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594 神榜降臨

唰!
  一道強大的意念從陳汐身上掃過。
  他神色不變,只是瞥了一眼遠處城門前駐守的一名神境強者,便繼續坦然朝城中邁步而去。
  那無相皮所幻化出的模樣,連洞宇祖神都辨認不出真偽,陳汐自不擔心會被那些只有洞微真神境的紫冥神宗弟子認出了。
  唯一令陳汐有點肉疼的是,無相皮只能使用三次,如今僅僅為了進城就浪費一次機會,這讓他自感覺有些大材小用了。
  不過唯一的好處便在于,陳汐終于順利地進入到了浮羅神城中。
  而這,也是他在抵達上古神域之后,第一次踏入一座神城!
  ……
  和城外的肅殺氣氛相比,城內熱鬧非凡,聲浪喧囂。
  城中的建筑、地面、乃至于空氣中無不彌漫著一股古老、永恒、滄桑的氣息,仿似已屹立在此無垠歲月,有一種沉甸甸的歷史厚重感。
  一路沿街行去,陳汐雙手負背,儀態平靜淡然,仿似一個走馬觀花的過客,饒有興趣地欣賞著所遇到的一切。
  城中的車水馬龍,各種族群都有,背后生著貝殼的蚌女,青面獠牙的虎頭族,搖曳多姿的冰凌花族……甚至還有一頭頭保持著原始形態的太古蠻族族穿梭在大街小巷上。
  這些族群,大多都早已在三界中絕跡,可在這浮羅神城之中卻是屢見不鮮,令陳汐也是嘆為觀止,每當遇到一個奇特的生靈,他腦海中便會想起了一段又一段古老而悠久的傳說。
  例如雷澤族先祖和華胥圣女一脈的傳說,木正句芒的傳說、金睛無支祁的傳說、麒狗盤瓠、玄鳥生契、夸父逐日……等等。
  看見那些生靈,就自然而然令人想起他們的先祖,想起那一段段封存在無垠歲月之前的神話傳說,或可歌可泣,或輝煌彪炳,或人神共憤,或熱血澎湃。
  陳汐這才發現,原來那些傳說并非都是虛構,那些傳說中的神明后裔也并非早已滅絕。
  只是因為,自己以往一直在三界之中,而他們,則都在上古神域!
  這就是上古神域,一切消弭于歷史長河之中的謎團,一切古老而悠久的傳說,都可以在這里見證。
  ……
  在城中漫步許久,最終陳汐佇足在一座神宮前。
  “道友可需要修煉洞天?”一名老者施施然迎了上來。
  “需要。”陳汐點了點頭,所謂洞天,也就是洞天福地,專門為修道者準備的修行場所。
  老者眼睛一亮,笑容愈發和煦:“那道友需要何等洞天?我們碧落宮擁有一等洞天三十六處,一年只需八百神晶,二等洞天七十二處,只需五百神晶,三等洞天一百單八處,需三百神晶。”
  “一等洞天吧。”陳汐抬手將一個儲物袋丟給老者,其內裝著八百顆神晶。
  “道友好魄力,一看就非尋常可比。”
  老者眼睛愈發明亮,熱忱地將陳汐引入神宮之中,“道友放心,在我神宮中修煉,安全無比,且無人敢打擾道友清修。”
  陳汐一變打量著四周,一邊隨口道:“真的沒人敢打擾?”
  老者傲然一笑:“道友看來是有所不知,我們碧落宮的勢力可不只分布在碧巖宙宇,在整個雪墨域三千宙宇中也是隨處可見。”
  說到這,老者神秘一笑,壓低聲音道:“道友,你沒聽說過碧落宮,但總聽說過碧落劍宗吧?”
  陳汐眼睛一瞇,頓時想起,在鐵坤給自己的介紹之中,在整個雪墨域三千宙宇之中,稱得上頂尖勢力的攏共也超不過五指之數,而這碧落劍宗便是其中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那大羿氏同樣也在這頂尖勢力的行列之中。
  一看陳汐的表情,老者便心中了然,哈哈笑道:“這下道友應該放心了吧,有這一重背·景在,誰還敢在我碧落宮鬧事?”
