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597 東來神城


  哧啦!
  這一次,葉琰手持一柄三尺長幽藍尖錐,將時空撕裂開一道縫隙,暴殺而來。
  她雖已重傷,可身為一名洞宇祖神,奮力殺來,所釋放出的威壓依舊顯得可怖無比。
  正所謂瘦死駱駝比馬大,便是如此。
  嗡~~
  對于此,陳汐抬手一招,大羅擴散而出,宛如一抹清冽的星輝在虛空中綻放,剎那間便硬生生將葉琰整個人籠罩其中。
  “大羅!”
  葉琰尖叫出聲,驚怒無比,她追殺陳汐至今,并未想過除了落寶銅錢、道厄之劍外,陳汐竟還擁有這件在三界中排名第十六位的先靈寶。
  此刻甫一被困,她便意識到不妥,并未著急脫身,而是身在中,卻渾然不顧這種束縛之力,硬生生再次朝陳汐殺去,要逼迫其主動收手。
  可還未等其行動,陳汐便猛地拎著大羅,如甩動大錘,狠狠砸在附近一顆星辰上。
  轟!
  星辰炸碎,身在中的葉琰,就好像大錘的錘頭,身軀硬生生和星辰發生了對撞,煙塵彌漫中,她猛地再次咳血,一張嬌艷無比的俏臉都扭曲起來。
  “東西!我要殺了你!”
  葉琰尖叫,宛如瘋魔,眼睛都紅了,在大羅中奮力掙扎,欲要再次朝陳汐殺來。
  轟!
  陳汐哪可能讓她如愿了,手中動作根本未曾停留,繼續揮動大羅,身影在虛空中游走,不斷將葉琰砸在一顆又一顆星辰上。
  這一年被追殺積攢在心中的怒火和憋屈,在此刻全部都宣泄了出來。
  一時間,這片星空中盡是轟隆隆的星辰炸裂聲,以及葉琰發出的一聲又一聲的嘶聲尖叫,響徹寰宇,顯得異常凄厲,透著無盡的憤怒、不甘。
  這時候的葉琰,披頭散發,灰頭土臉,渾身染血,嬌嫩得肌膚上盡是累累傷痕,相比她以往那絕世嬌媚的模樣,此刻的她簡直就像個凄慘的叫花子似的。
  對于此,陳汐顯無憐憫,手中動作更為有一絲的停頓。
  一年多以前,在末法之域的那一條時空隧道中,若非有阿涼舍命相救,他差點便被此女滅殺,最終雖存活下來,可阿涼卻就此陷入昏迷中,至今也未曾蘇醒過來。
  直至進入這碧巖宙宇中,葉琰更是借助紫冥神宗的力量,對他展開了全力搜尋和追殺,令得他不得不四處躲避,倉惶狼狽無比。
  再然后,就是足足長達一年多的不間斷追殺,這個過程中,他不斷受傷,不斷被這葉琰欺凌和折磨,若非如今機緣巧合之下,終于破境晉級,抵達洞光靈神之境,陳汐根本無法想象自己的后果會如何了。
  在這等情況下,陳汐焉可能留手了?
  轟!
  轟!
  轟!
  一顆又一顆的星辰炸碎,葉琰的身軀也是在這個過程中不斷被沖撞,渾身血肉都殘破模糊,宛如一個血人。
  “陳汐!是你逼我的!!”驀地,葉琰那怨毒無比的再次聲音響徹,像從牙縫中擠出來,透著一股瘋狂的味道。
  陳汐眼瞳一縮,猛地察覺到,在葉琰身上正有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洶涌,就像一座活火山快要爆發一般。
  不好!
  這歹毒的婆娘難道要自爆不成?
  陳汐探手一招,猛地收起了大羅,猛地閃身挪移而去。
  轟!
  也就在此時,一股恐怖的波動,從葉琰身上擴散而開,一下子波及方圓十萬里的星宇,在這個范圍內的星辰、隕石、塵埃、乃至于氣流……全部都一下子滅絕一空!
  太可怖,若是葉琰一開始就施展這等玉石俱焚般的攻擊,陳汐絕無可能活到此時了。
  但可惜,她自持境界高深,遠超陳汐,一路上一直將陳汐當做被蹂躪的螻蟻看待,又怎可能拿自己的命和陳汐同歸于盡?
  事態發展到如今這一步,也該葉琰倒霉,碰上了陳汐這樣一個無法理喻的妖孽人物。
  “死了嗎?”
  極遠處的星空中,陳汐佇足,遙遙凝視,那里已化作一片時空亂流地帶,混亂一片。
  唰!
