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598 辱人者人恒辱之

北城門外,是一片連綿山林。
  由于天道法則的不同,再加上神靈之氣的孕養,令得上古神域中的山川河流、花草樹木皆都堅固無比,擱在三界之中,這些尋常可見的草木都能稱得上是罕見的神珍了。
  可在這上古神域之中,卻是司空見慣,別說是修道者,連未曾修行之人都不會多看上一眼。
  嘩啦~~
  走出城門后,陳汐毫不遲疑,袖袍一揮,就將木頭和崽子收起,藏在了隨身攜帶的神寶之中。
  然后,他目光凝視了一番遠處的山林,便身影一閃,倏然消失原地。
  ……
  “這小子怎會收走了兩名凡胎未脫的少年?”片刻后,朱冬亭和魔禮丑出現在陳汐原先所立的地方。
  “阿丑,這時候哪還管這么多?”朱冬亭眸中盡是亢奮殺機,“這小子居然孤身進入到了深山老林之中,這可是難得的機會,快走,我已經一刻也無法容忍了!”
  說著,他身影一閃,就朝遠處山林沖去,手中更是滴溜溜浮現出一柄華美熾盛的神劍,流溢著刺目金輝,很是不凡。
  “公子小心,以防有詐!”魔禮丑見此,連忙追了上去。
  身為一名歷經諸般風雨血腥的洞光靈神,魔禮丑哪怕在心中把陳汐不屑到了極致,可一旦真正要動手時,他卻不會生出任何小覷。
  這就是一名高手所磨礪出的本能,戰略上藐視敵人,戰術上重視敵人,如此,才能在波瀾譎詐,血雨腥風的修行路上活得更久。
  如今,陳汐孤身一人鉆入深山之中,看似是為了逃命而慌不擇路,可魔禮丑可不敢如此認為了。
  幸好,他已辨認出陳汐只是個洞微真神,哪怕動用再多的陰謀伎倆,也不至于令魔禮丑畏手畏腳了。
  唯一令他放心不下的就是朱冬亭,他性情跋扈,行事作風浮夸,很容易就被敵人趁機收拾了。
  所以甫一行動,魔禮丑便打定主意,要時時刻刻伴隨朱冬亭左右,殺敵雖要緊,可保護朱冬亭的性命比這些更重要。
  否則,若萬一出現什么意外,他可沒辦法跟紫冥神宗大長老朱罡山交代了。
  ……
  不過,事態的發生還是超乎了魔禮丑的意料。
  盞茶功夫后。
  一片怪巖叢生,飛瀑流泉的孤峭山崖前,陳汐孑然一人,佇足在了那崖畔之側,衣衫獵獵,長發飛舞。
  使用了無相皮之后,令他的面容顯得雖有些普通,可此刻他周身氣機涌動,眸中神輝幽邃,映襯得他自有一股卓爾不群的恬淡氣質。
  轟隆隆~~
  山崖下方,是一條洶涌澎湃的大河,波濤堆雪,掀起千重浪,宛如驚雷在滾滾咆哮。
  令魔禮丑意外的就是,他們一路追到這里之后,陳汐竟不再躲避,反而像在等候他們一樣。
  這種突兀的表現,令魔禮丑禁不住眉頭一皺,隱隱感覺這小子似乎要耍什么花樣了。
  不過朱冬亭可不會如此認為,他見陳汐不再逃竄,禁不住得意大笑起來:“混賬東西,你倒是還逃啊?怎么不逃了?該不會要選擇跳崖自盡吧?”
  這一刻的他,躊躇滿志,意氣風發,心中積攢的怒火猶如找到了宣泄口,說不出的得意。
  陳汐也笑了,道:“朱公子不愧是姓朱。”這句話,簡直跟直接罵對方是豬沒什么區別了。
  朱冬亭登時臉色一沉,沒想到都到了這種時刻,這該死的混賬居然還敢辱罵自己,真真是不知死活啊!
  “很好,就沖你這句話,本公子便會讓你知道,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轟!
  說話時,他身影一展,周身猛地澎湃起一股恐怖的神力波動,整個人氣勢大變,狂暴而跋扈。
  他的確怒了,恨不得將陳汐吞骨吸髓,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不過還不等他出動,魔禮丑已經是閃身而出,陰測測道:“對付一只小螻蟻而已,哪用得上公子出手,讓老奴來吧。”
  尖利的聲音中,魔禮丑宛如一只大鳥,猛地撞碎時空,掌指繚繞一圈圈神秘晦澀的赤色神芒,朝陳汐破殺而去。
  裂魂魔鷲爪!
  這是“紅魔靈鷲”一族的天賦神法,一對雙手能撕天裂地,斷神魂,裂魔靈,擁有滔天之威。
  哧啦哧啦~~時空如紙糊,被輕易抓碎,裂開一道道可怖的時空裂縫,蔓延向極遠處,令天地萬物在剎那之間,便籠罩上一層森然可怖,混亂崩滅的氛圍。
  這就是洞光靈神的威勢,一擊之下,乾坤易改,經緯逆變,大道浮沉而不安!
  ……
  鏘!
