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592 靈光沖霄

大雪紛飛,萬物皆白。
  萬物沉寂,遠山寂寥,一片無垠大湖上,一艘孤舟漂浮,一老者披蓑笠,獨釣寒江雪,宛如世外高人一般。
  忽然,大湖之上的虛空驀地炸開,從中跌落一道身影,噗通一聲墜入到了湖水深處。
  這一幕,頓時破壞了畫面的美感,嚇得那孤舟上的老者渾身一哆嗦,魚竿都差點掉入湖中。
  嘩啦~~
  孤舟破浪,老者并未救人,反倒忙不迭逃竄而去,一溜煙就不見了蹤跡。
  有此看來,很像世外高人的,也并不一定是真正的高人。
  不過,這老者逃跑并非是無因的,因為此湖中常年盤踞著一頭兇獸,往日里只要不打擾它,便相安無事,可一旦有人失足墜入其中,便會驚醒這兇獸,那后果可是可怕的很。
  “吼~~”
  果然,不出片刻,一聲獸吼從湖底傳出,震蕩八方,將漫天雪花都震飛。
  旋即,一頭龐大無比,似牛非牛,渾身生滿鱗片,眼眸如燈籠,泛著幽藍光澤的獨角兇獸掀開水浪,從大湖之中站起身子,釋放出一股滔天的兇威。
  方圓萬里的一切生靈,在這一刻都嚇得伏地顫粟,惶恐不安,被那獨角兇獸的威勢所攝。
  “哪個混賬,竟敢打擾爺爺的清修?”獨角兇獸大吼,震得虛空都寸寸炸碎,席卷八方,掀起萬千驚濤。
  唰!
  就在此時,一抹紅影憑空浮現,她一頭淡金色長發,肌膚勝雪,嬌媚無匹,魅惑天成,宛如絕世尤物。
  “嗯?那小子怎會不見了?”她清眸一掃四周,黛眉不禁一蹙,最終把目光望向了湖中那頭獨角兇獸。
  “好嬌媚的小娘子!”那獨角兇獸一呆,眼瞳中竟流露出一抹貪婪熾熱之色。
  嘭!
  可還不得聲音落下,紅衣女子驀地探手,隔空遙遙一抓,竟是硬生生將那頭獨角兇獸龐大的身軀提了起來,任憑如何掙扎,竟都無濟于事。
  這讓那獨角兇獸駭然,眼瞳中的貪婪剎那間消失,只剩下了深深的驚恐和畏懼,“上神饒命,上神饒命!”
  “我且問你,剛才可曾看見一男子出現在這里?”紅衣女子輕聲開口。
  獨角兇獸惘然搖頭,表示不知。
  喀嚓!
  下一刻,它咽喉就被掐碎,龐大無比的身軀猶如一座傾塌的山岳似的,轟隆墜入大湖之中,濺起千丈高的水浪。
  對于此,紅衣女子置若罔聞,就像碾死一只螻蟻一樣,渾然沒放在心上,她皺了皺眉,周身強大的意志橫掃而出,剎那便覆蓋百萬里范圍。
  將那山川河流、荒野丘陵、天上地下都一一仔細搜查了一遍,卻最終一無所獲。
  這讓她眉頭愈發緊皺,喃喃道:“那小子已重傷垂死,絕然無法這么快逃離不見,難道是有高人出手不成?”
  大雪紛飛,乾坤一片瑩白,她一襲紅裳,孑然立在這雪白世界之中,顯得尤為惹眼。
  “這碧巖宇宙中,勢力最大的當屬紫冥神宗,或許可以借助他們的力量,一起幫我搜尋此子……”
  半響后,紅衣女子深吸一口氣,做出決斷。
  這一次,她無論如何也要擒殺陳汐,不止是因為對方成功闖過關卡,來到了這雪墨域中,關鍵是對方名叫陳汐!
  他乃是神衍山傳人,身上更攜帶河圖秘寶,這才是紅衣女子最為看重的,若非如此,以她的身份,根本就不屑親自出動去滅殺一個洞微真神了。
  唰!
  下一刻,她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這茫茫大雪之中。
  ……
  大湖深處。
  “終于逃過了這一劫……”陳汐臉色煞白透明,渾身傷痕累累,體內氣機更是紊亂一片,傷勢已嚴重到了極致。
  之前在時空隧道時,他暗中用終結道意的力量,硬生生將時空隧道破開一道裂縫,然后用落寶銅錢防御身體四周,放在逃過了被時空風暴齏粉的下場。
  可出乎陳汐意料的是,還不等他松一口氣,那紅衣女子竟追殺而至,令得他再顧不得其他,連忙祭出禁道秘紋,將渾身氣機全部遮掩,這才化險為夷。
  這一系列的行動,已達到了他身體的極限,此刻渾身傷勢刺激得他差點一頭昏厥過去。
  此刻能夠保持神智的清醒,甚至都可以稱得上是僥幸。
  呼~~呼~~~
  陳汐連忙深呼吸幾口氣,拿出神晶開始一點點修煉,修復傷勢,不過效果卻極為不堪。
  按照這種速度,怕沒有個三年五載,斷然無法徹底恢復了。
  原因就在于,陳汐不止是重傷,還使出了爆氣弒神功,令得他身軀一下子達到了史無前例的虛弱狀態之中。
  唯一讓陳汐心安的是,這大湖之中頗為隱秘,再加上那頭獨角兇獸已被紅衣女子獵殺,只要沒有強者抵達,絕難會發現他的蹤跡了。
  不過,陳汐還是打算等自己稍稍恢復體力時,便立馬離開這里。
  畢竟,這是他從時空隧道中墜落后,進入到的第一個區域,那紅衣女子若久久尋覓不到他,恐怕會殺一個回馬槍,那后果可不堪設想了。
  “只是委屈了阿涼……”陳汐一邊修煉,一邊在心中嘆息不已。
  此刻的阿涼,正靜靜蜷縮再他的耳廓內,俏臉慘白,眼眸緊閉,渾身氣機微弱如游絲,陷入到了一種嚴重的昏迷狀態,也不知何時能夠行來。
  這讓陳汐又是心疼又是憤恨,直把那紅衣女子恨到了骨子里,早已決定,有朝一日一定要將這一切十倍奉還給對方了!
