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5-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5-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5-29)     

神箓1595 斑斕星蟲

漆黑銅環名為“太乙銅琢”,乃是誕生于三界混沌中的一件先天靈寶,排名第三十五位,號稱殺魂奪魄之神兵,威能開清濁、裂陰陽,至剛至猛。
  雖說此寶排名遠遠不如落寶銅錢、大羅天網,可御用在一尊洞宇祖神手中,卻足可以將其威勢全部發揮出來。
  而陳汐雖擁有落寶銅錢、大羅天網,然則以他如今的修為,卻只能發揮出這兩件神寶的全部威能。
  簡而言之,這一切皆非神寶的問題,關鍵還要看御用在何等境界的神明手中。
  轟!
  這一刻太乙銅琢撕裂時空而至,氣勢滔天,爆綻出的可怖威勢,直指陳汐而去。
  虛空在炸裂,星辰在顫抖崩潰,沿途所過,似無堅不摧。
  嘭~~陳汐身影一閃,持道厄之劍,祭落寶銅錢,竭盡全力,再次與之硬撼一記。
  然后,他整個人七竅流血,胸骨被一股恐怖的沖擊力震斷裂,體內宙宇更是差點被震得崩潰掉。
  轟隆~~
  這一刻的陳汐,再次凄慘地被拋起,身軀像隕石似的狠狠劃破重重虛空,砸穿了一顆又一顆的星辰。
  當他勉強站穩時,已是渾身殘破,肌膚綻裂,深可見白骨,模樣之凄慘,換做其他神境存在,只怕根本就已重傷垂死,再也站不起來。
  痛!
  撕心裂肺得劇痛猶如爆發的熔漿充斥全身上下,不斷沖擊著陳汐的道心意志,這一擊帶給他的傷害實在太甚。
  可詭異的是,陳汐的神色卻依舊保持著一種極致的冷靜,眼眸幽邃得宛如無底深淵,沒有任何的波瀾。
  在他的識海中,河圖碎片不知何時運轉起來,嗡鳴震蕩,釋放出一股股奇異而晦澀的波動,猶如通靈似的,令其周身氣機非但沒有重傷而中斷,反而越來越旺盛,越漲越高。
  轟隆隆~~~
  而在其體內宙宇中,億萬星辰被位于中央的無極神箓牽引,瘋狂旋轉,釋放出一股股澎湃若潮水似的神力,它們隨著陳汐氣機的提升而不斷循環,不斷膨脹,時時刻刻都在發生著極速的蛻變。
  隱隱約約能夠看見,在其靈魂中燃燒的神火中,蒸騰著一顆宛如種子似的光團,宛如心臟似的發出咚咚的震蕩,似有什么物事要從中破殼而出。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都發生在陳汐體內,外人根本難以察覺。
  “怎么不逃了?”
  葉琰那一道修長如火的曼妙身影飄然而至,這是她第二次說這句話,但這次卻透著一股掌控大局,審判生死般的淡漠味道。
  顯然,在她看來,陳汐已再無力掙扎。
  唰!
  回答她的,是一道滔滔熾盛的通天劍氣。
  劍氣來自陳汐手中的道厄之劍,依舊強勢、凌厲、肅殺、以一種詭秘的方式斬出。
  這不禁令葉琰挑了挑眉,清眸中泛起一絲意外,似沒想到眼前這已被重傷的小東西,都淪落到這般地步了,非但不認命,竟還有掙扎之力。
  嘭!
  她素手一招,太乙銅琢滴溜溜一轉,一舉將這一抹劍氣輕易崩碎,光雨飛灑。
  “怎么,還不認命?能在我的追殺中堅持一年多時間,你足可以死而無憾了,為何還要掙扎?”
  葉琰瑩潤而性感的紅唇泛起一抹悠然弧度,心中竟隱隱生出一股快意的感覺,那是一種貓戲耗子的姿態。
  “白癡。”
  對于此,陳汐顯得很平靜,唇中只輕輕吐出兩個字。
  現如今的他,模樣凄慘,渾身血漬,白骨隱現,可說話時卻依舊顯得如此強勢,令得葉琰不禁皺了皺黛眉。
  “原本你若認輸求饒,我或許還會讓你多活一點時間,可現在,只能先送你上路了……”
  悅耳軟糯的聲音中,葉琰輕輕笑了笑,探手一只白皙素手,縈繞著縷縷懾人神輝。
  可就在此時,她似察覺到什么,忽然眼瞳收縮,驚道:“你……居然還在晉級!?”
  聲音中,充斥著一股驚怒和難以置信。
  因為在她的視野之中,陳汐周身忽然蒸騰起一股恐怖沸騰的氣機,宛如滾滾狼煙似的,直沖九霄,浩瀚無量!
  然后,一道赤色靈光從陳汐身上升起,這一道光充盈純凈的道韻,靈性十足,似不染一絲雜質。
  “神臺靈光!”
  葉琰那嬌媚不可方物的臉頰上,徹底蒙上一抹寒霜,冰冷無比,這是晉級洞光靈神,開辟神臺的征兆!
