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605 血翼獰豹

蕭若若一席話毫不客氣,令附近眾人皆都詫異。
  毫無疑問,這是一種羞辱,更是一種示威,要讓在場所有人都清楚,她的目標就是陳汐,誰若想摻合進來,就得掂量掂量得罪璇拓子、蕭氏一族,乃至于紫冥神宗的下場了。
  眾人看著陳汐,心中皆都不禁涌起一絲憐憫,這家伙得罪誰不好,怎么得罪了璇拓子和蕭若若這等角色?
  蕭若若的羞辱,眾人的憐憫,一下子讓鐵韻娉的小臉變得蒼白,沒想到,僅僅只是得罪了蕭天龍,就會引出這么多風波。
  對于此,陳汐的反應倒是出奇的平靜,淡然看了看一副冷傲孤峭姿態的蕭若若,又看了看她身邊的璇拓子,唇角忽然涌出一絲輕笑。
  “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陳汐笑的云淡風輕,“哦對了,兩位要不要也加入賭約中?”
  眾人嘩然,這家伙難道瘋了嗎?得罪一個蕭天龍已經堪憂了,如今難道還要挑釁蕭若若和璇拓子?
  尤其是璇拓子,那可是靈真道觀年輕一代的翹楚,名聲之大,足足可以和官洪羽、羿遜比肩,敢如此挑釁于他,豈不就跟自尋死路沒什么區別?
  蕭若若也聽得怔了怔,旋即眸中一寒:“螻蟻般的東西,也配和我們立賭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
  這并非是退縮,而是一種盛氣凌人的高傲姿態,諷刺陳汐自不量力,根本不配和他們對等談判。
  見此,陳汐只是笑了笑,帶著鐵韻娉轉身而去,他不喜和人爭辯,更不喜在言辭上論高低,他最擅長的,永遠是以手中的力量,狠狠碾碎一切不友好的挑釁!
  ……
  一個小風波轉瞬即逝,并未引起多少波瀾。
  但很快,有關陳汐和蕭天龍之間的賭約,還是在水華山莊中傳開了。
  明天便將來開星狩大會的帷幕,而今夜參加狩獵的弟子,大都已匯聚在水華山莊中,當這些弟子聽到陳汐和蕭天龍之間的賭約時,皆都大感有趣,或對陳汐表示憐憫,或冷笑不屑,或若有所思……
  但不管如何,因為這件事,卻是很少有人再去接觸陳汐,唯恐被蕭若若和璇拓子誤會,把他們當做陳汐的幫手了。
  眼下的情形就是,整個莊園中處處歡聲笑語,許多人都是眾星拱月般圍攏在一些耀眼無比的天驕人物身邊,唯獨陳汐和鐵韻娉佇立在莊園角落之中,無人問津,冷冷清清。
  這就是現實,榮耀的人物身邊,永遠不缺乏追捧的目光和話語。
  不過對于此,根本不會引起陳汐心境一絲漣漪,他靜靜盤膝坐在一處巖石上,輕聲指點鐵韻娉的修行。
  這少女才踏入洞微真神境不久,且因為資質有限,再加上并無名師指點,能夠取得的成就并不出色。
  按照陳汐推演,若非自己在,她若是和其他人一起參與到這一場星狩大會中,注定斬獲不了多少成績了。
  不過,陳汐從來不相信什么天賦和命運,在他看來,鐵韻娉心性堅韌、刻苦努力、求道之心堅定若磐石,這才是她最耀眼的地方。
  誠然,天賦的確可以令人在修行中分出差距,可若無堅守之心,勤奮之力,也斷然無法取得什么大成就。
  此時陳汐之所以指點鐵韻娉修行,倒并非是擁有無上法力,能讓鐵韻娉一夜悟道,實力突飛猛進,從而在明天的星狩大會上發光發彩,他只是想抓住更多的時間,給這個少女指點一些迷津,讓她以后在修行時能夠少走一些彎路。
  至于明日的星狩大會,陳汐自會護送鐵韻娉一路走到底,幫她獲得夢寐以求的“蘊靈移魂丹”。
  對于陳汐的指點,鐵韻娉剛開始還比較拘謹和忐忑,但后來漸漸就被陳汐所闡述的道義所吸引,拋下了心中的條條框框,把修行時所遇到的疑惑一一說出。
  而從陳汐口中得到的答案,也讓她常有茅塞頓開、當頭棒喝之感,心中又是喜悅又是激動,看向陳汐的目光中也多出了許多的敬慕和崇拜。
  ……
  在陳汐指點鐵韻娉的時候,水華山莊一處亭子中,一群人正在低聲議論著什么。
  他們約莫十多人,不過皆都以蕭若若、璇拓子、蕭天龍、陸燕四人馬首是瞻。
  “天龍,這次你可有些莽撞了,他一個沒身份沒地位的家伙,你即便想對付他,又何必立下那么狠毒的賭約?”
  蕭若若皺眉,輕聲斥責身邊的蕭天龍,“你見過尊貴的瓷器主動去和爛泥瓦罐去硬拼嗎?”
  蕭天龍神色有些不愉:“姐,你都說了他不足輕重,又何必再如此小心翼翼?”
