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599 碧眼赤兔

嗯?
  燕池行一行人皆都一驚,當即止步。
  嘩啦~~
  嗡嗡嗡~~
  這些星蟲劇烈掙扎,黑壓壓一片,欲要脫困,可卻根本無一收,已將它們悉數煉化,神魂全部被齏粉,淪為死物。
  燕池行眾人只看得目瞪口呆,那可是成千上萬的斑斕星蟲,兇殘暴戾,難纏無比,可輕易捕獵,抹殺于剎那之間!
  若非親眼所見,他們差點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了。
  便在此時,一道峻拔的身影收起,探手一抓,就將那些星蟲尸骸全部收起。
  這些星蟲的尸骸同樣是一種絕佳無比的煉器神材,價值非凡。
  這一道身影,自然就是陳汐,他做完這一切,身影一閃朝另一側狠狠籠罩而去。
  嗡嗡嗡~~
  那些從后方洶涌而來的斑斕星蟲早已見勢不妙,欲要逃竄,可就已是籠罩而下。
  一陣尖利的星蟲慘叫聲響起,密密麻麻,很快就歸于沉寂。
  至此,這些突兀而現,從四面八方沖來的斑斕星蟲群全部被捕殺,無一生還!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再到連續兩擊,滅殺這些斑斕星蟲群,才不過幾個呼吸之間而已。當燕池行等人反應過來時,場中已是恢復了之前的平靜。
  可他們心情卻是久久無法平復,眉宇之間盡是震撼之色,根本就無法想象,原來斑斕星蟲群居然可以如此輕易被抹殺了……
  “在下天策宗燕池行,多謝道友相助之恩。”燕池行深呼吸一口氣,朝遠處的陳汐拱手。
  他目光毒辣,清楚不是那些斑斕星蟲群差勁,而是出手的這位年輕人實力太過強橫!
  雖然他一眼就認出,對方僅僅只是洞光靈神境修為,可他可不敢有任何小覷對方了,畢竟,換做是他面對這些斑斕星蟲群的圍攻,甚至都無法保證自己能存活下來。
  這就是差距,由不得燕池行不承認。
  “多謝前輩相助。”這時候,其他男女也都反映過來,齊齊朝陳汐拱手行禮,不過他們望向陳汐的目光中,除了感激,還有著一抹好奇。
  沒辦法,對方模樣實在太年輕了,氣質恬靜淡然,看起來也不像那些氣勢滔天的大人物,這不禁讓他們好奇,對方究竟是如何辦到這一切的?
  陳汐先將那些斑斕星蟲群的尸骸收起,這才笑著拱手道:“我也只是路過,順手為之而已,諸位道友不必客氣。”
  見陳汐態度謙和,那燕池行也不禁暗松一口氣,笑著跟陳汐寒暄了一陣,便即問道:“道友,你這是要前往何地?”
  “實不相瞞,我此次外出,乃是欲尋覓一個宗門,為我的兩個晚輩謀求一個修道機會。”陳汐笑著開口。
  燕池行心中一動,若有所思地看了陳汐一眼,道:“若道友不嫌棄,大可以讓身邊的兩個后生跟隨我一起,前往天策宗修行。”
  “是啊,我天策宗乃是碧巖宙宇中一等一的勢力,門中妙法無數,肯定會令前輩滿意的。”
  其他男女也在一旁紛紛開口,態度頗為熱忱。
  陳汐猶疑了一下,道:“這樣似乎不妥吧。”
  燕池行大笑道:“道友說的哪里話,之前若非你出手相助,我等此刻只怕早已遭遇不測,如今只是安排兩位后生進入宗門修行而已,這點事情我燕池行還是能拍板決定的。”
  話都說到這一步了,陳汐自不會拒絕了。
  其實這次救助燕池行他們一行人,陳汐心中也抱著這樣一絲心思,之前他還在犯愁,該如何順利將木頭和崽子送入天策宗呢,好巧不巧的,居然出現了一群斑斕星蟲群,頓時就給他創造了一個絕佳機會。
  此時燕池行的答復,顯然已達到了陳汐的目的。
  當下,陳汐便和燕池行一行人一起上路,趕往天策宗所在地——翠煙星。
  ……
  一路上,陳汐也是將此事告之了木頭和崽子,并將兩個少年介紹給了燕池行一行人認識。
  木頭和崽子居然也聽說過天策宗的名頭,聞言如今居然可以加入這樣一個大門派修行,頓時又驚又喜又感動,激動得都不知道該如何向陳汐道謝了。
  這時候陳汐若是有任何要求,他們只怕都會毫不猶豫答應了。
  見此,陳汐心中也終于松了一口氣,是他一手將兩個少年從山野中帶出來的,如今見他們能夠實現愿望,加入天策宗修行,他心中也是頗為欣慰。
  但很快,陳汐就發現,木頭和崽子這兩個少年在那些天策宗的年輕人面前顯得很拘謹,對方在笑著聊天時,他們也根本就插不上嘴。
  這讓陳汐頓時意識到一個問題,木頭和崽子的出身畢竟太過窮苦了,和這些年輕男女萬千沒法相比,且一方是修道者,一方還未踏足修行,彼此之間的隔閡也極大。
  哪怕木頭他們兩人可以進入天策宗修行,可依照他們這種淳樸的性情,定然會吃上許多暗虧不可。
  一想到這,陳汐當即將燕池行叫到一旁,將一個儲物袋遞給了對方,道:“道友,我這倆晚輩心情淳樸,不通世事,進入宗門修行時,還望道友能多多照拂,以免其走上歧途了。”
  燕池行連連拒絕,不過最終拗不過陳汐,還是收了下來。
  見此,陳汐笑了笑,便轉身朝那些天策宗年輕男女走去。
  燕池行不著痕跡地打量了一下儲物袋,見其中竟足足有三千顆神晶,外加五件后天神寶,心中頓時一陣猛跳,好大的手筆啊!