  接下來,陳汐不再多想,收斂心神,保持識海一點空靈,陷入到了深層次的參悟之中。
  ……
  雪花如席,遮蓋天地萬物。
  晃晃悠悠,不知不覺已是一個月流逝。
  自打湖中那頭獨角兇獸被殺,這片湖中便熱鬧起來,不時有身影成群結隊來到湖中,欲要將那獨角兇獸的尸骸打撈出來,可惜皆都功敗垂成,沒辦法,那兇獸的體積實在太龐大,宛如山岳似的,令得那些人也是無可奈何。
  值得一提的是,這些人皆是來自附近山脈中居住的山民,孔武有力,可卻并未修道。
  換而言之,除了身體素質極為強橫之外,他們和三界之中的凡夫俗子也并無不同。
  這一天傍晚,湖邊再次來了一高一低兩道身影。
  那是兩個少年,大的約莫十五六歲,小的約莫十一二歲,面容雖稚嫩,可渾身裸露的肌膚卻如巖石般賁張,行動敏捷而矯健,生的龍精虎壯。
  “木頭哥,咱們真的行嗎?”
  “崽子,別問行不行,我就問你想不想修習神道。”
  “想!”
  “那就跟我一起把那兇獸的獨角給挖了!拿著它咱們便一起離開山村,前往城中兌換一些神晶,我已經計劃好了,只要有了神晶,咱們便可以拜師學藝,有朝一日,咱們也能呼風喚雨,翻江倒海,讓咱們村人都過上好日子!”
  “嗯,我都聽木頭哥的!”
  兩個少年相互打氣,來到了湖邊。
  “崽子,一起跳,記住,一定要緊跟我身邊,萬一發生什么意外,我也能幫你擋上一擋。”木頭深吸一口氣,嚴肅開口。
  “木頭哥,我都已經長大了,你別再小覷人!”崽子一咬牙,竟是率先噗通一聲鉆入了湖中。
  木頭呆了呆,搖頭苦笑:“這家伙還真是要強。”
  可令他瞠目結舌的是,下一刻,崽子竟像是被一股無形力量舉起,又從水中返回來了。
  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一道峻拔的身影嘩啦一聲從水中走出,臉色蒼白,眼眸深邃,一頭長發凌亂披散在雙肩。
  “怪物啊~~~”崽子嚇得哇哇大叫,渾然沒發現,他的身軀已安然立在了湖畔上。
  木頭還算鎮定,深吸一口氣,道:“你是誰?”
  那一道身影自然是陳汐,他看著眼前這個努力保持鎮定的少年,不禁微微一笑,道:“我肯定不是怪物。”
  說著,他拍了拍木頭的肩膀,道:“聽說你們要進城?要不要帶我一起去,作為報酬,我可以給你們那頭兇獸的獨角,外加十顆神晶。”
  “真的?”木頭一呆,萬沒想到這世上竟會有這等好事,那崽子也聽得怔了怔,不再哇哇大叫。
  陳汐笑了笑,將五顆神晶遞給木頭:“這是一半的報酬,你們放心,只是進城而已,屆時你們便可以隨意離開。”
  木頭又呆了呆,看著眼前的神晶,禁不住深吸一口氣,強自按捺著內心的激動,道:“好!我答應!”
  “木頭哥,你難道不擔心他是壞人嗎?”崽子在一旁皺眉道。
  “咱們一無錢財,二無利用價值,這位前輩若是壞人,又怎會拿神晶來害咱們。”木頭平靜道。
  陳汐見此,不禁笑了笑,暗贊這少年心思倒也縝密。
  “走吧,我對這里一無所知,一路上還有些問題要請教兩位小哥。”陳汐袖袍一揮,帶著兩個少年,施展時空挪移之法,瞬間便離開了這里。
  唰!唰!唰!
  就在陳汐剛走不久,足足千百道熾盛遁光破空而至,宛如萬千神虹似的,密密麻麻,蔚為壯觀,出現在這片大湖之上。
  “按照掌教命令,那賊子便曾在此湖中現身,現在開始搜!寧可挖地三尺,也不能錯過任何一個角落!”
  一名灰衣老者沉聲大喝,“誰若能尋得有價值得線索,咱們紫冥神宗絕對不會虧待了他!”
  “喏!”眾人轟然答應。
  ——
  Ps:給點月票吧大家,金魚碼字都快木有動力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