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590 一年悟道

拜謝老虎哥的打賞捧場支持~
  ——
  嗤!嗤!
  虛空被凌厲如劍的指風洞穿,發出尖銳幾欲撕裂耳膜的嘯音。
  上官金恒和陳汐之間的距離只有三尺,此刻突然暴起動手,那等威勢簡直駭人到了極致。
  這可是一位洞光靈神!
  又是突如其來的暴起出手,別說是洞微真神,恐怕就是洞光靈神在此,也絕難擋下這一擊了。
  在這一剎那,時間都仿似靜止。
  褚騰、秋憐妝兩人神色微微一愕,似并未想到,上官金恒為何要向尹懷空動手,所以,他們也根本來不及去阻止。
  陳汐眼瞳一縮,籠罩在斗笠之下的面龐上泛起一抹寒意,渾身每一寸毛孔都根根倒豎,感受到一股強烈無比的致命威脅。
  但最終,他并未動手,就那么靜靜立在那里,微微收縮的眼眸也恢復平靜,略帶陰冷地望著上官金恒。
  嗯?
  上官金虹眉頭一皺,在他指尖已快要碰觸到陳汐咽喉上的那一剎那,忽然身影一閃,便退回原位。
  與此同時,他渾身釋放出的澎湃凌厲殺機也是如潮水般散去,收斂。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石火之間,快的不可思議,直至此時,一切落幕,虛空不再哀鳴,殺氣不再橫溢,一切都似乎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
  若是尋常人在此,甚至都會以為自己眼花了。
  但陳汐沒有眼花,他冷冷望著上官金紅,道:“上官師兄,你這是何意?”字字似從牙縫中擠出,透著一抹森然的殺機。
  而在心中,他那緊繃到極致的心神,也是在此刻徹底放松,這才感覺到,背脊上已浸透一層冷汗。
  這一剎那間發生的事情,對陳汐而言卻不亞于在生死之間輾轉了一遭,兇險到了極致。
  以他如今的實力,自可以避開這一擊,可這樣一來,就徹底暴露了他的身份,畢竟,他如今是尹懷空,可卻并未修煉災厄之道,一旦出手,就等于是不打自招了。
  所以,在那最關鍵的一剎那,他最終還是賭了一次,就賭上官金虹是在試探自己!
  最終的結果表明,他贏了。
  所以,他此刻將心中的慍怒毫不客氣地發出來,因為他是尹懷空,是太上教真傳大弟子,哪怕修為不如人,可地位卻比在場三位洞光靈神都要尊貴一些。
  所以,他有資格發怒,也必須在此刻表達自己的憤怒。
  果然,聽到陳汐的質問,那褚騰和秋憐妝也眉頭一皺,把目光望向了上官金恒,神色間隱隱有不悅之色。
  尹懷空的身份,令他們都頗為忌憚,可上官金恒卻在這一刻用這種手段試探對方,這若是被教主知道,非降下責罰不可,這樣一來,勢必也會牽連到他們身上,這可是他們無法接受的。
  當然,他們心中雖怒,卻并未開口質問,因為他們也疑惑,上官金恒為什么要這樣做,難道眼前的尹懷空身上,還真有什么不妥之處不成?
  “尹師弟勿怪,我也是聽說,前些日子的狩獵區之中,死了不少畫皮木族,我擔心有人會喬裝成咱們師兄弟的模樣,前來蒙混過關了。”
  上官金恒拱手致歉,可眼眸卻是有意無意地依舊在打量陳汐,似心中依舊殘留著一絲狐疑。
  這讓陳汐心中暗自一凜,清楚這背負長劍的青年,輩分雖比那褚騰二人低了一頭,可論及實力和警惕,卻有過之而無不及。
  畫皮木族?
  聽到這個字眼,頓時令褚騰和秋憐妝恍然,明白了上官金恒為何要如此做。
  “金恒,我看你是疑心病太重了。”褚騰搖頭,“試問眼前之人若不是懷空,他豈會坐以待斃?”
  “畫皮木族的手段的確不凡,我倒是感覺金恒的做法并無不妥,只是有些過于孟浪了,起碼動手之前,可以稍加詢問也好。”秋憐妝也是開口道。
  “怎么,兩位師叔也在懷疑我的身份?”陳汐臉色一沉,掌中一翻,嗡的一聲,浮現出三枚金燦燦的銅錢,滴溜溜旋轉不休,釋放出可怖的威壓。
  落寶銅錢!
  這一下,褚騰和秋憐妝,乃至于上官金恒臉色都是微微一變,眼眸中不可抑止地流露出一抹敬畏,更有一絲掩藏極深的熾熱貪婪。
  這可是教主手中的至寶,他們焉能不認得,也正因如此,他們對陳汐的身份再無任何芥蒂。
  這可是落寶銅錢,哪怕有人能喬裝成尹懷空的模樣,可這等先天靈寶可是無法被冒充的!
