冥神宗?”
  “原來布下如此多力量,就是為了抓捕這個年輕人,嘖嘖,也不知他是何方神圣,又犯下了怎樣的罪行,居然惹得紫冥神宗都出動了。”
  城門前不少行人正在排隊進城,看見這一切,皆都忍不住議論出聲。
  木頭和崽子也在進城的隊伍之中,當兩人看見那一道光幕上的峻拔身影時,登時一陣目瞪口呆,那不就是……剛才那位前輩嗎?
  崽子張口就要出聲,卻被一旁的木頭不著痕跡扛了一下身軀,然后微微搖了搖頭,用眼神示意他不要多說。
  崽子怔了怔,也頓時明白過來,抿嘴不言。
  很快,兩個少年的身影便跟隨著行人消失在了城門之內。
  “這倆小家伙倒是不錯,不枉我另贈他們一些神晶。”距離城門極遠處的一片森林中,陳汐立在蓊郁蔥蘢的枝頭,遙遙望向遠處。
  之前,他正是注意到了那城門處的一切,才當即止步,否則一旦冒然過去,后果絕對不堪設想了。
  “紫冥神宗怎會摻入進來,莫非是受了那紅衣女子的指使?這樣的話,事情可就有些棘手了……”
  陳汐皺眉,眸光中涌現著沉思之色。
  “不行,必須盡早進入城中,只有進入城中,魚龍混雜、人流密集,才能掩人耳目,也可以打探到更多自己需要的消息,否則呆在這荒郊野外,修煉時的氣息必然會引起其他人注意,這樣就太危險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手掌一翻,那一顆呈三十六瓣的樹心浮現而出。
  嘩啦~~
  神光一閃。
  下一刻,陳汐已化作一名相貌普通的青年,渾身氣息平淡尋常,屬于那種令人看上一眼根本記不住的存在。
  然后,他這才身影一閃,施施然朝那把守森嚴的城門行去。
  ——
  PS:臨時有緊急事情,若晚上10點沒有第二更,那就明天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