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87 殺戮乍起

聽到對方的喝罵,陳汐臉色一下子變冷。
  “闞震道友,你不是向我保證,在我修行時不會受到干擾么?現在一個混賬東西在我洞府外亂吠,這是何故?”
  “呃,道友息怒,我帶朱公子前來,也只是與你相商一番,畢竟你租借洞天的時間已僅剩下不足三個月了……”
  不等闞震說完,陳汐便打斷道:“這么說時間不是還沒到嗎?更何況,說不定我還要再租借一段時間。”
  “混賬小子,你……”那一道尖利的聲音再次響起。
  陳汐都懶得聽對方叫罵,直接就關閉了洞天四周籠罩的禁制。
  “將近一年的時間,才修復了將近六成的修為,短短三個月的時間恐怕不不足以讓我徹底恢復至巔峰狀態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感知著周身氣機,不禁皺了皺眉,“罷了,真不行的話,便在此多逗留一些時間。”
  ……
  洞天外。
  闞震臉上的笑意變淡,道:“朱公子,你這位神奴可有些過了,我碧落宮的規矩可不是誰想破壞就能破壞的!”
  在他對面,立著一份身披綠袍的青年,以及一個雙臂奇長,面容乖戾,頭頂生著一撮紅毛的老者。
  聞言,那綠袍青年臉上閃過一絲不愉,但很快就恢復平靜,笑道:“我明白,阿丑,收斂一些。”
  那面容乖戾的老者冷冷瞥了一眼闞震,便低下頭道:“是,少爺。”
  闞震見此,臉上卻是露出一絲笑容:“朱公子,不如由我再幫您安排一處洞天?”
  這朱公子名叫朱冬亭,本身只有洞微真身修為,但他來頭卻頗大,乃是紫冥神宗大長老朱罡山的直系后輩,乃是紫冥神宗赫赫有名得一位二世祖,性情孤傲跋扈。
  朱冬亭身邊的老者也非尋常,來自“紅魔靈鷲”一族,名為魔禮丑,性情嗜殺,兇悍無匹,擁有著洞光靈神層次的實力,本身更是紫冥神宗大長老朱罡山身邊的仆從。
  “不必了,不就是三個月時間嗎,本公子等得起,到時候,我倒要看看這個陳尋究竟是何方神圣了。”
  朱冬亭淡淡撂下這句話,便帶著那魔禮丑轉身而去。
  闞震眉頭一皺,佇足原地許久不言,他自聽得出,朱冬亭這家伙是要等陳尋離開時對付對方。
  “唉,這些事情可是我碧落宮無法插手。”半響后,闞震搖了搖頭,在心中輕嘆不已。
  這段時間以來,浮羅神城中來了許多紫冥神宗弟子,看似并未有什么異常,可卻讓闞震嗅到了一絲風雨欲來的味道。
  “難道,這一切都和那個陳汐有關么?也不知道那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了,竟會讓紫冥神宗如此興師動眾……”
  闞震思忖著便要離開,這時候,陳汐所在的洞天門戶忽然打開,一道聲音也是從中傳達而來:“闞震道友,能否進來一敘?”
  闞震怔了怔,猶豫片刻便笑道:“自無不可。”說著,便抬腳揍了進去。
  ……
  碧落宮占地極廣,其內一部分空間被開辟出了一重重**的秘境洞天,其余部分則被設立為了不同的區域。
  在這些區域之中,有兜售神材珍寶的,也有販·賣丹藥神物的,甚至還有斗獸場、角斗場、競拍場等等供客人娛樂的地方,可謂是無所不包。
  此刻,那朱冬亭便坐在一處雅室中,飲酒品茗,旁邊另有兩位來自天香狐姬伺候著。
  “公子,您真打算在此和那小子耗下去嗎?”魔禮丑立在旁邊低聲問道。
  “那是當然!”
  朱冬亭一口飲盡杯中酒,咬牙道,“我原本打算訂下一處洞天,贈予葉琰姑娘休息所用,誰曾想這小子竟不知好歹,那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葉琰二字,魔禮丑不易察覺地收縮了一下眼眸,旋即壓低聲音傳音道:“公子,那葉琰來自太上教,本身便是一位洞宇祖神,連掌教面對她都不敢有任何怠慢,依我看來,您還是莫要將心思放在她身上了,這樣的女人美則美矣,但卻太過危險。”
  誰曾想,朱冬亭聞言卻是哈哈大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沒看出來,葉琰小姐對我得態度和對待其他人時很不一樣么?”