  這一切出乎她的意料,萬萬沒想到,明明重傷垂死的陳汐,怎可能還保持這種沸騰的氣機,邁出登臨洞光靈神境的這一步。
  “這該死的螻蟻,簡直就是個逆天的小怪物,若今日不能將其鏟除,來日必成大患!”
  唰!
  心念轉動之間,葉琰便已悍然出動,撕裂時空,暴殺而去。
  這一刻的她,殺機迸射,施展出了最強大得手段,欲求在一擊之中徹底將陳汐抹殺,徹底抹除一切后患。
  轟!
  可就在她的攻擊堪堪就要碰觸到陳汐那一剎那,又是一道橙色靈光猛地從陳汐體內沖出,宛如一道太陽之光,煌煌而浩大,非但將她這一擊震碎,連她整個人都被震得在虛空中踉蹌倒退不已。
  “僅僅只是第二道神臺靈光,怎可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力量,連我都被其撼動……”
  葉琰臉色微變,她可是洞宇祖神!而對方如今正在晉級的緊要關頭,毫無還手之力,在這等情況下,殺死對方對任何人而言,都輕易得如殺雞宰牛,可偏偏地,她此次出手卻被震退了!
  這是怎么回事?
  葉琰心中有些驚疑不定,感覺其中必然有著什么因果,是她還未發現的。
  但此刻,她已經顧不得想這些,猛地一咬牙,祭出太乙銅琢,再次狠狠暴殺而去。
  晉級洞光靈神時,修道者靈魂之火中便會誕生出一座神臺,它乃是匯聚資自身大道本源、精、氣、神最核心的所在。
  一旦神臺凝聚成型,也就意味著陳汐晉級成功了,到那時,想要再殺死對方,必然又要耗費大量的力氣,甚至說不定又會發生什么意外。
  在這等情況下,葉琰怎可能眼睜睜看著陳汐晉級成功?
  殺!
  葉琰暴沖而至。
  可這一次,她整個人再次被震退,渾身氣血翻滾,俏臉都微微有些泛白。
  原因很簡單,在陳汐的身上,再次沖起了一道黃色靈光,古樸敦厚,靈韻巍峨。
  “第三道了神臺靈光了!”
  葉琰見此,臉色都有些陰晴不定,心中又是驚疑不定,又是難以置信,為什么,為什么這些靈光都能逼迫得自己退后?
  這等事情別說她沒見過,放眼整個上古神域中,只怕也沒幾個見過了。
  畢竟眾所周知,修道者在沖擊境界時,也是處境最危險的時候,這時候別說出手對付他們,就是稍有風吹草動,都可能令其走火入魔,最終晉級失敗,甚至嚴重的還可能就此身隕道消。
  這是修行常識,可偏偏在陳汐身上卻似乎無法適用了。
  明明他重傷垂死,可偏偏氣機卻越來越旺盛,晉級之路根本未曾中斷。
  明明連續兩次對其進行攻擊,且還是洞宇祖神境的全力攻擊,卻非但沒有取得成效,反而被震得踉蹌倒退!
  這是為什么?
  葉琰猜不透,但卻讓她嗅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她沒有遲疑,打算再次出動。
  嗡!嗡!嗡!
  可就在此時,在陳汐身上,竟再次發生變化,竟連續出現了一道又一道熾盛的靈光,松綠、黛青、靛藍、絳紫……每一道靈光都如此純凈,如此浩大,宛如一道道利劍,筆直沖霄而起。
  一剎那間而已,竟再次有四道靈光出現,加上之前出現的三道靈光,已足足出現了七道靈光!
  “該死!”
  看見這一幕,葉琰心中也是巨震不已,面色陰晴不定,她可是極為清楚,一尊神明在晉級洞光靈神時,神臺中涌現七道靈光意味著什么。
  “噗!”
  葉琰猛地咬破舌尖,噴出一口精血,也不知施展了何等秘法,渾身蒸騰起恐怖黑色神輝,手中的太乙銅琢更是瘋狂嗡鳴起來,整個人的氣勢竟比之前足足提升了一大截。
  她竟是不惜損傷本源之力,要阻止這一切!
  轟!
  一股恐怖的波動裹挾著那一枚太乙銅琢,轟隆隆碾碎時空,狠狠朝遠處的陳汐鎮殺而去。
  一剎那間,方圓百萬里內的星球,竟都紛紛劇烈顫抖起來,距離近的都早已被承受不住這種可怖的威勢,被砰砰齏粉。
  咚!
  太乙銅環狠狠撞在那七道籠罩在陳汐四周的靈光上,發出一股震蕩九天十地的恐怖巨響,神輝爆綻,光雨紛飛,無盡氣浪亂流轟然席卷八方,令這片虛空瞬間化作了一片碎裂的時空斷裂之區域。
  這一次的攻擊,終于取得成效,震得那七道靈光顫抖,震得陳汐原本就破碎不堪的身軀上,血肉爆碎,白骨斷裂,整個人都快要不堪擠壓,化作肉泥。
  眼看,陳汐整個人就要就此被磨滅……
  可還不得葉琰松一口氣,就在這關鍵無比的時刻,在陳汐身上竟硬生生再次涌現出一黑一白兩道神光!
  ——
  ps:求一下月票~~--49232+d4z5w+15709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