  蕭若若臉色一沉。
  陸燕見此連忙道:“蕭師兄,姐姐也是為你好,她并非是看重那個家伙,而是告訴你,以后再遇到這種情況,該如何去應對,才會讓自己立于不敗之地。”
  “這些我明白。”蕭天龍有些煩躁,揮手道,“說一說參加星狩大會時,該如何對付那小子吧。”
  蕭若若見此,不再多說,道:“那小子不值一曬,有我和璇拓子師兄在,不必將其放在心上,我們要關心的只有兩個人——官洪羽和羿遜,他們才是我們在星狩大會中最大的敵人。”
  說到這,他們所有人神色都是一凜,清楚蕭若若所言不假,他們此次可都是為了在星狩大會上取得名次而來,自不會將一切心思都浪費在陳汐身上。
  “保住前三便足夠了。”忽然,一直神色冷漠,緘默不言的璇拓子開口,“算計那么多,反而容易患得患失。”
  說到這,他目光不經意瞥了一眼遠處,那里,陳汐神色淡然,正在指點鐵韻娉修行。這讓他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想說什么最終還是又選擇了沉默。
  ……
  “這次有我在,你大可放心去廝殺……嗯?三弟,你究竟在聽我說話沒有!”
  在水華山莊另一個角落,一名頭戴黑巾,身影頎長,眉宇冷峻,面容剛毅的青年皺了皺眉,不悅地冷哼了一聲。
  此人正是大羿氏二公子羿遜,一位名滿雪墨域的天驕人物。
  而在他對面,站立著一個白袍俊美青年,赫然就是拿大羿氏三公子羿天。
  “二哥,我在聽。”羿天連忙道,眉宇間卻微微有些蹙起,似遇到了什么難題。
  “究竟怎么了?”羿遜很了解自己這個弟弟,心性浮躁,性情紈绔,自從上次在末法之域回來后,整個人都變得消沉起來。
  “二哥,我感覺……”
  羿天猶豫了一下,還是低聲傳音道,“那邊那個小子,好像就是上次在末法之域中殺死九伯他們的那家伙!”
  說話時,他目光不經意望向了遠處。
  羿遜眸子里驟然閃過一抹寒芒,順著羿天的目光望去,就看見一名相貌普通,氣質出塵的年輕人正在和一名少女交談。
  “就是他?”羿遜言辭中帶著一絲殺意,上次羿天在末法之域中兵敗而歸,幾乎全軍覆沒,這件事他焉能不知道了。
  “相貌不同,氣質也不同,但我心里總感覺,這小子隱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羿天神色猶疑,不敢去肯定。
  “這很簡單,等他在星狩大會中出手時,你總該能從對方所施展的道法中判斷出來一些蛛絲馬跡。”羿遜冷然道,“若真是他,這次我定然要其付出百倍代價!”
  ……
  遠處,當羿遜和羿天的目光掃來時,也是被陳汐敏銳捕捉到,這讓他眼眸不禁微微瞇了瞇,心中暗道:“看來這次星狩大會中,自己的對手不少啊。”
  仔細算一算,除了蕭天龍、陸燕、蕭若若、璇拓子之外,還要加上這羿天和羿遜。
  這還不算他們的朋友和神奴,除此之外,想要幫助鐵韻娉堅持到最后獲得獎勵,必然也會不可避免地和其他弟子產生競爭。
  如此一來,可想而知他們的處境有多糟糕了。
  “前輩,您怎么了?”鐵韻娉疑惑抬頭,她正在聆聽陳汐指點修行,后者卻忽然閉嘴不言了。
  “沒事。”陳汐笑了笑,心中卻暗道,若被這小丫頭知道自己的處境,只怕根本就不會參與到這一場狩獵中了。
  不過,處境雖糟糕,陳汐卻并不擔心什么,這一場星狩大會中,參與者的修為最高也不過洞光靈神境而已,對他根本造不成致命的威脅。
  不知不覺,天已大亮。
  遠處蒼穹中,忽然傳來一陣玉佩叮當聲,清越悠悠,其中還伴隨著鳳鳴龍吟,令得天地間無形中多出一股圣潔的味道。
  “羽澈女帝到了!”
  水華莊園中一陣躁動,所有人都停止交談,目光齊刷刷望向了遠處。
  不知何時,天地間飄落一朵朵嬌艷欲滴的紅色花瓣,彌散靜謐香味,一道神虹從遠處橫亙而來,宛如蒼穹之脊梁。
  在他神虹上,兩只巨大的金色伽羅鳥拉著一輛青銅寶輦緩緩馳來,遠遠望去,宛如無上神祗從天國駕臨,伴隨天花亂墜,神虹貫空,給人心靈以強烈的震撼。
  能夠清楚看見,一名身穿鳳帔,頭蓋鳳冠,臉遮紅布,外披鳳袍,腰掛大紅玉佩,靜靜端坐在寶輦之上,只露出一對若秋水般的明亮的眸子。
  她宛如出嫁的新娘,渾身裝扮如火似驕陽,精美華麗若躍動的火焰,可氣質卻是清冷如冰,雖坐在寶輦中,卻宛如屹立萬載寒山之巔,只看上一眼,就讓人渾身發寒,不敢直視。
  她,就是羽澈女帝,一位統馭雪墨域三千宙宇的滔天大人物!
  ——
  ps:今晚還有第二更。
  ...
  ...