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88 星軌寶令

闞震不見了,卻冒出來一個陌生中年,帶著朱冬亭和魔禮丑一起前來,儼然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
  面對這一切,陳汐自然清楚,闞震的消失,只怕和這朱冬亭二人有關了。
  一想到僅僅是為了一個洞天,這個紫冥神宗的二世祖就死咬著自己不放,連陳汐的好脾氣,此刻也不禁一陣火大。
  “看來,今天我無論說什么,也無法在租借這處洞天了?”陳汐目光冷冽,望向了那陌生中年。
  “這是規矩,而我只是在按規矩辦事,道友你可不要想太多了。”中年人面無表情。
  “混賬東西,哪來這么多廢話,趕緊給老夫滾出來!”魔禮丑冷聲呵斥,一臉的冰冷陰戾。
  對待朱冬亭時,他可以收斂氣焰,可對上一個洞微真神境小家伙時,他都懶得收斂自己的脾氣。
  在這碧巖宙宇中,他們紫冥神宗可是第一大勢力,身為紫冥神宗大長老朱罡山身邊的仆從,這碧巖宙宇中能夠讓魔禮丑忌憚的人及其至少,但并不包括他眼前的這個年輕人。
  陳汐目光掃去,深深望了那魔禮丑一眼,道:“這位朋友,這么囂張下去,遲早有一天會出事的。”
  說著,他雙手負背,飄然朝洞府外行去。
  既然不可留,他自不會在爭執下去,若再因此和碧落宮結仇,陳汐雖不畏懼,可終究太過麻煩。
  而陳汐,一向是能不惹麻煩時就盡量不惹的作風。
  當然,這一切還在于處境的問題,現如今的他形單影只,初來乍到,又遭受著那太上教葉琰的追殺,實在也不宜再和其他人結怨了。
  “好一個不知好歹的小兒!今日你若不跪地向老夫道歉,就別想離開了!”魔禮丑勃然大怒,一個洞微真神小家伙,居然敢當面出言不遜,簡直是找死。
  說話時,他猛地踏步上前,攔在了陳汐身前,儼然一副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的架勢。
  “哈哈,阿丑做的不錯,這小子著實太可惡,必須得好好懲治一番,讓他清醒清醒!”朱冬亭在一旁撫掌大笑。
  陳汐一對幽邃的黑眸微微瞇了瞇,忽然輕笑起來,朝那陌生中年道:“這可是碧落宮,我想問問,這里還有沒有規矩了?若沒有,那就讓這一老一小兩個混蛋動手,我無話可說,若有規矩,那你就看著辦吧!”
  他神色平靜,云淡風輕,鎮定自若,似渾然不在意任何威脅了,實則是他已看出,在這碧落宮內,朱冬亭這倆家伙決然不敢動手了,哪怕他們來歷再大,可碧落宮的背·景可也不是吹出來的。
  哪怕此刻碧落宮的人出面,要攆走自己,可如今……自己不是還沒離開碧落宮嗎?
  雖然陳汐不愿和碧落宮結怨,可若能夠惡心對方一把,他絕對不會介意和錯過了。
  一大一小兩個混蛋?
  聞言,朱冬亭和魔禮丑臉色皆都一沉,怒形于色,心中已動了殺機。
  “兩位,還請給在下一個面子,碧落宮的規矩不容破壞。”那中年人臉色也是一沉,冷冷掃了一眼陳汐,便朝朱冬亭二人開口道,“或許等這道友離開之后,你們可以一起切磋一番。”
  “好!那本公子就暫時再忍一忍。”朱冬亭沉著臉,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
  而魔禮丑則冰冷地望了陳汐一眼,唇角泛起一抹毫不掩飾的玩味弧度,猶如再看著一個待死之人。
  對于此,陳汐又笑了笑,看著那中年人道:“我聽說碧落宮除了提供洞天之外,還有不少其他可供客人消遣的區域,閑來無事,不如道友陪我一起逛逛?放心,少不了你的好處。”
  說著,他指尖一挑,一顆神晶就丟了過去,像打發叫花子似的。
  那中年人神色一滯,唇角都禁不住抽搐起來,媽的,這小子這是故意在羞辱人啊!
  可最終,他還是動作僵硬地接住了那顆神晶,唇角扯出一絲僵硬的笑容,道:“多謝道友抬**。”
  歸根究底,他終究只是個侍者而已,而不敢因此就大打出手了。
  一旁的朱冬亭和魔禮丑更是看得目瞪口呆,見過無恥的,卻沒見過如此無恥的,這混賬小子難道已經不要臉了嗎?
  旋即,他們心中又升起一股無比的慍怒,這混賬若這樣做,那什么時候才能修理他?
  要知道,他們可是已經在此苦苦等待了三個月時間,就是為了等陳汐出來,狠狠蹂躪對方,以泄心頭之怒啊!
