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591 戰斗晉級

轟隆~~
  這一股突兀殺來的力量極其可怖,時空隧道何其堅固,可如今竟因為這一擊所產生的波動猛地劇烈顫抖起來,似隱隱要破碎似的。
  陳汐無暇去關注這些,當這一擊驀地襲來時,他就意識到,以自己如今的速度,根本無法甩脫這一道攻擊。
  所以幾乎下意識地,他猛地轉身,抽出劍箓,狠狠一斬而出!
  唰!
  劍意滔滔,熾盛瀲滟,蒸騰億萬神箓符文,正是劍皇之境第二式“觀海聽濤”!
  這一擊,較之以往要更為恐怖,蘊含著陳汐晉級神道小成地步之后的全部威能,更拼盡了他的全力。
  若換做九伯復生,也定然難擋下這一擊了!
  嘭~~
  一股恐怖的力量碰撞聲轟然響徹,神輝四濺,擴散四周,震得那時空隧道都劇烈扭曲波動起來。
  令陳汐駭然的是,自己這一擊,竟如同紙糊似的,被輕易淹沒。
  那是一道漆黑的銅環,渾圓如滿月,古樸精致,充盈著一股原始質樸的圓滿感覺。
  正是在這一道黑色銅環的攻殺下,陳汐最具威力的一擊,也是如同紙糊似的,被徹底崩滅。
  嗡~~
  還不等陳汐再次反應,這一枚黑色銅環再次殺來,嘭的一聲硬生生砸在了陳汐胸前,鑿出一個血窟窿,將他整個人都帶飛出去老遠。
  噗!
  陳汐咳血,踉蹌站起,臉色已是慘白到了極致,胸口的血窟窿足足有碗口大小,只差一絲就要觸及他的心臟。
  僅僅一擊,他竟是已被重傷!
  這讓陳汐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會如此脆弱了,而由此也可以看出,之前出手之人的實力究竟是何等可怖了。
  而能擁有這般實力的人物,也根本不可能會是洞光靈神!
  “小家伙,你剛才使用的劍道之中,隱隱有著一股符道氣息,莫非是神衍山的弟子?唔,我猜測,你該不會就是三界中那個陳汐吧?”
  伴隨著那一道軟糯悅耳的聲音,一道妖嬈嫵媚的身影悠悠從遠處時空隧道走來。
  她有著一頭濃密泛著淡金色的長發,肌膚勝雪,眼眸如水,身穿一件酒紅色裙裳,將她那窈窕凹凸的身軀勾勒的曲線曼妙,透著一股驚心動魄的誘惑,飽滿的胸前露出一抹耀眼的雪白,令人一看就禁不住渾身發熱,口干舌燥。
  這女人,魅惑天成,嬌媚多姿,渾身上下每一處都散發出一股令人難以抗拒的誘惑,堪稱是絕世尤物。
  可當陳汐看見她,心中卻無半點綺念,相反,心中危險的感覺愈發強烈,宛如面對一個擁有致命之威的女魔頭般。
  尤為令陳汐心中震驚的是,僅僅憑借自己一次出手,對方竟一下子判斷出了自己的來歷,這等眼力可不是尋常之輩能夠擁有的。
  從陳汐重傷,再到這宛如絕世尤物般的女人出現,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都在短短幾個眨眼間完成。
  而陳汐,也是一舉判斷出,對方必然是那位擁有洞宇祖神之修為的葉琰了!
  唰!
  哪怕身負重傷,陳汐也根本不敢停滯,極度危險的感覺刺激得他下意識便再次選擇的逃命。
  朝隧道盡頭逃!
  他很清楚,以自己如今的能耐,根本不可能是對方對手了,甚至連拼命都無法撼動對方。
  所以,唯有逃跑才是他唯一的選擇。
  “看來,你果然就是那個陳汐了,果然如傳聞中那般了不得,可惜,就是修為比之神衍山其他弟子,就顯得低微了太多。”
  那紅衣女子不疾不徐,一步邁出,眨眼就追上了陳汐,探出一只若青蔥白玉似的纖纖玉手,輕輕朝陳汐背脊按下。
  這一剎那,時空宛如靜止,一股無形的力場擴散,似大道之籠般,遮蔽在每一次空間之中。
  而陳汐,只感覺渾身一僵,從四面八方涌來一股巨力,將他整個人狠狠擠壓,令他渾身僵硬,如遭十萬神山壓身,有一種瀕臨窒息,無法掙扎,快要淪陷的無力感覺。
  這力量太可怕,大道至祖,歸元反璞,簡簡單單,卻令祖境之下任何力量都無法抵抗。
  這就是洞宇祖神的威勢,一身修為晉級返祖層次,自身便是某一種神道之中的道祖,是萬物歸一的“元”!
  陳汐臉色驟變,施展全力竟都無法與這一股力量抗衡,甚至連掙扎都辦不到,這讓他驚怒,更讓他徹底認識到,洞微真神和洞宇祖神之間的差距,究竟是何等之大。
  怎么辦?
  陳汐猛地一咬牙,渾身氣血驟然轟鳴,一剎那間,他滿頭烏發化作如雪銀絲,整個人的氣勢,卻是驟然暴漲了一倍!
  爆氣弒神功!