  陳汐點了點頭,顯然這碧落宮就是碧落劍派所設立,如此推算,起碼在這碧巖宙宇中,連號稱第一大宗的紫冥神宗只怕也不敢在此鬧事了。
  意識到這一點,陳汐也是安心不少。
  很快,老者便帶著陳汐來到一處洞天內。
  這里山水如畫,靈霧蒸騰、神光氤氳,空氣中流溢著濃濃的神性氣息,純凈濃稠猶如實質一般。
  “道友,這是甲字三十六號洞天的令牌,從今天起你便是這里的主人了,若有什么需求,盡可以前來找我。”
  老者將一塊黑色令牌遞給陳汐,又自報名號,闞震。
  轟隆~~
  洞天關閉,陳汐頓時長松一口氣,將令牌收好,便開始打量四周。
  與其說這是一座修煉的福地,不如說是一個類似小世界般的空間,山水環繞,景致如畫,頗為賞心悅目。
  這其中不止有修行所用的道場,還有煉丹房、煉器房,可供種植神藥的靈田等等,無不體現出玄妙的神道氣息。
  陳汐略一瀏覽,便盤膝坐在道場之中,感知了一下阿涼的狀態,見對方依舊昏迷不醒,心中不禁又是一嘆,這小丫頭舍命相救了自己一次,若她出現什么意外,陳汐絕對無法原諒自己了。
  他心中已暗自打定主意,若等自己實力恢復之后,阿涼的傷勢依舊不見好轉,便拼盡一切手段為其醫治。
  嘩啦~~嘩啦~~
  接下來,陳汐不再多想,跏趺而坐,開始靜心修煉,周身氣機運轉,四面八方的神靈之氣猶如受到牽引,似潮水般滾滾涌來,不斷補充滋養著陳汐周身傷勢。
  ……
  而在陳汐在碧落宮甲字三十六號開始閉關時,在浮羅神城外,一名灰衣中年袖袍一揮,噗通噗通兩聲,一大一小兩個少年跌落在地上。
  他們赫然就是木頭和崽子。
  “廖師弟,這是怎么回事?”一行紫冥神宗弟子圍上來,為首一名白袍青年皺眉道。
  那被稱作廖師弟的灰衣中年喜形于色,道:“之前我接到消息,這倆小家伙在城中賣掉了一支冰瞳夔牛的獨角,他們兩個毫無修道根基的小螻蟻哪可能殺死一頭冰瞳夔牛,再加上咱們搜尋的目標前些日子所出現的湖泊中同樣死了一頭冰瞳夔牛,我略一查探,果然就從他們記憶中有了重大發現!”
  說著,他手中掐訣,嗡的一聲響動,神輝流轉,在空氣中幻化出一幕幕栩栩如生的畫面。
  那赫然是木頭和崽子第一次見陳汐,以及一路前來浮羅神城的場景。
  “果然是他!”
  “原來他已經來到了浮羅神城……”
  當眾人看見光幕中的陳汐身影時,皆都眼睛一亮,流露出一抹興奮之色。
  “只是可惜,沒辦法判斷他是迂回繞開了浮羅神城,還是已經進入城中了。”那廖師弟略帶遺憾道。
  “如此便足夠了,咱們的任務時搜尋目標的蹤跡,而不是獵殺目標。”為首的白袍男子揮手道,“現在立刻發出消息,通知宗門,就說目標出現在了浮羅神城附近,一切還請宗門大人物們定奪。”
  “喏!”一名弟子拱手領命而去。
  “云晟師兄,那我們接下來該如何行動?”廖師弟問道。
  “原地按兵不動,繼續封鎖浮羅神城,前往不要露出任何破綻,以免驚動了目標,令其產生警惕。”白袍男子沉吟道。
  “那這兩個少年呢?”
  “把他們被抓的記憶抹掉,送回城中,若他們和咱們的目標之間有所聯系,說不定還能派上大用處。”
  “此計甚妙!”
  ……
  對于外界發生的一切,陳汐渾然不知,他現在哪怕知道這一切,也不會選擇離開這碧落宮了。
  時光荏苒,花開花落,匆匆已是大半年過去,只差不足三個月,陳汐便整整閉關一年了。
  這一天,正在修煉中的陳汐忽然被一陣波動驚醒,猛地睜開眼睛,黑眸中涌現出一抹冷冽神輝。
  “誰?”陳汐拿出令牌,開啟了一道洞天禁制,將自己的聲音傳了出去。
  “陳尋道友,叨擾了,老夫此來,絕無打擾您清修的念頭,僅僅是為了確認一件事。”洞天外,傳來闞震的聲音。
  陳尋,便是陳汐給自己起得化名,畢竟他如今模樣大變,需要一個全新身份來遮人耳目。
  “哦,原來是闞震道友,敢問是為了確認何事?”陳汐平靜道。
  這時候,忽然傳來一道尖利的聲音:“別廢話,我家公子需要一處洞天清修,你這家伙還是快快讓出來,所損失的神晶十倍奉還你就是了。”聲音中透著一股高高在上,頤指氣使的味道。
  陳汐眉毛挑了挑,眉宇間閃過一抹冷意,終于明白了何事,無非是自己占用洞天的期限即將到達,而有人也看上了這處洞府,打算出高價讓自己挪一挪地方。
  雖說對方聲音不好聽,但這還不足令陳汐動怒,真正讓他不悅的是,碧落宮一等洞天總共有三十六處,外面那家伙不選擇別的洞府,偏偏選擇自己的洞府,難道是認為自己是軟柿子,可以任意拿捏?
  “抱歉,這洞府我不打算讓。”陳汐深吸一口氣,還是不打算和對方爭執了,他如今的處境只能算暫時安全,不宜再惹出什么是非。
  “混賬!我家公子已經表示出足夠誠意,你卻不知好歹,莫非還真把自己當做一號人物了?”那一道尖利的聲音似勃然大怒,大聲喝罵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