  “怎么,嫌棄一個神晶的消費不夠?”陳汐看著那陌生中年人,皺眉道。
  “豈敢,只是鄙人只負責向客人提供洞天,之余其他消遣的地方,另有專人負責。”中年人氣得肺都快炸開,嘴上卻不得不耐心解釋。
  “哦?那算了,還以為你能幫上什么忙呢,原來一點用處都沒有,那就把賞你的小費還給我吧。”陳汐笑道。
  “你……”那中年人徹底按捺不住怒意,厲聲出口,氣得快炸掉。
  連朱冬亭和魔禮丑都聽得呆了呆,一塊神晶的小費,居然還打算要回來!?天啊,這無恥的奇葩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
  “怎么?道友可是對我有什么看法?”陳汐依舊一副平靜淡然的模樣,心中卻是在冷笑,我就是喜歡你看不慣我又不敢動手的憋屈模樣,惡心人的事兒誰不會啊?
  最終,那中年人咬了咬牙,忽然又拿出十顆神晶,一起遞給了陳汐,道:“道友拿好,看你臨死到頭猶自不悔,這事顆神晶就當是我給你出的安葬費吧。”
  陳汐笑的愈發燦爛,一把就將神晶接在手中,道:“道友果然古道熱腸,多謝多謝,若有機會,還真想請你吃一頓酒,說不定會給我更多的安葬費,至于最后安葬誰,那可就值得商榷了。”
  說著,他雙手負背,施施然而去,渾然不理會那中年人陰沉鐵青的模樣。
  “阿丑,跟上他!”見此,朱冬亭森然道。
  “公子放心,這次無論誰來了,也救不了這個混賬!”魔禮丑陰測測說了一句,便跟著離開。
  ……
  “公子,這五炁玲瓏神丹已是我碧落宮最上乘的丹藥,功能起死人生白骨,助益神魄、充盈神元……售價三百神晶一顆。”
  “買,十顆。”
  “公子,這碧光六丁甲乃采混沌碧光鐵、寒靈金蠶絲、神罡淬云沙……等等七十八種珍貴神材煉制而成,其上被碧落劍宗的一位符陣宗師布置了一百零八重神禁,穿戴在身,防御力之強,絕對可以為您的安全添加一重牢不可摧的保障,售價三千九百顆神晶,你若嫌貴……”
  “別廢話,買了!”
  “公子,您所需要的九十九種神材我們碧落宮皆都有出售,價值攏共四千八百顆神晶。”
  “公子……”
  “買。”
  “買。”
  “買。”
  碧落宮的丹藥區、神珍區、神寶區……不時能響起陳汐和使者交談購物的聲音,僅僅不足盞茶功夫,他便已花出去一萬五千多顆神晶。
  那花錢如流水的派頭,看得附近不少客人都咂舌艷羨不已,甚至一些女客人都看得兩眼冒光,人都快醉了。
  在他們心中,陳汐儼然成為了那種家底豐厚,混進入土的公子哥,讓人直恨不得抱大腿求提攜了。
  而在這個過程之中,那神色陰戾,禿頭上生著一撮赤發的魔禮丑一直在跟隨,將這一切都一絲不落地看在眼中。
  看到后來,連他一個洞光靈神都禁不住有些眼紅,一萬多顆神晶啊!就連他這等存在,都不敢如此揮霍了!
  “沒想到,這混賬小子還真有錢,可惜他就是買再多的神藥、神寶也難逃一死!”
  魔禮丑咬牙,心中殺機愈發沸騰,一方面是出自仇恨,另一方面則是惦念上陳汐身上的財富了。
  并且在他看來,陳汐此刻所買的一切,皆都是為了保命所用,那么他為何要如此做?顯然也是擔心小命不保,被自己給殺了!
  “哼,可笑,真是可笑,難道他以為境界上的差距,能夠通過這些外物來彌補嗎?真是個白癡一般的東西啊!”
  魔禮丑冷笑連連,心中已在暗中盤算著等殺死陳汐之后,該如何瓜分其身上的財寶了。
  “嗯?”
  就在此時,他忽然注意到,陳汐將目光看向了自己,唇角還帶著一抹似笑非笑的嘲弄之色。
  這讓魔禮丑臉色頓時一沉,被一個被他認作是白癡的家伙無聲嘲笑,那種滋味可別提多難受了。
  幸好,這種難受并沒有持續多久,他就精神一振,因為在他的視野之中赫然看見陳汐已轉身朝碧落宮大門外行去。
  “機會,終于來了啊!”魔禮丑渾身血脈都沸騰起來,從來沒有哪一刻會讓他如此迫切想殺死一個人了。
  他開始傳音連續朱冬亭。
  幾乎是同時,陳汐心中也在喃喃:“閉關一年,我的修為已將近恢復到了巔峰時期,如今又準備了這么多手段,哪怕再對上那葉琰,起碼已擁有逃跑之力了……”
  若是被那魔禮丑知道,陳汐在碧落宮內購買的一切寶物,是為了對付一尊洞宇祖神境的威脅,而不是為了對付他而準備,也不知道心中會作何感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