  幾乎是同時,他看見陳汐將一個又一個儲物袋發給了那些天策宗年輕男女,其中各自有三百顆神晶,目的也是要讓對方多多照拂木頭和崽子,萬一這倆少年在其中受欺負,也可以有人撐腰。
  畢竟,燕池行乃是洞光靈神,不可能時時照拂到木頭和崽子,而這些年輕男女則不同,同為弟子,且入門極早,有他們照顧,想來別人就是想要欺負木頭和崽子,也得掂量一番。
  做完這一切之后,陳汐便笑著將木頭和崽子叫到身邊,殷勤囑咐了一番,告訴他們若遇到大事,便去找燕池行,若是尋常小事,則可以找這些年輕男女,當然,最重要的是自己一定要努力修行,如此才能在天策宗中站穩腳步。
  木頭和崽子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心中早已將陳汐當做自己的長輩看待,聞言,倆少年心中感激得無以復加,當即便要跪地向陳汐叩首,卻被后者給攔住了。
  “好好努力,就是對我最好的報答,別忘了你們當初的志向,修行有成之后,要返回家鄉,多多幫助村中親友。”
  陳汐笑著叮囑,看著木頭和崽子,他就好像看見了年少時的自己和弟弟陳昊,心中也是頗為感慨。
  “嗯,我們一定會的!”倆少年狠狠點頭。
  接下來的路上,陳汐敏銳察覺到,那些年輕男女對待木頭和崽子的態度,明顯變得熱忱許多,這讓陳汐不禁微微一笑。
  財富不見得是萬能的,但有時候卻對改善關系能夠起到奇妙的作用,就像眼前這一幕一樣。
  “道友,這是星圖,你且拿好。”這時,燕池行將一塊玉簡遞給了陳汐。
  “多謝道友。”陳汐拱手,之前在路上時,他提出要前往紫冥神宗所在的紫冥星尋人,卻不知星路該如何走,燕池行當即便將手中星圖復制了一份。
  燕池行哈哈大笑:“道友客氣了。”
  “師叔,翠煙星到了!”忽然,旁邊傳來一位天策宗年輕弟子的聲音。
  聞言,眾人皆都振奮。
  陳汐抬眼望去,果然就看見,極遠處的星空中,出現一顆翠綠色的星球,宛如純凈的綠翡翠似的,散發出沛然的生機。
  “木頭,崽子,我們便在此告別吧。”陳汐扭頭,望向了身邊的兩個少年。
  “前輩……”倆少年頗為不舍。
  “安心修行,我們自有重逢之日。”陳汐微微笑了笑。
  鏘!
  忽然,他拔劍出鞘,輕輕一掃遠處星空。
  嘭嘭嘭!
  那處星空原本懸浮著上百顆荒蕪星球,可就在這剎那間,齊齊被這一抹劍氣橫切為兩半,轟然齏粉,消弭一空。
  眾人悚然一驚,又是駭然陳汐這一劍的威勢,又是疑惑他這是要做什么。
  唯獨燕池行眼皮跳了跳,清楚陳汐這是在用行動提醒他們,這倆少年可交給你們了,可別出現什么差池,否則他手中之劍可不會答應!
  這就叫恩威并重,燕池行明白。
  “諸位,在下便告辭了,后會有期。”陳汐拱了拱手,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遠處星空之中。
  “師叔,那位前輩明明只有洞光靈神境修為,可實力卻嚇人的很啊。”一名弟子喃喃。
  其他人也是深以為然。
  “師叔你說,那位前輩該不會就是那位剛剛誕生的神靈至尊吧?”忽然,一名女弟子若有所思開口。
  燕池行心中一動,表面上卻是揮手道:“不必多猜,咱們還是先返回宗門為妥。”
  而在他心中,卻是暗自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照顧木頭和崽子這倆少年,日后說不定還真能通過這倆少年,跟一位擁有神靈至尊潛能的存在攀上一層關系。
  當然,前提是那年輕人就是一位剛剛誕生的神靈至尊。
  這可能嗎?
  燕池行隱隱感覺,很有可能!
  ——
  ps:金魚今晚的火車去北京學習,第二章已經碼出來,9點會發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