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603 豐厚獎勵

叮!
  一聲清越的聲音響徹,這一座修建在東來神城的星際傳送陣亮光一閃,開啟一條通道。
  早已等待在傳送陣外的修道者們頓時蜂擁而入。
  “我們也走吧。”陳汐拿出一塊星軌寶令,隨手遞給看守大陣的弟子。
  “哦。”一旁的鐵韻娉連忙跟上。
  這座星際傳送陣橫跨多個宙宇,目的地是雪墨域三千宙宇中最鼎盛繁華的火月宙宇。
  那里是整個雪墨域的核心,更是域主羽澈女帝的潛修盤踞之地,雪墨域諸多頂尖大勢力皆都在其中設有分支。
  可以說,火月宇宙內的修道者,便代表著整個雪墨域最高水準的修道水平。
  而那“星狩大會”便將在不久之后在火月宙宇中拉開帷幕。
  “且慢,稍等。”
  就在星際傳送陣就要開啟的時候,一道聲音倏然傳達而來,旋即一男一女飄然而至。
  男的高大英俊,女的漂亮高貴,正是那紫冥神宗的蕭天龍和陸燕。
  “原來是蕭師兄!”
  “蕭師兄!”
  “蕭師兄你這是要去參加星狩大會嗎?”
  看見他們兩人抵達,那傳送陣中等待的修道者中頓時傳出一陣問好聲,顯然都是紫冥神宗內的弟子,至于其他修道者臉上,也都是或多或少皆都流露出一絲敬畏,或者艷羨的神情。
  有此可見,這蕭天龍身為紫冥神宗內門弟子中的翹楚,名聲的確不是吹出來的。
  而當鐵韻娉看見蕭天龍和陸燕時,登時臉色一變,雙手悄然緊握,整個身軀都緊繃起來。
  “放輕松,不必緊張。”陳汐傳音。
  說話時,他朝鐵韻娉笑了笑,那輕淡平靜的笑容中盡是安撫之意,令鐵韻娉不自覺就心安不少,整個人心境也是恢復了鎮定。
  “呵,這不是鐵師妹嗎?怎么,你還不死心啊?”陸燕柳眉一挑,高傲抬起下巴,不屑地看著鐵韻娉。
  可讓她意外的是,對方神色竟是波瀾不驚,看不到任何情緒變化,這讓她心中不禁微微有些氣惱,若非礙于人多,她直恨不得再狠狠挖苦對方一番。
  而那蕭天龍的目光則略帶玩味地看向了陳汐,悠悠說道:“辱人者人恒辱之,這句話是你說的?”
  旁邊眾人見此,頓時反應過來,這一男一女顯然是得罪了蕭天龍啊,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不錯,是我說的。”陳汐淡然一笑,并不見任何緊張。
  這讓眾人皆都驚詫,這可是紫冥神宗的地盤,而蕭天龍更是名聲斐然的紫冥神宗內門弟子,這年輕人怎么敢如此跟他說話?難道也是有所依仗不成?
  蕭天龍也微微一怔,旋即就臉色一沉:“這么說,你是承認對我蕭天龍有意見了?”
  說話時,他聲音中已帶上一抹咄咄逼人的質問。
  見此,鐵韻娉不禁緊張地看了陳汐一眼,卻見后者長長伸展了一下懶腰,這才笑道:“沒拿紫冥神宗來仗勢欺人,你倒也并非無藥可救。”
  眾人嘩然,這年輕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口吻未免也太狂了吧?
  “放肆!”陸燕冷聲喝斥,“趕快向蕭師兄道歉,否則定讓你今日無法離開!”
  “陸師妹,不要讓外人看我們的笑話。”
  蕭天龍眼眸微微一瞇,制止住陸燕再次說下去,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陳汐,便即輕笑道,“雖說你是鐵師妹的長輩,可言辭可未免有些過分了。”
  頓了頓,他神色一正,道:“我紫冥神宗弟子當然不會仗勢欺人,可若他人敢出言對我紫冥弟子羞辱,為了宗門榮譽,我又怎可能退縮?”
  一番話說的漂漂亮亮的,頓時贏得在場一陣贊許敬仰的目光。
  陳汐眉頭不易察覺皺了皺,這小子心機還算不錯啊,并不像那種眼睛長到腦門上的驕橫子弟。
  旋即他就笑道:“我倒是想知道,你如何不退縮。”
  蕭天龍似早已等待這句話,聞言不假思索道:“很簡單,我看你也是要帶鐵師妹去參加星狩大會,既然如此,我們就打一個賭,如果在星狩大會的最終成績中,我們的成績比你們好,那么你便向我跪地道歉,然后自廢修為,你可敢?”
  說到最后,他眸中冷光開闔,帶著一股迫人的威勢,令周圍眾人皆都心中一緊,這賭約,可真夠狠辣的!
  “如果你們輸了呢?”陳汐卻似混不以為然,依舊淡然平靜道。
  “哈,我們怎可能會輸?你以為就憑你加一個資質魯鈍的蠢丫頭,還能取得什么成績不成?”
  那陸燕再忍不住,出言譏諷,“我看你們還是先想一想如何堅持在星狩大會中不被淘汰吧!”