  就在陳汐認為葉琰**而亡時,忽然一抹影子從其中竄出,而后朝極遠處遠遠遁走。
  “東西,你等著,今日之仇,來日我一定讓你百倍奉還!”葉琰憤怒怨毒無比的尖叫聲,倏然響徹。
  “居然沒有死!”陳汐眼瞳一縮,著實有些出乎意料,可想了想之后,最終還是只能接受這個結果。
  他沒有繼續去追,原因有很多,但最重要的是,這時候他即便追上去,對方萬一再自爆,那后果同樣是陳汐無法承受的。
  畢竟,葉琰是一尊洞宇祖神,而他才剛剛晉級洞光靈神境,這次若非葉琰身受重傷,他也根本不可能憑借一張大羅,便將其虐得灰頭土臉,生不如死。
  這是境界上的差距,無法逾越。
  不過陳汐如今卻是很自信,對方哪怕恢復至全盛時期,想要再想以往那般擊敗自己,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至于葉琰身受重傷,原因的確并非是因為那九道沖霄而起的靈光,而是來自河圖的力量所致!
  早在之前陳汐晉級的關鍵時刻,河圖便產生奇異波動,宛如一道壁障般,維系著他體內氣機的變化和運轉,而葉琰的攻擊抵達時,毫無例外地被河圖的力量震退。
  幸好河圖的力量僅僅只是對陳汐晉級時進行了一種防御,而非是主動出擊,否則所造成的殺傷力,只怕有十個葉琰也必死無疑。
  當然,這一切都是陳汐自己推演得出,至于河圖為何會在當時從沉寂中蘇醒,陳汐自己也得不出答案。
  不過他倒是隱約能感覺到,河圖的動靜,只怕和自己所凝聚出的九道靈光有關了。
  ……
  葉琰遠遁而去,陳汐佇足原地沉思許久,正打算離去,忽然他心生一抹征兆,抬頭向高處望去。
  嗡!
  也就在此時,一抹金光驀地擠開時空,倏然將落,在陳汐還來不及反應之際,就涌入其頭頂靈之內,如閃電般,剎那間進入其識海中。
  嘩啦~
  金光在識海中甫一停頓,便鋪展而開,化作了一道錦繡燦然的榜單,上邊赫然浮現出一行道韻成的古字:洞光神榜,第九十九名!
  “這竟是封神之榜的排名?”陳汐心驚,根本沒想過,這一刻怎會有一道金榜降臨自己識海中,且讓自己根本無力去抵觸!
  之前,阿涼也曾跟他過,能夠位列封神之榜之上的名字,無不是同輩之中最頂尖的一群巔峰強者。
  這一道榜單,依據神道境界的不同,又分作了“洞微神榜”“洞光神榜”“洞宇神榜”……
  每一道神榜上的名字,都代表著一種無上的榮譽,同樣,這些名字所代表的人物,也莫不是同一境界之中引領風騷的存在。
  如今,降金光,化作神榜,映現一道字跡,那排名第九十九的名次,無疑是對陳汐實力的一種評判!
  換而言之,在整個上古神域一千多個已知的域境中,在所有的洞光靈神修道者中,才剛剛晉級洞光靈神境的陳汐,竟一下子躋身在了第九十九名!
  這絕對是一種足以令億萬眾生驚嘆的奇跡,若是傳入上古神域,非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畢竟,上古神域之中最不缺的就是神靈,數目之龐大,宛如浩瀚銀河,而陳汐才剛晉級,便能一躍躋身“洞光神榜”第九十九位,可想而知這個名次有多么的耀眼。
  不過,就在這一道榜單剛一出現,陳汐心中非但沒有任何喜悅和被認同的感覺,反而心生一股無比的抵觸和厭憎。
  僅僅一剎那,那陷入沉寂中的河圖碎片嗡的一聲釋放出一縷波動,咔嚓一聲,就將那一道錦繡燦然的榜單撕碎,一舉抹殺,連一絲痕跡都未曾留下!
  這讓陳汐又是一怔,心中暗道,果然,又是河圖碎片出手了……
  這個結果并未讓他感到多少驚奇,因為早在三界封神之域時,河圖碎片便曾出動出擊,和當時出現的一道封神之榜對抗。
  換而言之,陳汐心中泛起的那一股抵觸和厭憎,完全都是來自于河圖碎片的影響。
  但不管如何,通過這一個經歷,倒是令陳汐意識到,自己在洞光靈神境之中,究竟處在了何等地位。
  “葉琰那歹毒女人必然不會就此善罷甘休了,不過若等她找上門來,反倒令自己心中有了羈絆,趁此機會,還是前往紫冥神宗一趟,將鐵坤所囑托之事一舉給辦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確定了目標,便不再多想。
  不過就在他打算離開時,卻不禁皺了皺眉頭,沒辦法,此地乃是宙宇深處,若無星圖,根本辨認不出方向來。
  “呵,我就知道,這一場戰斗鬧出的動靜如此之大,這碧巖宙宇中的修道者怎可能會沒人關注呢。”
  但很快,陳汐似察覺到什么,緊皺的眉頭就平緩下來,身影一閃,身影如一抹虛無的影子似的,悄然消失在原地。
  唰!唰!唰!
  也就在陳汐剛藏匿起來,一陣時空波動泛起,從中掠出一道道身影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