  說到最后,他腦海中不禁浮現出一個宛如絕世尤物般的紅衣女子,心中不禁一熱,眸中也是不禁流露出一抹熾烈的**。
  魔禮丑見此,猶豫許久,最終還是沒有再多勸,他很清楚,像那葉琰這等人物,根本不是朱冬亭這等貨色能夠降服的。
  “罷了,自己只是個奴仆,只需哄這位小爺開心就好了。”
  ……
  甲字三十六號洞天的門戶再次開啟。
  “哈哈,道友且留步,不必再送。”闞震笑容滿面走出,直至看見洞府門戶再次關閉,他臉上的笑容頓時被一抹恍惚所取代,甚至有些失魂落魄。
  “一下子拿出這么多神寶和神材……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歷啊!”闞震連連深呼吸幾口氣,努力讓自己保持平靜。
  就在剛才,他走進陳汐所在的洞天之后,便被告知,對方要出手一些神寶神材,問他們碧落宮是否收取,這等要求他自然是毫不猶豫答應了,買賣若能做成,可少不了他的提成了。
  可是令闞震萬萬沒想到的是,對方竟一下子拿出一堆琳瑯滿目的各色神寶,以及一片堆積如山的神材,當看到這一幕的那一剎那,都差點一下子差點驚掉他的下巴。
  當他將這一切寶物的價值估算下來時,更是心神巨震,差點把控不住情緒大吼起來。
  整整一萬九千顆神晶!
  這是怎樣一個數目?起碼他辛辛苦苦在碧落宮干上十年,都不見得能賺到如此龐大的一個數字了!
  “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啊,誰能想到一個模樣平庸,氣度平庸的年輕人,居然能擁有如此豐厚的家底?這筆買賣若做成,我起碼能獲得三千顆神晶的獎勵!”
  一想到這,闞震心頭就一片火熱,渾身都充滿了動力,步伐輕盈歡快地飄飄然而去。
  ……
  第二天。
  陳汐收到了一萬九千顆神晶,一下子讓自己干癟無比的身家飽滿了起來。
  “不錯,那些沒用的神寶、神材能賣出這個價格也算可以了……”陳汐唇角泛起一抹滿意之色。
  昨天,他將從末法之域中獲取的各種神寶、神珍、神材,只要自己用不上的都統統賣給了碧落宮。
  雖說他很清楚,若是貨比三家,自己定然可以憑借這些寶物獲得更多的神晶,但如今他還需借助碧落宮的洞天修煉,自不會在意這點差價了。
  并且陳汐這么做,也有意外的收獲,例如他順利地就從闞震口中了解到了近段時間發生在浮羅神城中的一切消息。
  包括那朱冬亭、魔禮丑的來歷,乃至于紫冥神宗的勢力力量,也都被陳汐打聽得一清二楚。
  只是讓陳汐沒想到的是,自己原本打算要前往紫冥神宗一趟,去尋找那鐵坤的孫女鐵韻娉,卻沒曾想,人還沒找到呢,紫冥神宗的弟子卻反而開始展開行動追殺起自己了……
  世事之奇妙,有時候的確有些匪夷所思。
  當然,陳汐也清楚,那紫冥神宗之所以大張旗鼓地來搜捕自己,一切都拜那位太上教的紅衣女子葉琰所賜!
  而葉琰居然能夠調動紫冥神宗的力量來對付自己,也讓陳汐認識到了太上教在雪墨域中的影響力有何等之可怖。
  “上次是假扮尹懷空,被那歹毒的女人識破身份,這一次我假扮成一個完全陌生的身份,倒要看看你是否還能識破了!”
  陳汐知道,上次之所以被識破,完全就是因為那葉琰太了解尹懷空了,而非是對方從表面上識破了他的偽裝。
  畢竟,他用的是來自畫皮木族王者才擁有的無相皮,連洞宇祖神都沒辦法分辨真偽,他才不信那葉琰能夠辦到這一點了。
  “等恢復到巔峰狀態,便立即離開這里,前往紫冥神宗,早早找到那鐵韻娉了卻一樁因果,然后便立刻離開這碧巖宙宇,以我如今力量,除非晉級洞光靈神境,否則一旦對上那葉琰,后果注定不會好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閉上雙眼,重新陷入參悟修行之中。
  三個月后。
  洞天門戶忽然一陣波動,頓時驚醒了正在修行的陳汐,他霍然起身,心中警惕不已。
  “道友,你租借洞天的期限已經到了,還請離開。”一個陌生的中年男子面無表情走了進來。
  “闞震道友呢,我已經囑咐過他,要繼續租借下去,難道他沒有和你說嗎?”陳汐皺眉,冷淡開口。
  “抱歉,闞震已不再負責此地,還請道友暫時離開,這座洞天已被人預定了。”中年男子面無表情道。
  陳汐目光一瞥,果然就看見在洞府外,正立著朱冬亭和魔禮丑,兩者也正抱臂冷笑著看著自己。
  一下子,陳汐徹底明白了怎么回事,以他那堅韌無比的道心在此刻也禁不住冒出一絲火氣來。
  ——
  PS:今天體檢,查出體內有可能有結石,一下子五雷轟頂,明天一大早需要去進行復診,若確認的話……不敢想了,今晚暫時2更吧,需要補的那一更放一放,金魚心情有些沉重,大家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