  幾乎是同時,陳汐也動了,一柄劍箓在手,一股難言的恐怖劍意從其周身彌漫而開,驚擾八方風云。
  剎那間,仿似由一柄深藏歲月長河中的神劍出鞘,驚動寰宇,劍吟響徹九天十地。
  而陳汐更像變成另外一個人,眼眸、眉宇、乃至于身體發膚上,皆都籠罩上一股凌厲而肅殺的劍意,宛如劍中帝皇,充斥睥睨天下,駕馭萬劍的大氣魄。
  這氣勢太可怖,甫一出現,就將魔禮丑之前所塑造的森然恐怖氛圍一驅而散,摧枯拉朽,勢不可敵。
  甚至,連附近的崖畔、山巖、沙塵……天地萬物都蒙上了一層迫人的劍意殺機!
  劍皇之境!
  魔禮丑的臉色猛地驟變,再無法保持鎮定,心中駭然,萬沒想到,一個普普通通的洞微真神境年輕人,怎會一瞬間化身成為了一名劍皇。
  劍皇!
  這可是劍道之上的無上地步,曠世罕見,別說紫冥神宗,放眼整個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洞微真神境中,都找不出幾個劍皇來!
  因為這等境界,幾乎都存在于洞宇祖神身上,且據魔禮丑所知,整個雪墨域三千宙宇中,擁有劍皇境劍道修為的,絕對不超過十指之數,但這其中根本沒有一個是洞微真神修為的!
  這小子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難道他不是雪墨域的修道者?
  唰!
  不等魔禮丑思索出來,一抹繚繞著億萬熾盛符文的劍氣,宛如白虹貫日,劈殺而至。
  魔禮丑渾身又是一顫,果然是劍皇之境的能耐,他不敢遲疑,下意識改變招數,要暫避鋒芒。
  甫一動手,還未真正交鋒,便能把一尊洞光靈神逼得閃避,這一幕看得那原本還囂張得意的朱冬亭眼珠都差點掉出來,難以置信。
  說時遲那時快,陳汐一劍斬出,魔禮丑意識到不妙暫避鋒芒,一切都在剎那間完成。
  嗡~~
  可還不到魔禮丑成功閃避,三道金燦燦的銅錢破空而出,呈現品字形,將其周身“天”“地”“人”三才之位徹底禁錮。
  “落寶銅錢!該死,你是……”魔禮丑臉色又是一變,驚駭得方寸大亂,可時間已不容許他去反應,只能去硬撼。
  他雙手一抓,一柄充盈血色的銅锏破空,狠狠橫掃。
  轟!
  劍氣和銅锏交鋒,爆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可怖的波動將方圓萬里的山岳、古木都摧垮齏粉。
  噗~~魔禮丑咳血,身影踉蹌倒退。
  受傷了!
  一擊之中,他居然傷在了一個洞微真神境小家伙手中!?
  這一切,差點讓魔禮丑道心崩潰,難以接受。
  那遠處的朱冬亭更是被震得渾身一哆嗦,眼珠凸起,同樣無法相信竟會發生這樣一幕。
  “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洞微真神什么時候能跨境硬撼洞光靈神了?”他內心在怒吼,感覺自己的人生觀都差點被顛覆了。
  嗡——!
  還不等魔禮丑站穩腳步,那三枚金燦燦的落寶銅錢滴溜溜發出一聲嗡鳴,再次破殺而至。
  自始至終,根本沒有耽擱一絲的時間。
  “混賬!”魔禮丑怒吼,不再閃避,要和陳汐硬撼,他同樣也不信,一個洞微真神憑借一件先天靈寶,就能擊敗自己。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認知之中,陳汐一直很慫,根本不像傳聞中那些無上神宗門下的卓越弟子,令他根本無法接受被對方擊敗的可能。
  唰!
  第二次交鋒,陳汐并未硬撼,而是施展一招“歸去來兮”,一抹劍氣及其突兀的出現在魔禮丑一側虛空,橫切而下。
  然后,噗的一聲,一挑右臂被輕而易舉斬落!
  魔禮丑疼得嘶吼不已,心中更是涌上一抹無法遏制的恐懼,這年輕人,決然不是一個尋常人物!
  擁有劍皇之境的劍道修為、擁有逆天的戰斗力、擁有太上教的傳承之寶落寶銅錢……這樣的角色,怎可能是尋常人?
  “公子快逃,我們上了此子的當!”魔禮丑大吼,神色扭曲猙獰,狀若瘋魔。
  唰!
  可還不等他聲音落下,一抹劍氣再次斬殺而至,幾乎是同時,三枚落寶銅錢也是破空而來,將其周身時空完全封禁。
  “老夫和你拼了!”魔禮丑暴喝一聲,渾身猶如燃燒,頭頂天靈蓋上浮現出一尊神臺,大放無量神光。
  “阿丑——!”
  遠處,朱冬亭大叫,他已被駭得六神無主,腦袋都亂嗡嗡的,可當看見這一幕時,還是頓時明白過來,阿丑是要拼命,為自己換取一線生機。
  ——
  ps:今晚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