  此話一出,令得鐵韻娉清秀的臉頰頓時漲得通紅,貝齒緊咬,眸中直欲噴出火來。
  可相交于此,她更擔心的卻是陳汐,畢竟一旦答應這個賭約,若失敗了那后果可絕對不堪設想。
  甚至,鐵韻娉都有些后悔讓陳汐摻合進來了。
  “不必擔心,安心看著就行了。”陳汐笑著看了她一眼,旋即目光淡然望向陸燕,并沒有對她還擊,而是平靜問道,“你是否也參加這個賭約?”
  陸燕登時愣住,心中不禁有些猶豫。
  “既然不參加,就乖乖閉嘴,在旁邊當好一個花瓶的角色,否則尖牙利嘴的,只會顯得很潑婦。”
  “你……你……”陸燕勃然大怒,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被人叫做花瓶和潑婦,氣得她渾身直哆嗦,竟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旁邊眾人看得都是一陣咂舌,這年輕人言辭何止是不客氣,簡直是肆無忌憚到了極致啊。
  “就這種心性,也不知怎么晉級神境的。”
  陳汐心中暗自嘀咕了一句,便再懶得看對方一眼,將目光挪移向蕭天龍,道:“我可以答應,但我想問一句,你們成績若不如我們呢?”
  見到陸燕生氣時,蕭天龍心中便涌出一股慍怒和殺機,此刻見陳汐問出這句話,他毫不猶豫就冷然道:“條件同樣有效!”
  眾人嘩然,這句話的意思豈不是說,一旦成績不如對方,蕭天龍便要跪地向對方道歉,且自廢修為?
  不過話說回來,敢如此干脆利落的答應,可見蕭天龍對自己實力是何等自信,這若換做其他人,只怕早就認慫了。
  如此一想,不少人甚至都從內心中開始隱隱欽佩起蕭天龍來。
  看見眾人吃驚和欽佩交雜的表情,蕭天龍心中的慍怒總算緩解不少,道:“那可就這么說定了,想必你應該清楚,違逆誓言賭約之后的下場。”
  說著,他目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殺機,一閃即逝,便即揮了揮手,吩咐看守傳送陣的弟子道:“開啟傳送陣!”
  而那陸燕則冷笑著看了陳汐一眼,心中已暗暗打定主意,等對方賭約失敗之后,就狠狠將他折磨至死,否則她絕對咽不下這口氣。
  對于這一切,陳汐依舊平靜淡然如故,心境中更是沒有泛起一絲漣漪。
  這點小事情,還不足以讓他因此而方寸大亂。
  嗡~~
  星際傳送陣開啟,發出一陣奇異的嗡鳴波動,下一刻,已是爆發出一團熾盛的神光,裹挾著眾人瞬間消失在原地。
  ……
  火月宙宇。
  梼杌星系。
  這是一片浩瀚星空中的區域,密布的星球成千上萬,遠遠望去,這些星球構成的圖案,就宛如一頭上古神獸梼杌一般,這片星系也是因此得名。
  梼杌星系極其廣袤,分布不知多少星球,但幾乎九成九的星球上,皆都兇險無比,殺機四伏,不止充斥諸多天然災禍,更是有著無法想象的諸多宙宇兇獸蟄伏其中,根本不適合生靈居住。
  唯獨只有寥寥幾個星球的環境方才稍好一些。
  水華星便是其中之一。
  此次星狩大會舉辦的場所,便是梼杌星系,而參加狩獵報名的地方便在水華星上。
  近段時間,由于星狩大會即將拉開帷幕,水華星上也是空前的熱鬧,雪墨域三千宙宇中的年輕一代強者,皆都是紛至沓來,欲要在這星狩大會上展露頭角,揚名立萬。
  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場雪墨域年輕一代角逐高低的盛會,由域主羽澈女帝親手舉辦,獎勵豐厚,機緣多多,規格也是空前無比,故而才會吸引來那么多年輕人參與其中。
  嗡~~
  水華星,烈焰神城中的星際傳送陣一陣波動,旋即便從中涌出一群修道者。
  這其中,赫然有陳汐和鐵韻娉的身影。
  “什么?你是說玉霄神宗年輕一代領袖官洪羽也來了?乖乖,究竟是誰,竟能請得動這位傳奇人物充當領隊者?”
  “何止是官洪羽,聽說大羿氏二公子羿遜、靈真道觀的璇拓子可也都來了,并且充當的還都是領隊者。”
  “這絕對是一場世所罕見的盛會,沒想到,咱們雪墨域中最負盛名的五位神靈天驕人物中,居然來了三位!”
  “哈哈哈,要不你以為此次盛會怎會吸引來這么多大人物前來?”
  甫一走出傳送陣,一陣喧囂無比的聲浪就撲面而來,各種聲音震得人耳朵都嗡嗡作響。
  陳汐抬眼望去,就看見那寬敞無比的街道上,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簡直就是人山人海,熱鬧到了極致。
  ——
  PS:魯院的學習簡直累崩~~我還以為是來北京玩呢,誰知道會這么累,今天暫且一更,大家放心,金魚在魯院學習期間欠下的,都會一一補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