  “懷空莫怒,我等也是小心起見,畢竟如今同道即將關閉,末法之域中的情況也是不容樂觀,為了以防那些下界強者進入同道,我等也只能更加警惕。”褚騰連忙笑著開口。
  “哼!小心行事的確不錯,可卻把矛頭指向我頭上,這可就有些過分了,莫非諸位以為,我這個真傳弟子只是一個擺設?”陳汐見此,愈發鎮定,收起落寶銅錢,冷冷掃了三人一眼。
  “不敢,不敢。”三人連忙拱手。
  “懷空你不是身有急事么?我等也不敢再挽留于你,這就開啟通道門戶,送你離開,還望你見到教主他老人家之后,念在我等一片拳拳之心的份上,莫要再提及此事。”
  秋憐妝開口,她最了解尹懷空的乖戾性情,知道若再如此下去,只會徹底得罪了對方。
  “對對,秋師妹說的對。”褚騰連忙附和。
  唯獨上官金恒立在一側一言不發,眉頭緊皺,也不知在思索著什么。
  說話時,褚騰和秋憐妝兩人已一起動身,來到大殿后側,那里矗立著一道青銅門戶,上邊符文密布,晦澀無比。兩人立在青銅門戶前,掐動法訣,半響后,大門轟然而開。
  “褚師叔,秋師叔,我這便告辭了。”陳汐見此,走上前拱了拱手,卻是不搭理那上官金恒,儼然一副已記恨上此人的模樣。
  看得褚騰二人心中又是一陣感慨,這尹懷空果然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兒,真不知道教主是出于何種用意,收他為真傳大弟子的。
  說話時,陳汐抬腳便邁入到了青銅門戶內,這門戶內,便是直接通往那一道橫亙在空中的時空隧道之中。
  “沒想到,這一次行動倒也順利……”陳汐暗松一口氣,想起這一路所遇到的三道森嚴防線,心中也不免感慨,畫皮木族的無相皮果然不愧是一種奇異神物,這等以假亂真的手段,簡直是堪稱逆天。
  “且慢!”
  不過,還不得陳汐徹底放心,身后猛地傳來一道軟糯悅耳的聲音。
  這聲音完全不同于褚騰他們三人發出,而是另有其人,看似悅耳無比,可鉆入陳汐耳中,卻宛如洪鐘大呂,震得陳汐神魂一陣顫粟,腦袋都嗡鳴不已,身影也是隨之出現一絲呆滯。
  “不好!”
  陳汐心中咯噔一聲,單單是這聲音中所蘊含的力量,就讓他感受到一股難言的驚悚,可想而知來人修為該有何等恐怖。
  這一剎那,他根本不敢有任何猶豫,猛地運轉全部修為,身影一閃,猛地朝時空隧道內沖去。
  “懷空師侄,我是看著你從小到大,輩分雖比你高上一分,可卻是情如姐弟,姐姐呼喚你,你為何不見,反而要匆匆而去呢?”
  那軟糯悅耳的聲音再次在耳畔響起,字字如驚雷,震得陳汐耳膜都幾欲炸裂,神魂悸動顫粟不已,渾身氣血都在翻滾不休。
  這讓他不禁駭然,這女人究竟是什么修為?難道就是那位洞宇祖神葉琰?
  在陳汐之前所得到得消息之中,近段時間會有一尊洞宇祖神巡視于此,對方名字便是葉琰,據說長得美艷無比,可性情卻是喜怒無常,殺人不眨眼,令這些駐守在末法之域中的太上教門徒皆都忌憚到了骨子里。
  若真是對方的話,那可就大大不妙了!
  這些念頭在陳汐心中一閃而過,他的動作卻是毫不怠慢,這一刻的他也顧不得再掩蓋身份,整個人宛如一抹流虹似的在時空隧道內全速上前。
  呼~~~呼~~
  這一條斑斕多彩的時空隧道內部,猶如一條漫長無比的甬道,四周盡是斑斕的時空壁障,幽邃璀璨。
  在這里,是無法動用時空挪移的,因為自身便在時空之中,而陳汐唯一能夠做的,便是全力沖刺!
  只要沖刺到甬道盡頭,便能成功抵達雪墨域!
  “看來,你不是我那懷空師侄了,那些蠢貨還真是有眼無珠,連你的身份都辨認不出,幸虧我早來了一步,否則這次還真被你這小家伙蒙混過關了……”
  幽幽的嘆息聲猶如跗骨之蛆似的,在陳汐耳畔炸響,在他心中激蕩,令得他臉色一白,有一種幾欲咳血的沖動。
  這該死的女人,聲音怎會也如此恐怖?
  陳汐猛地一咬牙,眸中閃過一抹決然,渾身精氣神宛如洪爐洶洶燃燒,整個人大放光明,速度再次提升了一籌。
  “咦?難道你以為真的能逃出我的手掌?”那女人似頗為訝異,又似乎在嘲弄陳汐的不自量力。
  轟隆~~說話時,驀地一股恐怖無比的神力,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追上陳汐,鎮殺而下!
  ——
  Ps:第二更10點,第三更凌晨12點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