  在這性命攸關的關鍵時刻,陳汐最終也是不可避免地施展出了這一個輕易不曾動用的殺手锏。
  嘭!
  幾乎是同時,那紅衣女子的玉手,輕輕按在了他背脊上,而后他整個人似被巨錘砸中,不受控制地倒飛出去。
  在這個過程之中,他臉色慘白透明,口中咳血不止,渾身筋骨都不知道斷裂了幾根,身軀剎那間像變成了一個千瘡百孔的破袋子似的,凄慘到了極致。
  這還是他施展出了爆氣弒神功!若是換做之前,只怕單單是這一擊都要了他的命!
  “嗯?竟然沒有死?這睚眥一族的爆氣弒神功的確不錯,只是可惜,你修為太低,戰力翻倍也依舊弱小無比。”
  那紅衣女子嬌笑,眉目妖嬈,魅惑十足。
  她輕移蓮步,紅裳翻滾,再次翩然殺來,儀態嬌媚,似要奔赴和情郎的約會,不染一絲殺機,可卻愈發顯得她戰斗力的可怖。
  這絕對是一個蛇蝎美人,笑語嫣然之間,就能殺人于無形,令人遠遠望之,心中不可抑制便會用上一抹寒意。
  ……
  陳汐渾身劇痛,氣機紊亂,腦袋嗡鳴作響,整個人已是重傷垂死,這絕對是他進入末法之域后,所遇到的最兇險殘酷的戰斗。
  也是他晉級神境之后,所遭遇的最慘的一戰,無法還手,無法招架,連逃跑的機會都幾乎成了渺茫。
  不過,他的神色依舊沉靜,多年從戰斗中磨礪出的強大意志,讓他決不會就此放棄,哪怕僅僅只剩下一絲渺茫的機會,他也不會就此任命了!
  唰!
  他再次站起,再次逃亡。
  隧道遠處,已隱隱可以看見一抹亮光,那是這一道時空隧道的盡頭,只要逃出去,便可以進入雪墨域之中。
  至于進入雪墨域之后又會遭遇到怎樣的處境,已根本不是陳汐此刻能夠再去考慮的。
  此刻的他只有一個想法,無論如何,也要沖出去!
  “這該死得臭婆娘,若我能活下來,來日一定要將今天所遭受之打擊十倍奉還!”陳汐在內心咆哮,將這紅衣女子恨到了骨子里。
  “留下吧,即便進入雪墨域,你又怎可能逃出我的追殺?別忘了,你可以進去,我同樣也可以的。”
  耳畔,再次傳來那一道軟糯悅耳的聲音,像揮之不去的夢魘,狠狠打擊著陳汐的斗志。
  與此同時,一股恐怖的力量,也是再次朝陳汐整個人籠罩而下,比之剛才,似乎還要恐怖的三分!
  這一剎那,陳汐心中不禁涌出一抹難以遏制的怒火,多少年了,本以為自己已經掌握了足夠的力量,再不會遭受今日這般困境,誰曾想,當遇到真正強大的存在時,自己所具備的力量依舊顯得如此不堪一擊!
  “臭婆娘,哪怕死,我也要拉你一起!”陳汐怒吼,渾身如若燃燒。
  咚!
  不過,就在陳汐要拼命的那一剎那,一聲沉渾蒼涼的鼓音驟然響起,轟隆隆和那暴殺而至的一擊相撞在一起。
  一剎那間,整個時空隧道都劇烈滾動起來,似快要破碎,熾盛無比的神力亂流肆虐八方,將一切都淹沒。
  “阿涼!”陳汐驚呆了,他赫然看見,阿涼手持擂神鼓,幫自己擋下了這一擊,可她整個人卻像墜落的流星,渾身染血,嘭的一聲落入了自己掌中,雙眸緊閉,不知生死。
  這一剎那,陳汐臉色變得陰沉、猙獰、鐵青,心中更是涌出一股無法形容的恨意,似熔漿般在全身上下燃燒,讓他幾欲發狂。
  “呵,沒想到原來是一個來自太古菌族的小丫頭。”對于這一切,那紅衣女子仿似未聞,她巧笑倩兮,再次悠悠踱步而至,儼然一副勝券在握的姿態。
  但旋即,她似察覺到什么,臉色驟然一變,猛地閃身暴退。
  轟!
  就在她剛閃身的剎那,所在位置的時空隧道壁障,驟然爆碎,化作一股恐怖的洪流,一舉將陳汐的身影吞沒。
  “該死!這時空隧道之堅固,可是連祖神都無法撼動,怎會在這一刻破碎出一道裂縫?”
  紅衣女子驚怒,嬌媚瑩白的臉頰上第一次流露出憤怒之色。
  “臭娘們,總有一天,我一定手刃了你!”那崩碎的時空亂流之中,傳出陳汐透著無盡恨意的聲音,旋即便消弭不見。
  這讓那紅衣女子臉色驟然一變,旋即一咬瑩潤紅唇,忽然嬌聲笑道:“不必等以后了,我現在就去殺了你們!”
  說話時,她身影一閃,祭出那一道黑色銅環,籠罩全身,而后整個人竟也是沖入到那時空亂流之中。
  ____
  Ps:整整一天,只收到2張月票,慘的無法直視,讓俺先去哭一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